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黑纹豹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143字
  • 2019-03-15 12:00:07

“在没进来之前,曾听人们说道,这大陆的极南之地,到处都是穷山恶水,怪兽出没,说的好像就是死地一块,那知身临其中,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这河水倒是挺清澈的,不过就是水流急了点儿,但对我轩流风来说,那也不算什么,我那‘九须纹龙’的诨号可不是白叫的,至今为止,我还没遇见一个水性比我还好的人……嗯,离开黄河之后,也有很长时间没在水里畅游了,今天是不是应该过一把瘾?还有,好久没闻过鱼腥味了,今晚是不是也应该来一顿烤鱼大餐才行呀?不过麻,这天气冷了一些……”

轩流风站在河岸边,看着眼前滔滔河水,以及那巨大的漩涡,他在想着要不要跳进去洗个澡?

“哈哈,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我此行的目的便是一直深入十万大山之中去,半途出现这么一条河流拦住了去路,左右都要涉水过去,等到明天泅水,这和今晚游过去又有什么区别?”

如是一想,他不再迟疑,扑通一声就跳了进去,衣服也不脱了,就当顺便洗一下衣服也好。他计划游过去之后就在那边对岸过夜,不会折返了,所以,这衣服当然就不能脱了扔在这边。

水流比他想象之中还要湍急,他一跳进河中,被水一冲,已是数丈之远了。不过他的水性极好,并不惊慌,屏住呼吸,也不急的朝对岸游去,而是随波逐流,任凭河水将他冲向下游。

轩流风正忘情地嬉着水,忽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身边经过,滑溜溜的:“是鱼儿?不像!好像是水蛇?”一想到是水蛇,他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惊慌,浑身毛孔一紧,赶紧朝对岸奋力划去。

他绰号风流刀客,又号九须纹龙,混江湖的,在黄河一带也算赫赫有名的一个人物,平生他天不怕地不怕,但他天生最害怕的就是蛇类,他一见到蛇类那蠕蠕而动的身子,没来由的就是两脚发软,这一点,以前还在黄沙帮的时候,不少兄弟还取笑过他。

他的水性极好,一旦全力泅起水来,速度堪比秋刀鱼,很快他就游上了对岸。

上岸之后,他周身湿透,就像一只落汤鸡,身上的水滴答滴答不断流淌下来,不过,这些他都不管,他的眼睛专注地在河面上搜来搜去,可惜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物。

“什么都没有呀?看来是自己疑神疑鬼了……”轩流风摇了摇头,便放弃了搜寻了。

身上湿漉漉,夜风一吹,有些冷。于是他赶紧盘坐下去,神通运转,一股热力激发出来,很快就将身上的衣服烘干了。

原本,他还打算在河里抓几条鱼当晚餐,那知,也许是河水流的太急了,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鱼类。

天色也已黑了,其他小动物也都藏了起来,他根本找不到,无奈之下,他只好空着肚子,找了一个大树桠,躺在上面,打算将就过一宿,反正白天吃了好几只野味,他也不怎么饿。

前半夜,一切都平静,他也睡的挺香,挺沉的,但到了下半夜,他忽然醒转了过来,却再也无法入睡。

这是为何?

因为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了一大群蚊子,蛾子等飞虫,围绕着他,嗡嗡乱飞,并叮了他一身包,奇痒无比。不过幸好没有毒,他倒也没有在意。

飞虫实在太多了,他怎么赶也赶不跑。

无奈之下,他只好跳下树桠,在四周拣一些枯枝败叶,跑到河岸边上的一块空地上生就一堆篝火。火焰一起,飞虫不但没被吓走,反而苍蝇逐臭一般纷纷飞扑过来,遭火焰一烧,扑哧扑哧,纷纷变成了灰炽,各种怪味道就冒了出来。

飞蛾扑火!

其后果都是死路一条。

轩流风实在无语,被这些飞虫一闹,再无睡意,干脆就拔出菜刀,练习荒天九剑。

一招使出,虚影千重,

一刀挥出,刀芒纵横。

刀光一卷,无数飞虫便都被他劈成了两半。

越练越来劲,轩流风完全沉浸于荒天九剑的精妙招式之中,物我两忘。

不知不觉,天色就亮了。

天一亮,轩流风就感到整个极南之地好像热闹了一些,虎啸,兽吼,狼嚎,鹤唳,各种各样的鸟兽之声此起彼伏,给死气沉沉的十万大山增添了一屡生机。

轩流风走到河边,洗了一把脸之后,整个人就更加精神了。他四处张望了一下,随后举步南下,继续深入十万大山之中,迎接新的一天的挑战。

半天走下来,他深入了十里多地。

一路上,他走走停停,所遇见的都是一些普通的妖兽,诸如灰狼,猴子,野猪,山猫,兔子,老鹰,獐子,松鼠,刺猬,狐狸,黑熊,穿山甲等,有一些体型太大,他吃不下,便没打他们的主意,而有一些个体不大的则成为了他的腹中之餐。

