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七星连环斩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108字
  • 2019-03-29 20:00:19

青竹剑客眉毛一扬,沉声道:“好,够爽快!”唰的一声,只见他从后背掣出一把七尺青锋来,手臂一振,发出嗡嗡的剑鸣,如龙吟一般清越,

“此剑名‘烛龙’,长七尺七寸,重四两四钱。”他脸上笑吟吟,可以看的出,他对手中之剑极为爱惜,“轩流风,快把你的‘无涯刀’也亮出来吧!”

轩流风哂然一笑,道:“哈哈,不好意思,敝人的‘无涯刀’弄丢了,并不在身上。”回头对飞鱼叟道,“李老,请把你的长剑借我一用。”

李茂公略迟疑了一下,并不出声,呛啷一下,便将腰间的佩剑抽了出来,倒转剑柄,递给轩流风。轩流风一把接了过来,冲他微微一笑:“多谢!”又回过头来,对着青竹剑客道,“请吧!”

青竹剑客并未立即出剑,而是嘿嘿一声冷笑,讥讽道:“好小子,不但孤身一人前来寻仇,竟然还只带了一条手臂来,甚至连兵器也不带一把……如今的年青人呐,真是够狂妄……轩流风,莫非你以为如今的黄沙帮还是你的后花园不成?”

闻言,轩流风脸上的神色陡然一寒,冷声道:“青竹剑客,你这是在挖苦我吗?拿别人的身体缺陷来取笑,这真的很好笑吗?”

他平生最不爽的便是别人拿他的右手来说事,这是他的逆鳞,触之者,必定要承受他的怒火。原本,对于那两名看守大门的门卫,他本不想对他们怎么样,更不想取他们的性命,但正是因为其中的一人不识好歹,一句“半残废”惹怒了他,所以,他一怒之下,就将他们都送去给阎王爷管教了。当真是祸从口出。

青竹剑客嘿嘿一笑,不屑道:“是挖苦你又如何?”

轩流风脸上神色一寒,重声道:“很好!一些废话也不多说了,你就出剑吧,我且先让你三招,三招一过,我必把你的一条右臂砍下来。”

青竹剑客嘴角抽动,轻鄙道:“嘿,三招就想击败我?真够狂妄!好,也不跟你废话了,就让我把你仅剩的一只爪子也斩了下来吧,看你以后还能不能张狂?看招,成竹在胸——”说罢,剑花一挽,当胸朝轩流风一剑刺了过去,速度极快。

轩流风淡淡一笑,竖剑于前,并不立即出招应对,而是站在原地,不丁不八,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好小子,如此托大,莫非仗着他的‘混元铁衣劲’厉害,准备硬挨我一剑?也罢,我就把这一招演实了,看你的护体真气厉害,还是我的烛龙剑锋利?哼!”青竹剑客心中冷冷一笑,招式不变,挺剑直直就朝轩流风的胸口刺了过去。

眼看烛龙剑的剑尖只差半寸的样子就要洞穿轩流风的心窝,但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那,忽然间轩流风动了,只见他身子轻轻一晃,整个人的身影忽然就在青竹剑客的面前消失不见了。

“一招!”

轩流风淡淡的声音猛然就在他的身后响了起来。

“可恶!”

青竹剑客神色一凛,回身,反手一剑挥出,呜呜风动,拦腰斩向轩流风,无比迅猛。轩流风神色如故,看准剑势,待剑刃近身之时,猛地向上一纵,烛龙剑就贴着他的脚底掠了过去,呼的一下,他凌空一翻,越过青竹剑客的头顶,又落到了他的后面去,嘴角一斜,吐声道:“两招!”

青竹剑客猛地又回过身,眼神一寒,轻叱道:“可恶,再接我一招——刀过竹解!”长身一跃,窜到了半空之中,双手握剑,用力向下一劈,直奔轩流风的面门而去,势沉力猛,看那架势,大有破竹建瓴之威,不容小觑。

“嘿,这一招倒是有几分架势,挺不错,不过,也奈何我不得。”轩流风戏谑地笑了笑,一闪身,便躲了过去,又叫道,“三招已过,这手臂就给我留下来吧!”

只见他斜刺里一剑挥了出去,嗤的一声,血光飞溅,登时就把青竹剑客的一条右臂齐肩削了下来,当啷一声,烛龙剑连着断臂一起掉落于地。

“啊!”

青竹剑客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倒退连连。

“李兄,不打紧吧?”

