第203章 君子堂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737字
  • 2019-04-07 20:00:16

七杀楼,第六层。

跟第五层恰好相反,出现在第五层的是七位仙子一般的女子,而镇守在这第六层的却是六大美男,每一个都有潘安之貌,十分英俊,风流倜傥,洒脱不羁。

这六大美男都来自于同一个组织——君子堂,乃大句国的风流人物,个个都以君子自诩,轩流风稍一打探,六人就依次报出姓名来——

“君子堂的堂主叶轻尘,绰号君子剑。”

“高山君子,梁高山!”

“流水君子,江流水!”

“风色君子,徐长枫!”

“自在君子,荆逍!”

“碎梦君子,叶千贤!”

那“君子剑”叶轻尘保养得十分好,虽已年过四十,但看上去就好像二十七八的公子哥,十分年青,若是香饮君子还在的话,父子两人站在一起,在不知情者看来,两人更像是一对兄弟,而非父子关系。

叶轻尘出现在这七杀楼,自然便是想着为他的儿子叶振风报仇了,轩流风跟他有杀子之仇,两人之间,不共戴天,一见面,也没什么好说的,简单报过姓名之后,就拔刀相向。

而叶轻尘知道轩流风能够安然无恙地闯到七杀楼的第六层来,身手必不是泛泛,非一般了得,暗忖自身的武功比起麻衣老人来,还有所不如,连麻衣老人都拦他不下,自己单打独斗估计也斗他不过,所以他也没有客气什么,一摆手,就命令手下的五大君子跟他一起合击轩流风。

六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毫不保留,就将压箱绝活都抖了出来——

叶轻尘手持君子剑,一手“君子剑法”使得炉火纯青,招式大开大合,气势堂堂皇皇,无比凌厉,十分绚丽。

高山君子梁高山,以一根玉笛当武器,时而如剑法一般轻灵飘逸,时而又如刀法一般大气沉稳,每一招都瞅准轩流风身上的要害,死命要把轩流风往死路上逼。

流水君子江流水,手执一把流水剑,一手“流水剑法”使得无比顺溜,招式如行云流水,绵绵不绝,威力如长江大河,滔滔不决,尤其令人可怕的是,他手中的长剑无比邪异,带着一股无边的寒意,抽剑断水,那流水须臾之间就凝结成冰块,挥剑伤人,那伤者的血液顷刻之间也化为冰块,生命随之停止流淌。

碎梦君子叶千贤,手中所使的是一把漆黑的邪兵——碎梦刀,一刀劈出,便在虚空之中衍化出一道呈弧形的诡异刀芒来,这弧芒十分邪异,其中仿佛蕴含着无尽的杀机,可斩灭一切有形无形的存在,可抹杀一切生灵的生机,慑其魂,灭其魄,碎其梦,好不厉害。

自在君子荆逍,其手中所使用的也是一把邪厉无比的兵器——自在剑,他的剑法,名为——大自在剑法,身得大逍遥,每一步踏出,飘忽无定,让人不可捉摸;剑得大自在,每一剑挥出,凌厉无匹,让人难以招架。

风色君子徐长枫,手中握着一把如琉璃一般的透明宝刀——风色刀,他的身法也是极其飘忽,无处不在,犹如神出鬼没一般;他刀法也是极其凌厉,无所不至,来无踪去无影,来时带着杀意,去时带走生命。

这六人,每一位都是人中龙凤,武功很强,非常强,若是换了一年之前的轩流风来面对他们,只怕他们随便任何一人出手,寥寥几招之间便能将轩流风送上西天去。

只可惜,如今的轩流风已是今非昔比,凭着剑灵的修为,反过来,六人就算一起出手围攻,也是奈何他不得,若他高兴的话,一招之间就能将六人悉数毁灭,甚至渣滓都不留。

不过,轩流风一向喜武成痴,见六人的身手着实不错,便没有出狠招立时就将他们放倒,而是将八阵步施展出来,先陪他们耍弄一阵,待把他们的武功路数差不多都摸透了之后,他才将流影剑拔了出来,法力运转之间,剑芒伸缩不定。

“剑芒如电?你、你这练的是什么无上玄功?”