其中,他看上一只十分漂亮的锦豹,想抓来当灵宠,奈何那豹子太狡猾了,速度又快,他怎么也追不上,便作罢。

中午,轩流风猎了一只红顶鹤当午餐。午饭吃罢,他走的两脚也有累了,便找一块空地坐下歇息。他躺下,小睡了一会。醒了之后,便起身打坐,修炼神通。

先将“苍天金雷正心功”修炼了一遍,随后开始参悟“灵宠契约”的法诀,直至完全掌握了之后,他才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色,还早,便接着继续行走。

前面忽然出现一片竹林,青青葱葱,十分茂盛。

轩流风刚一走到竹林的边缘,正要进去,忽然,嗖的一声,里面蹿出一只妖兽来,凌空扑向轩流风,轩流风想也不想,也没有半点惊慌,仰身,抽刀,一刀挥出,哧的一声,鲜血飞溅,那只妖兽便让他一刀破开了胸膛,砰的一下,重重掉落于地,挣扎一下,哀嚎两声,然后就没了声息,死的不能再死了。

轩流风定眼一看,原本这只不识好歹的畜生是一头黑纹豹。

“嗯?这头豹子的皮毛挺不错的,不如剥下来缝制一件衣服也不错。”

他身上就穿了一套青衣,可没多余的,考虑到破损之后就没的替换了,于是就萌生了这么一个念头。他这么一想,当下就动手忙活了起来。

手拿一把菜刀,身怀庖丁解牛之术,剥一张皮毛而已,对他来说,小菜一碟,不出一盏茶的工夫,便大功告成。

他将豹皮卷成一团,随后又找来一根树皮搓成的绳子,绑好了,背在后面,然后一头钻入竹林之中,继续前进。

这一片竹林绵延数十里,竹子密密麻麻到处生长,脚下又没有路,他前进起来实是相当困难和缓慢,直到夜色降临了,还没有走出去。

夜已黑透,轩流风手中拿一根竹子做成的火把继续在竹林之中前进,他可不打算在竹林之中过夜,不为别的,因为竹林之中有很多让他心头发毛的蛇类。

他一想到,万一一觉醒来发现一条大蛇缠在身上,不必蛇来咬他,他都会生生吓瘫掉。

“小流子,你这么怕蛇怎么成呀?”荒感应到他的心念,忍不住编派一句。

轩流风无奈道:“老师,我也不想呀,可天生如此,我又能怎么样?”

荒说道:“我就奇怪了,其实蛇的样子并不狰狞,那有什么可好怕的呢?”

轩流风道:“还不狰狞?对我来说,世间最狰狞的东西便是蛇类了,一见到它们那蠕蠕而动的身子,我的心头就直发毛……”

荒说道:“这可不成!作为一个修真之士,心中万不能出现任何畏惧之心。小流子,你必须克服这种心理……嗯,有了,老师便建议你抓一条蛇来当灵宠吧……”

轩流风直摇头:“不成,不成,万万不成,打死我也不要抓蛇当灵宠。”

荒威胁道:“不成,也要成。若你不依照老师的意思来做,嘿嘿,你以后也别指望我传授功法给你。”

轩流风无语道:“老师,你,你……”

荒得意道:“我什么我?天底下,我还第一次见到如此害怕蛇类的男人。”

轩流风一想也是,堂堂七尺男儿,竟然害怕一条小蛇,说出去,确实叫人笑话,于是他说道:“好吧,其实蛇类并不可怕,都是心理作怪而已,小流子日后一定努力克服。”

荒说道:“这样就对了嘛!我荒月神收的徒弟怎么被区区一条小蛇吓到呢?若是传出去,我的老脸都没地方搁呀!”

师徒两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这样轩流风就不会感到那么无趣了,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出了竹林。

出了竹林之后,前面出现一片沼泽地。

沼泽,那是腐烂之地,其中藏着什么凶险,永远都没有人能够预知。

白天,很多人都不愿走,在黑夜里,轩流风更加不想冒然踏上去了。

于是,他就退回竹林的边缘,生就一堆篝火,睡在火堆旁。

沼泽之地,蚊虫之类也挺多的。不过轩流风并不为此烦心,他自有对付它们的办法。

什么法子?

他身上穿着长袍,脚下穿着长靴,唯一露在外面的就是一颗脑袋和一只手掌,蚊子要咬他,也只能选择这两个地方下手。

所以,他只要把那豹子皮往脸上一罩,手掌往衣兜里一塞,顿时嗡嗡的声音就被隔绝了,世界顿时就安静了,他便可以安稳地睡上一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