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广寒曲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390字
  • 2019-04-01 20:00:02

翌日,姑苏城,苏家大宅,后花园。一座别致的水榭中,只见一名绝色女子正在抚琴,琴声悠扬,婉转连绵,如珠落玉盘,又如泉水叮咚,十分悦耳,不过,清越的曲调之中,流淌出淡淡的忧伤。

嗖!

陡然间,只见从九天之上降落下来一条人影,就落在水榭西边不远的一座阁楼的楼顶之上,是一名男子,青衣飘飘,右边袖子空空荡荡,正是轩流风。

轩流风御剑的速度非常快,他轻飘飘落在阁楼上,苏府的一些巡逻护院武士都没能发觉到他,抚琴女子正忘情地弹着琴,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轩流风落在阁楼之顶,收起飞剑,盘坐了下去,他抬眼望向水榭,目光落在绝色女子的身上,眼神复杂。他没有出声,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细细聆听琴声,仿佛沉醉了一般。

过了好半晌,女子长叹一声,停止弹琴,站起身来。不过,那琴声依然余音袅袅,绕梁不绝。

听到女子的叹息之声,轩流风顿时就睁开眼睛,从沉醉之中醒转了过来,嗖的一声,他飞身便朝那水榭掠去,几下蜻蜓点水,很快就落到了女子的旁边。

“啊!什么人?”

女子陡然看见一条人影闯了进来,还以为是来行刺的,顿时花容失色,吓得一声惊呼,向后连退三步。

“青花,是我,轩流风,莫怕!”轩流风适时开口道。

那女子看见来人并没有进一步进犯,便镇静了下来,听到轩流风报出名号,往他脸上一扫,顿时脸上就泛起了一抹笑意:“一剑哥,真的是你……”

“是我!”轩流风含笑道,“青花,好几年没见了,你近来还好不?”

青花嫣然一笑,道:“一剑哥,你先坐!”

“嗯!”轩流风随便在一张石凳上坐了下去,“青花,似乎你并不开心的样子,是不是那蒋三刀欺负你了?”

“哎!”青花幽幽一叹,脸上显出淡淡的忧伤,“别提这个负心汉了……一提起他,我就恨不得剐他几刀……”

轩流风关切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

这青花,乃是轩流风的初恋对象,彼此之间曾经有过一段青涩的感情,可惜的是造化弄人,两人有缘无分,终不能走到一起。

两人的故事大概是这样子的——

在轩流风八岁那一年,他流浪到了这一座姑苏城,那时的他,营养不良,身子骨极度羸弱,被大雨淋了一场之后,便发起高烧来,倒在了一个角落之中等死,幸好被福伯发现,把他领了回家,并找来大夫替他医治。不然,他的小命估计早在八岁那一年就结束了。

福伯的妻子死得早,没给他留下儿女,他得知轩流风双亲不在,便好心收留了他,收他为义子。从此,轩流风才结束那流浪的生涯,在姑苏城中安定了下来。

福伯真实姓名叫周伯福,原是苏府的一名下人,在苏府做事,所以轩流风就有机会也进得这苏氏的大宅,在缘分的安排之下,他跟苏家的千金小姐——苏青花交上了朋友,相处久了,从普通朋友变成知己朋友,发展到最后,甚至成为了一对恋人,可惜的是,两人门当户不对,注定难有一个好的结局。

说起这苏府,在姑苏城可是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其主人苏流笙在姑苏城可是一名鼎鼎有名的商人,这城中一半的生意都归在他的名下。苏流笙只娶了一房夫人,育有三个子女,两男一女,苏青花则是他最小的一个女儿,也是他最为疼爱的一颗掌上明珠。

苏流笙的原意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嫁一个非富即贵的夫婿,而不是自己府中的一名下人,当他知道了轩流风跟苏青花之间的恋情之后,就断然反对,甚至绝情地将福伯和轩流风都赶出了苏府。

不过,那时两人的感情正处于如胶似漆的阶段,苏流笙的坚决反对根本也没用,明的不让交往,两人就偷偷约会。但在姑苏城,苏流笙的势力实在太大了,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瞒得住他,两人的偷偷约会终被他发觉,他一狠心,就把自己的女儿锁在了阁楼之中——软禁了。

并在阁楼的四周安排一队护院武士,一经发现轩流风偷偷接近,便是乱棒赶出去,那一段日子之中,轩流风可没少挨棍子,身上基本上没有一寸完好之肤。

不过,轩流风是一个倔强的人,他断不能接受这棒打鸳鸯的命运,为了对抗命运,他于是下定决心要习武,于是,被迫无奈之下,他只好告别福伯,孤身南下,寻找名师。那一年,他刚好十六岁。

他先后到过许多门派的山门,诸如崆峒派,点苍派,峨眉派,武当派等,但都被拒绝了,理由很简单,都嫌他年纪太大了,错过了最佳的习武年龄,将来难有成就。不过,他并不灰心,继续跋山涉水,寻访名师。

