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十门雷法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17字
  • 2019-04-04 20:00:18

轩流风轻笑道:“呵呵,其实白兄也不必为难什么,以后若是有谁再向你打听起小弟的住处,你不妨就告诉他,要找我柳一剑的麻烦,直接就去西郊妈祖湖的‘净月亭’吧,我会在那里恭候他的大驾。”

白哥神色颇有几分为难的样子,他说道:“这个……”

轩流风道:“没事,他们奈何不了我的……”他不想在这事上继续啰嗦,话题一转,忽问,“是了,白兄,云京城之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瞒你不过,那你可知道这第一轮擂台比武要打到什么时候才结束?”

白哥道:“参加报名的人足足有六百多人,今天一天下来只有四十八人登场,若照这个进度算的话,只怕都要十来天,不过,皇帝已下令在北广场再建一座擂台,估计后天就能投入使用,所以我估测,这第一轮比武大概要六七天的样子。”

轩流风道:“那整个比武的过程岂不是要将近半个月的时间?”

估摸也就差半个月的时间,那圣苍门之中的演武大会就要开始了,他得赶回去参加,若这样的话,时间上就有些紧迫了,所以,他认为有必要了解一下,也好作准备。

白哥道:“比武的规则是,第一轮要三连胜才能晋级,第二要连胜两盘才晋级,第三轮暂未定,是连胜两局,还是单赢一局就过关?这要到时视情况来定。若照今天这个进度的话,估计也是要半个月的时间才行……”

……

两人简单交谈了一番,不知不觉天色就黑了下来。于是白哥邀请轩流风一同共进晚饭。

世间生灵,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修真之人不食五谷,以丹药为食,服天地灵气,从而神明而寿。

本来,轩流风作为一名修真之士,不食五谷杂粮,奈何他拗不过白哥的盛情邀请,便也只好答应了。

于是,轩流风跟随在白哥的后面,一起来到了二楼,厅堂之中,白哥的几名得意之徒早等在那里,酒菜也已早备好了。

两人一出现,那几名得意之徒紧忙起身相迎,轩流风跟他们客套了一番之后,就随便拣一个位置坐下。

“为了庆祝轩公子今天胜利晋级,来,大伙共同敬他一杯!”

随着白哥第一个举起酒杯,这一场晚宴便拉开了序幕,于是只见觥筹交错,气氛顿时就热烈了起来。

菜很香,酒也香,这一顿吃下来,气氛很融洽,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半时辰,众人都喝得酩酊大醉之后才各自回房休息。

当时,轩流风也陪着众人畅怀痛饮,几坛烈酒灌将下去也有些醉意,一步三晃地回到房间后,他法力一个运转,所有的醉意便都被他炼化了,人也无比清醒起来。

修真之辈,根本不必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的肉身保持着一个动作——盘坐在床上,他的神魂却是出窍进入自己的识海之中,在那茫茫混沌的空间之中,他先跟荒闲扯了几句,随后就在荒的指导之下练习起那“八阵步”来——

“天阵十六,外方内圆,四为风扬,其形象天,为阵之主,为兵之先,善用三军,其形不偏——天覆之阵,生死之间。”默念口诀,轩流风右脚踩着生门,左脚一步跨出,朝那死门踏去。

“地阵十二,其形正方,云主四角,冲敌难当,其体莫测,动用无穷,独立不可,配之於阳——地载之阵,死景之间。”

跟着,他的右脚提起,朝那景门方位落去。

“风无正形,附之於天,变而为蛇,其意渐玄,风能鼓物,万物绕焉,蛇能为绕,三军惧焉——风扬之阵,景休之间。”

跟着,左脚踏向休门方位。

“云附於地,始则无形,变为翔鸟,其状乃成,鸟能突出,云能晦异,千变万化,金革之声——云垂之阵,休杜之间。”

下一步,右脚朝那杜门踏去。

“天地后冲,龙变其中,有爪有足,有背有胸,潜则不测,动则无穷,阵形赫然,名象为龙——龙飞之阵,杜伤之间。”

接着,轮到左脚踏向伤门。

“天地前冲,变为虎翼,伏虎将搏,盛其威力,淮阴用之,变为无极,垓下之会,鲁公莫测——虎翼之阵,伤开之间。”

接着,右脚斜着一步踏出,朝那开门落去。

“鸷鸟将搏,必先翱翔,势临霄汉,飞禽伏藏,审之而下,必有中伤,一夫突击,三军莫当——鸟翔之阵,开惊之间。”

