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邪医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686字
  • 2019-04-05 08:00:23

云京城,神威堂。说起这神威堂,在云京城之中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组织,跟白哥堂不相上下。

白哥堂主要靠贩卖消息营生,这神威堂却是什么勾当都干,走镖,开设店铺、赌庄,钱庄等等,但凡能够赚钱的生意,它都要参上一脚。

而整个云京城之中,有一半的生意都划归在神威堂的堂主——秦少皇的名下。

说起这神威堂的堂主秦少皇,在云京城之中,几乎是妇孺皆知,无人不识,甚至在整个中原武林之中也是一方之望。提起秦少皇之名,许多人都能知道他的绝技——神威八剑,威风凛凛,鲜有敌手,而他的身边更有八名得力帮手——神威八卫,个个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好手,武功一流。

此刻,只见秦少皇将自己关在书房之中,一脸寒色。

虽然他坐着,但也看的出他的身材十分魁梧,长着一张国字脸,剑眉虎目,上唇无须,下巴留着一戳山羊胡子,他的皮肤作古铜色,十分健康,予人一种孔武有力的感觉,他的眼神十分犀利,不怒自威,整个人的气势无比凌厉。

“堂主,在不在?”

忽然间,一道声音就在书房外响了起来,同时伴随着轻轻的敲门之声。

“进来!”

秦少皇眉头轻轻一皱,沉声道。

吱嘎一声,书房的门便被推开了,就看见一名亲信低首走了进来,是一名大约三十来岁的壮汉,身材高大,肌肉结实,他直接走到秦少皇的下首,垂手侍立,脸上凄凄,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

秦少皇横了这名亲信一眼,张口便问道:“少堂主醒了没有?”

亲信垂首禀道:“回堂主,少堂主还在昏迷之中。”

秦少皇不禁眉宇一皱,深锁起来,又问:“那柳一剑是什么来路,还有他眼下在何处落脚,你们都查清楚了没有?”

亲信讪然道:“回堂主,还没有……属下等人办事不力,请责罚!”

秦少皇陡然须发一扬,砰的一声,一掌重重拍在书桌上,将整张桌子都震得嘎嘎作响,同时他怒骂道:“都是一群饭桶,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说,我养着你们到底有何用?”

他这么一吼,亲信脸上的神情顿时一变,就变作了死灰之色,颤声道:“堂……堂主请息怒……”

秦少皇神情一凛,沉着脸喝道:“若再查不出那人的行踪,你们也不必回来了……快滚!”

“是,是!”

这名亲信应喏连连,如逢大赦,急忙躬身退了出去。

书房之中就只剩下秦少皇一人坐在那里,沉着脸,一言不发,但他心中却是有一个声音在咆哮:“柳一剑,我要扒你的皮,喝呢的血,抽你的筋……”

这可也不能怪他如此憎恨轩流风,毕竟他唯一的一个儿子如今双臂尽废,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呢,心头之肉遭人整成残废,若说他不憎恨那罪魁祸首,那么他的气度未免也太过宽宏大量了。

“笃,笃!”

便在这时,敲门的声音陡然又响了起来。

秦少皇眉头一皱,厉喝道:“进来!”

吱的一声,书房之门又被推开,立时就有一张庞脸映入秦少皇的眼中,一见此人的脸,秦少皇的脸上顿时就没有好脸色,他沉着脸道:“这么快转回来是不是已查到那人的踪影了?”

原来这次敲门的人却正是刚刚那一位挨过骂的亲信,才离开了一会儿,就去而复返,他颤巍巍地走到秦少皇的跟前,垂首低声道:“还没有……”

秦少皇眉毛一凛,喝斥道:“没有?那你还敢回来见我?”神色缓了缓,又道,“说!回来有什么事?”

那亲信长吸一口气,平定了一下情绪,方始回道:“禀堂主,外面有一位神秘人求见!”

“神秘人?”秦少皇眉头皱了一下,问道,“在哪里?带他来这里见我吧!”

