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白狼四杰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20字
  • 2019-03-20 12:00:06

不久之后,两人来到了小镇的中心。小镇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行商,走卒,吆喝声,叫卖声,混成一片,非常热闹,一幅十分繁荣的景象。

“小闵,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里根本不像闹僵尸的样子吧?”

原本,在轩流风的想象之中,天尸出没的地方必定是鬼气森森,人烟稀少疏落才是,但眼前一派热闹的情景,简直就是繁华闹市,所以,他有些疑惑,以为来错地方了。

骆小闵皱了一下小鼻子:“应该没错吧?走,我们找个人先问一下。”

刚好一位满腮胡子的汉子迎面走来,骆小闵横身将其拦住,问道:“这位大叔,请问你一个事……”

“什么?叫我大叔?你才大叔,老子十六岁都不到……闪一边去,不要挡道,哼!”

那知这一位“大叔”脾气并不好,他重重冷哼了一声,一把将骆小闵推开,怒冲冲去了。

“你……呸,十六岁不到?谁信呀?长这么老相,胡子这么长!”骆小闵气的七窍冒烟,恨不得想杀人。

在圣苍山,她就是一位娇惯的小公主,人人都让着她,她几时受过这等闲气了?若不是现在是青天大白日,而且是在闹市之中,众目睽睽,她不好乱来,不然这一位胆敢冒犯她的“大叔”,只怕立马就横尸躺下了。

轩流风安慰她道:“哈哈,这一位估计是赌钱输光了,心情不太好……小闵,你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我们另外再找一个人来问一下。”

骆小闵气嘟嘟道:“我不问啦……你来问。”

轩流风道:“好!我来问。”

四下看了一眼,他来到一个卖胭脂水粉的小摊前,问摊主道:“这位姑……大……姑娘,在下想问你一个事情,不知道可否?”

远看之时,这一位摊主就像一个十八九岁的大闺女,那知道近前一看,才发现,原来她的脸上涂着厚厚一层胭脂水粉,不过涂的再多也无法遮住眼角的皱纹,岁数至少上了四十,轩流风本想改口叫大婶,但想了想,还是继续叫姑娘比较妥当一些。

果然,还是教他给叫对了,这一位“姑娘”一脸高兴,热情回应道:“哟,这位小哥的嘴巴挺甜的……什么事?你请问!”

这一位满脸脂粉的“姑娘”笑起来实在叫人不敢恭维,不过出于礼貌,轩流风也只好挤出一丝笑容来,说道:“我想问一下,这个地方是不是叫九星镇?”

这一位“姑娘”答道:“对,是叫九星镇。”

轩流风道:“多谢了!”说完转身离开。

本来他还想接着问一下有关天尸的事情,不过这时有几位小姑娘围了上来买东西,他不好妨碍别人做买卖,只好先告退了。

轩流风走到了骆小闵的跟前,说道:“这里是九星镇没错……走,我们找一家茶楼坐一坐,也好向店小二打探一下消息。”

骆小闵道:“也好!”

当下,两人沿着街道一直往西走。

约莫走了半炷香的工夫,前面就出现了一家茶楼。

轩流风打量了一下招牌,说道:“这一家‘醉仙居’似乎挺不错,走,我们上去坐一坐。”

骆小闵嘀咕道:“醉仙居?好像这是一家酒楼吧?”

轩流风道:“呵呵,也不管它是茶楼还是酒楼,反正我们主要是打探消息来的。”

骆小闵道:“说的也是!”

当下两人走了进去,直接上到二楼,找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并吩咐小二哥随便送两样小菜上来。

没等多久,酒菜就送了上来,店小二说道:“客官,你们请慢用。”说完,就要告退。轩流风适时开口道:“小二哥,先别走,这里是一两银子,你且收下。”

店小二“笑纳”了银子之后,拍胸道:“客官,你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小人一定替你办好。”

轩流风道:“也没什么事情要你做,就是想问你几句话罢了。”

店小二道:“你请问。小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轩流风想了想,开口道:“你们小镇上近来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情?”

店小二挠了一挠后脑勺,说道:“怪事情?容我想一想……是了,大前天,听说镇尾唐员外家的二公子突然发疯了,当街跟一条大黑狗对咬……”

轩流风一听,这是什么跟什么呀,当即就把他的话打断,直接问道:“我直接问你好了,你有没有听说有关‘天尸’的事情?”

