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三生三劫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75字
  • 2019-04-03 08:01:10

在南宫中德殿广德门之前也有一片广场,叫南广场,北宫紫阳殿宣德门前那一片广场则叫北广场。

此刻,只见这南广场上搭建了一座擂台,形状上跟快活城之中的那一个快活擂台有些相似,都如一面巨型的战鼓卧倒在地上,不过论大小,比起快活擂台还大了一圈,上面铺着一块青布,布上用墨水写着一个大大的“武”字,龙飞凤舞,意境苍古。

这一天,是擂台比武的第一天,只见整个广场上都挤满了人,人山人海,人满为患,气氛热烈,沸反盈天,一片闹哄哄。

广德门的城楼上,一排排士兵镇守着,个个披坚执锐,士气冲天。在城门的正上方,那神羽将军昂首挺立,气势赳赳,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张汉白玉桌子,桌子上搁着三口大箱子。

这箱子方方正正,上面都开着一个碗口一般的口子,在他左首那一口箱子,正面贴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着一个烫金大字——负,右边那一个同样也写着一个烫金大字——胜,中间这一个箱子则无字。

咚!咚!咚!

在神羽将军的后面,那里搁着一面虎皮大鼓,此时只见一名士兵在神羽将军的授意之下,拿起鼓槌猛敲了三下,顿时鼓声响如焦雷,震天一般。

鼓声一响,众人就知道这比武就要开始了,顿时都屏气静息,翘首以待。

只见神羽将军抬眼扫了一下广场,虎目之中精光闪闪,令人不寒而栗,随后他的右手伸入中间那一口箱子之中,抓出两根竹签来,放在眼前看了看,扬声道:“浮华剑客柳一生对战鬼见愁司徒剑南,请登场!”

嗖!嗖!

神羽将军的声音犹在空中激荡,两条人影却已从人群之中窜到了擂台上,相距七步站着,彼此间点了点头,抱拳行了一礼,随后就掣出兵刃来,摆开架势,互成对峙之势。

这两人,年纪都是二十五六的光景,血气方刚,西边那人身材高瘦,五官端正,长相颇是英俊,东边那一人,身材则偏矮胖一些,三大五粗,五官挤在一起,眉毛呈倒八字,整个儿就是一张苦瓜脸。

咚!

鼓声再次响起,声音未绝之中,擂台上的两人就挥动手中的兵刃朝对方扑了过去,很快就斗在了一起,一人使剑,一人用钩,拳来脚往,剑钩交缠在一起,相斗好不激烈,精彩纷呈,惹得台下响起一阵阵喝彩之声。

那高瘦之人叫柳一生,浮华剑客便是他的诨号,他手中那一把长剑在江湖之中可是一把赫赫有名的宝剑——浮华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剑身明亮如水,中有七彩光华流转,他身形腾挪之间,这长剑化作一匹七彩惊虹,好不炫目。

那矮胖之人便是“鬼见愁”司徒剑南了,他手中所使的那一对钩,乃玄铁之精打造而成,形如残月,也是无坚不摧的宝物,跟浮华剑的品相是同一个级别的,所以两者相碰,火花四溅,谁也无法将对方摧毁。

兵器上,这两人谁都没占到谁的便宜,胜负之分,只能看自身的本领了。只见两人以快打快,转眼间,就斗了五十来个回合,兀自难分上下。

“叮叮当当……”

剑影闪烁,钩影滚滚,眨眼间,两人又交手了三十多招,还是不分轩轾。

“着!”

相斗到一百多招之后,那鬼见愁似乎内力有些难以为继,便兵行险招,左钩虚晃一招,假意攻取敌人的咽喉,诱敌横剑来挡,但他身子蓦然一晃,便绕到了对方的后面,右手斜刺里一划拉,嗤的一声,就在对方的后背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来,血肉模糊。

“哼!”

浮华剑客吃痛之下,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但他处惊不变,反手一剑挥出,嗤的一下,在对方的小肚上添上一道血印子,鲜血飞溅,肠子都露了出来。

鬼见愁都来不及发出惨叫之声,跟着砰的一声,就被浮华剑客飞起一脚,踢中他的下巴,顿时如断线风筝一般摔到擂台的下面去。

“还是这‘浮华剑客’比较厉害一些啊……”

“好!杀的真过瘾……”

“嘿,这浮华剑客险胜一招,不过他也已负伤,估计难以支撑到下一局了……”

……

胜负一分,顿时台下就哗然起来,众说纷纭。

咚!

鼓声蓦然一响,四周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那神羽将军扬声道:“浮华剑客柳一生胜!”喊话间,他将搁在桌面上两根竹签分开,捡起那一根写着鬼见愁名字的竹签扔进那写着“负”字的箱子之中。

随后他又伸手在中间那一个箱子之中抓出一根竹签来,定眼一看,朗声道:“下一场,‘青萍刀客’莫青书挑战‘浮华剑客’柳一生,莫青书请上场!”

声落,就看见一名昂藏大汉施展出绝世轻功,在人群之中几个起纵,嗖的一声,就窜到了擂台上,站在浮华剑客七步开外的地方。

两人对望了一眼,抱拳为礼,随后就静默着,暗暗对峙。

咚!

