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八阵步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446字
  • 2019-04-04 12:00:31

“柳一剑,原本我们之间并无深仇大恨,原本我也不想用奇毒对付你……若你现在就弃剑认输,我倒可以考虑把解药赐给你,如若不然……”

此时,那原剑空的情绪平复了许多,恻隐之心陡然一动,说话的语气不再那么跋扈。

轩流风淡淡一笑,道:“如若不然又如何?”

原剑空道:“那你便死定了!识趣的,快作决定吧,否者……这毒性在半刻钟之后便会发作,时间一过,即便大罗神仙也难解救你,所以……”

轩流风道:“不必所以什么,解药我根本不需要,还是留给你自己吧!”说话间,只见他将流影剑往背上一插,随后左手捂上中针的部位,跟着胸膛一挺,一根细如牛毛一般的金针便落在他的手中,用食指和拇指捏着,放到眼前打量。

见状,原剑空神情一变,诧然道:“你……这怎么可能?”

曾经,他也用这一招——刹那芳华对付过很多武功比自己高强的敌人,其中不乏有一些是练就金钟罩或铁布衫等护体神功的高手,一身皮肉练得无比坚韧,但照样陨落在他的手中,难逃一死,向来没有幸免者,眼前这一位柳一剑是唯一的一个例外,这不能不叫他惊诧。

轩流风露出一抹玩味之笑,戏谑道:“为什么就不可能呢?你也不必如此惊讶,凡事总有一个例外不是?”

虽然这金针淬过奇毒,但它的本质还是一根普通的金针而已,尽管乃是借助机括之力发射出来,速度上,力度上,都无比迅猛,让一些武林高手都难以抵挡,但轩流风身上所穿的这一件“汗青宝衣”可不是寻常的货色,而是绝品灵兵级别的宝物,防御力何其强悍?绝品之下的飞剑都难一下子洞穿它的防护,区区一根寻常的金针又如何能够?

原剑空这时镇静了下来,发问道:“你到底练就了什么护体神功?”

轩流风沉声道:“无可奉告!”语锋一顿,又道,“好了,时候也差不多了,便不陪你玩了,这小玩意,还是还给你吧!”言毕,一甩手,那一根金针便朝原剑空的眉心激射过去,速度快如流光。

原剑空见金针的来势无比凌厉,不敢小觑,急忙横剑挡在眉心之前,但闻叮的一声,那玉玲剑根本封不住金针去势,一下子就被洞穿,跟着嗤的一下,金针就没入了他的眉心之中消失不见。

这金针被轩流风灌注了真元力,洞穿力何其锐利?区区一把寻常的玉玲剑当然无法将它拦住了。

“砰!”

随后,原剑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仰面便倒了下去,两脚一蹬,便没了声息,立即就气绝身亡。

“原本也不想取你的小命,是你先生了歹念要毁我的性命,说不得我也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轩流风横了原剑空的尸体一眼,摇了摇头,心中嘀咕道。

“嗯?这是……刹那间,芳华老去……好歹毒的刹那芳华……”

忽然间轩流风发现那原剑空的尸体竟然在发生变化,只见他那一头乌发陡然之间就变成了白发,一张光滑的脸庞须臾之间也爬满了皱纹,原本年轻的容貌刹那之间就变成了鹤发鸡皮,衰老不堪。

咚!

鼓声蓦然想起,那神羽将军高声喊道:“原剑空挑战失败,柳一剑三连胜,顺利晋级,请下擂台!”

轩流风最后又看了一眼那原剑空的尸体,摇了摇头,脚步一晃,就出现在擂台的边缘,轻轻一跃,就跳下了擂台。

那些看客见他下来,顿时纷纷把路让开,退避三步,眼神之中尽是敬畏。

咚的一声,鼓声再响,四周静了静,跟着那神羽将军无比雄厚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等他宣读完毕之后,便有两条人影登上擂台去,分别面对面站定,彼此打量一眼,相互拱了拱手,随后就亮出兵器来,静静对峙。

很快,鼓声又响,就看见两人朝对方扑了过去,缠斗在一起。

其中一人使一杆丈二红缨枪,拦、拿、扎、刺、搭、缠、圈、扑、点、拨、舞花等,每一招都迅猛如雷,每一式都灵动如蛇,刚柔并济,造诣颇是不俗。

另一人使用一根九节鞭,抡、扫、缠、绕、挂、抛、舞花等,竖打一条线,横扫一大片,竖轮转平扫,回身缠绊绕,一步一动,一动一花,一花三变,变化无穷,九节鞭时而缠在头、肩、颈、肘、膝、时而横扫前滚,时而抛向空中,时而如棍飞舞,真是千姿百态,变化莫测。

这两人的功力在伯仲之间,打斗起来旗鼓相当,非常激烈,十分有看头,惹得台下一片热烈的喝彩,经久不息。

不过,在轩流风看来,这两位的对战跟那小孩子之间的打闹也差不多,热闹归热闹,却没什么门道可看,看了一会之后,他觉得无趣,于是就抽身离开,径直回白哥堂去。

一路回去,万人空巷,回到白哥堂,他更是发现只有寥寥三名门徒留守而已,其他人,包括堂主白哥都不在,估计都去看擂台比武去了。

他想一想也是,这白哥堂主要就靠贩卖消息营生,那里又有不出门活动之理?

