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时未央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784字
  • 2019-03-30 12:00:10

法力一个流转,轩流风胸膛上的伤口就以肉眼可以看得见的速度进行修复着,血肉蠕动,弥合,结疤,很快便愈合了。而身上的汗青宝衣一抖之间,裂口也缝合了,并将把那血污吸收吞噬掉,不留一丝污痕,干净如新。

“不想死的,都滚开!不然,我可要大开杀戒了。”

轩流风眉毛一挑,眼中凶光闪闪,环扫了众人一眼,厉声喝道。

“他这是色厉内荏,大伙不必怕他,我们人多势众,一起齐上呀,乱刀把他给剁了……”

忽然不知是谁带头叫嚣了起来,顿时众人蠢蠢欲动,准备暴乱起来,不过忽然之间,他们却看见轩流风手中的黑剑蓦然剑芒一盛,冷电流转,声势吓人,霎时就被吓得噤若寒蝉,不敢轻举妄动。

“龙七,你有种,那便站出来吧!听说你的‘狂龙七绝刀式’十分了得,在中土武林的刀法排名榜上也占有一席之位,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展示一下,完了,你这一条右臂也不必留在身上了。”轩流风蓦然转过身,眼神如刀,狠狠看向龙虎门的龙七,沉声说道。

他是何等耳力,一听之下,就知道带头叫嚣的人是那一个,根本没有人可以瞒得过他。

“哼!轩流风,别以为我龙七怕了你,你要找死,那我便成全你吧。”说话间,只见龙七踏前一步,一扬手中的狂龙刀,恶狠狠叫道。

在江湖之中,有时候,面子可比性命重要得多了,故龙七纵然自知不是轩流风的对手,但对方既然点名道姓向他叫战,为了顾全男人的面子,他断无退缩之理,索性把心一横,干脆就来一个强势登场了。

轩流风大笑道:“哈哈,龙七,你的嘴巴倒是挺硬,不过希望你拳脚上的功夫也要硬才好……别废话了,你的‘狂龙七绝刀式’一共有几招,我就让你几招,一演完,你拿刀的这一条臂膀从此就要废了……当然,若是现在就跪下向我求饶,倒是可以虑放你一马,如何?跪还是不跪?”

“跪你大爷,看刀!”

龙七须发一张,飞身便朝轩流风扑了过来,速度极快,瞬息即至,挥刀斜斜斩向轩流风的胸膛,他挥刀的速度其实迅猛如雷,但在轩流风的眼中看来,却是慢吞吞,有如龟爬。

轩流风从容不迫,待狂龙刀快碰上他的衣服之时,蓦然脚下一错,同时身子一侧,轻描淡写之间就躲了过去。

一刀落空,龙七冷笑一声,并不灰心,身子一旋,反手一刀便朝轩流风的后颈斩了过去。轩流风头也不回,听声辩位,身子陡然一矮,狂龙刀冰冷的刀刃便贴着他的头皮掠了过去,险之又险。

“狂龙千人斩!”

一招失效,龙七冷哼一声,接着又抖出了另外一招绝杀大招,狠狠朝轩流风斩杀过去,大有不破楼兰终不休的架势。

一时之间,场上的两人缠斗在一起,只见刀光潋滟,璀璨无比,而在滚滚如风暴一般的漫天刀光之中,轩流风仿佛就是一个刀尖上的舞者,身轻如燕,翩跹如蝶,好不洒脱的样子。

“小流子,情况有些不妙,九天之上正有一尊王级强者朝这赶了过来,只怕就是冲着你来的,这人的气机十分强大,远非你所能抗衡,还是赶紧先遁为妙吧!”

陡然间,荒的声音就在轩流风的识海之中响了起来,颇为急切。

“这……老师,这是不是真的?”

轩流风心神一凛,有些不太相信。

荒催促道:“老师的话向来无半句虚言,信不信由你,这人御空飞行的速度极快,估计数息之后便降临了下来,你再不遁走,只怕一会就麻烦了,快走,别玩儿了。”

“是,老师。”

怎么说,彼此打交道也有一段不短的时日了,虽然,在轩流风的面前,荒依然如一本神秘的书籍,他远未读懂和看透,但对于荒的性格,他还算了解,知道他决然不会跟自己在这种事上开玩笑。

当下,他也顾不上继续跟龙七戏耍,张口道:“龙七,今天且放你一马,下次若敢在我的面前放肆,我一定取你小命,好自为之。”

说完,他忽然飞起一脚,一下子就踢中龙七的手腕,将他手中的狂龙刀踢飞,随后一个倒纵,掠飞了出去,几个起落,翻过围墙,须臾之间就在众人的眼中消失不见了。

咻!

就在轩流风转脚刚离开,忽然之间,只见一道白影就从九天之上直直降落了下来,就落在黄沙帮总坛的大门口旁边,是一名青年公子,身穿一袭白袍,风度翩翩,气质飘逸,脱俗不凡。

“可恶!此人竟然如此警惕……不过奇怪了,他好像也就师级的修为而已啊?竟然可以提前察觉到我的到来?莫非他身上有什么玄妙的法宝不成?”这青年公子一降落下来,眉头一皱,低低私语道,“先不管了这些了,此人跟里面的人有瓜葛,我且进去问一下,看此人是何来历……”

只见他背负着双手,步子一动,便朝黄沙帮的总坛的走了进去。

“你……阁下是什么人?”

此时,吴须鱼已缓过劲来,他发现一名陌生人闯了进来,顿时眉头一皱,厉声喝问道。

起初,他还以为是轩流风去而复返呢,所以,一开始,他的语气有些颤抖,待看清了来人的长相之后,转而沉下脸去。

那青年公子略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本公子叫时未央,至于是什么身份和来历,你们最好不要过问,因为知道了对你们根本没有什么好处。”语锋一转,厉色道,“我来问你,刚才出手打伤你们的是什么人?”

