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神羽将军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679字
  • 2019-04-02 20:01:14

云京城,整个城池建筑规模宏大,布局格调严整,宫殿精致美丽,排列井然有序。十二座城门巍峨壮观,二十四条大街纵横交错,通达四方。

与城门垂直,城中主干道为宫城阖宫门外的铜驼大街,宽阔四十余米的街道穿过城门与城门外的大街相连。街道两侧种植粟、漆、梓、桐四种行道树,并且修建了排水渠道。

云京城之中有南北二宫,位于全城的中部地区。北宫在北部中央偏西地区,南宫在南部中央偏东地区,两宫相距七里,有复道相通。

南宫有五排宫殿,位于全宫中轴线上的有圣贤殿、崇德殿、中德殿、千秋殿和万岁殿。此外,在中轴线两侧各有两排殿,约三十余座,十分壮丽。南宫四面有门,以四方之神相称,即南为朱雀门,北为玄武门,东为苍龙门,西为白虎门。

北宫也有五排宫殿,位于中轴线上的大殿有紫阳殿、文德殿、和欢殿、飞阳殿、宣明殿、平洪殿。另外,在中轴线两侧,还有殿观近二十座,同样是一组庞大的宫殿建筑群。其四门名称与南宫相同。

紫阳殿,乃是皇帝每天处理朝政的地方,宫殿雄伟,门阙高峻,气势磅礴,正中央是皇帝的御座,座位上有飞龙雕饰,象征着皇帝至高无上地位和权利。

紫阳殿之外乃宣德门,宣德门前有一片广场,是元宵闹灯节的中心地带,每年正月十六晚,皇帝便带领随从登上宣德门城楼赏灯。

此刻,只见整个广场上挤满了人,若是有人在城楼上一望,定然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人头,这些人身上的气息十分强悍,都是一些横练筋骨,精通搏击之术的江湖人物。

江湖人物齐集的地方向来都是混乱不堪,但此刻,这些人都很安分地排成一支长龙一般的队伍,老老实实地待着,不交头,不接耳,嘴巴抿紧,大气不出。

在队伍的前头,那里摆着一张青玉做成的长形桌子,桌子的后面正坐着一员大将军,长相威武,正气凛然,在他的身后,一支整齐的军队排列着,披坚执锐,军威如山。

正是有这如山如狱一般的军威压着,故而这些江湖人物都不好乱来。

桌子上,只见摆着两只竹篮子,分别搁在那一员大将军左右两边,篮子之中盛放着许多竹签,这竹签筷子一般大,但只有筷子一半长。

只见大将军右手执着一支羊毫笔,左手从右边篮子之中抓起一根竹签,抬头望了一眼那前来报名之人,发问道:“姓氏?”

那人是一名面如冠玉的俊朗佳公子,一脸英气,面对大将军的问话,却不敢有丝毫怠慢,作揖道:“小可是‘逐浪君子’浪笑风。”

大将军提笔在竹签上写下了一行小字,接着再问:“年龄?”那人道:“二十又一。”大将军接着又在竹签上加上几字,随后摆手道:“好了,可以离去了。下一位!”便见那浪笑风从旁边走出,自行离开,队伍后面一人上前一步,站到他的位置上。

大将军将那写好的竹签随手放到左边的篮子里,又在右边篮子中抓起一根空白的竹签,照例抬头看了一眼眼前之人,发现是一名独臂人,眉宇微微一皱,开口道:“姓名?”

那独臂人回道:“斗笠客柳一剑!”

大将军动笔在竹签上写三字后,再问:“年龄?”

那独臂人道:“二十又四。”

大将军提笔又在那竹签上添加四字,随后摆手叫道:“下一位。”

……

这一位名叫柳一剑的独臂人其实便是轩流风。

做为一名修真之士,未来的道路上充满凶险,若讨一个世俗之中的女人当伴侣,那是自找累赘,他本就没考虑要竞选这驸马之位,他之所以要参加这擂台比武,那是因为,一则他答应了苏青花——要在擂台上将她的负心汉蒋三刀堂堂正正地击败,破碎他的驸马之梦,让他回去本本分分做人,不要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

二则,他从白哥那里得到消息——皇帝要举办这么一场擂台比武,其实目的有两个,第一个便是挑选一位武功最为高强的江湖侠少当驸马;第二个是想物色一批武功不凡的好手补充到乌衣卫之中,替他卖命,凡是比武进入前三十者,都有资格入编到“乌衣卫”之中,享受荣华富贵。

若是单纯只为选驸马,或许场面还没有这么火爆,但若加上了这第二条的诱惑,许多人就奋不顾身了。轩流风也是一半冲着这第二条才决定报名的,不过他最终目的跟别人不一样罢了。

别人参加比武,是想借此加入乌衣卫,从此平步青云,尽享荣华富贵,而他只是单纯的想借机接近那乌衣神相,寻找机会把对方干掉,为荒月教成千上万的教众报仇雪恨。

别人是为了权势而来,他则是为了仇恨而来。

“多亏结交了白哥此人,有他提醒,不然这最后一天的报名,只怕便错过了……”

报完名之后,轩流风并没有去其他地方溜达,而是径直回那白哥堂去,想跟那白哥喝两杯中,加深一下感情,方便将来好利用。

午时,他刚与白哥认识,一番交谈下来,他对这比武招亲的一些规则有了一些了解,得知明天就正式开始比武,而今天则是报名的最后一天,他暗中盘划了一番,决定也报名参加,于是便匆匆辞别了白哥,先进宫报名再说。

