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归虚刃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414字
  • 2019-03-26 20:00:07

“孽畜,如此欺负我娘子,你这是要找死……归虚刃,出来。归虚千劫斩,一刀万骨枯,灭杀!”

陡然间,那男子怒斥一声,就看见一道淡蓝的光芒从他头顶的百会穴冲了出来,逐渐变幻成一把庞大无比的斩天巨刃,同时向下一斩,犹如一匹通天赤练横亘而下,不偏不倚就劈在了赤焰魔猿的头颅上,哧的一下,顿时便将它劈成两半,轰然倒地,一颗犹如鸡蛋一般大小的内丹掉了出来。

归虚刃出,万物归虚。

咻的一声,随后就看见归虚刃陡然又化作一道淡蓝色的光芒被男子收回了体内。

“好家伙,不愧是上古荒兽,这内丹如此巨大一颗,其中的所蕴含的能量怕是抵得上寻常三四名道宗的内丹吧?”男子一眼瞥见那么大一颗内丹,顿时就是喜不自胜,他上前拾了起来,端详一下,便将之收入空间戒指之中。

随后,他转身看向女子,眼中充满怜爱,柔声道:“秋妮,没事了!”

赤焰魔猿斗大的拳头犹如冰雹一般砸落,又快又疾,但女子的步法造诣颇具火候,腾挪之间,巧妙绝伦,每次都让她堪堪躲了过去。不过,彼此之间,距离太近了,她根本无法避开赤焰的烘烤,身上的衣服有几处被烧糊了,样子实在有些狼狈不堪。

此时,女子镇定了下来,她先横了一眼赤焰魔猿的尸体,最后看向男子,埋怨道:“千哥,你出手也太狠了一些……多好的一头上古妖兽呀,若是将它降服,收做灵宠,岂非更好?”

那男子不以为然道:“嘿,这么暴躁和丑陋的妖兽,还是杀了划算一些,免的带在身边,有损我家娘子的淑女形象不是?”

女子笑骂:“呸!油嘴滑舌。”

男子讪讪一笑,道:“好了,秋妮,我们不要耽搁了,还是赶紧上路吧,免的回去迟了,又要挨师父的骂。”

“嗯!”

女子轻轻点了一下螓首,当下轩流风就看见两人祭出一把飞剑在脚底,准备离开,但忽然间——

“停住!你们不准走……”

陡然之间,一个充满怒意的声音传过来,十分洪亮。

“嗯?”

轩流风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扭头一看,顿时就看见一道火红的人影从西边御剑飞来,犹如流星赶月一般,顷刻之间就飞到了那一男一女的前面,拦住他们的去路。

“在下方照千,这位是我的道侣梁秋妮,不知道道友怎么称呼,叫住我们又是有何见教?”那名男子忽然自报姓名,朝来人拱了拱手,垂询道。

此时轩流风已然看清楚了,那火红的身影是一名青年男子,高冠奇服,披着一件火焰一般的披风,猎猎作响,气势无比霸道。

只见火红男子冷冷一笑,怒声道:“哼!老子才不管你们是谁,我只想问你们一句,地上这一头赤焰魔猿可是你们杀死的?”语气咄咄逼人,轩流风听了都感觉不爽,似乎他就是苍生的主宰一般,高高在上,俯览众生。

梁秋妮秀眉一挑,冷声道:“咯咯,是我们杀的,那又如何?”

火红男子道:“很好!承认了就好了……你们,你们竟然敢对我韩赤衣的灵宠下毒手?这次你们是死定了,天上地下没有人可以解救得了你们……有什么遗言就赶紧交代了吧,或许在我心情好的时候可以帮你们完成……”

“赤衣书生韩赤衣?青衫老祖辰如风门下的亲传弟子?”方照千冷冷一笑,道:“哼!大言不惭……别以为你是‘青衣门’的人,我们就怕了你,你们青衣门是邪道圣者大门派,我们罗浮剑派也是圣者大门派,那个怕你呀?想杀我们?先问过我手中这把‘归虚刃’先。”说着,将他那一口绝品灵兵——归虚刃亮了出来,刀身上不断有淡蓝色的光芒在流转。

梁秋妮紧跟着也道:“还有本姑娘手中这一把‘逆仙剑’。”说罢,她也将自己的趁手兵器祭了出来,是一把银亮如雪的细长宝剑,剑身上萦绕着一层乳白色的光芒,璀璨夺目,灵性十足,也是一口绝品灵兵。

韩赤衣嘴角一挑,露出一抹怪笑,不屑道:“哼!两把绝品灵兵而已,也好意思在我赤衣书生的面前卖弄?嘿,莫非你们以为就你们有,我便没有?断狱刀,出来!”

声落,就看见他的右手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口漆黑发亮的鬼头大刀,刀身上布满许许多多恶鬼骷髅头等符纹,邪恶无比,煞气冲天,也是一口绝品灵兵级别的邪兵。

方照千眉毛一轩,叫道:“听闻你们青衣门的无上绝技——青衣十八绝式,在风陌大陆恒河沙数一般的修真门派之中也是一门拿得出手的无上神通,不过,却不知比起我们罗浮剑派的‘秋水无痕真妙剑诀’来,那个更强一些?今天,就让我们来分一个高低吧!”

