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白狼河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128字
  • 2019-03-21 08:00:17

流影一出,神泣鬼哭,流影一敛,世绝人影。

流影剑掠过之后,火眼判官和灵目判官的脖子上都出现了一条细小的红线。

灵目判官骇然道:“你……这是什么剑法?”

火眼判官惊诧道:“你……多谢手下留情。”

两人同时惊恐地看着轩流风,眼睛睁得大大,仿佛见鬼了一般,惊魂不定。

“快进去叫你们的师父和县令都出来见我们,否则……这里将变成一片血海地狱。”

轩流风轻轻一笑,慢声说道。

本来,要取这两位二品名捕的性命,对于如今的轩流风来说,那是小菜一碟,轻而易举。

不过,他并不是嗜杀之辈,也知道,杀戮有时并不一定就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手段。

所以,他临时改变主意,暂且饶过了两人一命,只是轻轻地割破了他们的一点表皮,放点小血,以作警示。

果然,两名一向硬派的二品名捕,顿时就被他无比凌厉的手段震住,对他说出的话不敢不听,悻悻地退下,朝后院走去了。

“哈哈,绝对的实力果然是一个好东西……嗯,我轩流风日后一定加倍努力修炼才是……”

就在这一刻,轩流风迷恋上了绝对实力的魅力,更加坚定了修真之心。

不多久,脚步声响起。

轩流风抬眼一看,就看见一行四人从后院走了出来,走在最前的是火眼判官和灵目判官,两人并列行走。紧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体形发福,肥头大耳,小鼻子,小眼睛,头戴乌纱帽,身穿七品官服。走在最后面的一人,也是中年男子,中等身材,面容清瘦,鼻梁又高又直,长着两撇八字胡子,一脸刚毅。

很快,四人就走到了轩流风和骆小闵的跟前。

戴乌纱帽的中年男子扫了轩流风和骆小闵一眼,最先发话道:“敝人官大富,正是这里的县令,不知两位找我何事?”

骆小闵嫣然一笑,开口道:“你就是这里的县令?很好!”目光一转,看向站在左边的那一名八字胡子,又道,“想必这一位就是夜狼国鼎鼎有名的第一大高手——神捕劳八八爷了?”

那人哈哈一笑,捋须道:“都是虚名而已,不足道哉。姑娘是?”看向轩流风,又道,“还有这一位少侠,你们怎么称呼?”

轩流风正要开口,那知不如骆小闵嘴快,她微笑道:“我叫骆小闵,他是我的师兄轩流风。”

神捕劳八又问:“两位是哪里人?师从何门?”

骆小闵道:“我们住的地方可远了,说出来,你们未必知道,不说也罢。”

神捕劳八道:“好!住的地方,不说便不说……但你们的师父究竟是那一位?老夫很想认识一下!听我这两位不成器的劣徒说道,这一位轩少侠的剑法超凡入圣,想必你们的师父决计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说出来,或许老夫认识。”

骆小闵迟疑了一下,说道:“好,跟你说了也无妨,我们的门派叫‘圣苍门’,我们的掌教叫‘圣苍子’,八爷,你可听说过?”

神捕劳八赧然一笑,说道:“这个……真没听说过。看来,我劳八的见闻还是孤陋了一些。”

听了劳八的话,轩流风忍不住生出一些腹诽:“听口气,这劳八,他以为自己有多么见多识广的样子,殊不知,天地浩瀚,未知之事,多了去了……荒老师活了几万年,都不敢说他自己完全清楚诸天万界之事……这劳八,终究只是一名凡夫俗子而已……”他淡淡一笑,半是感慨道:“宇宙无穷无尽,包罗万象,人的见闻再怎么广博,也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劳八道:“少侠所言极是。”顿了顿,忽道,“听说少侠刚才一招之下就打败了我的两名徒弟,剑法之高,连老夫听了,都感到震撼,自叹弗如,老夫不才,很想见识一下,望少侠不吝赐教才是。”

骆小闵笑道:“咯咯,八爷肯指点我们晚辈,那是求之不得的美事。听说八爷的‘分光刀法’乃是夜狼国排名第一的无上绝妙刀法,小女子也很想见识一下,奈何,我们尚有要事待办,只怕现在抽不出空来,望八爷见谅!”

劳八道:“嗯?你们有什么重要之事要办?”

骆小闵道:“是一项门派任务。”停顿了一下,接着道,“猎杀天尸。”

劳八道:“天尸?你们也是为了对付这个而来?”

