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刹那芳华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597字
  • 2019-04-04 08:00:03

叶振风冷冷一笑,道:“轩流风,几个月不见,想不到你的口气就变得如此狂妄……嘿嘿,什么‘无涯刀’,一把破玩意而已,早被我扔进臭水沟之中了……”

闻言,轩流风神色一寒,冷声道:“你……很好,非常好……”

叶振风得意道:“哈哈,我一向都很好……怎么?想咬我啊?”

“咬你?”轩流风冷讽道,“莫非你以为给自己一个诨号叫‘香饮君子’,一身臭肉就能变香了?我倒是想将你砍成肉末拿去喂狗,不过,只怕连狗都不愿意吃你这一身臭肉哩。”

他这几句话,好不刻薄,叶振风听了之后,一张小白脸顿时变成猪肝色,七窍冒烟,一时不知如何反唇相讥,便冷冷一笑,厉声道:“小子,你倒是伶牙俐齿,但有一句老话是这么说的——祸从口出,不知你听说过没有?”

“嘿嘿!”轩流风冷冷一笑,讥讽道:“怎么?这一次轮到你想咬我了不成?”

叶振风嗤鼻道:“哼!何止想咬你?我简直恨不得撕烂你这一张臭嘴。”

“是么?”轩流风道,“那好,便给你一个机会,一会鼓声敲响之后,我且让你十招,看你如何来咬我?”

“哼!”

叶振风重重冷哼了一声之后,便住口不语言,脸上神情无比冷峻,眸子之中杀意浮现。

咚!

鼓声便在这时响了起来,叶振风双眉一扬,唰的一声,亮出他那一把趁手兵刃——凌霜刀,二话不多说,弓身一弹,整个人便化作一抹璀璨的流光朝轩流风袭杀过去,速度之快,迅若奔雷,气势之猛,威如虎狼。

不过,在轩流风看来,他的动作却是慢如蚁爬,轩流风轻轻一闪身,便躲了过去。开打之前,轩流风已然放话相让十招,所以他并没有出剑反击,单手甚至负在身后,一动不动。

一招落空,叶振风一言不发,手臂一扬,第二招便抖了出来,当头斩向轩流风的面门,招式衔接无比圆润,可见他的武功造诣实是不差,若是换作一名三流武林高手来跟他对打,只怕两招三刀之下,便被他送上西天去了,可惜的是,他如今面对的是一位剑灵,杀招无论如何精妙,统统都落了空。

擂台上,杀气腾腾,刀芒滚滚。

擂台下,众多看客就看见,那叶振风将手中一把凌霜刀舞得溜溜转,十分娴熟,每一刀斩将出来,刀芒破空,呜呜作响,在他凌厉的攻势之下,那一名独臂剑客连连躲闪,似乎被迫得毫无还手之力了。

但也有一些眼力特别高明之士,却是看的出来,轩流风的动作看似左支右绌,实则无比洒脱,每一步踏出都暗含玄理。

很快,十招已过,忽闻轩流风叫道:“叶振风,几个月过去了,你的‘凌霜刀法’一点进步都没有,未免也太不长进了……十招已过,也懒的跟你纠缠下去了,准备受死吧!”他掣剑在手,又道,“一曲归歌流影破,送君归西登极乐。且接我一招——西天流影破,看剑!”

这一招,其实是他临时编造出来的,以剑灵的境界,九窍已开,他的洞穿力无比敏锐,一下子就捕捉到对方的破绽,窥准时机,陡然一剑递出,噗的一声,一招之间就洞穿了叶振风的心窝。

“你……好快的剑……”

叶振风竟是无比坚强,愣是忍住不发出一声惨叫,临死之前,在身体倒下去的过程之中还语气无比平静地夸耀对方一句。

“西天流影破?这是何门何派的武学啊?如此厉害!”

“一招夺命,这独臂客未免太……太恐怖了吧?”

“不知这独臂客收不收徒弟?若我能拜他为师,那该多好啊……”

……

一招毙敌,顿时很多人被轩流风震住了,擂台下一片哗然。

咚!

鼓声一响,四周静了静,神羽将军扬声道:“香饮君子叶振风挑战失败,柳一剑二连胜。”拿起桌面上那一根记录着叶振风信息的竹签扔进“败”字箱子之中,又在中间那一口箱子之中随意抽出一根竹签来,看了一眼,朗声叫道,“下一场,‘小邪医’原剑空挑战柳一剑,原剑空请上擂台!”

声落,嗖的一声,就看见一条蓝色的人影白鹤冲天一般窜上擂台去,走到轩流风面前约七步的地方站定。轩流风定眼一打量,发现对方是一名无比俊俏的少年公子,十八九岁的光景,身材修长,身穿一袭淡蓝色的长袍,面如冠玉,剑眉星目,鼻子又高又直,一脸英气。

“你叫‘小邪医’原剑空?不知跟‘邪医’原振天是什么关系?”

轩流风打量完之后,忽然开口问道。

原剑空也上下打量了轩流风一眼,见对方发问,咧嘴一笑,答道:“那是家父!”想了想,又道,“莫非你认识家父?”

