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乱麻斩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822字
  • 2019-04-06 20:01:15

轩流风逐一打量了眼前十三人一番,也没兴趣一一打探他们的万儿,眼睛盯着柳无盐,开口道:“子母杀手,我们又见面了……当真是冤家路窄呀!”

轩流风戴着斗笠,帽檐压的很低,别人看不见他的五官,但他的身形半年来并没有什么改变,加上他又断了一条右臂,特征明显,柳无盐一见到他,就感到十分相熟。

此刻,他一开口说话,柳无盐就更加证实了他的真实身份,咯咯一笑,启齿道:“原来柳一剑只是你的化名……轩流风,想不到半年未见,你的武功就进步这般迅猛,寥寥几招之间就将香饮君子斩于剑下……”

轩流风嘴角一斜,嘲讽道:“敢情,你出现在这里,便是为了要替那香饮君子报仇吗?哈哈,当初见你们一见面就彼此之间眉来眼去,早就料到你们之间有一腿了,果然是……柳无盐,轩某当真十分佩服你,一个半老徐娘,竟然也能将那香饮君子迷得神魂颠倒……”

“你……”

柳无盐脸色一青,气得浑身颤抖,良久不能语。

吴应雄也是脸上一寒,怒道:“小子,嘴巴放干净一些。”

轩流风冷冷一笑,道:“怎么?吴应雄,你老子被戴了一顶绿帽子,你心里很不爽呀?那你是不是应该感激我替你杀了那香饮君子才是呢?”

“放屁……”

这一下,吴应雄也是气得脸色发青,周身颤抖,咬牙彻齿,他真恨得立即就扑过去将轩流风的嘴巴撕烂,不过似乎又有所顾忌。

轩流风以为,这十三人出现于此,那是全因为柳无盐想替香饮君子报仇之故,其实他却是料错了,柳无盐在麻衣堂之中的地位虽然不低,但也决不会高到连堂主都亲自出马帮她对付杀害她的姘头的凶手的地步,其实麻衣老人之所以决定倾巢出动,那是因为有人出手十万两黄金买凶要他对付轩流风而已。

“你他妈才放屁!”轩流风神情陡然一寒,冷哼道,“哼!竟敢对我的朋友铁背青龙下杀手……今天,你们母子两人死定了,谁也解救不了你们……”

这时,麻衣老人眉头一皱,眼光如刀子一般刺向轩流风:“黄口小儿,你说话的口气未免也太过狂妄了吧?一点都不将我等放在眼里……”

轩流风冷冷一笑,不待他说完,抢白道:“老头,我才不管你们是一些什么人,今天,子母杀手,我是杀定了,至于其他人,若是不想死的话,那就最好在我的眼前立即消失,否者我可不介意顺手将你们一并抹杀了。”

“狂妄,这小子简直太狂妄了……就让我来称一下他到底有几斤几两?”

轩流风的口气的确也狂傲了一些,终于有人实在看他不过眼了,身子一动,嗖的一声,就移步出现在他的面前,轩流风抬眼一看,发现这上前挑衅之人长着一脸横肉,神情凶悍,胸脯上长着一片浓密的黑毛。

正是那“黑心杀手”朱好杀。

黑心杀手一扑近轩流风,废话也不多说,直接吼道:“斩风燕破!看刀——”一扬手中的屠刀,照着轩流风的脖子就是一刀斜斜斩了过去,势沉力猛,十分迅捷,不过却是奈何不了轩流风,轩流风侧身一避,就躲了过去,轻轻松松,不费吹灰之力。

“暗琉天破!”

一招落空,黑心杀手接着又抖出了第二招,只见他身子一伏,手中那一把屠刀蓦然就在他掌心中急旋开来,同时斜刺里一挥,一刀就朝轩流风的小腹撩了过去,这一招也是“十字屠”之中的厉害杀招,若是轩流风反应稍微慢上半拍,只怕就要落得一个开膛破肚的下场。

其实轩流风身上穿着汗青宝衣,就算真的站着挨上一刀,也不会有什么事,但若是这样的话,未免也被动了一些,只见他这一次并没有闪身躲避,识海之中念头一动,咻的一下,流影剑就化作一道流光斩中朱好杀握刀的手腕,嗤的一声,血光飞溅之中,一只断掌就掉在地板上,同时落地的还有那一把屠刀。

“啊——”

黑心杀手的喉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倒退连连,一张黑脸唰的一下瞬间变得苍白无色,额角冷汗涔涔。

“这……这小子还是人吗?”

