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九天神梭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38字
  • 2019-03-30 08:00:27

孤冷烟一刀劈在地面之上,多少受到了一些反震之力,他只觉得虎口微微有一些麻痹,不过他并不在意,身子一弓,站了起来,准备举刀朝轩流风杀过去,但忽然之间,他看见那一把“七煞刀”竟然掉在了地上,刀柄上紧紧抓着两只手。

“怎么有两只手?”

他感到有一些疑惑,低头朝自己的手一看,光秃秃,手掌竟然不在了,断口无比平整,噗的一声,鲜血猛地一个喷涌,这时他才感一股痛彻心扉的剧痛,啊的一声惨叫,一屁股跌倒在地,当场昏死过去。

“这是……他的剑好像都没动啊?他是如何出招的?太诡异了……”

众人都无法看出轩流风是如何出招的,心中都是充满了惊骇,瞠目结舌。

其实,斩断孤冷烟双掌的凶器根本不是轩流风手中握着的那一把长剑,而是归虚刃,他念头一动,归虚一闪,双掌立断,归虚一敛,不着痕迹,众人眼力再好,毕竟都只是一介凡夫俗子,当然都无法看出他是如何出招的了。

轩流风扫了众人一眼,脸上含笑道:“还有谁想要切磋一下的?站出来吧!”

众人早被他诡异的手法给震住了,一时之间,无人吭声,面面相觑。

“轩流风,你,你刚才使的什么妖法?”

此地是黄沙帮的总坛,吴须鱼是这里的老大,凡事当然都要他来带这个头,虽然他极力控制,但声音还是有一些颤抖。

轩流风大笑道:“哈哈哈!怎么?吴须鱼,你怕了是不是?”眼神之中带着几许戏谑和嘲讽。

吴须鱼这时镇定了下来,冷哼道:“哼!我的‘万毒金身’已然练到了十成的火候,刀枪不入,纵然你剑法再诡异一千倍,也是莫奈我何,我会怕了你?真是可笑!”

轩流风讥笑道:“哈哈,我轩流风承认,你吴须鱼那一张老脸的脸皮确实很厚,比牛皮都厚,刀枪根本刺不穿,不过你敢保证其他部分的皮肉也一样厚吗?”

吴须鱼登时被他气得七窍冒烟,老脸一阵青一阵紫,狠声道:“轩流风,老夫不想跟你逞口舌之能,你杀死我儿子,这是一笔死仇,不死不休,必须要以你的鲜血来洗涮才行。”

轩流风道:“是吗?想杀我,那还不简单?有本事的话直接过来取吧……哼,吴须鱼,你害我失去一条手臂,你害我遭受世人的冷眼,这仇,我也要报……不过,念在你上有八十老母要供养的份上,我也就不打算取你的性命了……嗯,我轩流风向来信奉的处事原则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所以,吴须鱼,你就乖乖的把你的右臂伸出来让我砍了吧。”

吴须鱼神色一冷,叫道:“轩流风,老夫承认你的舌头比较长,能言善辩,我根本说你不过……老夫也懒的跟你多讲废话,准备受死吧,看招!”

说打便打,呼的一声,右手一扬,单掌推出,直奔轩流风的面门而来。这一招,乃是他的成名绝学龙须掌法中的厉害杀招——龙战玄黄,一掌拍将出来,掌风呜呜,非常刚猛。

轩流风站在那里,渊停峙立,脸上冷笑连连:“嘿嘿,吴须鱼,你真以为自己练成了什么狗屁万毒金身,就会刀枪不入,所向无敌了吗?看我如何粉碎你这无敌的信念……嗯,我且站着挨你三招,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刀枪不入。”

砰!

轩流风真的就站着不动,吴须鱼那一掌就结结实实地印在了他的胸膛上,不过,这足可拍碎一块大石的刚猛一掌,却根本无法撼动轩流风分毫,中掌之后的轩流风,脸上依然挂着一抹淡笑,他身子一晃,呼的一声,吴须鱼顿时就被他反震了出去。

“你……轩流风,想不到你把‘混元铁衣劲’也练到了至高境界……”

吴须鱼被震退了三步之多,一只手掌微微发麻,他眉头一皱,若有所思道。

其实,他却是猜错了,轩流风自从把内力都转嫁给铁背青龙之后,这“混元铁衣劲”他也就停止了修炼,如今基本上荒废掉了,轩流风之所以轻轻松松就能抵挡下他这一掌,并非依仗什么混元铁衣劲,而是,因为轩流风身上穿了一件非比寻常的衣服——汗青宝衣。

这汗青宝衣乃是绝品灵兵级别的道袍,绝品以下的灵兵刀剑都无法攻破它的防御,更别说是一介寻常武夫的掌力了。

“哼!老夫不信这个邪,有种再接我一拳。”

吴须鱼眼神一狠,五指一捏,格格爆响,呼的一声,使一招——直捣黄龙,挥拳朝轩流风的心口攻去,拳风呼呼,十分劲急。

砰!