很快,鼓声在万众期待之中再度响了起来。鼓声一响,擂台上的两人并没有多说废话,刀一扬,剑一挥,便相斗在一起。

这青萍刀客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知道是内力深厚之辈,他手中使一把雁翎刀,一招一式之间,章法有度,刀走刚猛路线,大开大合,身法腾挪之间却是细巧无比,玄妙无方。

剑光流转,如长虹惊天,刀光滚滚,如大江怒狼,两人以快斗快,很快就相斗了上百来个回合。

论招式的玄妙,这浮华剑客的“浮华剑法”跟这青萍刀客的“飘零刀法”难分伯仲,但若论内力嘛,这青萍刀客的体格先天占了优势,显然内力略胜一筹,加上浮华剑客先前斗了一场,内力有所损耗,两相一比,浮华剑客吃了一些亏,百招之内,他还可以依仗精妙的招式来颉颃,但百招一过,败象就显露了出来,渐渐难支,勉强挨到第一百零八招的时候,终于一个疏忽,败在了青萍刀客一招“飘零一生”之下,被他一刀逼下擂台去。

咚!

鼓声一响,浮华剑客的落败就已成定局,从此黯然退场。

“青萍刀客莫青书挑战胜利,浮华剑客柳一生被淘汰出局。”

喊话间,神羽将军拿起那一根记录着浮华剑客信息的竹签仍进了那写着“败”字的箱子之中,随后又在中间那一口箱子之中摸出一根竹签来,瞧了一眼,清了清嗓子,扬声叫道:“下一场,‘应劫公子’萧震北挑战‘青萍刀客’莫青书,萧震北请上场!”

声落,就看见一条白色的人影在人群之中穿梭,滑如一条泥鳅,畅通无阻,几下子就挤近了擂台,嗖的一声,长身一纵,便如白鹤冲天一般掠到了擂台上,跃落在青萍刀客的对面,约七步的地方。

“青萍刀客,你刚才施展出来的刀法十分精妙,敢问它叫什么?”

这应劫公子一站稳阵脚,眼中熠熠生辉,劈头第一句就想打探对方的刀法叫什么,想必他对刀法有着一份特殊的执着。

青萍刀客眉宇微微皱了皱,咧嘴一笑,道:“飘零刀法!”

应劫公子道:“好名字!”唰的一下,从腰间掣出一把短刀来,三尺来长,刀身作绯红之色,又道,“我手中这一把短刀叫‘应劫刀’,跟随我已有足足十年了,十年来,它随着我一起东征西战,败敌无数,所向披靡,难求一对手……这一次,希望阁下不要叫我失望才好……”言语间,流露出一股孤傲和落寞。

“如你所愿!”

青萍刀客淡淡一笑,并没过多的废话。

咚!

鼓声陡然间就响了起来。

“三生三劫,前生意难平,接我一招——应劫如意斩!”

说话间,只见那应劫公子剑眉一轩,握着“应劫刀”的右手猛地一挥,一道如天意一般圆润无瑕的刀芒便破空朝青萍刀客斩将过去,奔向他的眉心。

刀未至,青萍刀客就真切地感受到那刀光无比凛冽,如霜雪一般冰冷,无边的死气已仿佛将自己牢牢笼罩住,不管自己如何闪避,似乎都难逃一劫。

这是一着绝杀之招。

面对这一招,青萍刀客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他没有出刀相迎,而是脚踏九宫之步,迅速掠退。他飞退如游鱼,但应劫公子如影随形,仿佛附骨之蛆一般紧紧锁住了他。

很快,青萍刀客就退到了擂台的边缘,恰时那一把“应劫刀”斜斜朝自家的脖子斩了过来,他急忙向后一仰,那冰冷的刀锋就贴着他的鼻尖掠了过去。

青萍刀客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这一刀,但他的身子悬空,几乎要跌下擂台去,他紧忙身子一晃,脚跟不动,身子便如钟摆一般横移了半圈,随后脚下用力一蹬,嗖的一声,他斜刺里就窜了出去。

“三生三劫,今生情难断,再接我一招——应劫多情斩!”

应劫公子哪能容他这般从容后退?只见他厉喝一声,手臂一振,刀势陡变,无数刀影衍生出来,经天纬地,交错成一张“恢恢情网”,铺天盖地一般朝青萍刀客当头罩落。

这一招同样玄妙无比,一刀挥出,漫天都是刀影,涵盖八荒六合,具有大杀十方之威,但那青萍刀客练就了无上轻功——登萍步,脚下一蹬之间,身子便如闪电一般倒射了出去,堪堪躲过了“恢恢情网”的绞杀,成为一条漏网之鱼。

“三生三劫,来生莫相离,且接我一招——应劫支离斩!”

前面两大绝杀大招都徒劳无功,但应劫公子并不气馁,凌空一翻,朝青萍刀客追了过去,手中应劫刀一抖之间,一道斑驳陆离的刀光陡然爆发了出来,如经天长虹一般朝青萍刀客袭杀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