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白奇英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22字
  • 2019-03-21 12:00:04

“这条河如此辽阔,河水也这般湍急,渔船都不见一艘,怎么过去呀?”

骆小闵可以御剑飞行,横渡一条河,那是小问题,她绝不会叫出这样的话来。

轩流风不但也可以御剑飞行,更是水性娴熟,外号九须纹龙可不是白叫的,比这白狼河辽阔几十倍的黄河,他都可以泅水横渡,面对这一条白狼河,他也没有什么好犯难的,断然也不会叫出这样的话来。

劳八做为一品神捕,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一向都很镇定,也绝不会轻率地喊出这样的话来。

官大富带的路,前面会出现什么情况,都早在他的意料之中,断不会也叫出这样的话。

喊这话的人是灵目判官,他的天目剑法在夜狼国算是一绝,但他身段矮胖,手短脚短,对于轻功,真的不擅长,叫他来一个一苇渡江,那是赶鸭上架,到不如直接叫他上吊,所以,望着滚滚白狼河之水,他犯难了。

官大富说道:“李大人,你不必急,我们往北再行一段路程,那里有一个渡口,能坐船过河。”

当下,官大富领着众人沿着河岸一直北上。走了约莫一袋烟的工夫,果然就看见了一个渡口。不过,整个渡口空空荡荡,鬼影都不见一个,船只更是没有。

“奇怪了,白狼堡这帮兔崽子今天怎么回事?怎么统统都躲起来了?”官大富皱着眉头嘀咕道。

轩流风错愕道:“白狼堡?”这三字,他听说起来极耳熟,稍一寻思,就让他想起了白狼四杰来了。

官大富解说道:“这个渡口是白狼堡的生意,平时每天都有人在,今天却是奇怪了,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也不知道这白奇英唱的是那一处?”

“该不会是,白狼四杰被我一招毙命之后,那白狼堡的堡主就吓的屁滚尿流,将所有的门人都召集在身旁保护他自己?”轩流风有些臭美,很不脸地这样想道。

灵目判官愁着眉毛对劳八道:“师父,如今没船,过不了河呀,怎么办?”

“这个……”

劳八自己可以凭着绝高的轻功凌虚飞渡过去,但他实在是没办法将两名徒弟也带过去,不禁眉宇轻轻皱了皱,一时犯难了,不言。

骆小闵忽然道:“八爷,那‘天尸’可不是一般寻常僵尸,只怕用武功根本对付不了它,所以,你们就在这里等我们好了,我跟我师兄足可对付它。”

劳八沉吟道:“莫非你们会道术不成?”他并不是愚钝之辈,一听就能听出骆小闵的弦外之音。

“有船来了,你们快看!”

骆小闵正要张口说话,忽然火眼判官眼尖,看见远远有一艘小船出现,大声叫了出来,将她的思路给打断了,索性便住口不言。

众人循着火眼判官手指的方向,朝河水的上游,也就是北边方向看去,果然就看到一艘狭长的战船乘风破浪驶来,速度好快,如烈马驰骋。

“这是白奇英的蒙冲战船,他怎么来了?”官大富嘀咕道。

白奇英作为白狼堡的堡主,在九星镇一带,那是一名响当当的人物,平时都是待在白狼堡之中喝喝茶,下下棋,一般什么事都有手下替他摆平,诸事他不必操心,享受生活就好了,今天,他的蒙冲战船出现于此,官大富见了之后,实在感到有些意料之外。

很快,蒙冲战船就驶近了,挨着渡口的木板平台停了下来。

噔噔声响,只见数人从船舱之中走到甲板上。

轩流风凝神一打量,就看见,一共有七人。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头发花白的中年汉子,国字脸,鹰钩鼻,面白无须,负手而立,神色倨傲,他的身材其实并不高大,但他的身形却给人一种高山仰止感觉,霸气凛然。

在他后面站着的六人,一字排来,都是壮年汉子,三十来岁的光景,身材一样高,不高也不矮,身形一样胖,不肥也不瘦,衣着打扮相同,都是短衣劲衫,裸露出来的手臂和脖子,青筋虬错,充满爆炸性的力量,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

“哈哈,白堡主,还有白狼六雄,真是难得一见呀,今天却都一起出现了,稀奇稀奇!”

官大富对着战船上的七人拱了拱手,笑脸相对。

“官大人,你怎么也在这里?失敬失敬!”

那中年汉子见到官大富,明显有些错愕,神情愣了愣,随后作揖还礼道。

显然,这中年汉子就是白狼堡的堡主白奇英,而他后面的六人就是白狼六雄了。

骆小闵细声对旁边的轩流风耳语道:“咯咯,师兄,这白堡主只怕是冲着我们来的……嗯,人是你杀的,一会你自己摆平。”

轩流风笑道:“嘿,小事一件,不足一哂。”他刚说完,忽然就感到白奇英凌厉的目光朝自己投了过来,顿时就明白了——这白堡主果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只见白奇英横了轩流风一眼,冷声说道:“独臂小子,白狼四杰可是你杀的?”

轩流风淡淡一笑,朗声道:“不错!是我杀的,谁叫他们不长眼,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要打劫在下。”

白奇英冷哼一声,沉声道:“很好!血债血偿,阁下就拿命来填吧。白狼六雄,上去将他给本座拿下。”

“是!”

白狼六雄异口同声应了一声,整齐划一,就好像出自一人之口。声落,六人纷纷亮出一把长剑,脚下用力一跃,就从甲板上跳到了渡口的平台之上,其中一人开口叫道:“小子,白堡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乖乖束手就擒,还能留你一个全尸,否者……”

轩流风淡淡一笑,正要开口回敬一两句,但忽然——

“放肆!在我们的师父面前也敢大呼小叫,莫非活的不耐烦了?”

火眼判官显然看不惯白狼六雄的嚣张行径,出声喝斥道。

“你们的师父算什么东西?我们对付我们的仇人,碍你们什么事了?惹我们不爽,连你也一起宰了,哼!”

白狼六雄中的一人十分不屑地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