一见到流影剑的剑身上流转着一层冷电一般的剑芒,六人顿时就吓得面无人色,轩流风冷冷一笑,也不搭理叶轻尘的问话,奇招陡出,数息之间,就将六人一一放倒。

没有血光,没有红白之物,六人都是被电流击倒的,躺在地上,卷缩成虾米,四肢抽搐,面部痉挛,口吐白沫,那样子要多狼狈便有多狼狈。

六君子的下场,跟那七仙子的下场都一样,一旦遇上轩流风,小白脸就变成小黑脸,美女变成丑女,帅男变成衰男。

“几位,你们就躺在地上慢慢享受吧……敝人失陪了!”

放倒六人之后,轩流风也不作逗留,身子一晃,直接就朝那楼梯口奔了过去。

很快,轩流风就出现在七杀楼的最高一层之中。

一登上七楼,轩流风大略一眼扫过去,就发现共有十人分成两排坐着。

一见到轩流风出现,嚯的一下,就看见有九人猛地站立起来,一双双如刀子一般的眼光纷纷朝他投射过来,恨不得将他生吞的样子。

轩流风一一与这些目光对视了一眼,神色依旧,并没有露出一丁点怯意来,随后,他的目光落向那仍坐着不动之人的身上,发现此人银发如霜,瘦脸白白净净,没有任何皱纹,他,正是轩流风此行要营救之人——白哥。

只见白哥宛如一尊木雕一般端坐在那里,除了一双眼珠子能转动之外,手脚根本不能动弹,嘴巴也是不能动,估计被制住了穴道。

见到白哥身上并无损伤,轩流风也就放心了,朝他微微一笑,道:“白兄,都是小弟连累了你,当真万分过意不去,请见谅……”

“小子,你便是柳一剑?”

便在这时,忽然间,一个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充满了怨恨之意。

轩流风循声望过去,发现是一名鹤发童颜的中年人,白眉如霜,一张脸庞却是红润无比,神采奕奕。

这一位驻颜有术的老者,便是名震大江南北的“邪医”原振天。

邪医的名头,轩流风也曾听说过多次,但跟他本人,却是从未谋面,所以他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后,便张口问道:“尊驾如何称呼?”

轩流风的话中出现“尊驾”两字,但他的语气之中殊无半点敬重之意,很随意,反而带着一些轻蔑,原振天冷冷一笑,言道:“邪医原振天是也!”

轩流风咧嘴笑道:“哈哈哈,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邪医,失敬失敬!”眼睛又扫了其余八人一眼,最后盯着一位下巴留着山羊胡子壮年汉子道,“阁下的长相跟那‘神威公子’好生相像,想必便是那神威堂的堂主秦少皇了吧?”

轩流风并没有猜错,这一位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的魁梧汉子,正是神威堂的堂主秦少皇,他嘿嘿一笑,开口道:“阁下的招子倒是雪亮,不错,正是秦某人。”

“久仰大名!”

轩流风敷衍他一句之后,眼睛便从他的脸上移开,又一次扫了那剩下七人一眼,发现这七位的长相颇有几分相通之处,并且都长着一个酒糟鼻,脸色酡红,身上冒着一股刺鼻的酒气,似乎宿醉未醒的样子,料想他们七位估计便是那鼎鼎有名的“醉翁七杀”了。

不过轩流风并不清楚七人都姓啥名啥,于是问道:“想必七位便是那闻名遐迩的‘醉翁七杀’了吧?”

一人喷着酒气道:“小子,算你猜对了,醉翁七杀指的正是我们七人……”

“一父六子,醉生梦死,七剑齐飞,井中醉劫。”轩流风接着又道,“七位看起来,差不多都一样的年纪,却不知道那一位是父,那几位是子?”

站在邪医旁边的那一位,右边眼角长着一颗鱼目一般大小的红痣,只见他张口道:“老夫吴忠,一父六子之中的‘父’指的便是我……”

“老大吴孝!”

“老二吴仁!”

“老三吴义!”

“老四吴礼!”

“老五吴智!”

“老六吴信!”

听完七人的介绍之后,轩流风忍不住戏谑道:“嘿嘿!无忠、无孝、无仁、无义、无礼、无智、无信,敢情,你们这一家子全部都是极品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