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神威八卫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402字
  • 2019-04-05 20:00:00

工夫不大,那名守卫很快又出现在轩流风的眼帘之中,他废话也不多说,直接对着轩流风就开口道:“轩公子,我们堂主有请,便请随我来!”

轩流风应了一声:“好说!”

当下,那名守卫在前面引路,轩流风则不紧不慢跟在他的后面。

传闻之中这七杀堂处处杀机,危险四伏,陌生人第一次进来,都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事实上,轩流风的确也嗅到这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阴沉的杀机,不过他艺高胆大,并不当一回事,他一步一步从容走着,就仿佛在自家的花园中散步一般。

轩流风边走边打量沿路的风景,发现这七杀堂的布局和景色其实都别出心裁,颇有一番幽雅,楼台亭阁,水榭回廊,百花错落,空气之中,酒气浮动,花香淡淡。

当然,除了这花香和酒香之外,鼻子特别灵敏的人还能嗅出一股杀气。

不一会儿工夫,很快,那名守卫就领着轩流风来到了一座七层阁楼之下。

这楼,气势宏大,巍峨挺拔,直插云霄。

门前并无守卫,大门敞开着,里面无灯,光线略显昏暗,平添几许阴森恐怖。

轩流风抬头一打量那块匾额,就看见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七杀楼,银钩铁画,无比凌厉。

一来到这七杀楼的面前,那守卫顿时就止步停了下来,他回头对轩流风道:“轩公子,我们七位堂主都在七楼跟白哥堂的堂主一道饮酒作乐……老堂主吩咐了,叫轩公子自己独身上去,小人可就不相陪了,见谅!”说完,径直自去。

轩流风也不拦他,任由他自行离开。

“嘿嘿,在传闻之中,这七杀楼内机关密布,步步杀机,听闻还从来没有人能够活着闯到第七楼……今天,我倒要见识一下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危险的玩意儿?”

轩流风冷冷一笑,也不迟疑,举步就朝那大门走去。

他刚一进门,身后就传来一阵嚓嚓的机关响动之声,那大门竟是自行关闭了,顿时,原本光线就有一些昏暗的大厅就更加黑暗了,伸手难见五指。

不过,对于轩流风而言,这黑暗跟白天其实也没什么区别,白天可以看见的东西,在黑暗之中,他一样也可以看得见。

修真之辈,九窍一神,眼力那是何等的犀利?

黑暗只是暂时的,在大门闭上不久,很快四壁上就亮起了几盏油灯,顿时将整个厅堂照亮。

轩流风四下一打量,发现这底层的厅堂十分宽敞,不过除了几根柱子之外,整个厅堂之中却是空无一物,什么摆设都没有。

但是轩流风的感知那是何等的敏锐?

他一眼环扫之下,就知道那些柱子其实是中空的,里面正蛰伏着一股深沉的杀机,他就料到敌人必定藏身在里面。

不过,他并没有立时采取行动,而是假装不知,看了一眼那楼梯口,步子一动,直接就走了过去。

地面上铺着青黑两色地板砖,看上去,杂乱无章,其实暗藏一定的玄机,轩流风知道,这可不能乱踩,若是一步踩的不对,可能会触动机关,到时就会死于非命。

不过,轩流风仗着诸般神通傍身,飞剑之术通玄,踏北斗妙奇无上,身上更穿着汗青宝衣,寻常暗器根本不能破其防,于是他也懒的理会这地板上藏着什么玄机,随意一步就踏了出去。

他第一步踏出,右脚落在一块黑砖上,并无异动,接着左脚提起,又踏到一块黑砖上,这一次还是没有任何异常,不过当他右脚再度提起,朝一块青石落去之时,一脚踩实,他就明晰地察觉到这脚下的青石传来一阵轻微的颤动,顿时就知道机关被触动了,不过他一点都不慌措,反而心中一喜,暗叫道:“来吧,就让我瞧一瞧这七杀楼之中的暗器到底有何出彩之处?”

机关一被触动,顿时嗤嗤之声蓦然大作,四面八方,犹如蝗群一般的漫天暗器朝轩流风激射过来。

这些暗器,有夺命箭,有亡魂针,有透骨钉,有铁蒺藜,种类繁多,不一而足,有的昏暗的灯光之下闪着蓝幽幽的光芒,显是淬有见血封喉的剧毒,端是歹毒无比。

这些暗青子,又多,又密,又疾,来势无比凶猛,寻常之辈,历此一连难,定是在劫难逃,不过看在轩流风的眼中,却都是一些小儿玩意而已,也不见他闪身躲避,就原地站在那里,识海之中念头一动,一道师级符宝——玄黄不灭神钟符就从金刚戒中飞了出来,法力一激,符宝就燃烧了起来,同时嗡的一声,一口土黄色的元气神钟顿时就显然出来,将他周身罩住。

