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天殇霸王斩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153字
  • 2019-04-01 08:00:04

擂台上,两条人影上下翻飞,剑光凛冽,争斗十分激烈的样子。擂台的四周不时传出阵阵喝彩之声,有的为轩流风而发,也有的为青蚨剑客而发。

“嘿,原来我们都高看了这斗笠客,他反反复复就会使十二招剑法,看样子他的武学其实也不咋地……”看客甲议论道。

“非也!大道至简,你可别看他翻来覆去就使用一套剑法,就小瞧了他。君不见,那青蚨剑客的招式变化万端,但又如何,还不是奈何他不得吗?”看客乙则有不同的看法。

快活楼上。

“这斗笠客该不会是黔驴技穷了吧?怎么反反复复就只会十二招?”霹雳手祈千秋轻声嘀咕道。

“不过,我们也都不要否认,他这一套剑法的确很玄妙,若非黄正的‘缥缈步’已然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只怕早早就败下阵来了。”霸王刀客楚烈喟叹道。

“祈管家,只怕你看走眼了,此人,肯定是深藏不露,我总感觉他有些面熟的样子,他的背影真的很像某一位故人,却一时又想不起何时见过这么一个独臂人……”快活刀王侯天沉吟道。

“是哩!”祈千秋附和道,“城主,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他的背影有些熟悉,他会是谁呢?”顿了一下,又道,“右臂残废?他,他该不会是那黄沙帮的副帮主轩流风吧?”

快活刀王道:“轩流风?这背影的确有些像,而且听说前些日子黄沙帮之中闹分裂,轩流风中了吴须鱼的‘万毒金身’之毒,当场自毁右臂,这一点也符合,不过中了‘万毒金身’之毒,他焉能活命?”

祈千秋沉吟道:“也许,他有奇遇……”

就在这时,擂台上的胜负忽然就见分晓了——

“黄兄,你的步法很玄妙,可惜剑法差了一些……怎么样,我这一套‘玉虚十二剑’反反复复演示三遍给你看了,你可记全了没有?”激战中,轩流风忽然嘴角一斜,开口低声道。

“差不多了,多谢兄台成全,小可感激不尽!”青蚨剑客竟然客客气气称谢道。

“差不多了就好,那么,战斗就到此结束吧!”

说话间,轩流风的剑招陡然一变,使一招奇招,身影一冲,长剑倒转,噗的一声,剑柄同样撞在了青蚨剑客的胸口之上,将他击飞,摔下擂台去。

胜负立分,四周顿时就哗然起来。

“竟然又是这一招?”

“这是一招什么怪招啊?天狼不敌此招,连青蚨剑客也败在了这一招上?邪门了!”

“他还站着不动,莫非他想继续挑战第一名不成?”

……

“祈管家,敝人还要挑战‘霸王刀客’,快叫他上场吧!”

轩流风抬头扫了一眼四周,不理会众人的议论与评说,忽然张口喊道,声音依然不大,但十分清晰地落在众人的心田间。

声落,嗖的一声,就看见一条人影从快活楼的第九层上飞了出来,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落在了轩流风的对面。

“霸王刀客在此!”

楚烈一降落下来,两眼如锥子一般看向轩流风,精芒一闪,拱手道。

“哈哈,果然不愧是快活榜上的第一高手,阁下的气势倒是十分威猛。”轩流风微微点了点头道。

楚烈道:“好说!”顿了一下,忽又道,“这位朋友,不知能否把真实姓名告诉在下?”

轩流风不置可否道:“这有必要吗?”

楚烈傲然道:“当然有必要,因为楚某的刀下从来不杀无名小卒。”

轩流风道:“如此么?那就更没必要跟你说了。”

楚烈沉声道:“这怎么说?”

轩流风道:“因为你根本杀不死我。”

楚烈眉毛一挑,冷冷道:“是吗?”

轩流风道:“是或不是,一会就见分晓,眼下不需多言。”

楚烈道:“很好,阁下很狂!”

轩流风戏谑道:“怎么?看我不爽,动杀机了是不是?”

楚烈冷声道:“嘿,阁下的直觉倒是敏锐……不错!凡是冲撞我的人,我都不能让他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轩流风道:“哈哈,只可惜,命是我自己的,并不受阁下的掌控。”

楚烈道:“在你之前,也有十来人如你一般在这擂台上对我叫嚣,可惜如今都已魂落幽泉……哼,阁下若是现在就跪下向我赔罪,或许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轩流风冷笑道:“哼!大言不惭,敢在我的面前说出这等话,你已是死罪了,若是跪下向我忏悔,或许我也考虑饶你一命。”

楚烈大笑道:“哈哈,阁下不就是仗着一套剑法精妙嘛,以为自己就很了不起?”

轩流风道:“是不是很了不起,一会阁下就见识到了。怎么?阁下瞧不起我这一套剑法吗?”

