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白哥堂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463字
  • 2019-04-02 12:00:16

云京城,作为乌月国的帝都,在乌月国范围之内,自然就属它最为繁华热闹了,三步一大夏,十步一大宅,酒楼,茶楼,青楼,米铺,药铺,布店等等,百业俱兴。

而走在大街上的,不但有本国居民,更有其他国家的商人高贵,有的穿着旗袍,有的穿着胡服,衣饰上,千奇百怪,口中所吐方言,也是不尽相同,总归一句话,这是一个多元化的大城市,热闹非凡。

龙门酒楼,占地半亩,主楼拔地十丈高,但这规模,在云京城只能算是中等偏上而已。

此刻,时近晌午,吃饭喝酒的人出出入入,十分频繁,这生意很是火爆的样子。

只见一名头戴斗笠的青衣人慢慢踱步走到了柜台前,张口向掌柜问道:“掌柜的,这里还有没有空房?给我一间!”

那掌柜是一名肥头大耳的中年人,一脸福相,两眼笑眯眯,只见眼缝不见眼珠,他呵呵一笑,歉然道:“这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客房都住满了,若是吃饭的话,倒还有空位置,客官,要不要吃饭?本楼的菜肴在云京城可是首屈一指的哦!”

那青衣人只有一条左臂,他摆了摆手,道:“不必了!”说完,他踱步走出了这酒楼,在街上随意走着。

“小流子,都问过十来家了,都是爆满,依老师看呐,你也不必费心找下去了,干脆睡大街可以了……不过,貌似大街上也没剩多少空位了,欲抢须从速哦,哈哈……”

这青衣人正是轩流风,他把老叫花的尸体掩埋之后,在他的坟前默哀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离开,他先御剑飞到云京城的东门,在一个僻静的地方降落下去,随后步行进城。

一进城,他就发现满大街都是武林人士,心想还是皇帝老子的面子大,一个消息放出去,举国的江湖人士,不管黑道白道,混绿林的,或者当水寇的,统统都坐不住了,纷纷跑来凑热闹,将大大小小的旅馆和酒楼都挤满,害的他迟来一天,想在大街上找个能遮风挡雨的角落都难。

“哎!实在想不到这什么‘昭雪公主’的魅力如此巨大,连上了年纪的大伯都把手中的锄头扔下了,不远千里,巴巴的跑来想瞧她一眼……实在无语……”整个云京城,到处都是谈论招驸马的声音,从那只语片言之中,轩流风大略知道了,今次要选驸马的是昭雪公主。

“小流子,这云京城估计真的没有空闲的客栈供你落脚了,听老师的建议,不如到城外搭一间茅屋将就一下吧,哈哈!”荒估计也是闷的慌,一有机会就拿轩流风寻一下开心。

轩流风笑道:“哈哈,那怎么成,堂堂一个剑灵耶,若是连弄一间房这种小事情都搞不掂,那还用在世上继续混吗?”

荒道:“哦?那你还有什么法子?莫非打算上演一处鸠占鹊巢?”

轩流风道:“鸠占鹊巢这等行径,那是恶霸所为,小流子还没恶劣到这种地步……嗯,事到如今,看来只好向白哥求助了。”

荒道:“白鸽?”

轩流风道:“呵呵,老师,你意会错了。此哥,乃哥儿俩的哥,而不是鸽子的鸽。”

荒道:“嗯?呵呵,那这白哥是指一个人?”

轩流风道:“当然是指一个人,而且是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

荒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大活人?他有何出众的本领?”

轩流风道:“说起这白哥,在云京城可是响当当的一位人物,妇孺皆知。”

荒道:“哦?那他干下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轩流风道:“他本人的武功并不怎么样,倒没有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荒道:“那他凭何闻名于世?”

轩流风道:“因为他创立了一个鼎鼎有名的组织——白哥堂。”

荒道:“白哥堂?这专门干什么的?”

轩流风道:“专门刺探消息的,上至今晚皇帝要临幸哪一位妃子,下至十年前张三家的母猪在何处走失,凡是云京城之中所发生的事情,不论大小,几乎瞒不过他的耳目。”

荒道:“嘿,照你这么一描述,此人倒是挺有本事的。”

轩流风道:“云京城之中,皇亲国戚都要给他三分面子,他的面子大,本事当然也不会小咯……”

荒道:“哈哈,小流子,那你早应该找上他去,何必自己瞎转悠半天?浪费时间!想必什么客栈还有空位,他定然都清楚……”

……

云京城,靠近西边城门的地方,那里有一座构造别致的建筑,整体是一座粉白色的阁楼,计有八层,高耸入云,飞檐勾角。匾额上书着三个烫金大字——白哥堂。

此刻,只见一名独臂青衣人从街道的东边走了过来,就在白哥堂的门前停了下来。

这人正是轩流风。

轩流风抬头望了一眼那匾额,确定没走错地方,便举步进门去。门口并不像那些帮派的总坛一样有人把守,任何人可随便进出。

进得门去,轩流风举目一扫,发现里面挺热闹,偌大厅堂,空间宽广,挨着墙壁设有一排排藤椅,想是专门提供给前来买消息的人歇息的,此刻都坐满了人,三三两两在交头接耳,轩流风稍一凝神倾听,就听到“昭雪公主”等字眼,想必话题多是与比武招亲有关的了。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来买消息的,还是没地方住,特意跑来占位置休息的?因为轩流风看见有几个人斜靠在椅子上,两眼半闭着,嘴巴张得大大,两边嘴角都挂着一道口水之痕,鼻孔之中发出呼噜呼噜的怪响,睡的挺香。

在楼梯口,只见守着两名白哥堂的伙计,都是精壮的小伙子,约莫二十出头的光景。轩流风径直上前跟两人打了一声招呼,随即开口道:“两位小哥,你们的堂主在不在?”

