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快活城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44字
  • 2019-03-30 20:00:07

时未央一离去,顿时广场上的众人就如释重担,都长吁了一口气,吴须鱼朗声道:“这里日头毒辣,不宜久待,大伙都随我回大厅中去吧。”

“也好!”

众人都无异议。

当下,众人就跟在吴须鱼的后面朝那浩义厅走去,不多时,就走得一干二净。

“小流子,看见敌人都安然无恙,你是不是有些不爽呀?”

荒忽然戏谑道。

“当然不怎么爽!”

轩流风有些恨恨道。时未央如此横插一手,那他今天可算白忙活了,还白白浪费了仅有的一张隐身符,说不郁闷,那是假的。

荒道:“打算现身重新屠戮一番?”

轩流风道:“是有这个想法。”

荒道:“哈哈,老师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轩流风道:“为什么?莫非因为那时未央送了一张‘护身符’给吴须鱼,所以我便杀他不死了是不是?”

荒道:“呵呵,倒不是因为这个。老师知道,凭你现在的修为,要杀死这些凡夫俗子,只是反掌之间的事情而已,不费吹灰之力。”

轩流风道:“嗯?既然不是这个缘故,那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不能动手?”

荒道:“很简单,因为那时未央并未走远,还在附近潜藏着,只要你一现身出来,只怕就会落入他的魔掌之中,难逃生天,为了几条凡俗之命,而赔上自己的大好前程,这等买卖,小流子,莫非你愿意干?”

轩流风道:“当然不愿干!”

荒道:“那不就得了。所以你还是赶紧走吧,这隐身符的效果只能持续一刻钟的而已,时间一到,立马就会现身出来,到时,可能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轩流风道:“嗯!明白。”

当下,轩流风也不再作逗留,举步走出了黄沙帮的总坛。

出得大门,他沿着街道西行。

此时日头毒辣,大街上行人寥寥。

大约行了五百多步的样子,轩流风估摸着这隐身符的时效快要结束了,若是忽然现身出来,只怕惊世骇俗,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他就快步朝一处僻静的墙角走去。

嗡!

轩流风的步子倒是把握得挺准,他刚一达到墙角的后面,顿时空间就产生一阵微妙的震动,就看见他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老师,你老利用‘仙识’帮小流子探查一下,看那时未央还在附近没有?”

轩流风本来往外要走,但才跨出半步而已,忽然间却又停了下来,他念头一迟疑,便给荒传递意念道。

这附近的居民,十有八九都认识他轩流风,若他这么大摇大摆走到街上,怕是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念头一转,想着还是御剑飞行清净一些,不过又担心那时未央并未走远,怕被他盯上,惹来更大的麻烦。

荒道:“探查过了,在老师一万丈的仙识范围之内并没有他的身影……不过,很可能他就在一万零一丈的地方,所以,嘿嘿,小流子,你暂时就委屈一下双腿,老老实实用脚走路吧。”

轩流风皱眉道:“这样么?”神色一狠,好像下了莫大的决心一般,“也罢,只好这样了……”

荒道:“什么这样?”

轩流风笑而不言,忽然亮出那一把归虚刃来,用手抓着,往下巴左一刮,右一刮,那标志性的九绺胡子顿时就飘扬于风中,下巴立时变得白净白净,一下子好像年轻了两岁。

刮掉胡子之后,他收起归虚刃,蹲将下去,手掌在地上摩挲了两下,随后又朝自己的脸上摩挲两下,顿时一张白净俊秀的脸庞就变成了一张乞丐脸,脏兮兮。

“呃?小流子,原来你只是想易容啊……怎么?怕被别人认出来?”荒戏谑道。

轩流风道:“当然怕被认出来咯。老师,你不知道,小流子在这个地方待了足足五年,提起我‘九须纹龙’轩流风的名号,这一带的居民,有哪一个不认识我呀?”

荒道:“哈哈,看样子,你在江湖上混的还可以的嘛?”

轩流风道:“那是当然。”

荒道:“好了,小流子,我们也别尽说废话啦。下一步,你准备去哪里转悠?直接去找那乌衣神相报仇吗?”

轩流风道:“不是,那乌衣神相待在云京城,离这有点儿远,这仇,我想放到到下一步的下一步才报……”

荒道:“别跟老师卖关子,那你下一步要干什么去?”

轩流风道:“在这附近,我有几位故人许久未谋面了,极是念想他们,下一步,我打算去拜访一下他们吧。”

荒道:“是了,听那吴须鱼说你是一个孤儿……小流子,你的亲人真的都不在了?”

