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落羽坡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996字
  • 2019-04-02 08:00:12

云京城南郊,惊风古道。古道的两旁都是怪石和杂草,偶尔也能看见几颗疏落的柏树之类,清风吹过,树叶轻晃,古道上旋风飞卷。

马萧萧,车辚辚,只见一支镖队押着一车红货正赶往云京城而去,那镖车上插着一杆旗子,上面书着四个大字——神风镖局,龙飞凤舞,颇具气势。

“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来,前面不远处便是落羽坡了,那是绿林贼子出没的地方,大伙都小心点。”骑马走在最前面的一名镖头忽然喊话道。他这么一喊,顿时所有的镖师都抖擞了一下精神,前进的步伐便快了许多。

很快,前面就出现了一个山坡,上面长满一种奇怪的植被,叶子作灰白色,远远望去便如灰鸽子的羽毛一般。山坡两边都是密集的树林,林风一吹,冷飕飕,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镖队刚一走到山坡的脚下,陡然之间,呼啸之声大作,就看见两边的树林里窜出一大帮剪径的绿林汉子来,潮水一般朝他们冲杀过来。

“兄弟们,杀——”

一名匪首冲在前面,不由分说,挥刀就朝一名镖头斩杀过去。

“你们都是什么人?”

那一名镖头也不是吃素的,亮出一杆红缨枪,回马一枪刺出,就挡住了那匪首的攻击,与之缠斗在一起。

“都死到临头了,还问这么多干什么?”那匪首冷冷回了一句,便不再废话,专心把手中那一把九环大刀舞得如同一架风车,刀光闪闪。

“杀,杀,杀——”

头头们动上了手,手下那些喽啰们自然也不甘落后,纷纷亮出家伙来,抓对厮杀在一起。顿时,一场惊天大厮杀就在落羽坡上上演了,刀光闪闪,剑光霍霍,惨叫连连,血光漫天,无比惨烈……

九天之上,云巅之中。只见一条青色的人影御剑飞行,速度极快,如一道流光,瞬息千里。这御剑之人,只剩一条左臂,正是轩流风。

今儿早上,他陪福伯吃过早餐之后,便推说有事要办,就与他辞别。他先步行出了姑苏城,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叫荒帮他探察了一下,并没发现九天之上有神罚营弟子的踪影,于是他就放心祭出流影剑,剑诀一掐,嗖的一声,就化作一道清风窜上高空,认准了方向,便朝那云京城赶去。

“已然飞行了快半个时辰了,那云京城估计也快到了吧?城里人太多了,为了避免惊世骇俗,还是在城郊降落吧……”心中作此念想,于是轩流风就驾着飞剑朝下飞去。

“嗯?前面好像有人在厮杀?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天子的脚下惹事生是?且看一看去……”忽然间,他发现前面一个山坡上有人在打斗,好奇心起,便悄无声息地御剑飞过去。

近了,轩流风发现原来是一伙人正在围攻一人,只见那伙人围成一圈,剑拔弩张,在圈子的中央,正有两人在单打独斗;山坡上,红白之物横陈一地,到处都是残肢断体,有的断头,有的缺脚,有的被劈成两半,场面之惨,堪比修罗地狱。

轩流风扫了一眼四周的情形之后,眼睛看向圈子之中打斗的两人,想看一看两人到底长着什么样子?陡然间——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蓦然响了起来,胜负已分,战斗却是结束了。

“孟……孟高风,你……好……好一套亮节棍法……”

那落败之人被对手一棍洞穿了心窝,勉强吐出几个字之后,一口气接不上来,脑袋一歪,就此一命呜呼了。

“这声音怎么这般耳熟?”

轩流风本不想插手江湖上的恩怨,但他一听到那被杀之人的声音好生熟悉,心中陡然一紧,嗖的一声,就御剑飞了下去,降落在两人的中间,二话不出,呼的一下,一脚飞出,将那获胜之人踢飞。

同时,他伸手将那落败身死之人扶住,眼睛往他脸上一看,顿时就悲呼起来:“老叫花,为什么会是你?醒一醒……快醒一醒啊……可恶……可恶啊……”他猛烈摇晃着手中的尸体,可惜的是这人早已气绝身亡了,根本不会醒转过来。

“喂,小子,那里冒出来的,敢对大爷动脚?哼!你死定了你……”那被轩流风一脚踢飞之人,此时已爬了起来,他怒视着轩流风,恨恨道。

轩流风毕竟是斩断了七情六欲的师级高手,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将怀中的尸体慢慢搁到地上,并伸手替他合上眼皮,低语道:“老叫花,一别五年了,想不到连这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你老就安心去……嗯,黄泉路上我绝不会让你寂寞的,这里所有的敌人都将陪你一起上路……”

