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昔日情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124字
  • 2019-04-01 12:00:00

“轩公子,这么快便出来了?”张大爷正坐在船头吸旱烟,忽然他看见轩流风走了过来,赶紧起身相迎。

轩流风脸上含笑:“呵呵,张大爷,有劳你久等了。”说话间,他登上了小船,并解下斗笠归还给张大爷。

张大爷小声问道:“轩公子,还去风凌渡吗?”

轩流风点头道:“当然去。”

张大爷道:“那好!公子请坐稳了。”

轩流风道:“张大爷,我已坐好了,请开船吧!”

张大爷道:“好!”当下,小船又行驶了起来,逆流而上,往西而去。

黄河之水,滚滚荡荡,一叶小船飘摇在河心。

“小流子,想不到世俗之中的银子如此这般好赚,在擂台上随便站上个半个时辰,白花花的银子就到手了。”荒估计是无聊了,没话找话跟轩流风闲扯。

轩流风道:“哈哈,当然好赚了!老师,你也不看看小流子现在是什么人,堂堂一个剑灵耶,放眼当今江湖,何人是我的对手?莫说区区几千两黄金,若是我愿意的话,把整个快活城装进金刚戒中都不是问题……”

在快活擂台之上,轩流风连打三场,轻轻松松都把对手解决掉了,按照游戏规则,他因此获得了——战胜了第三名,得黄金八百两,战胜第二名,得黄金九百两,战胜第一名,得黄金一千两,共计两千七百两黄金。

本来,快活刀王见他如此高绝的身手,许于重金想把他留在快活城,不过却被他一口回绝了,他当时就对快活刀王简简单单说了这么一句:“快活城,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个逍遥快活的温柔之乡,但在敝人看来,却是一个如鸟笼一般的囚笼,敝人并不喜欢这种地方,所以,城主的美意,敝人就心领了。”说完,他拿了该得的奖金之后,便直接就出城了,也无人敢拦他。

从快活城到风凌渡,两者大约相距四十多里路,走水路约莫要半个时辰的样子。半个时辰,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启程之初,轩流风跟荒随便东扯两句,又跟小天西谈两句,之后就沉寂了下去,静静参悟“踏北斗”的奥义去了。

很快,半个时辰已然过去了,而风凌渡口也已在望。大概又过了一袋烟的工夫,小船终于在风凌渡口停泊了下来。

“轩公子,风凌渡到了。”停桨后,张大爷便朝船舱之中喊了一句。

“嗯?呵呵,这么快便到了。”轩流风边笑边走出船舱,他从金刚戒中取出一包裹,沉甸甸的样子,走到张大爷的面前,递给了他,又道,“张大爷,这里是一百两黄金,算我赠予你的,收下吧。”

张大爷颤着声音道:“一百两黄金?这……这个……”迟疑着并不伸手去接。

一百两黄金,在寻常人家看来,那简直是一笔只能在梦中想一想的财富而已,当真实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们多还以为是在梦寐之中呢。

轩流风将包裹一把塞到了他的手上,道:“张大爷,你的岁数已然很老了……这黄河之水汹涌无比,处处都是凶险,你老以后就不要在这上面辛苦讨生活了,该是享一享清福的时候了。”

……

与张大爷辞别之后,轩流风直接北上,朝那“姑苏城”走去。这姑苏城乃是瑶山一带最为繁华的一座城池,那高大的城墙,即便是轻功超一流的武林高手都未必能翻越得过去。

“城门故旧,看守城门的士兵却是换了,也不知道换过了几批?”

“嗯?这是牛大婶的院子……这扇门,旧了许多,这墙头,好多青苔,这桑树,也都长这么大了……”

进城之后,轩流风步行朝西慢慢走着,走走停停,一路上颇多感慨。

“小流子,你的心情何以这般激切?莫非这里便是你出生的故土?”感受到轩流风的不同寻常的情绪,荒忍不住问他道。

“不是!”轩流风略带感伤道:“我出生的那个地方叫‘北邙山’,在乌月国的最北边,与天斗国的交界之处,是一个常年战乱的地方,在我很小的时候,所有的亲人,包括父母都死于战乱之中,所以,小流子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到处流浪,尝尽了人间的冷暖……直到我八岁那一年,流落到这里,被福伯收留后,才结束这流浪的日子……”

荒道:“原来,想不到……小流子,你的童年是这般的凄苦……”顿了顿,又道,“莫非你来此便是要找这个福伯?”