沧浪派的“骑鹤山人”孙风跟他比较交好,赶紧将他扶住,并急忙出指封了他的穴道,随后掏出金疮药替他敷上。

“一招伤敌,够狠!轩流风,想不到半年不见,你就变得如此厉害了,佩服佩服!不过,你的小命也就只能活到今天而已了。”

吴须鱼冷冷一笑,上前一步,准备对轩流风出手,不过这时,在他的后面忽然又有一人越众而出,这人身材彪悍,长相凶恶,正是那七星门的门主“摘星刀客”孤冷烟。

孤冷烟一扬手中的“七煞刀”,叫道:“吴帮主,你且不忙,先让孤某会一会他。”

吴须鱼颔首道:“也好!不过,孤门主,请你下手的时候稍微轻一些,留着他小命让我亲自来了结他,我要亲手替犬子报仇。”

孤冷烟嘴角一斜,桀桀怪笑一声,道:“放心,我下刀之时会注意分寸的。”看向青竹剑客,又道,“李掌门,刚才你想剁下他的左手未果,就让我来替你了了这个心愿吧!”

“嘿!大言不惭。孤冷烟,平时你就看我轩流风不爽,一直都想着杀我而后快吧?今天,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也让你三招,三招一过,你拿刀的这条手臂也别想留在身上了。出刀吧!”轩流风冷冷一笑,对方狂,他更狂。

孤冷烟摸了一把下巴,寒声道:“好,很好!轩流风,你很狂,很张狂,孤某十分佩服。不过,大约你还未领教过我摘星刀客的‘七星连环斩’的厉害吧?说什么让三招,岂不知我孤某一出手,连环七刀斩,管你是不是挨不住第一刀就丧命,我依然七刀连斩,不把你剁成肉酱决不罢休。”回头对吴须鱼道,“吴帮主,这小子已经惹毛了我,我准备要用‘七星连环斩’伺候他,可不保证七刀之后,他的小命还在,请你先见谅。”

轩流风漠然道:“是吗?那好,我就让你七刀,让你痛痛快快发泄一下,然后从此之后也不用舞刀了,我忽然改变主意了,打算要把你的两只手掌都切了下来。”

孤冷烟须发一张,冷冷道:“好,很好!敢在老子的面前说出这种话,轩流风,今天你死定了,就算玉皇大帝也救不了你……哼,老子也懒的跟你耍嘴皮子了,看刀,摇光破军斩!”

说话间,他双手握上了“七煞刀”的刀柄,横刀斜指,“斩”字一出口,顿时就看见他猛地飙了出去,挥刀斜斜斩向轩流风的胸口,刀刃律动,呜呜破空,刀势之猛,如行雷布雨一般。

“哈哈,什么七星连环斩,表象看上去很吓人,其实虚有其表而已,吓唬小孩儿还可以,用来对付我轩流风,只怕不行。”

其实,若按江湖人的眼光来看,孤冷烟这一招也算一等一的绝杀大招,不过,在轩流风看来,确实也不怎么样,而他这般出言嘲讽,只是他存心要气一气对方罢了。

敌人已扑至,刀刃将加身,轩流风依然神情自若,他轻轻一晃身子,斜刺里一窜,便躲了过去。

“开阳武曲斩!”

一刀落空,孤冷烟冷哼一声,接着第二招就抖了出来,招式圆融,几乎是没有一丝缝隙地承接着上一招,真的做到了连环斩杀。这第二招也十分绝妙,不过照样也奈何不了轩流风,他轻轻巧巧一闪身,便躲了过去。

“玉衡廉贞斩!”

第二招一落空,接着第三招便抖了出来。

“天权文曲斩!”

第三招还是落空,第四招跟着就施展了出来。

“天玑禄存斩!”

第四招依然落空,接着孤冷烟把第五招也抖了出来。

“天璇巨门斩!”

只恨轩流风的身法太诡异了,第五招还是落了空,不过孤冷烟并不灰心,第六招跟上。

“天枢贪狼斩!”

奈何第六招仍落空,孤冷烟把心一横,冒着内力倒退的风险,将丹田之中残存的所有真气都一下子爆发了出来,长身一纵,凌空一刀朝轩流风的头颅劈了下去,这最后一招,十分凶猛。

砰!

只可惜,对手的身法实在太贼滑了,比油锅里的泥鳅还滑溜一千倍,他这最后的一招大杀招还是落了空,一刀斩在广场的青石地面上,劈出一道深深的沟壑来。

“好霸道的七星连环斩,换了是我,估计都走不完七招,早早就败下阵来了……”

一旁观战的人群之中,某人心中对孤冷烟无比折服。

“如此绝杀的七星连环斩竟然连轩流风的衣角都碰不到一片?这轩流风短短半年之中就变得如此厉害了,这怎么可能?”

也有的人对轩流风刮目相看。

“嘿,这轩流风虽然变得高深莫测,但想七招一过,就要斩下孤冷烟的一双手掌来,这可能吗?说大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

某人的心中萌生出这样的质疑,正当他要出声嘲讽一两句之时,刚一张口,忽然间舌头却打结了,根本喊不出话来,因为陡然之间,孤冷烟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比杀猪声还凄厉十倍的惨叫之声,把他给震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