这老叫花,正是那一位把“无涯刀法”传授给轩流风的人,虽然他不肯收轩流风为徒,但彼此之间有师徒之实,而在轩流风的心目之中,也一直当他是最敬重的恩师。所有,对于老叫花的死,轩流风那是悲痛万分,同时心中升腾起滔滔的杀意,欲将在场围攻之人统统都杀死。

“小子,那里冒出来的?敢来管闲事,瞧你不想活了是不是?”那被轩流风一脚踢飞之人,此时一脸怒容,扬了扬手中那一根带血的竹棍,恶狠狠地叫道。

轩流风缓缓站了起来,横了他一眼,冷声道:“阁下叫什么?”

那人冷冷一笑,道:“老子叫孟高风,乃高风寨的大当家,是这一带最有名的绿林人物,方圆百里范围之内无人不识我的名号,你可听说过没有?”

轩流风冷冷道:“管你是什么狗屁人物,我只问你,为什么要对这些人赶尽杀绝?”

孟高风大笑道:“哈哈,这落羽坡乃老子的地盘,老子高兴杀谁就杀谁……小子,别废话,快报上名来,然后老子一并将你也送去见阎王爷。”

“寨主威武,杀了他,杀了他!”

四周那些喽啰齐声叫喊起来,脸上都带着狞笑,看来都是一群嗜杀之辈。

轩流风冷声道:“哼!都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敝人也懒的跟你们废话了,都死吧!”

孟高风反唇道:“小子,你不想废话,老子更不想跟你废话,兄弟们,都亮家伙,一起齐上,乱刀将他剁了……”说着,一抖手中的竹棍,使一招精妙的杀招,当胸朝轩流风点杀过去。

“杀!杀!杀——”

同时,四周的喽啰们都像打了鸡血一般激奋,纷纷高举手中的兵器,饿狼扑虎一般朝轩流风扑将过去,眼中闪烁着嗜血之光。

“迷天炼仙大阵,杀!”

这些喽啰计有三十来人,一拥而上,个个凶悍如虎,势如山洪,若是一般寻常的江湖侠士遭此一劫,只怕真的会落得一个被乱刀分尸的下场。

可惜的是,他们围攻的人并不是寻常的角色,而是一个能够以气御剑的师级高手,并且是可同时驾驭多把飞剑的剑灵。

所以,他们的结局早就注定是一个悲剧——死。

本来,轩流风想祭出归虚刃将敌人一个一个的斩杀,这样才解恨,不过,在昨天夜里,他参悟了“迷天炼仙大阵”的奥义,想试一试这一门无上剑阵的威力,于是就将九九八十一把迷天剑祭了出来。

敌人扑近,轩流风冷冷一笑,剑诀一引,布下一座绝杀剑阵,法力一个催动,顿时漫天剑影就浮现了出来,狠狠一个绞杀,霎时之间嗤嗤之声不绝如缕,惨叫之声连绵不绝,血洒长空。

三息之后,待剑影敛去,整个落羽坡之上就只剩下轩流风一人还站着,其余人统统都倒了下去,就倒在了他的脚下,每一个人的喉咙都出现一抹猩红,两眼睁得大大,死不瞑目。

轩流风收起迷天剑,四下扫了一眼,面无表情。只见他蹲下身去,一把抱起那老叫花的尸体,然后祭出流影剑,带着他飞向高空,往东去,约莫飞了一盏茶的功夫,找到一处风水较好的空地,便降落了下去。

只见他将老叫花的尸体先搁一旁,随后就手抓着流影剑在空地上挖掘起来,不久之后,就让他挖出一个五尺多深的大坑来。

随后,他抱起老叫花的尸体,放到土坑之中,并不立即掩埋,只见他站在坑旁,两眼凝望着尸体,眼中神情复杂,过了好一阵,他才单手一把一把抓着泥土将尸体埋上。

为什么他不就地把老叫花埋掉?

因为,那落羽坡离云京城并不远,发生了这么大一场血案,肯定会惊动城里的官府,到时肯定会有捕头出来调查,若是让他们发现一座新坟,必定会刨开来瞧一瞧,那样的话,老叫花岂不是无法入土为安?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生前,轩流风无法好好对待老叫花,心中已充满了愧疚,在他死后,无论如何,轩流风都不能让他曝尸于野,一定要把他好好的安葬,对于遭人挖坟这等大不敬的行为,他说什么都不容许它发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