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天外飞仙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832字
  • 2019-04-03 12:01:17

应劫公子这第三刀实在太诡异了,而且他的速度极快,须臾之间,刀芒就出现在青萍刀客的头顶上方,很多人以为,这一下青萍刀客必定在劫难逃,有些人干脆闭上了两眼,不忍见他惨死的样子。

锵!

蓦然一声兵器碰撞之声传达了出来,就看见那青萍刀客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突然刀走偏锋,斜刺里横刀一格,就把那应劫刀给挡住了,然后他就势一滚,就滚到了对方的后面,反手一刀挥出,削向对方的小腿,展开了绝地反击。

不过那应劫公子似乎早料到他有此一招,头也不回,足尖一点,就跳到半空之中,紧接着他使一招细胸巧翻云,向后凌空一翻,脚上头下,呜呜一响,就看见他手中那一把“应劫刀”蓦然化作一片璀璨的刀芒飘洒而出,刀势密急如雨,声势十分壮观。

这一次,青萍刀客却未退避,只见他眉宇一轩,右手一抖,那一把雁翎刀也虚空衍生出无数道弧光来,与那应劫刀变化出来的刀芒对碰在一起。

霎时之间,兵器交接之声不绝如缕,叮叮当当之音连绵不绝,短短一个刹那之间,两人的兵器就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出手之快,端是让人目不暇接,令人匪夷所思。

“那应劫公子使的是什么招式呀?端是如此诡异?”

“这青萍刀客原来也藏有后手……”

“好!太精彩了……原以为这青萍刀客难敌应劫公子,毕竟那‘三生三劫’太过诡异逆天了……那知他这一手‘飘零刀法’舞得如此娴熟,甚至化腐朽为神奇,愣是教他扳平形势,甚至隐隐之间大有占据上方的趋势……”

擂台上,两人作殊死搏杀,争斗十分惨烈,险象环生;擂台下,气氛也极其热烈,议论纷纷,有的赞赏那应劫公子的刀法厉害了得,但也的人看好青萍刀客,认为他的“飘零刀法”也是一等一的绝世刀法,不容小觑。

“青萍刀客,想不到你已把‘飘零刀法’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而这套刀法确实也博大精深,神鬼莫测,不过,若以为凭此对能与我应劫公子颉颃,那未免也太过小瞧我了……嗯,三生三劫既然奈何不了你,说不得,那便只好让你见识一下‘应劫刀法’之中最为逆天的一招了——万劫归藏,天外飞仙,且接我最强一招——天外飞仙,灭杀!”

激战中,那应劫公子陡然一吼,顿时就发起威来,只见他白色的身影骤然一晃,立时就爆退出去,与青萍刀客拉开了十步距离,跟着又是一晃,一分为三,诡异地变幻出三条人影来,互成犄角之势,将青萍刀客困在中央,绕着他飞旋,虚幻莫测,根本分不出哪一个是真身,哪一个是幻影?

“天外飞仙?如此飘忽的身影,确实也只有天外的飞仙才能办到……”

“这应劫公子敢情在耍把戏呢?”

“这一招,太强悍了,洒家万万对付不来,且看这青萍刀客如何破解……”

“这是什么招式?如此诡异……”

……

天外飞仙一出,顿时场下一片骚动,有人为应劫公子喝彩,也有人暗暗为青萍刀客捏上一把冷汗。

“应劫公子,莫非你以为普天之下就只有你一人练成绝杀大招?”青萍刀客忽而冷冷一笑,他的神色镇定自如,殊无半点恐慌之色,只见双手握上那一把雁翎刀,缓缓举了起来,人刀成一,霎时间,他整个人仿佛与天道融合在了一起,一股凌厉无比的气势直冲九霄,他傲然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刀与神合,弑杀十方,且看我一招——弑神一刀,杀!”

