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醉翁七杀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880字
  • 2019-04-05 12:00:00

擂台比武的第二天,轩流风除了陪白哥吃早餐之时离开了房间一会,其余时间都是待在房间之中,不是修炼十门雷系无上神通,就是神魂出窍进入自己的识海之中练习踏北斗的第一重境界——八阵步。

一天努力下来,他的成果颇是不小,法力精进了不少,八阵步也已让他练到了“入门”的层次。

到了第三天,他照样还是将自己关在房间之中,寸步不离,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之中,甚至连早晨白哥来叫他吃早饭的时候,都被他以练功正处于紧要关头为由,推脱掉了。

时间若白驹过隙,一晃眼间,日已西斜。

此刻,轩流风正在房间之中练习八阵步,只见他脚踏八门,身如流风,影如魑魅,整个房间之中都充塞着他的影子。

除了他那虚幻缥缈的影子之外,尚有一道黑色闪电一般的影子在他的周围窜上窜下,朝他扑击,不过,很显然,都无法扑中他。

这一道黑影快如闪电,寻常的凡夫俗子,不管眼力多好,都是无法看出它到底是什么存在,只有打开了“九窍”的修真之辈,方可勉强看出来那是一条蛇。

不错,就一道犹如闪电一般黑影便是一条蛇。

它,正是远古四大神兽之一的吞天巨蟒,轩流风的灵宠——小天。

这小天,说来也才出生半年的时间而已,每天除了吃,就是藏在轩流风的怀中睡大觉。轩流风实在担心它睡多了会睡出问题来,于是他灵光一闪,就想出了一个点子来——

就是当小天醒来后吵着要吃内丹的时候,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二话不说就掏出一颗内丹来喂给它,而是逗它道:“小天,这天底之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也没有免费的饭菜,你要想吃东西可以,不过先陪哥哥玩一个游戏。”

小天毕竟是少年心性,一说到玩游戏,也并不如何抵触,就心念传递给轩流风问道:“好呀!哥哥,是什么游戏哩?”

轩流风回它道:“呵呵,是很简单的一个游戏,便是哥哥在房子之中奔走,只要你能碰到我的身子,那就算你赢了。”

小天很爽快地答应了,于是他们便在房中玩起游戏来,轩流风一边躲闪,一边就当练习八阵步,而小天为了赢取一颗内丹果腹,就拼命朝轩流风的身上扑去。

小天的动作其实迅猛如电,奈何这“八阵步”实在太过玄妙了,一旦施展出来,轩流风的身子就化作了一道虚影,比闪电还快捷,比鬼魅还飘忽,小天也只能望“影”兴叹了,无论它如何奋力,终是比轩流风慢了半拍。

一人一兽,就这样在房间之中上演了一出追逐之戏。

良久,轩流风忽然间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知道有人接近,于是脚下一顿,就停了下来,同时嗖的一声,小天就缠到了他的脖子上。

“哥哥,终于让我抓到你了,我赢了,我赢了,快把内丹给我吃……”

小天不断吐着蛇信,口中发出嘶嘶的怪叫。

轩流风从金刚戒中取出一颗内丹来,喂给小天吃下,同时跟它心念交流道:“小天,有人来了,你先回避一下。”

小天倒是挺听话,吞下内丹后就老老实实地从轩流风的领口钻了进去,消失不见。

“笃,笃!”

很快,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轩流风刚好就站在门的旁边,一伸手就将门拉开,登时一张急切的面孔就映入他的眼帘之中。这张脸很年轻,嘴边无须,下巴左边有一颗红痣,轩流风识得它的主人叫覃开,是白哥极为喜欢的一名徒弟。

彼此在酒桌上碰过杯,所以轩流风识得他。

轩流风见他神色颇为急切,当下问道:“小开,何事慌张?”

覃开喘着粗气道:“轩公子,不好了,不好了,白堂主他……他……”

轩流风蹙眉道:“白堂主怎么了?”

覃开长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方才又道:“堂主被贼人抓走了。”

轩流风再问:“什么时候?是被什么人抓走的?”