又是一声沉闷的撞击之声响了起来,吴须鱼这一拳又是结结实实,不偏不倚地轰在了轩流风的心脏部位,不过,却没有如他想象中那般,轩流风根本没有被他击飞,甚至身子晃都不晃一下,而他自己则受到了一股强劲无匹的反震之力,这一次,一连被震退了七步之多。

“你……”

一次,还有可能取巧,二次还这样的话,那就决不是凑巧的问题了,而是实力真真实实的摆在了那里,吴须鱼一时之间惊骇莫名,错愕当场。

“这轩流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了?竟然硬挨了两下子,还一脸轻松,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这……这轩流风还是人吗?别人或许不清楚的吴帮主的内力有多么恐怖,但我张齐天跟随了他十几年,可是清清楚楚,他的掌力,开碑裂石,他的拳头,老虎挨上一拳,立即都要归西……”

轩流风轻描淡写之间硬挨了吴须鱼两招,一点事都没有,这让一旁观战的众人都震撼不已,心绪滂湃。

“哈哈,吴须鱼,还有最后一招,你可要把握好了,这最后一招一过,你的右臂就保不住了,当然,若你现在跪下向我求饶,并自愿废去一身武功,看在你八十老母的面子上,我考虑让你双手完整无损。”

轩流风嘴角一斜,冷冷笑道。

“轩流风,趁你现在还能得意,就尽情的笑吧……等会,我一定要让你哭都哭不出来,哼!”

吴须鱼的眼神十分阴冷,一张脸更是铁青无比。

轩流风冷冷一笑,道:“是吗?吴须鱼,还有什么手段就尽管抖出来吧!不然,只怕以后就没机会了。”

只见吴须鱼忽然从怀里摸出一物来,红灿灿,形如梭,两头尖,一尺来长,中间约一寸半宽,他说道:“这一把‘九天神梭’乃是从九天之上降落下来的神物,被我吴须鱼在机缘巧合之下拾得,此梭锋利无比,无坚不摧,就算是最坚硬的玄武之石,在它的面前,也如薄纸一般,禁不住轻轻一划,立成粉碎……哼,我就不信你的身体比玄武之石还坚硬……轩流风,你要是有种的话就别躲闪……”

说罢,嗖的一声,他整个人蓦然化作一道残影朝轩流风扑了过去,手中的九天神梭高高扬起,对准轩流风的心窝要给他来一记狠的。

“九天神梭?从九天之上降落下来的神物?这吴须鱼原来也爱吹牛皮……”

轩流风依然站着不动,心中无所谓地呢喃道。

“小流子,不好,快躲开……”

陡然之间,荒的声音就在轩流风的心间响了起来,有些急促。

“嗯?为什么……”

轩流风心头陡然一凛,身子向左边偏了偏,此时吴须鱼已然扑近,一梭刺了下来,噗的一声,竟然毫不费力地洞穿了汗青宝衣,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身体之中,鲜血飞溅。

幸好他刚才偏了一下身子,不然,只怕心脏挨上这么一梭子,估计小命休矣。

“啊!”

随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就响了起来,穿云裂石,直达九霄之上。

起先,众人以为这惨叫之声便是出自轩流风之口,但随后他们却看见吴须鱼连连倒退,一脸痛苦之色,他的右边肩头,一片鲜血淋漓。

“怎么可能?”

“太诡异了……”

“这……这不可能……”

“怎么会是这样子?”

众人神情一愕,目光往前一移,就看见一条断臂掉在轩流风的脚下,接着向上一看,就看见一把鲜红如血的梭子有一半没入了轩流风的右胸膛之中,目光继续上移,就看到了一张眉宇深锁的脸庞,不过并无痛苦之色。

“帮主,你没事吧?”

吴须鱼踉跄后退,险些还一屁股跌倒,不过立即就有两名舵主上前将他搀扶住。

“可恶!竟敢伤害我们的帮主……这轩流风已然受伤了,大伙并肩子齐上,趁他病要他命,乱刀把他给分尸了。”

陡然间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顿时,人影暴动,当场的诸多武林大高手,手脚还能动的,纷纷掣出兵器,围将上去,把轩流风团团困住。

“你们都不想活了是不是?谁敢上前一步,我轩流风立马就叫他血溅三尺,哼!”

轩流风虎目一扫,沉声一喝,顿时就把众人给唬住了,无人敢冒险第一个出手。

当的一声,只见轩流风忽然扔掉手中的长剑,随后他伸手一拔,就把插在胸膛上的九天神梭拔了出来,带起一蓬血雨,不过他眉头都不皱一下,好像根本不痛的样子。

当此敌人环伺的情形之下,轩流风也没心思端详这九天神梭,念头一动,先把它收入了金刚戒放好,随后嗡的一声,他的手中又出现了一把漆黑幽冷的长剑——流影剑。

“啊!他使的什么戏法,竟然把九天神梭变成了一把长剑?”

毕竟都是凡夫俗子,眼力终究有限,根本看不破其中的玄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