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宝典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707字
  • 2019-02-03 20:00:19

回天刀轮!

小朵眼瞳一紧,玉手一扬,便看见一道匹练一般的光芒从她的袖子里飞了出去,绕身飞舞,叮叮声响,将对方的暗器一一击飞,随后又回到了她的手中。

“看刀!”

白虎使者厉喝一声,四人不服气,又准备发动攻击。

这时,小朵忽然出声道:“且慢!”

“嗯?”白虎使者不解道,“有事么?”

小朵道:“你们虽然人多,但却占不到什么优势,你们赢不了我们,我们也奈何不了你们,这样干耗下去实在也无意义,不如大家休战如何?”

“嘿嘿!”朱雀使者阴恻恻一笑,说道,“想休战是吗?未曾不可,但是……”用手一指江枫,又道,“小子,只要你肯把东西乖乖的献出来,一切都好说。”

江枫开口道:“你们还是念念不忘想要夺取紫气宝典对吗?”

白虎使者出声道:“不错!东西若是不到手,你休想有一天安宁的日子过。”

“哎!”江枫叹息道,“你们对这东西真的非抢到手才肯罢休是吗?”

白虎使者重重的点头:“不错!”

江枫忽又问道:“那么,真空教的四大使者,在下且问一下你们,你们可知道这紫气宝典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白虎使者道:“这还用的着问吗?不就是一本修真秘笈嘛,不过对于我辈江湖人士而言,那可是无价之宝。”

江枫挪揄道:“既知是修真密笈,那你们抢来又有何用呢?嘿嘿,千万别告诉我,说你们的血脉中含有灵根?”

白虎使者道:“小子!别人不知道,但并不代表我们也不知道……”眼珠一转,语锋一变,又道,“既然你觉得这宝典对我们真武境的武者没有用处,为何还掖着不放呢?”

“嗯?”江枫好奇道,“你们知道什么?”

白虎使者道:“小子,是不是连你自己也不清楚这宝典的秘密?”

江枫坦言道:“实不相瞒,所谓的紫气宝典到底长的什么模样,在下确实没见过,只听闻它是一本修真宝典罢了,至于它里面藏着什么天大秘密,那便不得而知了。”

白虎使者哦了一下,道:“这么说,东西真不在你身上?”

江枫道:“在或是不在,你且先告诉我,这紫气宝典到底有什么秘密,我才回答你这个问题。”

白虎使者道:“告诉你也无妨,反正眼下越来越多的人都知道了,也不算什么秘密了……”

他还要喋喋不休,江枫直接追问:“到底是什么?”

白虎使者道:“小子,难道你便没听说,江湖上传言,这紫气宝典并不是一般的修真宝典,而是一本来自遥远的东海深处的修行圣地——长今山,是一本可以让凡人经过特殊修炼也能窥视真气之境,进而成为修真者的神奇宝典吗?”

“嗯?江湖上还有这传言?”江枫道,“可是,江湖传言往往都是水分居多,好比江湖传言这宝典在本人的身上,但是,我在这里就明确的告诉你们,东西确实不在本人的身上,信不信由你们。”

“当真不在?”白虎使者并不信他所言,“想骗小孩吗?”

江枫淡淡一笑,耸肩道:“但是你们是小孩子么?有必要骗你们?如果东西真的在鄙人身上,我还傻的四处乱跑?我不懂寻个隐密的地方藏起来么,然后好好参悟宝典之中的秘密?”

白虎使者沉吟了片刻,一抬头,眼中精光矍矍,说道:“东西真的不在你身上?那么敢不敢让我们搜身哩?”

“搜身?想趁机占人家的便宜吗?老色鬼!”小朵忍不住在一旁出声冷讽道。

白虎使者翻白眼道:“什么老色鬼?小丫头,又不是搜你的身,你紧张什么?”

“嘿嘿!虎大,也许这小丫头皮痒了,想叫你帮她搜一下身子,顺便也抓一下痒呢!”玄武使者一旁淫笑连连,色眼眯眯,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

小朵狠狠瞪了玄武使者一眼:“死老头,我看你才皮痒要找打?”

玄武使者轻薄道:“对啊!大爷我确实皮痒痒的,小丫头不如过来帮我抓一抓?”

“死老头,你若真皮痒的话,一会本姑娘就拿剑在你身上割几下子吧!”小朵气的小嘴高高嘟起,不过她忍住没发作,“不过现在有一件奇怪的事情,本姑娘想先弄清楚再说。”

白虎使者问道:“嗯?什么事情奇怪?”

小朵道:“难道你们都没发现地上好像少了一些什么?”

白虎使者错愕道:“少了一些什么?”垂头下看,四下搜查。

江枫也不懂小朵的葫芦里卖什么药,也低眼一一从那些尸体身上扫过。

“嗯?”朱雀使者大叫道,“怎么好像少了一具尸体?”

玄武使者也道:“对啊!明明记得有四具尸体的,怎么现在只剩三具,另外一具呢,不会诈尸跑掉了吧?”

江枫嘀咕道:“对啊!刚刚明明看见林臣的尸体躺在哪里不动,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却不见了,凭空消失了吗?怪事!”

白虎使者犯疑道:“好好端端的那么大一具尸体怎能说消失就消失了呢?莫非有鬼?”