覃开略沉吟了一会,开口道:“就在刚才不久……是这样的,今天的擂台比武一结束,我陪着堂主就要往回走,走到半路之时,忽然间从巷子的暗角之中窜出两名蒙面人来,武功绝高,猝不及防之下,我们一个照面就着了他们的道儿,被他们封住了穴道,然后堂主就被他们带走了,走之前,其中一人留下话来——若想救人,到‘七杀堂’去……”

闻言,轩流风神情一愕:“七杀堂?”

覃开以为轩流风并不知道这七杀堂是干什么的,欲替他解说一番:“这七杀堂在云京城之中也是一股大势力,他们的堂主是……”

但轩流风却打断他的话道:“小开,不必你来解说……五年前我也在云京城待过一段时日,对这‘七杀堂’也是了解一二的,我只是奇怪,先前白堂主跟我也说了,白哥堂跟七杀堂之间并无过节,好端端的那七个老醉鬼怎么忽然来了兴致要请白堂主去坐一坐?”

诚如轩流风所说,这“七杀堂”在云京城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组织,但凡在云京城待过一两天的人,基本上都听到过“七杀堂”这三个字。

名头之隆甚至还盖过了白哥堂。

七杀堂之所以出名,那是因为一手创办它的主人在中原武林之中原本就是威名赫赫的人物——醉翁七杀。

一父六子,醉生梦死,七剑齐飞,井中醉劫。

——这醉翁七杀,个个都是嗜酒如命之辈,身上的酒味从未断绝过,行事一向听凭自身的喜好,介于正邪之间,说实在的,在江湖之中,很多人都瞧他们这七个醉鬼不顺眼,都想将他们剪除掉,奈何他们的武功实在了得,练就一手高超的剑法——井中醉劫,江湖之中,鲜有人是其对手。

而传闻之中,七人精于合击之道,若是通力使出绝杀大阵——井中醉劫七杀剑阵,更是鬼神辟易,万夫莫当。

覃开苦着脸道:“这‘醉翁七杀’可是成名于二十多年前的老江湖,一身本领通天彻地,几乎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而他们的脾性又十分怪异,行事只凭一己喜恶,堂主落在他们的手中,只怕大大的不妙啊……轩公子,你的剑术通玄,也许也只有你才打的过他们,求你出手帮我们把堂主救出来好不好?”

轩流风道:“小开,你放心好了……怎么说我也管你们的堂主叫一声白兄,他的生死,我决计不会袖手不管,你就等着我好消息吧,我这就前往七杀堂,帮你们将白堂主解救出来……嗯,若是白堂主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必定将那七杀堂夷为平地……不过,若我没料错的话,他们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抓走白堂主只是为了引我出现而已,所以你们的堂主应该还安然无恙……”

覃开涕零道:“多谢轩公子仗义出手……”

轩流风罢手道:“小开,这些见外的话就不必说了……救人如救火,事不宜迟,我这便出发了。”说完,他抓起搁在桌子上的斗笠,往头上一戴,随后就举步出门,直接下楼去。

离开白哥堂之后,轩流风骑马就朝那七杀堂所在的城北方位奔去。

五年前,轩流风早就将这云京城之中大大小小的街道和巷子都摸了个熟,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已发生了改变,不过这城中的建筑并无多大的变更。

轻车熟路,抄的且是捷径,所以工夫不大,轩流风就出现在七杀堂的大门之前。

朱漆大门,门上茶杯大小的铜钉闪闪发亮,门顶匾额写着“七杀堂”三个金漆大字,大门的两边各放置着一尊青石狮子,威武凶猛,奕奕若生。

石狮的下面还站着一名劲装结束的汉子,腰板笔挺,显出一股英悍之气。

轩流风杀死两名神罚营的执法弟子,从他们所留下的乾坤袋之中获得了好几张隐身符,本来他想隐身悄悄潜入七杀堂之中探查一下动静,不过他又仗着神通傍身,并不把那人人都敬畏的“醉翁七杀”放在心上。

对付几名凡夫俗子也用的着浪费一张师级符宝,这若是让同道知道了,只怕会惹来一番耻笑,所以,他决定还是堂堂正正地走进去为好。

于是,他飞身下马,上前三步,冲其中一名守卫叫道:“敝人柳一剑,有事要见他们的堂主,劳烦通报一声。”

那守卫上下打量了轩流风一眼,面无表情,张口应了一句:“稍等!”说罢,撒开步子,飞快朝内院奔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