右边稍微矮胖的那一人上下打量了轩流风一眼,慵懒道:“阁下是来买消息的?”

对方爱理不理的样子,态度并不友善,轩流风听了,心中略感不爽,不过毕竟有求于人,也只好忍了,淡然道:“正是!”

那人眼皮都不抬一下,漠然道:“留下一两银子,然后上楼去。”

轩流风哦了一声,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锭银子,塞到对方的手中,然后噔噔地上楼去,到了二楼,又看见两名伙计守在楼梯口,便开口询问道:“在下是来买消息的,你们的堂主在哪里?”

其中一人抬眼看了轩流风一眼,嘴角抽动了一下,道:“留下一两银子,然后上楼去。”口吻竟然跟一楼那人一模一样,仿佛专门受过训练一般。

轩流风皱了一下眉头,想发作的样子,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取出一两银子塞给那人,继续登上三楼。在三楼的楼梯口照样遇见两名伙计在把守,他同样问道:“在下是来买消息的,你们的堂主在哪里?”

其中一人眼皮动了一下,张口道:“留下一两银子,然后上楼去。”

轩流风脸色一青,差点便发作了,不过他转念想道:“好你一个白哥堂,如此消遣你家大爷,看来是不想继续混下去了?嗯,我且先忍了,等见了白哥之后,若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我可不介意将此楼给拆了……”

于是,他忍气吞声,取出一两银子塞给那人,然后上四楼去。如他预料中一般,在四楼还是遇到了相同的情况,他继续忍着,留下一两银子后,上五楼。接下来,每一层楼的情况都亦然,他咬咬牙,都一并忍下了。

终于,在最后一层——第八楼,他看见了正主儿——白哥。这白哥,许是太久没见日头了,或是什么别的原因?他的肤色很白很白,甚至他的头发都是如霜雪一般白,脸庞瘦小,白白净净,没有任何皱纹。

轩流风乍一看见他之时,他坐在一张太师椅子里,两眼闭着,正在养神,一动不动,若非他张口说话:“这位朋友,请随便坐!”轩流风还以为他就是一具尸体了。

轩流风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发现布局挺幽雅的,四壁挂着一些字画,古色古香。轩流风并没有拘束,他随便在桌子底下拖出一张凳子,大马金刀坐下,开口道:“阁下便是鼎鼎有名的白哥?”

那人张开两眼,快速打量了轩流风一眼,依然躺在太师椅上,点头道:“不错,正是白某人。”顿了一下,又道,“朋友如何称呼?”

轩流风淡然道:“斗笠客!”

闻言,白哥忽然霍的一下,从太师椅上跳了起来,惊愕道:“什么?阁下便是斗笠客?大闹快活城的那一个?”

轩流风实在想不到对方如此巨大的反应,眉宇轻轻一皱,说道:“前两天敝人是在快活城赢了一些银子,至于是不是你口中的那一个斗笠客,敝人就不清楚了。”

白哥再次认真打量了轩流风一番,肯定道:“斗笠,独臂,没错,便是阁下了。”

轩流风道:“哈哈,闻名不如见面,阁下不愧是传说中那一个消息灵通的白哥……”

白哥抱拳道:“哈哈,过奖了,幸会幸会。”顿了顿,就开门见山道,“不知斗笠兄来我这里,要打探什么消息?”

轩流风沉吟了一下,道:“听说当今圣上摆下擂台,要为昭雪公主择选驸马,敝人想来凑一下热闹,不曾想进城迟了一些,找了半天,都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心想白堂主的消息最为灵通,于是特意前来拜访,望能告诉敝人哪一家客栈还未住满?”

白哥笑道:“呵呵,斗笠兄,不瞒你说,早在两天前,城里所有的客栈都住满人了。”

轩流风道:“真有怎么夸张?”

白哥点了点头,忽道:“斗笠兄若不嫌弃寒舍孤陋,不妨留在这里住下如何?”

轩流风迟疑了一下,道:“也好!多谢白兄美意。”

轩流风看出来了,这白哥显然知道自己在快活城大发神威的情形,知道自己的武功很强,有可利用之处,存心想结交自己,而他寻思,跟这样一个消息灵通的人结交,倒也不错,可随时掌握一些最新的消息,对于以后对付乌衣神相,或也有帮助,于是他就没有拒绝这一位白堂主的好意,一口就答应留下来暂住一段时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