轩流风黯然道:“都不在了……”

荒道:“好了,小流子,你也已不是什么小孩子了,别动不动就哭鼻子,让人见了会笑话……再说吧,修真之士,斩七情,断六欲,不应为这些感伤,知道吗?”

轩流风道:“是!”脸上神情一转,如不波古井,十分平静。

荒道:“呵呵,这才是我荒月道人的好徒儿。”

……

黄河,临津渡。

“这位公子爷,准备去哪?”

只见一位驼背的摆渡老叟向一名独臂的公子招揽生意道。

“快活城。”

独臂公子轻轻一跃,跳到了老叟的小船上,直接往那船舱中钻去,随口说道。

“好咧!”

难得有生意上门,老叟的心情挺不错,说话就比较带劲儿。

“公子爷坐稳了吗?”片刻后,老叟又问。

“好了!船家,出发吧!”那独臂公子道。

……

黄河之水天上来,浩浩荡荡入东海。

只见一叶小船漂荡在河心之中,逆流而上。船家是一名驼背的老叟,满脸风霜之色,乍一看,此老风烛残年,太半之人都以为他的动作一定不灵活,但实际上,他的手脚却是十分利索,在逆流之中,把小船划得如飞箭一般快。

待船舱之中的是一名独臂青年人,犹如老僧入定一般盘坐着。这名断了一条右臂的年青人不是别人,正是打算前往快活城的轩流风。

“对了!老师,小流子忽然想问你一个问题。”

轩流风盘坐在那里,嘴巴闭得紧紧的,但他的心绪,并非枯寂。

荒道:“什么问题?你问吧!”

轩流风道:“那‘九天神梭’是什么存在啊?我在它的上面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灵性,跟一把寻常梭子也没什么区别的样子,但谁料它竟是那般锋利,连汗青宝衣都抵挡它不住,一下子就被它撕裂了,真是诡异!”

“呃?”荒道,“小流子,你这么一问,老师忽然想起一事,很急。”

轩流风道:“嗯?是什么急事?”

荒道:“你的空间戒指里面是不是有两具尸体?”

轩流风道:“是!”

荒道:“尸体的身上是不是都带着一块叫什么‘神罚玉牌’的腰牌?”

轩流风道:“对!”

荒道:“只怕这腰牌有古怪,小流子,快拿出来扔掉它。”

轩流风道:“为什么?”

荒道:“不为什么,总之,你听老师的话就没错。”

轩流风道:“好吧!”分出一缕神念进入须弥戒之中,四下一瞅,不见尸体,顿时惊道,“啊!尸体不见了……”

荒道:“怎么会不见呢?三枚戒指之中都没有?”

“呃?”轩流风道,“呵呵,原来是我记错了,尸体被我放在了金刚戒中,我却以为是放在须弥戒之中……”神念从须弥戒之中退了出来,转而渗入金刚戒中,找到了那两具尸体。

荒道:“真是无语……小流子,你才多大啊?这么快就记忆力衰退了?”

轩流风道:“呵呵,我这不是一共戴了三个戒指吗?戴的多了,难免也会弄错不是?”心念一动,那两块神罚玉牌就被他取了出来,拿到眼前看了看,叹惜道,“多好的两块玉牌呀,就这么扔掉,实在可惜了……”

荒道:“没出息,两块破玉牌就这么舍不得……若你真舍不得,只管就留下来吧……不过,到时候,若是神罚营的高手找了上来,你可别怪老师没跟你提醒……”

轩流风道:“老师,你是说,神罚营的高手通过这两块玉牌就能够锁定我的位置?”

荒道:“若神罚营之中没有仙级高手,那么老师的担心是多余的。”

“这样么?”轩流风道,“那好吧,玉牌诚可贵,但不如我轩流风的一条小命值钱,扔就扔吧!”说罢,不再肉痛,不再迟疑,一把就将手中的玉牌扔出了船舱之外,咕咚一声,沉入河水之中不见了。

荒忽然又道:“小流子,不是老师要说你,一只手才五根手指,你却戴了三枚空间戒指,有这必要吗?莫非怕别人不知道你富有呀?”

轩流风道:“呵呵,老师教训得极是。小流子立马就改,成不成?”

当下,他就把盘龙戒和须弥戒之中的东西都转放到金刚戒中。转完后,那盘龙戒和须弥戒忽然都化作一道流光钻入金刚戒中,也都被他收进了金刚戒中放好。他的手上,就只剩下一枚黑色的戒指戴在中指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