“呸!阁下算哪一根葱?你以为你是谁呀?我们凭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龙七刚才被轩流风一脚踢肿手腕,胸中憋着一股怨气,正没地方发泄呢,忽然闯进一个“小白脸”来,这正好可以当他的出气筒。

“凭什么?”

时未央冷冷一笑,忽然一跺脚,咔嚓声响,他脚下那一块青砖地板顿时就龟裂开来,裂痕犹如蜘蛛网一般蜿蜒出去,其中一道粗如尾指的裂缝一直延伸到龙七的脚下,吓得他赶紧跳开。

一跺脚,大地开裂,这种能力,惊世骇俗,脑子稍微正常的人都知道,这种人已非凡人,根本不能惹,当下,吴须鱼一干人都被吓傻了,口呆目瞪。

“在本公子的眼中,你们都是一群蝼蚁,都是大象上的跳蚤——微不足道,若是惹我不高兴了,一个念头就把你们统统毁灭了,识相的,我问一,你们就乖乖答一,若是回答得令我满意了,我考虑帮你们把断臂接回来,知道吗?”

“是是是!”

场下众人点头如捣蒜,人人自危,不敢口出逆言。

吴须鱼谦卑道:“时公子,老朽叫吴须鱼,是这儿的主人,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老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本来,他以为自己练成了万毒金身,从此之后可以在世间横着走,那料,今番被轩流风这么一闹,顿时就清醒了过来,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今后行事还是低调一些为好,而他虽已花甲之年,但眼力并不花,一眼就看出这时未央十分强大,根本惹不起,于是只好把姿态放低了下来。

时未央朝吴须鱼微微点了点头,道:“我问你,斩断你手臂的是什么人?”

吴须鱼沉吟了半会,待理直了思路之后,方始道:“他叫轩流风,原是我黄沙帮的副帮主,大约半年前,因为闹分歧,彼此反目成仇,当时老朽的武功比他厉害,把他的右臂给砍断了,不过却没有杀死他,让他给跑掉了,时隔半年之后,就在今天,他忽然杀了回来,也不知道他练成了什么奇功,而且剑法十分诡异,一出手,我们在场所有人都败给了他……”

时未央眉头轻轻一皱,问道:“你是说他的武功是在短短半年的时间之中提升起来的?”同时他心中忖度道,“半年时间就从一介凡俗踏入了师级境界,这可能吗?”

吴须鱼道:“是!”

时未央想了想,又问:“那你知道他如今去了哪里?”

吴须鱼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个……老朽并不清楚。不过,他跟苗疆荒月教的金蛊五圣走的比较近,很可能就躲藏在苗疆的荒月山吧。”

这吴须鱼似乎还未知道荒月教已被毁灭,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时未央道:“哦!那他有没有其他亲人?”

吴须鱼道:“这个……好像他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并无其他亲人。”

时未央沉吟道:“这样么?”声音一高,忽道,“好了,先就问你这么多……嗯,看在你的态度还算恭敬的份上,我就帮你们一把,将断臂接上了。”说着,只见他一招手,顿时,那掉在地上的断臂和断掌就飞了起来,分别接回到了它们的主人的身上。

随后,时未央右手接着一扬,三道绿光就飞了出去,分别没入吴须鱼,孤冷烟,青竹剑客三人的身体之中不见,绿芒陡然一现,众人就看见三人的伤口之处冒出了一阵绿气,萦绕不散。

大约十个呼吸之后,绿气消散,绿芒敛去,众人就惊奇地看见三人的伤势竟然完全痊愈了,甚至都不留下疤痕,好像从来就没有受过创伤一般。

“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断臂给续上了?这时未央,果然了不得……老师,你说他到底施展的是什么无上神通啊?”

使用隐身符之后,轩流风并未离开,而是远远的站在广场的一角,把广场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尽收眼底,他看见时未央轻轻一抬手之间就把断臂续上,这一份手段,非他所能及,不禁惊叹不已。

荒道:“这可不是什么无上神通,而是比无上神通更高一级的大道术。”

轩流风奇道:“大道术?是那一门大道术?

荒道:“大治疗术!”

轩流风释然道:“大治疗术?难怪如此神奇!”

……

右手自如地转动了一圈之后,吴须鱼的脸上就流露无比灿烂的笑容,他拱手称谢道:“多谢时公子再造之恩,吴须鱼感激不尽,日后有何差遣,尽管吩咐,上刀山下火海,也决不皱一下眉头。”

时未央摆手道:“好了,你们不必如此客套……”

本来,孤冷烟和青竹剑客也要开口表示一下感谢之情的,但听了时未央的话之后,就不好再哆嗦了,只好把那一份感恩之情深藏心底。

时未央的手中忽然凭空一般出现了一张符箓,他看向吴须鱼,说道:“我这里有一张符,如今送给你,切忌要保管好,若是那轩流风回头再来找你的麻烦,记得就把符给撕了,我会及时现身出来帮助你,知道了吗?”说着,手一扬,那张符箓就轻飘飘地朝吴须鱼飞了过去。

吴须鱼伸手一抓,就抓在了手中,大略瞅了一眼,便放到衣袖之中藏好,抱拳道:“是!多谢时公子垂爱,吴须鱼一定谨从吩咐。”

时未央点了点头,道:“好啦,也没什么事了,我就此离去,你们好自为之吧。”说罢,只见他身子一晃,顿时就在众人的眼前消失不见了,仿佛凭空蒸发了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