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神罚营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289字
  • 2019-03-29 08:00:10

轩流风定眼一瞧,发现眼前两人都是翩翩佳公子,年纪比自己还小上两三的样子,身材修长,面如冠玉,长相都十分英俊。

这两人的身上,气质飘逸,一股强悍的气息散发出来,令人忍不住要折倒,一看就知道是修真之辈,而且修为还不低,轩流风感觉,至少是宗级以上的,甚至隐约之中,这两人的身上荡漾着一股王者之气,很有可能还是王级大高手。

“两位道友是什么人?不知拦住在下的去路有何见教?”轩流风眉头轻轻一皱,出声问道。

那两人并不出声回答,左边那人忽然从腰间摘下一块玉牌来,亮给轩流风看,轩流风凝神看过去,发现是一块苍翠古玉,呈方形,长四寸,宽三寸,上面刻着一个古朴的文字——神。

轩流风不解道:“神?”

那人眉头神色一凛,还是不出声,将玉牌反转过来,反面又出现了一个字——罚。

轩流风还是不解:“罚?”

右边那人眉毛一轩,语气冷冷道:“怎么?阁下不认识这玉牌?”

轩流风摇头道:“呵呵,的确不认识,神罚是什么?”

左边那人将玉牌放回腰间挂好,眼神一厉,冷声问道:“阁下是哪一门哪一派的?竟然连‘神罚’二字指什么都不知道。”

见对方神色严厉起来,轩流风心中顿时就感到一丝不爽,不过没弄清楚对方的来历之前,他也不好冒然发作,淡淡一笑,道:“在下无门无派,一介散修。”

右边那人厉声道:“真的是散修吗?”

轩流风不卑不亢道:“假不了。”

右边那人接着又道:“那好,既然你不认识这‘神罚玉牌’的来历,我方白宇就跟你啰嗦一下。这玉牌乃是一块身份玉牌,代表着我们就是‘神罚营’的弟子,神罚营是什么,你知道不知道?”

轩流风见对方一副说教的嘴脸,顿时心中就厌恶,当下有话就直说,不跟他废话:“不知道!”

那方白宇道:“那就跟你再啰嗦一下,神罚营乃是九霄之上,由诸多正道门派共同组建的一支执法队伍,职责就是监察诸天,替天行道,除魔卫道,防止修真者在凡人国度之中为非作歹。”

轩流风道:“哦!原来是这样……两位把我拦住,莫非怀疑我是邪道中人吗?”

左边那人道:“阁下是不是邪修,那得交过手之后才知道……不过先不管这些,我且问你,你不好好的潜修,忽然出现于此,打算要干什么?想为祸凡间吗?”

轩流风淡淡一笑,道:“呵呵,两位只怕误会了,在下原本就是这儿的人,半年前在机缘巧合之下踏上了修真之路,如今小有成就,只是想回来看一看,见一见亲人朋友而已,绝对没有什么歹意。”

左边那人神色一寒,厉声道:“是吗?真当我洛千斩不长眼睛是不是?阁下的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怨恨之气,以为我瞧不出来?”

轩流风心中一凛:“莫非眼前这两位还会望气之术?那他们的修为可就不简单了……看来,只怕今天难以善了,不如……”

那洛千斩继续道:“怎么?无话可说了是不是?”

轩流风道:“你要这么认为,我确实也无话可说……不过,我实在不明白,阁下这是什么逻辑,看见某人身上藏刀,就断定他是杀人犯,这是不是武断了一些?我心头之中确实有怨恨之意,但又如何?难道这样就说明我是一个杀人犯?就要将我囚禁起来?”

那方白宇眉头一皱,道:“废话少说,阁下若真只是想回凡间探亲,那好,就把你身上的兵器和空间戒指都交出来吧,这样,我们可以网开一面。”

轩流风冷笑道:“嘿嘿,你们如此行径,这跟赤裸裸的打劫有区别吗?什么神罚营,什么除魔卫道,依我看来,不过就是一个强盗窝而已。”

洛千斩神色一寒,喝道:“小子,竟然污蔑我们神罚营,不想活了是不是?少废话,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从那里来就回那里去,乖乖修你的道,不要在凡间出现;二是,将你身上的兵器和法宝都交出来,然后我们通融一下,放你到凡间去探亲。如若不然……”

轩流风最不爽便是被别人威胁,当下他心中就起了杀机,冷冷一笑,戏谑道:“难道便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方白宇戏谑道:“当然有,那就是拔剑反抗,不过劝你先要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有多少,反抗我们‘神罚营’行事,那就是与正道数以道计的门派作对,只有死路一条,嘿嘿。”

“是吗?我轩流风偏不信了。看招,炎天无法——”

轩流风知道再说下去根本没意义,干脆就拔剑相向,一出招,他就发动了最强一剑,力求一击即杀。炎天无法,御龙在天,此招一出,荒天神剑顿时就变化成一条黑色的太古荒龙,挟着风雷之色,猛地就朝那两名神罚营的弟子撞了过去,无比威猛,噗的一声,顷刻之间就从他们的身体穿了过去,分别在他们的心口留下一个血窟窿,然后化作一道流光没入轩流风的身体之中。

“你……你……这是什么道术?”方白宇一脸恐惧之色,低头望着胸口的血洞,眼中尽是不信和不甘。

“你……白宇兄,我们竟然抵不住他的一招……看……看来我们失策了……他……他真的只是师级的修为?我不信,我不信啊……”洛千斩的眼神之中也尽是强烈的不甘。

“这,这荒天九剑如此厉害……”

一招之间,连杀两名境界比自己高的大高手,轩流风自己都感到十分错愕。

“砰!”

只见那两名神罚营的弟子同时倒地,死不瞑目。

“哈哈,小流子,什么时候你就变得如此杀伐果敢了?真是让老师刮目相看呀。”荒戏谑的声音忽然间就在轩流风的心间响了起来。

“老师,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损我呀?想不到这一招‘炎天无法’竟然如此厉害……原本我还准备接着祭出一道‘造化天刀符’的,那知却给我省下了……”轩流风心中无比震撼,久久难已。

“嘿,荒天九剑可是天级功法呀,杀伤力岂能马虎?小流子,别只顾发怔了,快将这两人的尸体收入空间戒指之中藏好吧,然后快离开,不然被他们的同伙发现了,只怕要惹来无尽的麻烦。”荒忽然催促道。

“好!”

当下,轩流风催动口诀,顿时戴在中指上的那一枚金刚戒就激射出一道黑光来,化作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朝两具尸体飞了过去,当空一卷,就卷入了戒指之中。

随后,轩流风也没心思去检查两具尸体的身上有什么宝物,迈开步子,便朝那黄沙帮的总坛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