楚烈道:“在很多人看来,阁下的剑法非常精妙,但在我楚烈看来,却跟戏台上的剑法也差不多,都是好看不实用。”

轩流风道:“实不实用,眼下还言之过早,等会,看我在你的身上划上几道子,估计你的想法就改变了。”

楚烈道:“哈哈,多少年了,自从楚某练成‘天殇霸王斩’之后,纵横中土十几国,从来就没有人能在我的身上留下一道疤痕,很久以来,早就忘了痛疼是何物了?倒是希望阁下能让我尝一尝这流血是什么一番滋味……”

轩流风道:“哈哈,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

咚!咚!咚!

快活战鼓再次响起,顿时擂台上的两人就战在了一起,一人使剑,一人使刀,人影翻飞,交错如织。

天殇霸王斩,一刀绝人寰。

刀光闪烁,滚滚如雷,楚烈就犹如一尊上古战神,手持“霸王刀”,横劈,斜斩,竖砍,招式大开大合,无比威猛。

相反之下,剑光寥寥。没错,就是剑光寥寥,因为轩流风在开打之时,对霸王刀客说了这么一句:“且让你十招,看一看你的‘天殇霸王斩’到底有何出彩之处。”所以,前十招之中,他只守不攻,长剑藏于身后,根本没有舞动起来,是以,剑光就寥寥如晨星之光了。

“这斗笠客怎么只知一味的躲闪呀?该不会是他根本敌不过霸王刀客吧?那……那老子下注的两百两黄金岂不是要泡汤了?”

“哈哈,天殇霸王斩,一刀绝人寰,还是这霸王刀客威猛啊,什么斗笠客,霸王刀一出,他只有当缩头乌龟的份,还是大爷眼光准,没学那些人把银子押在这个只知退缩的斗笠客身上……”

“莫非这是一场霸王与王八的巅峰对战吗?简直太有看头了……”

……

快活楼,第九层。

“嗯?这是缥缈步?他竟然把青蚨剑客的缥缈步学会了?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将一套繁复无比的步法领悟并学会,这、这怎么可能?祈管家,你怎么看?”快活刀王忽然惊诧起来。

“的确是正宗的缥缈步法,这斗笠客,简直是一个妖孽……”祈千秋也是一脸惊容,暗暗叹服。

擂台上,轩流风的确是以一套“缥缈步法”在应敌。而这缥缈步法正是他从青蚨剑客身上学来,现学现卖,施展开来还如行云流水,十分娴熟的样子,好像浸淫了数十年的苦功一般,将在场一些有眼力的武学名家都惊得口呆目瞪。

其实,以轩流风如今“剑灵”的境界,九窍开,八脉通,七情六欲都被斩断,他的眼力非一般凡俗之辈可比,而且他的记忆力更是变态,几乎是过目不忘,任何凡俗之中的一招一式,只要让他看一遍,就能烂熟于胸,并立即就学会运用。

这缥缈步法在一般武师看来,那是繁复无比,玄奥莫测,没有数十年的功夫根本学不会,但在轩流风的眼中,小儿科而已,跟天级功法——踏北斗一比,有如天壤之别。

在来快活城的水路之上,轩流风已然将这“踏北斗”静静参悟了一番,发现这一门“彼岸道人”留下来的功法竟然是天级功法。

天级功法是什么概念?

用荒的话来说,那是连仙级高手都要争得头破血流的无上宝贝,得一者,笑傲于诸天之中,逍遥于九天之上。

据荒的回忆之中,轩流风知道,那彼岸道人便是仗着这么一门无上大道术级别的“踏北斗”法门,纵横于风陌大陆的亿万时空之中,无人能奈何他。

连荒的主人——荒天也都奈何他不得,对方斗法斗不过,转身一步跨出,就遁到了天之尽头,虚空的无穷远处,斗不过,他随时抽身离开,这简直就是立于不败的境地之中。

这天级功法——踏北斗,简直就是无上瑰宝。轩流风在发现它就是天级功法的那一刻,简直都快欢喜得要疯掉了,心情澎湃,久久难已。

“哈哈哈,天殇霸王斩,一刀绝人寰,我还以为如何了不得,原来却也只是这么一点点威力而已……该我还击了,看剑!”

擂台上陡然响起一阵大笑声,笑声未绝之中,众人顿时就看见那斗笠客忽然发起飙来,长剑一抖,剑光大盛,漫天剑影如水幕一般将霸王刀客包裹住,嗤嗤作响,霸王刀客身上的衣服霎时就化作了漫天飞蝶,纷纷扬扬,伴随着一阵血雨飘落四野。

“下去吧!”

轩流风陡然发出一声冷喝,跟着剑光一敛,就看见他回剑一撞,又是以剑柄撞在了霸王刀客的胸口之上,呼的一声,将他击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