又换到左脚一步踏出,踩向那惊门。

“风为蛇蟠,附天成形,势能围绕,性能屈伸,四奇之中,与虎为邻,后变常山,首尾相困——蛇蟠之阵,惊生之间。”

最后右脚斜斜一步踏出,落向那生门,一轮下来,回归原点。

这是八阵步的八个基本步伐,谓八阵之步,八门八阵,两两相生,千变万化,神鬼莫测。

轩流风一开始便着重练习这八个基本步伐。

第一轮下来,因为一边默念口诀,所以他的速度难免就慢,练过一遍之后,他记性极好,基本就熟悉了步伐节奏,第二轮开始,他就抛开口诀不念,重新再走一遍,速度就快了许多,待重复练上十多遍之后,他基本就烂熟于胸,随意一步踏出,身形就化作一道残影,缥缈无定,让人不可捉摸。

“八阵之法,一阵之中,两阵相从,一战一守,中外轻重,刚柔之节,彼此虚实,主客先后,经纬变动,正因为基,奇因突进,奇正相生,循环无端,首尾相应,隐显莫测,料事如神,临机应变……”

待他感觉将八个基本的八阵之步都练熟了之后,便开始第二阶段的练习,八门八阵,两两相生,千变万化,神鬼莫测,基本方位虽然只有八个,但两两之间随意一组合,却能衍化出无穷变化来,玄奥莫测……

不知不觉,雄鸡一唱天下白。

轩流风寻思,天一亮,那白哥估计会前来探望,他怕被惊扰,于是就结束了修炼,神魂归位,两眼一睁,起身下床去。

经过大半个晚上的修炼,他基本上将那“八阵步”掌握了。只见他口中念叨了一句口诀,从生门一步朝死门踏去,想在这房间重新练习一遍,想验证一下在神魂状态之中修炼出来的东西在现实之中是不是也行的通?

不过,陡然间,笃笃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门外一个声音叫道:“贤弟,起床了没有?”是白哥的声音。

轩流风应道:“呵呵,早起来了!白兄请进。”说话间,他走过去将门打开。

白哥就站在门外,脸上含笑,他道:“不进了!走,一起吃早饭去。”

轩流风想了想,道:“也好!”

于是两人下楼去,到二楼的厅堂之中享用早茶和甜点。

早餐吃罢,白哥想邀轩流风一道出门去看擂台比武,不过轩流风另有打算,便婉绝他道:“不了,过几天我还要参加第二轮比武,趁这空当儿我想养精蓄锐,就不出去了……再说了,那邪医和他朋友不是想找我的麻烦吗?若我出去抛头露面,彼此撞上了,难免有一番纠缠,虽然我不至于怕了他们,但总是要耗费我的精力是不是?”

白哥见他如此说,也不强他所难,就简单说了一句:“那好吧!贤弟你就安心待在我这吧,保管无人上门寻你的晦气。”说完,便自行出门去了。

目送白哥离开之后,轩流风就直接上七楼去,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将门窗一闭,先从空间戒指之中去出一颗内丹喂给小天吃,跟他闲扯了几句,而后就坐到床上修炼起神通来,先将种子神通——万劫不灭涅槃法修炼了八十一个大周天之后,接着又把构成“大雷霆术”的其他几种无上神通一一运转一遍。

本来,他在神魂状态之中已将那“八阵步”学会,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在房间之中演练一遍,但这房间实在并不宽敞,有床榻,有桌子等杂物,碍手碍脚,便作罢。

到眼前为止,他修炼的无上神通计有九天五雷正心法、九天五雷吞虚法、九天五雷毁灭法、九天五雷圣祭法、九天五雷轰顶法、九天五雷混沌法、九阴九阳血雷法、九阴九阳荒雷法、神霄三十六雷法,加上种子神通——万劫不灭涅槃法,一共是十门,每一门都让他修炼到了“小成”的层次。

轩流风目前已是剑灵的巅峰境界,他迟迟无法突破到剑宗境界,那是因为五行功法不全,神通种子无法凝练出来,他打算,待把这世俗之间的恩怨了断之后,便回圣苍山去。

他寻思圣苍门作为圣者大门派,想必一些玄级的五行功法应是不缺的,他给自己定下的计划是——回门派之后,认真接几个门派任务,积累足够门派声望之后就去兑换一些五行功法,然后闭关参悟金丹之道,无论如何,他都想尽快修成内丹再说,内丹一成,寿元八百,那样才会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慢慢修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