店小二一脸茫然道:“天尸?是什么?这个小的可没听说过了……是了,我有一个兄弟在衙门当差,昨天听他言及,衙门里有好几位差役夜里莫名其妙地死去了,据说被什么飞尸给咬死的……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如我去把我这位兄弟找来,你们问他?”

骆小闵这时开口道:“不必了,你告诉我们衙门怎么去就行了。”

店小二道:“衙门离这并不远,出了酒楼,沿着大街一直往西走,看到一家叫‘当当铺’的当铺之后,转而向北走,一直走,就看见了。”

轩流风道:“好。我们清楚了,也没什么事了,小二哥,忙你自己的去吧。”

店小二应了一声是,便告退。

骆小闵道:“师兄,快吃吧!吃完之后,我们就去衙门瞧一瞧。”

轩流风道:“好!”

修真之人本来不宜吃五谷杂粮,但轩流风实在想怀念一下世俗的味道,便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一人将桌子上的酒菜统统扫光。

至于骆小闵,根本不动筷子,就看着他吃。

吃罢,下楼,结账,走人。

从醉仙居出来,两人依着店小二指点的路线一直朝西走着。

大约走了一盏茶的样子,“当当铺”这一个金字招牌就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帘之中。

当铺的南面是街,西面也临街,处于两街的交接处,地段繁华,人流如织。

轩流风和骆小闵刚走到当铺的门口,正要转身朝北走,倏然——

刚好有四名壮年汉子从当铺之中走了出来。这四位,衣着光鲜,那知却是衣冠禽兽,一看见骆小闵出落的水灵灵,姿色标志,顿时色心就起,也不顾光天化日之下,互相使了一个眼色,飞身过去就将轩流风和骆小闵围了起来。

轩流风眉头一皱,喝问道:“你们……什么意思?”

东边一人大笑道:“哈哈,还好意思问我们什么意思?这话应该由我们来问你们才是,你们这一对狗男女偷偷离开白狼堡,是什么意思?私奔吗?”

轩流风知道,对方这么说,无非是想替自己找一个为非作歹的理由,同时也警告周围可能潜在的好管不平之事的游侠——这一对男女乃是我们白狼堡偷跑出来的,我们现在是执行家事,你们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对方如此阴险可恶,一看就知道是败类,当下轩流风也不打算对他们客气了,冷冷一笑:“明人不做暗事,你们也不必来这一套,报上名来吧,我轩流风不杀无名之辈。”

西边那人不屑道:“哈哈,阁下倒是挺狂妄,只有一条手臂的半残废也敢跟我们叫嚣?分明不想活了……老子叫白不西,诨号叫西棍,白狼四杰之一,你可一定要记住了,千万不能在阎王爷的面前说错了,不然可不安排你投胎做人。”说着,他扬了扬手中的兵器——一根烂银棍,银光闪闪。

东边那人接着报上万儿道:“老子白不东,人称‘东枪’,白狼四杰之一。”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杆丈二红缨枪,枪头闪着幽蓝色的光芒,望之生寒。

北边那人也跟着道:“老子白不北,诨号‘北斧’,白狼四杰之一。”肩上扛着一把开山巨斧。

南边那人也道:“老子白不南,诨号‘南刀’,白狼四杰之一。”后面背着一把九环大刀。

“呸!什么白不男白不女,莫非你们都是太监?哼,什么白狼四截,若不快点滚开,本姑娘就将你们剁成十截八截。”

当街被四条老狼拦路戏弄,骆小闵心中那一个气呀,真恨不得一剑将四人大卸八块。

白不西一脸淫笑,哈喇子都流了出来:“嘿,这小美人挺泼辣的嘛,老子喜……啊……”

喜字后面本来是一个“欢”字,因何却变成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不但白不西惨叫,其他三杰也同一时间发出了一声惨叫。

在场众人,除了骆小闵之外,谁都看不见,一道透明的流影忽然从轩流风的身体之中窜出,分别从白狼四杰的咽喉掠过,一闪而没,很快又回到了轩流风的体内。

砰砰砰砰,接连四声响,白狼四杰纷纷栽倒于地。

“啊,死人了……”

旁边一些围观的人,一看见白狼四杰倒在血泊之中,顿时惊慌起来,没命似的逃走。

一时之间,场面有些混乱。

“不知死活。哼!”轩流风冷冷一笑,回头对骆小闵道,“小闵,我们走。”

两人神色平静,举步北去,似乎,白狼四杰的死,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