亲信道:“那神秘人闯入了神威楼的正厅之中,好几位弟兄要拦他,却都被他打倒在地……他说了,要堂主亲自见他。”

闻言,秦少皇神色一凛,低喝道:“可恶,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个时候来太岁头上动土?分明不想活了。”霍然站起,一拂袖子,夺门而出,那名亲信紧忙跟在他的后面。

很快,秦少皇就气冲冲地来到了神威楼的正厅之中,一进门,他就看见一条背影双手负着,站在大厅的中央,中等身材,但浑身散发出一股凛然的气息,给人一种十分高大威猛的感觉。

见到来人如此一副神闲气定的样子,秦少皇不禁怒火中烧,他正要张口责难,但那人的听力十分敏捷,虽然秦少皇轻功盖世,行走起来,脚步声极细,但根本瞒不过他的耳朵,那人早就听到他的脚步声,霍然一转身,一张脸庞就清晰地映入秦少皇的眼帘之中,一见到这一张脸庞,秦少皇满腔的怒火顿时就熄了下去,神情反而一怔,颇为错愕道:“你是‘邪医’原振天?”

那人淡淡一笑,颔首道:“不错,正是原某人。”

秦少皇试问道:“不知邪医光临寒舍有何见教?”

原振天道:“秦堂主,想必你也知道犬子原剑客是怎么死吧?”

秦少皇点了点头,道:“都是那恶贼柳一剑下的毒手……”

原振天道:“秦堂主,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我来此,是想跟你联合起来一同对付那柳一剑的,不知秦堂主意下如何?”

秦少皇眼中笑意一盛,笑道:“哈哈,那敢情大好,你我若联合起来,那小子死期就到了。”笑容一敛,正色道,“不过这小子好像会钻地一般,我神威堂数百号人马一起出动,全城搜查,几乎将整个云京城都掀转过来了,还是无法查出他的落脚之地,当真奇怪了……不知邪异你探查到他的踪影没有?”

原振天点头道:“我倒是知道这小子藏在那里……”

秦少皇神情一喜,忙问:“在哪?”

原振天死了儿子,心情本沉重,所以他也没心思跟其他人废话,说话就很直白:“白哥楼!”

“白哥楼?”秦少皇瞳孔一缩,恨恨道,“哼!估计此人便是白哥专门请来对付我神威堂……白哥,我跟你誓不两立……等着瞧,我这就纠集人马杀过去……邪医,走,一起去白哥楼要人……”

说罢,脸上怒不可遏,一拂袖子,就打算带领人马朝那白哥堂杀去。

不过却被原振天出言劝止:“秦堂主,还请沉住气,切勿轻率行事,若我们就这样杀将过去,只怕打草惊蛇,叫他闻风跑掉了,那就不好办了……这事,我们要从长计议,好好计划一番才是。”

秦少皇一想也是,长吸一口气,将满腔的怒火暂时压了下来,张口道:“想必邪医胸中早有计划了是不是?”

原振天不置可否道:“那柳一剑的剑法十分厉害,若单打独斗,只怕你我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之所以来找你,是想跟你一同出手……嗯,我还打听到那大句国君子堂的堂主叶轻尘也想替他的儿子报仇,所以,不妨我们先一同去拜访他一下如何?联合的力量越多,那小子纵有翻天的本领,也难逃生天。”

秦少皇想了想,便点头道:“也好!”停顿了片刻,又道,“想必邪医知道这叶轻尘的下榻之处吧?”

原振天点头道:“知道!”

秦少皇问:“离这远不远哩?我也好吩咐下人去备马。”

原振天道:“并不远,走路一刻钟便能到,我看也不必骑马了吧?”

秦少皇点头道:“那好!走路便走路……”略微顿了一下,继而又道,“便烦请邪医带路吧!”

“好!”原振天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秦堂主,请!”

说着原振天当先举步朝大厅的门口走去,秦少皇则紧跟在他后面。

便这样,两人一同步行出门,走路去拜访那君子堂的堂主叶轻尘,打算联合起来,一同商量如何对付轩流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