“一招伤敌……这小子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这小子到底使的是什么邪术?”

……

轩流风一出剑,一招之间就将黑心杀手击败,顿时技惊四座,甚至麻衣老人的瞳孔都禁不住一阵收缩,心头咯噔颤了一下。

轩流风持剑而立,一扬首,冷声道:“敝人可什么时间陪你们玩……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除了子母杀手之外,其他人立即在我的面前自动消失;二是,若你们不服气,那便一起出招吧!”

麻衣老人沉吟了半会,凛然道:“杀手的辞海之中根本就没有‘临场退怯’这四个字……小子,就让老夫会一会你!”唰的一声,那一把久未饮血的乱麻刀蓦然出鞘,顿时宝光四射,耀眼生寒,他喝道,“看刀!”

声未落,他的身子陡然一晃,就扑到了轩流风的面前,手臂一扬,刀走中官,直直朝轩流风的面门斩了下去,速度之快,便如一道霹雳。

“嘿!出刀的速度倒是挺快……”轩流风临战不慌,身子一偏,侧身躲了过去。

“哼!”

一击不中,麻衣老人冷哼一声,刀锋一转,斜刺里一挥,拦腰斩了出去,轩流风猛地一吸腹,刀尖便贴着他衣服掠了过去。

“老头,你这一手刀法倒是使得挺顺溜,造诣不凡嘛!”

轩流风见麻衣老人的刀法十分精妙,登时就动了窥视之心,于是便也没有立即下狠手将他撂倒,而是将八阵步抖露出来,跟他游斗。

麻衣老人所衍化出来的这一套刀法叫——乱麻斩,要旨就是一个字——快,快刀斩乱麻,只见他一动起手来,手中的乱麻刀就化作一团乱麻一般的光影将轩流风包裹住,杀气滚滚,刀芒滔滔,无比肃杀。

一般武林高手,在乱麻斩演化出来的光影之中根本坚持不住十个呼吸,幸好轩流风练成了诸天万界之中第一玄妙步法——踏北斗,不然他感觉应付起来可也没有眼下这般轻松了。

“老头,你的刀法修为倒是挺不错,不过,也斗了一百零八个回合啦,连我的衣角都碰不到,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念在你年事已老,修炼不易的份上,我可以放你一马,识趣的,就快退下吧,不然,如若再纠缠下去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酣斗良久,轩流风已然将麻衣老人的刀法差不多摸透了,顿时便失去了跟他耍下去的耐心,念在他年纪已高,有心放他一马。

麻衣老人却是不领他的情:“小子,你以为老夫是贪生怕死之辈吗?少废话,看刀!”出刀的速度更快、更狠、更绝,不过还是奈何不了轩流风。

轩流风忽然冷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下手狠毒了……”说罢,他不再一味躲闪避让,暗自运转法力,顿时流影剑的剑身上就附上一层冷电一般的剑芒,手臂一挥,演一着最为寻常的招式——力劈华山,当头一剑朝麻衣老人劈了过去。

“剑芒?”

麻衣老人虽然年纪大,但他的眼睛可没花,一看见流影剑爆发出雷电一般的剑芒来,顿时就心头大骇,声音忍不住颤抖。

剑芒一现,麻衣老人顿时晓得厉害,也知道只能躲避不能招架,奈何轩流风出剑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闪躲,本能反应之下,手臂一抬,举刀相迎。

“嘣!”

只见刀剑一碰在一起,顿时就产生一声怪响,那在世俗之中堪称无上神兵的乱麻刀,一跟流影剑碰在一块,顿时就离析解体,炸成无数碎片,四下飞溅,化作漫天暗器,有的钉入墙壁之中,有的射柱子之中,也有的朝子母杀手等人飞去,不过却被他们挥动手中的兵器击落。

“啊!”

而麻衣老人在刀剑碰撞的那一个刹那,仿佛遭到雷击一般,不由自主地向后抛飞出去,笑面人屠踏前一步,伸手想去接住他,不过他的手臂刚一接触到麻衣老人的身子,顿时也遭到一股电劲的攻击,毛发一竖,周身一麻,就被麻衣老人撞了个满怀,一起摔到,半晌爬不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