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在乌月国的皇城——云京城,他遇上一名无名奇丐,说他骨骼清奇,是一名不可多得的武学奇才,若不习武,实在太可惜了,便将他留在身边,教他武功。

说来,这无名奇丐真是怪人一个,虽然肯教轩流风武功,却不愿轩流风拜他为师,甚至连名号都不肯告诉轩流风,相处两年来,一直让轩流风叫他——老叫花。

老叫花的眼光确实没看没错,轩流风的确对武学很天赋,短短两年的时间,他就把老叫花的一身本事都学的差不多了。轩流风那一套赖以成名的“无涯刀法”便是老叫花传授给他的,那一把“无涯刀”也是老叫花赠送给他的。

学艺有成,轩流风便辞别了老叫花,风风火火地赶回姑苏城去。当他以为已有能力对付苏府那些护院武士,带出苏青花之时,他就高高兴兴地前往苏府大宅。

可惜的是,苍天有意作弄于他,当他堂堂正正从大门口一直打到那一座软禁苏青花的阁楼时,他看到的一幕却是——苏青花竟然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中。

这讽刺的一幕,差点便让轩流风疯掉,他质问苏青花这是为什么?苏青花倒是很干脆地告诉他,在他离开的这两年之中,她爱上了别人,移情别恋了。

就这样,曾经海誓山盟的一对恋人转眼间成了陌生人。轩流风当时大受打击,行尸走肉一般回到福伯所住的那一间小院子,往床上一趟,一连半个月都起不来,天天都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

后来,他听到消息——苏青花要与那人成婚了,他实在不甘心,便借着酒意,孤身一人大闹礼堂。不过,那新郎蒋三刀原来也是练家子,并且练武的时间比他长得多了,身手也比他这个半路才出家的和尚强得多,轩流风找上门去,那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当着满满一堂宾客,轩流风在蒋三刀的刀下惨遭到一番凌辱,若不是苏青花念在跟他相识一场的份上,替他求情,估计轩流风的小命在那一天也玩完了。那一年,他十八岁。

后来,轩流风觉得实在没脸待在姑苏城之中了,便辞别福伯,孤身一剑浪迹天涯去。四处游历了两年之后,他忽然又厌倦了漂泊无定的日子,且想到福伯年事已高,需要有人照料,于是他就回到了瑶山一带,加入了黄沙帮。这一年,他二十岁。

他为什么选择加入黄沙帮呢?一来,黄沙帮的总坛距离姑苏城不远,赶路半天可到,方便他闲暇之时回去跟福伯喝两杯,二来,因为蒋三刀加入了长龙帮,所以他就选择了加入长龙帮的对头势力——黄沙帮,存在要较量一番的心思。

他原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一向推崇的处事准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于当年蒋三刀给予他的羞辱,他一直都耿耿于怀,无法释然,若有机会,他一定要报仇的。

屈指算来,轩流风跟苏青花已有五年未见了。在今天未见面之前,轩流风的心中一直都在怨恨苏青花的薄情寡义,但此刻重逢,见到对方一副楚楚哀伤的样子,轩流风一颗心顿时就软了下去,而他一念及自己踏上了修真之路,从此跟苏青花是两个世界的人,忽然间就看开了,不再怨恨她,完完全全原谅了她。

于是,在苏青花的面前,他很坦然,完全抛开了芥蒂,两人就像久别重逢的好友那样叙着旧。在谈话之中,轩流风得知苏青花搬回娘家的原因是——那蒋三刀竟然贪图荣华富贵,一听说当今乌月国的圣上设下擂台要为某一位公主招驸马,他竟然就不顾苏青花的感受,袖子一甩,就直奔云京城去了,苏青花实在气不过,一气之下,就跑回娘家来了。

正好,轩流风打算看望过福伯之后,就要前去云京城找乌衣神相的麻烦,于是,他就给苏青花拍胸脯保证,一定帮她出一口恶气,不让那蒋三刀如愿当上驸马爷。

两人一直聊了大半天,眼看快要吃午饭了,轩流风知道那苏流笙会来叫女儿吃饭,对于苏流笙,轩流风实在不愿相见,便择机要告辞,临别之时,他道:“青花,你刚才所弹是什么曲子?太好听了!刚才我来迟了一些,只听了一半,能不能为我重新弹奏一曲?”

苏青花嫣然一笑道:“咯咯,这曲子叫‘广寒曲’,一剑哥若是想听,青花便为弹上一曲吧!”

轩流风道:“广寒曲?好名字!”

苏青花又在那一张凤尾琴的旁边坐了下去,玉指一扬,悠扬的琴声便响了起来,高荡起伏,如鸣佩环,听得轩流风如痴如醉。末了,余音袅袅,绕梁三日。

曲终,人散,轩流风告别了苏青花之后,施展无上轻功,翻越围墙,离开了苏府。从苏府出来之后,轩流风也没去别的地方溜达,直接就回去找福伯,跟他喝酒闲聊。

这一次,他若是离开之后,就不知何时再能与福伯相见,所以他就没有急着离开。到了第二天,他才推说有事待办,陪福伯吃过早饭之后,才与他辞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