轩流风摇头道:“我有一朋友叫‘毒王’唐千绝,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时常听他提起令尊的名字,所以我知道这世间有令尊这么一号人物,但一直无缘见面,故也谈不上认识。”

事实上,提起“邪医”原振天,乌月国几乎都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知道他是长江流域凉琼山一带最出名的神医,但很多人跟轩流风一样,都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传闻这一位邪医乃是“百草堂”第十三代堂主,妙手可回春,任何疑难杂症到了他的手上,都是药到病除,医术实是无比玄妙,不过听闻他的脾气有一些邪异,不好相与,并不是人人都可以跟他亲近的。

“哦!原来是这样。”原剑客道,“唐千绝?我也老听我爹提起这人的名字,说他有一种叫‘醉春风’的毒药十分厉害,几乎无药可解。”

“无药可解么?”轩流风道,“并不一定,我就知道有一种秘药——返阳丹可解其毒,便也算不上如何厉害了。”

……

这原剑空说话倒挺随和的样子,轩流风看他也挺顺眼,便跟他多交谈了几句。

不过,很快那鼓声便响了起来,于是两人便停止了闲扯。

唰的一声,只见那原剑客猛地抽出一把锋利的长剑来,一抖之间,嗡嗡长吟,可见这是一把上等的宝剑,他张口道:“这剑叫玉翎剑,长五尺五寸,重三钱三两……小弟刚学会了一套‘玉翎剑法’,想请轩兄指教一下,看剑!”说罢,挥剑朝轩流风刺杀过去,剑走偏锋,招式挺玄妙,不过在轩流风的眼中,这跟戏台上的花样剑招也无甚多大区别,他轻轻一晃身子,便躲了过去。

原剑空一剑刺空,长剑一转,第二招便抖了出来,招式衔接上也挺圆滑的,看不出来,他年纪轻轻,武功修为却是不弱,颇有几分火候。

这第二招比起第一招来,速度上,力度上,都强了不少,不过在轩流风的眼中还是不够看,轻描淡写之间,他稍一晃动身子,便避了过去。

第二招一落空,接着第三招又抖了出来,原剑空这一套玉翎剑法,讲究的是行云流水,招式绵密,一招接一招,一剑接一剑,每一招都迅猛无比,每一剑都凌厉万分。

剑气激荡,顿时只见一片霍霍剑影将轩流风包裹起来。不过,无论剑影如何萧杀,始终都奈何不了轩流风,缥缈步一抖露出来,诸般剑影都是浮云,连他的衣角都沾不到。

在漫天剑影之中,轩流风身姿飘洒,谈笑从容:“说句本心话,这‘玉翎剑法’倒还可以,不过在我的面前根本不够看……何不把你的最强绝学抖露出来呢?曾听唐千绝提及过,令尊曾从卧龙派的掌门人刀见雪的身上习得一门绝妙的剑法——八神七绝剑法,想必你也会是不是?何不演示出来让我也开一下眼界?”

“那好,请看招!”

原剑空并不是傻子,他已看出来了,这玉翎剑法根本奈何不了轩流风,便没有继续献丑下去,招式陡然一变,一改先前的飘逸之势,忽然就变得狠戾起来。

“这便是八神七绝剑法?果然不同凡响!”

八神七绝剑法一经抖露出来,原剑空的攻势就变得无比凌厉,不过还是奈何不了轩流风,他脸上笑容依旧,流影剑随意一抖,轻描淡写之间就把对方的绝招化解掉。

酣斗良久,原剑空每一次出招,动作只完成了一半,便被轩流风洞察先机,率先出剑封死,那好比出恭出了一半就被打断,那一股憋屈的感觉,实难用言语来描述,总之原剑空越打越郁闷,胸中更是憋了一股莫名的怒意。

终于,当那怒意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他便彻底爆发了,只见他的眼神陡然一狠,仰天一啸,沉声喝道:“且接我一招——刹那芳华,看剑!”

长剑一挺,没有任何花俏的动作,就那么平平淡淡地一剑送出,朝轩流风的胸膛乳中穴刺了过去。

“刹那芳华?这是什么怪招?大巧不工吗?我且后退,看你能变出什么花招出来没有……”

轩流风心中作此念想,便没有举剑格挡,而是飘身向后退去,不过他才刚退出半步的样子,突然之间,只见那玉翎剑的剑尖骤然射出一道细小的光华来,悄无声息,刹那之间就没入了他的胸口之中消失不见。

“你……竟然在剑身之中暗藏飞针……实在太绝妙了……”

轩流风依旧后退了三步之后方始停住脚步,他语气之中带着几许惊诧叫道。

原剑空看见轩流风中了暗算之后,便也停止了攻势,收剑侍立,横了轩流风一眼,开口道:“柳一剑,都是你逼我使出这杀手锏的,你死了,可不能怨别人,只能怪你自己太轻狂了……”

“嗯?”轩流风道,“我会死去?区区一根牛毛一般的飞针也能要了我的性命?不是在吓唬我吧?”

“嘿嘿!”原剑空冷笑道,“是不是吓唬你?过会你便知道了?”

“哦!”轩流风道,“莫非这针还淬毒了不成?”

原剑空道:“反正你就要快死了,便让你死个明白吧!”略顿,接着道,“不错,这针的确淬过毒,而且并不是寻常之毒。”

轩流风问道:“嗯?那到底是什么奇毒?”

原剑空道:“刹那芳华!”

轩流风道:“刹那芳华?原来你刚才所使的那一招剑招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原剑空道:“不错!”顿了顿,复又道,“这奇毒就叫刹那芳华,但凡中毒者,短时之内就会毒性发作,五脏衰老而死。”

轩流风道:“五脏衰老而死?这俗世之中竟有这等奇毒?”

原剑空道:“这是我爹邪医穷究半辈子的心血才熬制出来……”

轩流风道:“哦!原来这是邪医的心血之作,了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