轩流风也没去细究,他径直回到白哥给他安排的那一间客房之中,关上门窗之后,他就走到桌子旁,先摘下斗笠放好,随后他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一颗妖兽内丹来,招呼小天出来,喂给它吃下,顺便跟它交流了几句,而后又跟荒闲扯了几句,最后他坐到床上,盘腿屈膝,五心朝天,两眼一闭,就进入了悟道状态。

他先修炼了一下那种子神通——万劫不灭涅槃法,法力在周身经脉之中运转了九九八十一个大周天之后,感觉法力又有所精进,寻思练功讲究的是一步一营,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于是便暂停了下来,转而把精力放在参悟那天级功法——踏北斗的修炼口诀之上。

这“踏北斗”乃是天级功法,修炼口诀其实也并不很长,但字字珠玑,所含的奥义十分玄妙,并不是那么容易参悟的。

时间便如指间的沙子一般,慢慢流失。

约莫半天的时间过去了,轩流风从头到尾将“踏北斗”的修炼口诀大略参悟了一遍,便了解到这“踏北斗”一共有四重境界,分别是八阵步、遮天步、流影遁、虚空遁。

八阵步是第一重境界,但凡将“九窍”悉数打开的童级修士都可以修炼,是一套玄妙的步法,依照九宫八卦衍化而来,脚踏生、伤、休、杜、景、死、惊、开八门,变化万端,神鬼莫测。

遮天步是第二重境界,要求参悟王者之道,晋升成为能够御空飞行的王级高手之后方能修炼,一旦练成,身形如电,其快无比,一步踏出,遮天蔽日,身子一晃,自在飞花。

流影遁是第三重境界,必须先参悟了虚实之道方能修炼,一旦大成,随意一晃,便化作一道流影,缥缈无定,诡异万端,神鬼难测。

虚空遁是第四重境界,只有参悟了天人之道,成就天人业位的仙级高手才能修炼,一旦修成,一步跨出,可横渡亿万异度空间,真正的飞天遁地,无所不至。

轩流风目前只是剑灵的境界而已,也就是说他眼下只能修炼八阵步,于是接下来他就着重参悟这“八阵步”的修炼口诀。

不知不觉,一个半时辰就过去了,这时轩流风感觉参悟得也差不多了,便睁开眼来,下床,想出门找一个空旷的地方演练一番,但忽然间,笃笃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门外一个声音叫道:“贤弟,在不在?”

吐字清晰,声音顿挫,轩流风一听就知道是白哥,便应道:“在!白兄请进来吧。”吱的一声,那门便被推开,他就看见白哥踱步走了进来,虽然脸上含笑,但眉宇之间有一丝凝重,料想可能出了什么事情,便又问,“白兄,你找我何事?”

白哥咧齿一笑,说道:“贤弟,愚兄来这,第一是要祝贺你今天旗开得胜,顺利晋级,第二是要多谢你帮我将那‘神威公子’废除掉……”

轩流风笑道:“小事一桩,何足挂齿?白兄不必如此客气。”顿了一下,又道,“白兄似乎心有疑虑的样子,究竟何事让白兄眉宇不展?”

白哥想了想,张口道:“贤弟,今天你杀了一个不该杀的人,只怕要惹来一些大麻烦……”

轩流风脸上波澜不惊,淡淡问道:“嗯?一个香饮君子,一个小邪医,今天可有两人死在我的手上,不知白兄是指哪一个不当杀?”

白哥沉吟道:“那香饮君子乃是大句国君子堂的少堂主,不过他老子叶轻尘可不止他一个儿子,杀了也就杀了,想必他老子也不会大老远的跑来兴师问罪;倒是这‘小邪医’原剑空,他可是邪医唯一的子嗣,一向疼爱无比,如今你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估计他可要大受刺激,他的脾气向来有一些邪异,指不定他一怒之下便会对你进行无休止的报复,须知中土武林之中有不少人曾受过他的恩惠,万一他联合起来一起对付你,到时只怕在乌月国之中难有你的立足之地……”

“哈哈!”轩流风轻笑道,“无妨,一个邪医而已,我还没放在心上,说出来也许白兄要笑话我狂妄,但事实上,就算整个中原的武林高手都联合起来对付我,我也能应付的过来,你可不必替我担忧,再说了,若是让我成功选上驸马,他邪医还敢对我怎么样?”

白哥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语锋一转,又道,“只是,虽然大象不惧蚂蚁,但蚂蚁多了,岂不是也麻烦?问题就在于,若是在擂台比武的这一段时间之内,他们找上门来,岂不是烦不胜烦啊?就在刚才,在我回来的路上,就有一位卧龙派的高手向我打听你的落脚之地……”

轩流风好奇道:“哦?那白兄怎么说?”

白哥道:“我当你是兄弟对待,当然不能跟他说你就住在我这了,不过这一位高手好跟愚兄也有几分交情,这个可叫我好生为难哩,我对他不说实话,委实心中也有几分不自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