韩赤衣冷冷一笑,高声叫道:“如你所愿,看刀,断狱流星斩!”说话间,他右手一扬,断狱刀便划出一道美妙的圆弧,破空朝方照千的胸膛斩杀过去,去势奇急,有如奔雷闪电。

“秋水无痕迹,归虚演太极,封!”

方照千不惊不慌,左手掐剑诀,右手蓦然一抡,划了一个圈,手中的归虚刃凌空飞舞起来,寒芒一盛,蓝光流转,顷刻间就演化成一幅太极图挡在了身前。

锵!

只见断狱刀一下子就撞在了太极图之上,爆发出一声脆响,无法将其攻破,韩赤衣冷哼一声,一招手,便将断狱刀召回了手中,横刀一挡,叮的一声,便将梁秋妮袭杀过来的逆仙剑磕飞。

“断狱无间杀!”

韩赤衣双眉一挑,断喝一声,整个人蓦然就化作一道残影飙了出去,挥刀朝方照千斩杀过去,速度之快,如风驰电掣,气势之猛,如老虎出柙。

“来得好!”

方照千沉声一喝,一扬手中的归虚刃,凌空一翻,朝敌人扑了过去。

“大梦不觉醒,秋水一世寒。看剑!”

梁秋妮轻斥一声,玉臂一抖,逆仙剑挽出一片剑花,剑气纵横,如秋水一般肃杀,铺天盖地卷向韩赤衣。

“叮叮当当……”

霎时之间,三人就斗在了一起,兵器交接之声,叱喝怒吼之声,连绵不断,不绝于耳,刀光闪闪,剑影霍霍,交错如织,杀气森森,纵横无间,险象环生,精彩纷呈,无比壮烈。

“抬手之间,十指就发出凌厉的剑气,这三人可都是宗级大高手呀……不过,看他们的剑法招式精妙则精妙矣,威力却不怎么样的,都不如我施展一招‘炎天无法’爆发出来的威力大……”

轩流风藏在树上,十分隐蔽,倒不怕被三人发现,难得有三名宗级大高手演武给他看,这对他的武道经验可是大有裨益,他可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片段,于是伸长脖子,全神贯注地观战。

“秋水无痕真妙剑诀也不过如此,根本奈何不了我,哈哈……”

忽然间,韩赤衣发出一阵哈哈大笑,笑声不绝之中,只见他横着一刀挥了出去,将方照千和梁秋妮一下子逼退,嗖的一声,他并没有趁势追击,而是御剑向后一飞,升至半空,与敌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是吗?真以为我们奈何不了你?归虚升龙斩,看刀!”

方照千沉喝一声,顿时就看见他两脚用力一跃,嗖的一声,整个人就扶摇直上,手中归虚刃凌空一抖,变幻成一头荒古神龙,挟风雷万钧之势朝半空中的韩赤衣冲了过去。

“这一招‘归虚升龙斩’使得妙啊,大气磅礴,一往无前,这一下,只怕赤衣书生要吃亏了……”

轩流风暗暗为方照千喝彩,他原以为,此招一出,韩赤衣必定要吃亏不可,那知下一刻发生的转变却惊得他口呆目瞪——

“哼!简直找死……造化天刀,出来!”

韩赤衣镇定如常,不惊不慌,只见他将右手缓缓举了起来,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就出现了一张圣级符宝——造化天刀符。

这一张符箓,七寸长,三指宽,通体宝蓝色,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其中流转不息,一面用上古文字书写着“造化天刀”四个字,另一面则是一个“圣”字。

卟的一声,那一张符宝蓦然被他捏碎了,嗡的一下,一把能量巨刀——造化天刀就出现在他的手中,庞大无比,三丈宽,十丈长,蔚蓝如天,刀身之上雷霆缠绕,光芒璀璨,霸道无匹。

“灭杀!”

待方照千演化而成“荒龙”快要攻近身子之时,陡然间,就看见韩赤衣嘴角一斜,冷笑连连,同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手臂蓦然向下一压,庞大无比的能量天刀随之横亘而下。

哧啦!

在轩流风惊诧的瞳孔之中,只见韩赤衣手中握着造化天刀,陡然朝下一劈,轻描淡写间,那一条“荒龙”便被他一刀劈成了两片,血染长空。

“啊!千哥,不要啊……可恶的贼子,我跟你拼了……”

目睹自己的道侣身死道消,顷刻间,梁秋妮在无尽的悲痛之中却是疯掉了,只见她不顾一切地朝韩赤衣扑将过去,一甩手,一张王级符宝——大罗天牢符就打了出去,演化出一个囚笼,将得意忘形,来不及躲避的韩赤衣困个正着。

韩赤衣轻蔑道:“嘿,一张王级符宝也想困住我韩赤衣,可能吗?”

符宝都只有一击之威,他手中的造化天刀已然消失了,不然凭着造化天刀的无上大威能,这一个由王级符宝演化出来的“囚笼”只怕也经不住他的轻轻一刀。

不过,就算不必依仗造化天刀,他韩赤衣也自信凭着手中的一把断狱刀,也能破开“囚笼”,最终脱困而去,只是稍微废一点时间而已。

所以,就算他失手被困住了,也不当一回事,脸上依旧挂着一抹邪恶的笑容,根本不把梁秋妮看在眼里,以为她只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罢了,羸弱的紧,根本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但在下一刻,当他看见梁秋妮做出一个疯狂的举动之时,他脸上的笑容忽然就顿住了,反而一脸骇然,惊恐大叫道:“你……你……你这是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