厉喝之间,青萍刀客的瞳孔猛地一阵收缩,就锁定了右手斜上方那一道“白影”,身子陡然一晃,嗖的一声,凌空刺杀过去,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接近目标,雁翎刀一绞,这白影顿时就化作虚无,原来他估算有错,这并不是应劫公子的真身,只是一道虚影而已。

“哼!”

一刀虽是失策,但青萍刀客并不惊措,神色依旧从容,他冷哼一声,眼角余光之中,他捕捉到一抹残影,欲待挥剑追击,但陡然之间,那化身无数的白影猛地在他的面前重合成一道惊天白芒,咻的一下,当胸刺来,速度之快,连转念都来不及,噗的一声,须臾之间就从他的身体之中穿了过去……

“好快的刀!”

青萍刀客难以置信地低头一看,就瞧见自己的心窝变成了一个透明的窟窿。他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感叹,随后周身一僵,眼前一黑,咚的一声,他便扑倒在擂台上,一动不动,登时就气绝身亡了。

咚!

鼓声适时响起,随即神羽将军就宣布道:“青萍刀客落败,应劫公子挑战胜出。”他的眼神一示意,顿时旁边就有一名士兵会意,嗖的一声,展开无上轻功,直接从城楼上飞渡到擂台上,将青萍刀客的尸体一把抱起,朝应劫公子点了一下头,也不废话,随后就下擂台去了。

擂台上,这青萍刀客是第一个惨死之人,不免会惹来台下一片热议,这自不必多表。且说那神羽将军又从中间那一个箱子之中抽出一根竹签来,朗声宣布道:“下一场,‘裂天剑’申屠不灭挑战‘应劫公子’萧震北。申屠不灭请登场!”

声落,很快就看见一条人影窜上擂台去,是一名穿着一身华服的年青公子,身材修长,玉树临风,他往应劫公子身前七步的地方一站,朝应劫公子笑了笑,就抱剑虚立,不丁不八,眼神睥睨,神情淡定之中还带着几许孤傲。

应劫公子见来人如此疏狂,心中略感不快,他朝对方微微点了一下头,便也没有出声,两人静静对峙着。

咚!

很快,鼓声就响了起来,顿时擂台上两条人影各自一晃,分别就朝对方扑了过去,缠斗在一起。

那申屠不灭手中所使的那一柄宝剑——裂天剑,乃百炼精钢经过千锤百炼之后才打造出来,端也是一把利刃,削铁如泥,吹毛立断,而他所习剑法——裂天三十三剑,招式精妙,每一剑刺出的角度都是刁钻无比,而他的内力修为自也不弱,每一剑砍将出去,呜呜破空,大有裂天之威。

他的身手,放在整个中土江湖之中,也算一流之辈,不然也不会养成那疏狂的性情,但可惜的是,他强,对手却比他更强,那应劫公子一开始并未出全力,先陪他玩了三十三个回合,待把他的“裂天三十三剑”领教一遍之后,摇了摇头道:“阁下的剑法,勉强算一流而已,想在本公子的面前狂妄,远远还不够资格……下去吧!”

说话间,他手中应劫刀一抖,顿时一片刀网倾洒而出,正是那“三生三劫”之中的一招——应劫多情斩。这一招,申屠不灭早先就见过一次,在上擂台之前,他暗自就在心中思索出了几种破解之法,以为也没什么了不起,但真正身临其中之时,他才发现,所有预先想好的破解之招统统都排不上用场。

刀网恢恢,无懈可击,申屠不灭根本无法反击,为了保命,他就一直向后掠退,十分不甘但又很无奈地被迫下擂台去——落败了。

咚!

鼓声再响,神羽将军就宣布道:“申屠不灭挑战失败,应劫公子连胜。”将那记录着申屠不灭信息的竹签扔进左边那一个写着“负”字的箱子之中,随后又从那中间箱子之中抽出一根竹签来,低眼一瞧,扬声道,“下一场,‘逐浪君子’浪笑风挑战‘应劫公子’萧震北,浪笑风请上场!”

