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血解残魂掌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279字
  • 2019-03-28 20:00:23

乌月国,黄河流域,瑶山一带。

黄河,浩浩荡荡,横贯东西;

瑶山,巍峨高大,绵延百里。

山南水北为阳,山北水南为阴。黄河之北是瑶山,瑶山之阳是黄河,两者之间,只见一片雄伟的建筑群盘踞着,屋舍千余间,栉次邻比,正是黄沙帮的总坛所在。

这是一间宽广恢宏的厅堂——浩义厅,乃是黄沙帮最为重要的办公之所,议事之厅。平时,帮中有什么大事须商议,或者有什么重大的庆典,都是选择在这里面进行。

此刻,只见偌大厅堂之中挤满了人,座无虚席。

大厅的最南边,那里有一张虎皮大椅。此时,只见椅子上正坐着一人,是一名六旬老者,须发花白,精神矍铄,眼神恫恫,满面春风,一脸得意。

这人,正是黄沙帮的一帮之主——吴须鱼,在他的下首,还坐着两排武林高手。

右边,共十三人,正是他的得力属下,各分舵的舵主。

左边,也是十三人,都是附近一些赫赫有名的武林大高手,不是一派之主,便是一门之主,诸如青城派的掌门人松风道人,华山派的掌门人青竹剑客,沧浪派的掌门人骑鹤山人,百仙派的掌门人贾半仙,辟邪剑庄的庄主萧易水,还有血影门的门主龙战等等,无一不是黄河一带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这些人齐聚一堂,到底所为何事?

“吴帮主,龙某再敬你一杯,祝贺你终于修炼成了绝世神功——万毒金身,从此之后,天下无敌。来,先干为敬!”龙虎门的门主龙七忽然向吴须鱼再次敬酒道。

敢情吴须鱼把众人聚在一起是要向众人炫耀自己的武学天赋有多么了不起吗?

吴须鱼大笑道:“哈哈,龙大当家客气了,来,一起干了!”脖子一仰,酒杯见底,随即又满上,举杯道,“诸位,吴某把你们叫来,并非要向你们炫耀什么,而是有一个十分重大的消息要跟诸位说。”

“嗯?是什么十分重大消息?吴帮主请说!”

闻言,众人都很好奇,都想开口追问,不过都不如铁旗门的门主林远图的嘴巴张得快。

吴须鱼沉吟了片刻,方始道:“在座诸位可都认识蒋三刀这么一号人物吧?”

血影门的龙战朗声道:“此人最近声名鹊起,只怕中土武林之中,不知道此人名头的人少之又少,不过,龙某也只是闻其名,未曾见过其人,也谈不上认识。”

辟邪剑庄的萧易水道:“听闻此人,自此他斩杀了高无杀,夺得长龙帮的帮主之位后,励精图治,短短半年的时间之内便把长龙帮发展成为长江流域的第一大帮派,并一举扫荡了整个长江流域……他的野心可谓不小呐。”

吴须鱼道:“不错,此人的野心确实不小,他可不单单只想做长江流域的霸主,更想也把我们黄河流域纳入他的统治之下,胃口大着哩。”

百仙派的贾半仙不屑道:“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若敢涉足我们瑶山一带,老夫一定要他尝一尝‘阎罗无敌功’的厉害。”

这位贾半仙,年纪比起吴须鱼来,还大上一两岁,不过,他长的鹤发童颜,看上去比吴须鱼年轻的多,也不知道他学了什么长生之术?

“不错,一个后生小辈,竟然如此狂妄,竟然妄想席卷整个天下?他若敢找上门来,我‘摘星刀客’孤冷烟也要他尝一尝我手中这一把‘七煞刀’的厉害,哼!”

又一尊门主不屑地开口道,这一位孤冷烟乃是七星门的门主,约莫四十来岁的光景,虽然他坐着,但完全可以看得出,他的身材十分高大,因为他坐在那儿,比旁边的人都高出半个头,长着一张国字脸,剑眉,虎目,卧胆鼻,八字须,一脸强悍,胆小的孩童,若是被他横上一眼,估计都要吓得哭出来,因为他的长相实在长得太凶悍了,而他对人的态度,不管亲人,还是仇人,一向都不太怎么和善,总好像世人都欠他的一样。他的绰号叫摘星刀客,不过私底下,人们都叫他灾星刀客。

“哈哈,不怕他来,就怕他不来,龙某的狂龙刀有很长一段时间未出鞘了,狂龙七绝式估计也快生疏了,正缺一个人做练手哩。”敢情,这一位龙虎门的门主龙七却是一名好战分子。

“吴帮主,老夫不明白了,蒋三刀不过就是一名二十出头的愣头青,他凭什么可以横扫整个长江流域,甚至想席卷全天下,莫非他练成了什么盖世神通不成?”

五禽庄的大当家“孔雀王”陆机是一名半百的老者,外貌也就普普通通,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不过此人的性格倒是比较沉稳,他惑然不解,便向吴须鱼索问道。

吴须鱼为他解答道:“哈哈,莫非陆庄主还不知道,这小子正是因为练成了‘血解残魂掌’,以为自己就是天下无敌,所以才这么嚣张的。”

孔雀王陆机惊愕道:“血解残魂掌?竟然是血解残魂掌,不怪他如此狂妄了,原来是有这个资本的……”

不但陆机惊诧,在座好几位大人物,一听到这“血解残魂掌”的名头,顿时都是脸色一变,有些难看。

……

“哈哈,御剑飞行了将近三个时辰,瑶山终于要到了吗?”

九天子上,只见一人御剑飞行,速度快如流星,瞬息千里,这人一袭青衣,只有一条左臂,正是轩流风。

这天,天一亮,他就从玉虚洞出发,在九天之上吹了将近三个时辰的罡风,终于,前面出现了一座令他无比熟悉的大山——瑶山。

“曾经,我以为瑶山就是世间最高最大的山脉,但见了苗疆的荒月山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待见了圣苍山之后,更明白什么叫天渊之别……瑶山,阔别了半年了之久,终于,我轩流风又回来了……”

嗖的一声,只见一道淡淡的人影从九天之上降落了下来,犹如一道雷电劈下,惊起林间数只飞鸟。便这样,轩流风就降落在了瑶山的山麓上。

一落到地面上,轩流风就将流影剑收入体内,他习惯性地用手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尽管衣服是干净的,根本没有尘垢。

“嘿,这屋,这瓦,还是那么让人感到亲切……只可惜却已物是人非……”

随后,轩流风转身朝南,抬头一眺望,入眼处,一条大河蜿蜒东去,这河,正是黄河,一条养育了他十几年的母亲河。在河岸的边上,那是一片让他感到熟悉无比的屋舍,这地方,正是黄沙帮的总坛所在了,一块令他高兴过,失落过,悲伤过的故土。

嗖!

轩流风收拾好情绪,举步正要朝山下走去,但陡然之间,两道人影从天而降,拦住了他的去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