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丹老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99字
  • 2019-03-17 12:00:05

那头剑齿虎,体型十分庞大,比一般小牛犊还大上一圈,两眼凶光闪烁,一对上犬齿又尖又长,好比两把锋芒闪闪的长剑,令人一望之下,顿生寒意。

这一头剑齿虎十分聪明,它一步一步从后面慢慢朝轩流风走了过去,脚下轻盈,比一般轻功高手还高明,几乎没有弄出什么声响来,所以,即便它已经接近了轩流风十步范围之内,轩流风仍没有察觉出任何异样。

轩流风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头,他对外界事物无所察觉,但他的识海之中不是还有荒吗?

荒不是自称仙识一探,就能洞悉轩流风周围的一切吗?为什么他也没有发现剑齿虎的偷袭?

原本,荒所说的也是事实,不过那是在平常的时候。轩流风若一旦进入了修炼状态,他同时也进入了“化冥”状态,无识无觉,相当于沉睡了一般,当然也就无法随时发现轩流风的周边情况了。

荒为什么要化冥?

道理其实很简单,因为他待在轩流风的识海之中,若他不化冥,而是到处活蹦乱跳,那还得了?不出一下子,轩流风只怕就会走火入魔,变成白痴一个了。

五步!

剑齿虎跟轩流风的距离只剩下五步了,只见它那一双铜铃一般大小的瞳孔之中陡然寒芒一闪,嗖的一下,腾空一跃,朝轩流风扑了过去……

眼看剑齿虎已然扑到了轩流风的头顶上方,眼看下一个瞬间,轩流风就要丧生在它的血盘大口之下,而轩流风仍一动不动,就像一尊亘古不动的石像。

其实,剑齿虎腾空一扑,周围气流骤然一紧,轩流风就察觉到了危险,但时间实在太短了,他纵然惊醒了过来,也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

轩流风心中一凉,只道自己这一次大难临头,小命休矣。

但是,忽然之间,一声顿喝之声陡然响了起来:“孽畜,休得猖狂。着!”

就看见一道明亮如水的剑气破空出现,嗤的一声,一下子就洞穿了剑齿虎的脑袋,瞬间夺去了它的性命。

砰的一下,剑齿虎庞大的身躯直直掉落了下来的,幸好轩流风及时就地一滚,滚了开去,不然被它重重一压,估计也能被它压死。

轩流风单手一撑,凌空一翻,站了起来,回头一望,就看见一只斑斓的剑齿虎躺在自己原先打坐的地方,一动不动,脑门上出现一道一指宽的伤口,鲜血汩汩冒了出来。

轩流风听到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轻轻降落了下来,回身一看,就看见一名灰袍老者站在七步开外的地方对自己笑,精神矍铄,仙风道骨,下巴长着一把花白的山羊胡子。

不必问,轩流风也知道,肯定是这一位灰袍老者救了自己一命,当下他对老者咧嘴一笑,恭敬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晚辈轩流风感激不尽,这厢有礼了!”说着,躬身为礼。

灰袍老者上下打量了轩流风一番,捋须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轩流风垂首问道:“不知前辈怎么称呼?”

灰袍老者沉吟道:“叫我‘丹老’便可以。”顿了一下,又道,“是了,年轻人,老朽看你并非修真之士,竟然独自一人跑进这十万大山之中,还跑了这么深,竟然还活到现在,啧啧,真是一个奇迹。”

荒告诉过轩流风,他的苍天金雷正心功修炼有小成,算是初窥了“童”的门径,勉强算得上是一名修真之士了,现在这名忽然出现的灰袍老者竟然说他不是修真之士,顿时他就有些奇怪了,问道:“嗯?前辈,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修真之士?”

丹老笑道:“呵呵,老朽刚才探查了一下你的身体,并没有发现任何灵根存在。”

“哦!”轩流风简单应了一声,忽然就陷入了疑惑之中,他忖道:“自己明明就是雷灵根体质,不然也修炼不了九天五雷正心法……这丹老,一看就知道是修道者,而且修为至少是‘道王’以上的,他的眼力应该看东西很准的才是,他竟然看不出我是雷灵根,这到底怎么回事?莫非是老师在我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丹老忽道:“小兄弟,你怎么单独一人就闯进这极南之地来?莫非便不怕妖兽吃了你?”

轩流风长叹一声,说道:“怕,当然怕啦!刚才若不是前辈出手,只怕晚辈这会儿早就成了妖兽的腹中之餐了……但,又有什么法子哩?其实晚辈也不想呀,都是教仇人给逼的……”

丹老哦了一声,对他的个人恩仇似乎并不感兴趣,打断道:“小兄弟,老朽只怕有一些急事要马上离开,不能陪你多聊天,你自己可要保重!”

丹老没有追问他的个人恩怨,这让轩流风顿时大生好感,若对方执意追问,他势必不能据实回答,只能半真半假的编造故事,那样就是对恩人大不敬了,令他有负罪感。

为什么他就不能据实回答?

因为关于老师的一切事情,他都不能对外人透露,这是荒交代的,他不能违背。

“小流子,想办法让这丹老带你一起走。”荒忽然给轩流风传递意念道。

轩流风本来也有这意思,但没得到老师的同意之前,他不能擅自拿主意,现在老师都开了口,当下他也没什么好迟疑的,见丹老要离开的样子,赶紧道:“前辈,你能不能好人做到底,带晚辈一起离开呀?”

丹老略沉吟了一会,开口道:“也罢!相见即有缘,就带你一道走吧。”

轩流风感激道:“谢谢前辈!”

丹老忽然一捏手诀,叫道:“逍遥葫,出来吧!”

顿时就看见一点绿光从他的眉心之中冒了出来,起初只有豆子一般大小,但一落在地面上之时,嗡的一声,立刻就变成一个比堪比水缸大小的巨大葫芦,通体晶莹,绿光流转。

丹老轻轻一跃,跳到葫芦上,盘坐下去,向轩流风招手道:“上来吧!”

轩流风嗯了一声,依样画瓢,学丹老的样子跳到了葫芦之上,在他的后面坐好。

“去!”

等轩流风坐好了,丹老像发号施令一般喊了一声,顿时轩流风就感到屁股下的葫芦动了起来,呼的一声,腾空升起,朝天际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