声落,就看见一位风度翩翩的佳公子登上擂台去,白衣胜雪,神采照人,来到应劫公子身前约七步的地方站定,抱拳道:“小可来自‘大句国’君子堂,姓浪,名笑风,请兄台多多指教。”说话带着一股文绉绉的酸味,不过语气倒是挺客气。

应劫公子含笑点头道:“好说!”

两人寒酸了两句,便各自站定,眼睛盯着对方,心中念头飞转,至于他们都想了一些什么,旁人都不是他们肚子里面的虫子,便难窥知了。

咚!

很快,那战鼓又被敲响了一声。

“看招!”

擂台上的两人瞳孔一缩,便挥刀朝对方杀了过去,很快就激战在一起。

这逐浪君子手中所使的也是一把宝气四射的宝刀——怒狼刀,而他施展出来的那一套刀法便叫——怒狼刀法,在对打之前,这一位逐浪君子谈吐淡雅,斯斯文文,给人的第一观感便是——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君子,文质彬彬,但谁却料得到,他一旦动起手来,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变得无比疯狂起来,他手中那一把怒狼刀更是如疯如魔,招招抢攻,刀刀大无畏,一鼓作气势如虎,一经交上手,漫天刀影就化作滚滚怒狼朝对手拍击过去,瞧那架势,若不将敌人覆灭,誓难罢休。

一上来,浪笑风就雷霆之势发动了疯狂的攻击,刀光一寒,九州满风雷,气势无比霸道,纵是武功高如应劫公子之辈,都不得不暂避其芒,采取了防守之势。

“一上来就如此凶猛,莫非这逐浪君子吃了什么大补之药?”

“这逐浪君子简直就是打了鸡血一般呀……”

“这一下应劫公子遇到了克星,估计难以笑到最后了……”

……

擂台上,那“逐浪君子”浪笑风威如天兵神将一般,顿时擂台下就响起一片为他喝彩高呼之声。

可惜的是,浪笑风的攻势虽然猛悍无匹,堪如惊涛怒狼,但应劫公子却如那风口浪尖的一叶孤舟,任凭他如何快攻猛打,始终不被覆灭。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浪笑风终究不是铁打的身躯,力量根本无法一直强盛下去,总有衰竭的时候,他那一轮猛攻,大约也就持续了一袋烟的工夫而已,很快就盛极转衰。

浪笑风的气势稍一减弱,那应劫公子就窥准战机,立即展开绝地反击,而他不反击则已,一反击就发动了最强一击——天外飞仙。

万劫归藏,天外飞仙。

毕其功于一役,这一刀汇聚了他全身十二成内力,一经发动出来,人仙共颤,鬼神辟易。

强大的气机笼罩之下,浪笑风识得厉害,一度萌生了退意,不过迟疑再三之后,他选择了不退缩,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他想赌一把,也将自己的压箱绝活——溺水三千抖露了出来,欲与应劫公子一比高低。

然而,他这一招“溺水三千”虽也厉害,但在明眼人的眼中,比起青萍刀客那一招“弑神一刀”还有所不如,所以,两人对碰的结局根本就是不言而喻。

噗!

擂台上两条人影陡然化作两道惊虹一般的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对方撞了过去,很快就一错而过,背对背,相距五步站着。

“好一招天外飞仙!”

只见那浪笑风张口喟叹了一句,随后砰的一声,众人就看见他扑倒了下去,随后就没了动静。

咚!

鼓声一响,四周静了静,那神羽将军扬声道:“逐浪君子浪笑风挑战失败,应劫公子三连胜,成功晋级,请下擂台。”

说话间,他将记录着“应劫公子”信息的竹签放进右边那一口写着“胜”字的箱子之中,而记录着“逐浪君子”信息的竹签则被他丢进了左边那一个箱子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