“嗯!”轩流风道,“是的!若说在这个凡俗之中,我还有什么亲人的话,那就是福伯了,若不是福伯好心收留了我,也许小流子早就横尸街头了……”

荒道:“这福伯倒是一个好人。”

轩流风道:“呵呵,在小流子的心目中,福伯是世间最好的好人。”

荒笑道:“嘿嘿,那老师在你的心目是什么形象?”

轩流风道:“哈哈,老师在小流子的心目中,当然是世间最好最好的老师咯。”

荒道:“哈哈,虽然是废话,但老师爱听……是了,小流子,莫非你到快活城弄那么多黄金,便是要孝敬给福伯的?”

轩流风道:“嗯!福伯已是古稀之年,膝下又无儿无女,若我不给他准备一些钱物,这生活如何过得下去呀?”

荒道:“呵呵,小流子,看不出你倒是一个挺有孝心的人。”

……

一路上,师徒两人东一句西一句闲扯着,不知不觉,夜色就开始暗了下来。

此时,只见轩流风在一间简陋的小院子之前停了下来。

笃!笃笃!

轩流风走上前,伸出左手,轻轻敲了敲门。

不多时,蹒跚的脚步声就传了出来,一直到了门口才消失,同时一个迟暮的声音响了起来:“找谁?”

轩流风应道:“福伯,是我,小流子,开一下门。”

迟暮的声音嗔怪道:“啊!原来是你这个浑小子呀,大半年都没来,福伯还以为你……”吱的一声,门被打开,顿时一个白发老者就出现在轩流风的面前,佝偻着身子,面容枯瘦,沟壑一般的皱纹交错如陌。

他看见轩流风的时候,浑浊的眼眸之中顿时就亮起了一道喜悦的光芒,叫道:“快进来吧。”

“嗯!”

进门后,轩流风随手把门关上。

福伯忽问道:“小流子,吃过晚饭没有?来陪福伯喝两杯如何?一个人喝酒简直太无趣了……”

轩流风微笑道:“好!”

当下轩流风跟在福伯的后面,直奔里屋去。进屋后,轩流风就看见桌子上搁着一副碗筷,一瓶烧酒和两样小菜。

轩流风看了一眼那菜色,发现是一碟麻婆豆腐和一条三指大的清蒸鲢鱼,心中微酸,开口道:“福伯,怎么就吃这菜?上次我给你的银子是不是用完了?”

福伯道:“呵呵,银子还剩几十两……”

轩流风道:“那为什么不吃好一些呢?”

福伯道:“呵呵,不是福伯舍不得吃,而是福伯人老了,牙齿嚼不动,所以也只能吃这些清谈一点的小菜咯……小流子,福伯若是知道你今天要过来,我一定会多准备几个好菜……”

轩流风道:“福伯,不如我们到外面的酒楼吃一顿如何?”

福伯道:“不必了吧!福伯的腿脚不灵便……对了,小流子,你的右手?”

轩流风道:“呵呵,没什么,断了便断了,我还有一只手呢,照样生活能够自理,你不必为我担心啦。”

……

两人半年不见,彼此之间,有很多话要倾诉,轩流风原本想带福伯到外面的酒楼吃一顿好的,奈何福伯推说腿脚不灵便,于是他也不勉强,找来一副碗筷,给自己倒了一碗烈酒,随意坐下,陪福伯边喝边聊,所聊的话题,无关国事,无关江湖,都是一些家常琐碎而已。

“是了,小流子,福伯差点儿忘了要跟你说一个事。”

酒菜吃了一半之后,福伯好像想起了什么紧要之事,要跟轩流风说。

轩流风道:“福伯,是什么事?你说!”

福伯嗫嚅道:“呵呵,其实也没什么事……这事……哎,也不知道当不当跟你讲好……”

轩流风见他的神情有些怪异,以为是发生了什么疑难之事,心头没来由一紧,拍胸道:“福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就跟我说呗,不管是什么疑难阻碍,小流子一定会想办法替你摆平的。”

福伯咳嗽了一下,笑道:“呵呵,其实,真的是没什么事啦……福伯只是想跟你说,那青花小姐前两天回娘家来住了,听说她好像跟夫家闹什么矛盾了,一度还想跳水自尽呢……”

“什么?”轩流风恨声道,“青花要寻短见?可恶!这蒋三刀实在太可恶了……”

一听到青花这两个字,轩流风的神色顿时就有些不自在,他跟青花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福伯道:“小流子,毕竟你跟青花之间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情分,若方便的话,你就去瞧一瞧她呗,顺便劝她一劝,万不能让她寻短见了,不然苏员外就她这么一个女儿,若是没了,那该有多伤心……”

轩流风点了点头,道:“嗯!好多年跟她不见了,也是应该去看一看她,不过眼下天色已黑,并不方便过去,就等明儿早上再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