骆小闵道:“呵,若小女子猜得不错的话,想必八爷也是冲着它才来这里的,是也不是?”

劳八笑道:“哈哈,姑娘真是冰雪聪明……不错,老夫正是为了调查此事才出现于此。”

骆小闵道:“小女子冒昧问一句,八爷可查出天尸的藏身之所了吗?”

劳八道:“呵呵,老夫也是今天刚到这里,还未着手调查。”

骆小闵哦了一声,看向县令官大富,说道:“官大人,小女子听说,你府上有几名差役被天尸给咬死了,有没有这事呢?”

官大富好歹也是一悬之父母官,权势在握,眼界一向很高,寻常小百姓,他根本不看在眼里,但现在连朝廷一品神捕,相当于一品大官的劳八都对这小姑娘客客气气,他是一个擅于见风使舵的人,当下也不敢对骆小闵傲慢无礼,恭恭敬敬地说道:“确有此事!”

骆小闵追问道:“大概的经过是?”

官大富沉吟一会儿,理清了思路之后才说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府上来了一名报案的老妇人,说她的儿子前去乱葬岗给他父亲的坟头上香,那知却是一去不归,过了两天之后,老妇人实在担心不过,就托邻居帮忙寻找,结果是,人是找到了,不过却是一具干尸,死相极惨。官某听了案情的讲述之后,便差人前去乱葬岗调查取证,起先一共派了三人,那知道这三人一去之后,三天未归,那时我开始意识到事态并不寻常,又派我手下的师爷兼捕头陈大贵带领了十名手下前去查看,那知道,他们这么一去也是如泥牛如海,音信全无,这时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知道那乱葬岗已然成了一块死地,不敢再冒然派人前去送死,于是只好向上汇报……”

劳八这时道:“最后事情上报到了圣上那里,所以老夫接到消息之后便赶来了。”

轩流风心下释然,难怪这衙门之中一片冷清,空空荡荡,没什么人,原来一大半都被天尸给吃掉了,他开口道:“那乱葬岗在什么地方?”

官大富道:“就在小镇的西边,白狼河过去有一大块荒地,那便是了。”

轩流风扭头对骆小闵道:“小闵,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前去看一看?”

骆小闵想了想,点头道:“也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扫了劳八等四人一眼,正要说一些告辞的话,劳八却抢先开了口,说道:“让老夫跟你们一同前往吧。”

骆小闵本想说不必了,但转念一想,自己并不认得路,有个人领路也好,便点头道:“也好!就麻烦八爷带路了。”

劳八侧首对官大富道:“官大人,这里是你的地方,你对地势比较熟,便请引路吧。”

官大富其实是一个胆小怕死之人,本想推脱不说,但在劳八这一位一品神捕的面前,他也不敢说出半个不字,只好硬着头皮应了一声是,便走在前面引路。

其余人跟在他的后面。

走出大门口的时候,骆小闵顺便出手替那一名门卫解开了穴道,还他自由之身。

刚走出衙门的大门口,官大富忽然停了下来,说道:“这里是小镇的中心,离乱葬岗有一段不短的路程,我们还是骑马快一些吧。”

其实并不远的,若是让轩流风御剑飞行,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便能到达。但这一位是当地的父母官,平时养尊处优惯了,长着一身肥肉,走路对他而言,实在有些为难他了。原本他还想叫人用轿子抬他的,但在劳八的面前,他又不好表现的太过没用,只好退而求其次,提出要骑马了。

劳八点头道:“也好!就叫人备马吧。”

官大富于是对那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门卫吩咐道:“你,快去马厩牵六匹马儿过来”

那门卫应了一声是,急忙朝后院疾跑去,很快消失不见,不多时候,得得之声响起,便又见他赶着一支“马队”出现了。

不多不少,刚好就六匹马,清一色的灰马。

轩流风一干人随便挑了一匹骑了上去。

还是官大富走在前面,他驾的一声,催马上路,沿着大街往南走,众人紧随其后。

到达了“当当铺”之后,才转向西边去,一直策马奔腾。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之后,青石街道就走完了,此时也到了小镇的边缘,再过去,就一片荒芜之地,怪石嶙峋,杂草乱声,一条小径蜿蜒西去。

众人骑马沿着小径一直前进,大约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小径又走完了,尽头之处,是一片沙滩,一条辽阔二十多丈的河流横亘在眼前,南北走向。

河水湍急,奔腾如马,阳光普照之下,白浪滚滚,波光万顷,一眼望过去,耀眼生花,甚至有些刺痛。

这就是方圆百里范围之内十分出名的一条河流——白狼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