青龙使者摇头道:“若说这人诈死,趁大家不注意偷偷溜走了吧,也不太可能呀,他明明被那使九环刀的一刀洞穿了心窝,绝无活命的道理……”说着,用手指了指萧山的尸体。显然,他并不认识萧山。看样子,他们彼此都来不及打招呼,就斗了起来。

“这使九环刀的汉子看上去一派正义的样子,原来却也是鸡鸣狗盗之辈。”江枫心下嘀咕道,他这才知道,原来林臣是被萧山所杀。

显然,江枫也不认识萧山,原本他见萧山看上去正气凛然的样子,以为他是正派人士,应该是相助林臣的一方,但此刻见青龙使者如此一说,他才知道,原来萧山才是杀害林臣的凶手。

不过,他也不是百分百的断定,因为如今萧山已一命呜呼,死无对证,那也不能排除是青龙使者有意诬陷于他。

江枫略作思索,抬头望向青龙使者,说道:“这么说,你们四位是路见不平,看见这三人欺负弱小,所以挺身而出的咯?”

青龙使者点头道:“不错!我们四人便是看不惯这三人以多欺少,所以就站出来主持公道。”

江枫道:“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两人岂不是无意中助纣为虐了?”

青龙使者干笑道:“嘿嘿!是非善恶,素来难以定论,昨天之争,阁下已把我们定为敌人,这次出手横加阻拦,那原也正常,不是么?”

“倒也是!”江枫说道,“实不相瞒,这忽然消失不见的尸体,他叫林臣,是神盾镖局的一名镖头,昨天夜里,本人与他有过一面之缘,那时他遭到强敌的追杀,自知难逃敌手,便嘱托我替他把东西送到货主的手上。可惜后来出现一些变故,我又把东西交回给他,让他先一步离开,可惜啊,他终究难逃厄运,客死异乡……”

江枫实在也想不明白,光天化日之下,好端端的一具尸体怎会凭空消失不见了呢?

白虎使者忽然开口问道:“那人是神盾镖局的镖头?”

江枫道:“至于是也不是,本人也不太清楚,反正他昨晚跟我说,他是的。”

“这样!”白虎使者道,“神盾镖局么,鄙人也听说过,是神木郡最大的一家镖局,传闻它的总镖头叫林雷,是一名武艺期的大高手,颇有几分本事,黑白两道都吃的香,一般他所走的镖,绿林道上的好汉都不愿染指,这次是谁吃了豹子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呢?”

江枫道:“那人叫秦汉时,是西凉国关山郡的一名独脚大盗。”

“关山大盗秦汉时?”白虎使者皱眉道,“原来是此人。”

“嗯?”江枫道,“莫非你也认识这人?”

白虎使者道:“不曾谋面,也谈不上认识,只是我有几名手下折损在他的手中,正想找他算一下账,可惜没遇着。”

“哦!原来如此。”江枫道,“此人昨夜就在青灯镇出现,想必尚未走远,估计就在附近吧。”

小朵这时插话道:“喂!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你们四人打算如何?还要不要大家接着分一个高低?”

白虎使者沉吟道:“这个……彼此都奈何不了对方,似乎继续纠缠下去也没意思,不如大家各走各的,你们觉得呢?”

小朵瞟了江枫一眼,不出声,意思让他来拿主意。

江枫微微一笑,开口道:“也罢!大家各走各的吧……原本大家也没有什么生死大恨,没必要死缠不休……”顿了一下,遂向四人抱拳道,“诸位,就此告辞吧,后会有期!”

“告辞!”

四大神使也同时客套道。

于是,江枫和小朵一块结伴离开,牵马上了小路,随后翻身上马朝东行去。

四大神使并不急的离开,回刀入鞘后,待在原地站着。

玄武使者开口道:“虎大,便这样放他们离开了吗?那小子,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高深的修为,肯定是参悟了紫气宝典中的秘密,他说东西不在他身上,未必不是假话啊……还有,他昨天刺我一剑,此仇不报,实在难平心头之火呀。”

白虎使者说道:“我们真空教素来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玄武,你且放心,这仇肯定要替你报的,不过今天不是时候……至于说他修炼了紫气宝典中的绝学,依我看,似乎不像,换作是我,若是得到了这等至宝,肯定寻个没有人烟的地方隐居起来,好好参悟个中奥妙,绝不会还在江湖上四处瞎闯。”

青龙使者道:“虎大所言不无道理,我也觉得这小子不似作伪之辈,既然东西不在他的身上,那到底落在谁的手上了呢?”

白虎使者又道:“如果今天就只有这小子单独一人,不管如何,我们肯定要把他击杀了,然后一搜身,便知道东西在不在他的身上啦。可惜……”

朱雀使者道:“虎大,可惜什么?”

白虎使者道:“可惜他的旁边多出一个不明来历的小丫头。”

玄武使者道:“虎大,一个黄毛小丫头罢了,有什么好顾忌的,一并把他们两个都送上西天不就得了?”

白虎使者摇头道:“玄武,你说的倒轻松,但事实上呢,刚才我们都用尽全力了吧,结果又如何?久攻不下,竟然奈何不了两个小毛孩,这若是传到江湖上,我们四人的老脸该往何处搁?”

玄武使者脸上一红一白,颇是尴尬的样子。

白虎使者又道:“而且,你们难道没看出来吗,这两人的合击之术非常的玄妙,竟然可以抗衡我们的真空四相杀阵,由此看出,只怕他们背后的势力也非同小可,在没有摸清他们的底细之前,还是不要把事情做的太绝了,凡事须留一些余地。”

青龙使者长叹道:“哎!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的年轻一辈,越来越猛,我们这些老一辈,只怕就要死在沙滩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