那些暗器一击在这一口“玄黄不灭神钟”之上,顿时就被反弹了回去,与后续射来的暗器两相一撞,顿时就炸成一堆铁屑,四下飘散。

本来,轩流风完全也可以祭出飞剑来格挡,不过若是这样的话,浪费的元气更加多,于是想了想,他就决定还是使用符宝划算一下,虽然符宝的价格不菲,但这是他掠夺别人的,用了也就用了,反正不会肉痛,再说了他的空间戒指之中符宝的存货也并不少,消耗一张也无所谓。

这一阵暗器之雨,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大约也就十来个呼吸的光景,很快就停息了。而这“玄黄不灭神钟”的效果也是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刚好也就十五个呼吸的样子。

四周归于沉寂之后,轩流风四下瞧了一眼,步子一动,继续朝那楼梯口走去,这一次,在踏出第二步的时候,机关又被他触动,一张铁丝编织而成的鱼网当头罩落。

这张铁网上到处布满倒刺,人若是被它罩住了,只怕生死两难,轩流风想也不想,口中顿喝一声:“流影剑,给我破!”立时,咻的一下,背上的流影剑就化作一道黑色的雷电一飞冲天,凌空一舞,漫天剑光就浮现了出来,嗤嗤之声不绝如缕,顷刻之间,那张铁丝网就在半空之中被凌厉的剑光绞成了粉末,纷纷散落于地。

一个呼吸之后,一切就归于平静,流影剑化作一道流光插回轩流风的背上。

轩流风并不迟疑,一步又跨了出去,左脚落在一块青砖上,这一次他同样感到脚下微微一个震动,咻咻之声连绵不绝,就看见周围的地板上突然冒出一圈铁柱来,霎时之间就形成一个圆形的囚笼将轩流风困在中间。

这些铁柱每一根都如婴儿的手臂一样粗,拔地三丈多高,顶端尖利无比,那怕轻功最高明之辈,也是难以一飞冲出去;这些铁柱黑幽幽,一看就知道是千年玄铁打造而成,寻常的刀剑根本斩它不断,也就是说,若是一般武林高手陷落其中的话,想要脱困,只怕甚难。

但这些玩意儿,在轩流风的眼中,那跟蜡烛做成的也差不多,他掣剑在手,法力一个运转,登时那流影剑的剑身上就冒出一层犹如雷电一般的剑芒来,一挥剑之间,所有的铁柱立时就被他斩断,不费吹灰之力。

铁柱纷纷倒下,只剩下半尺长的一截犹插在那里,不过这已挡不住轩流风的脚步,他很随意的一步踏出,就跨越了过去。

轩流风脱困出来之后,他又向前踏出了两步,很平静,并没有触动机关,第三步,他刚一提右脚,突然却又放了回去,只见他陡然抬头看向那些柱子,高声喊道:“都出来透一下气吧,别总是藏在柱子内面,那样会生生闷死的……”

声音未落,就看见几条黑影从柱子的后面闪了出来,纷纷朝轩流风围拢过来,将他困在了中间。

轩流风四下一打量,发现一共有八人,都是黑衣劲衫,脸上蒙黑巾,根本看不见他们的长相,不过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强悍气息来判断,这些人都是年富力壮的汉子。

这八人的手中都持着一把百炼精钢打造而成的长剑,剑锋明亮如雪。

“柳一剑,想不到你手中这一把宝剑竟是如此锋利……”其中一人忽然张口道,他的眸子之中闪烁着一抹贪婪之色。

轩流风哈哈一笑,道:“怎么?看上我手中这一把流影剑了是不是?”

那人嘿嘿干笑了两声,并不再说话,眼中的贪婪之色更加浓烈,瞧他的样子,那是恨不得立即就扑上来抢夺,不过却又有所忌惮,不敢妄动。

轩流风见他的眼神如此多姿好玩,有心想耍弄他一下,便道:“若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倒是可以将它送给你,如何?”

那人明知道世间绝不会有这等便宜之事,不过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什么问题?”

轩流风故作沉吟了半会,开口道:“这问题其实很简单,那便是——你们八人都是什么身份来历?”

那人错愕了一下,旋即大笑道:“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大问题,原来是这等无聊的问题,告诉你也无妨……小子,你可听好了,大爷八个在云京城之中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江湖上的朋友都管我们八个叫神威八卫。如何?这名头够神威吧?”

轩流风一听,顿时心中就了然了:“神威八卫?果然,这一切其实都是冲我轩流风来的……”他嘴上说道,“神威,神威!简直太他妈神威了,一闻之下,如雷贯耳……”

那人一本正经道:“问题已回答完了……小子,你所说的话到底作不作数?”

轩流风笑道:“哈哈,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所说的话当然要算数……为什么不算数?剑,给你便给你了,也无所谓,接住!”说着,他当真将手中的流影剑朝那人抛了过去。

那人很显然料不到他如此爽快,眼中明显闪过一抹错愕的光芒,流影剑朝他抛了过去,他还以为其中必定暗藏着什么花招,迟疑了一下,并不伸手去接,当的一声,流影剑就落在他的脚下。

轩流风戏谑道:“怎么?不想要了是不是?”

“要!为什么不要?”

那人不再迟疑,弯腰将流影剑拾了起来,拿中手中把玩,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