不多久,轩流风便回到了白哥堂,直接登上八楼,再次与白哥会面。两人会面之后,又各自寒酸了一下,随后白哥吩咐侍女端上酒菜,两人对饮起来,边喝边聊,气氛融洽。

“白兄,在云京城,你可谓是地头蛇,听闻你手眼通天,势力广大哦,小弟有一事想请你帮忙,不知成是不成?”酒酣耳热之际,两人的距离就拉近了许多,轩流风便不跟这一位白哥见外了,直接开口求他帮忙办事。

“贤弟,是什么事?但说无妨,力所能及之处,愚兄一定替你办妥它。”白哥这人倒是挺爽快。

轩流风沉吟道:“是这样的,今天我进宫报名的时候,排在我前面那一人叫‘逐浪君子’浪笑风,这让我忽然想起了一位仇家来,我这一位仇家诨号就叫‘香饮君子’,真实姓名叫叶振风,是大句国君子堂的少主……我想白兄帮我查一下,看此人有没有前来报名,若是有的话,想请白兄帮一忙,设法让我跟他在擂台上对上,成不成?”

白兄大笑道:“哈哈,就这事呀?成!没问题。”顿了一下,又道,“不瞒你说,这一次负责擂台比武的‘神羽将军’跟愚兄颇有几分交情,彼此关系还不错,只要我找他一问,立即就能知道这香饮君子有没有报名……至于你想跟他对杀,这更不是什么难事,虽然比武采取的是随机制,但暗中作一下手脚何曾不能?”

轩流风含笑道:“那就有劳白兄了。”少顿,复道,“嗯,做人讲究的是礼尚往来,小弟也不好总是白吃白住……白兄若有什么需要小弟效劳的,尽管吩咐,力所能及,且不违背良心的事情,我一定拼尽全力替你完成。”

白哥想了想,开口笑道:“呵呵,贤弟,愚兄还真有一事需要借助你的力量。”

轩流风道:“嗯?是什么事?白兄请说!”

白哥道:“是这样的……贤弟,你也知道,人在江湖,不管你如何八面玲珑,总也难免得罪一些人,人生之中总避免不了会有一两个死对头……”

轩流风道:“这个……人生确是如此,小弟深有同感……不知白兄的死对头是哪一个?”

白哥道:“呵呵,愚兄的死对头的倒有好几个,不过彼此之间过节最深的一位是……”

轩流风道:“是哪一位?”

白哥道:“神威堂的堂主秦少皇。”

“神威堂?”轩流风忽然大笑道,“哈哈,这么不巧……”

“嗯?”白哥愕然道,“莫非贤弟也跟这秦少皇有过节?”

轩流风沉吟道:“其实秦少皇长的什么样子,我并不认识,我跟他素未谋面,我跟他本人也没什么恩怨,我只是跟他儿子的秦一心有一些过节而已……”

白哥奇道:“嗯?这其中有什么故事?”

轩流风低头思量了半会,方始悠悠道:“这事还得从五年前说起……那时我刚来云京城,刚跟一位前辈习武,根基还未扎稳,身手还嫩的紧,某一天,忙里偷一下闲,到那西郊城外的‘妈祖湖’散一下心……记得那时,夕阳西下,我站在岸边,沉醉于落霞与湖光共长天一色的妙景之中,忽然对面划来一只画舫,那船头上站立着一位绝色佳人,二八年华,长的那是亭亭玉立,不可方物,情难自禁之下,不觉多看了两眼,那知却因此惹祸上身……”

白哥奇道:“多看一眼也惹祸上身?难怪古语有云红颜是祸水……贤弟,那时横生了什么变故?”

轩流风道:“那女子或许见我发愣的样子好笑吧,她噗嗤笑了一下,这一笑不打紧,忽然就从船舱之中蹿出一条人影来,二话不多说,挺剑便朝我刺来,仓惶之中,我躲避不及,被他一剑刺个正着,肩头添了一个血窟窿,跟着他又飞出一脚将我踢翻在地,这还不够,他用脚死死踩着我的脸,怒不可遏的样子,口中骂咧咧,说什么他秦一心的女人,我也敢调戏,分明吃了豹子胆之类云云,将我狠狠羞辱了一番,若不是那女子相劝,估计我的小命早毁在他的手中了……”

白哥道:“秦一心?竟然是这个小畜生,他一向无法无天,看谁不顺眼就拔剑相向,实是武林的败类,若非有他老子相护,若非他的家传剑法——神威八剑精妙无端,估计早就被别人剁成肉酱了……”

轩流风道:“嗯,不得不承认他练成的那一手‘神威八剑’的确有两下子,五年前,不管我如何苦练,终感觉破不了他的招式,所以一直都忍着,没找他报仇。”

白哥道:“贤弟,以你如今的身手,快活榜上尚且无人是你的对手,应该足可对付他了吧?”

轩流风冷傲道:“嘿,绰绰有余,若我高兴,一招之间就能取他的小命,决非自夸。”

白哥笑道:“哈哈,愚兄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嗯,我秦少皇是我的夙敌,不过他年事已长,已垂垂老矣,并不足惧,我的想法是,若是贤弟能在擂台上将他唯一的子嗣——秦一心除掉,那他的神威堂从此之后就无法再与我白哥堂抗衡了。”

轩流风道:“嗯?秦一心这小子也参加擂台比武?那敢情大妙啊……嗯,白兄,只要你想法子让他跟我站在同一个擂台上,我保证将这一小子一举给废了。”

白哥大笑道:“哈哈,愚兄正是这想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