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埋伏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105字
  • 2019-03-14 20:00:07

“等天亮之后,我就要进入十万大山之中历练了,那里怪兽横行,我如今连一把兵器都没有,赤手空拳进入,只怕,前途黑暗,生死难料呀……不行,我这么一进入,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着出来,我已答应了蚩兄一定要帮他报仇,若我也死了,还怎么报仇?这岂不是食言了?不行,我一定要报仇……嗯,此刻夜已深,那香饮君子被我击伤一条手臂,想必此刻很有可能就躺在茅屋之中休养,不如……”

轩流风神魂归位后,枕臂躺在石洞之中,却怎么也睡不着,思绪反复,辗转难眠。

嚯!

忽然他猛地站起身来,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只见他径直走出石洞,悄悄摸索着来到了山脚下。

他先在潜伏在一块大石的后面,运转目力,探查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并没有发现子母杀手以及香饮君子的踪影,整座山峰,除了上空雷光闪耀,时不时响起一两声轰隆隆的雷鸣之外,四周沉寂,虫兽匿迹。

随后,他略迟疑了一下,就看见他低着身子,蹑手蹑脚,仿佛做贼一般,悄悄朝五里之外的茅草屋潜行过去。

“嗯?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三人不是说要在山脚下候着我杀吗?怎么不见人影,莫非离开了,还是都埋伏起来了?或者他们也是凡夫俗子,都挤在茅屋之中睡着了?”

一路上,轩流风十分小心警惕,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也没有发现敌人的踪影,他甚至怀疑敌人到底还在不在?

工夫不大,那一间熟悉无比的茅屋终于出现在他的眼帘之中,他小心翼翼地凑将过去,先躲在窗户底下,凝神窃听了一会,发现屋中传来均匀的鼻鼾声,顿时心头一喜:“毕竟是凡夫俗子,总是要睡觉的……”

跟着他小心翼翼地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缝,眼睛捱上去,往里面一瞧,他就看见在那张原本属于他的木榻之上,此时正躺着一个人,身上盖着被子,只露出半个头,这人是侧着睡的,面部朝里,根本看不清他是谁?

“杀!”

轩流风稍微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

“蓬!”

只见他猛地一把推开窗户,同时飞身穿了进去,落地之后就势滚将出去,很快就来到了木榻之前,嗖的一下,霍然立起身来,呼的一声,当机立断,一掌拍下,当头劈向那人的头部。

“砰!”

一掌击实,那人的一颗脑袋结结实实捱了他一掌,差点儿被拍成粉碎,可是却没有鲜血飞溅出来,更不见脑浆流出来,甚至连惨叫之声都没有。

轩流风只感觉自己这一掌好像击中了一具死尸一般,他眉头一蹙,一把将被子掀开,把那人的身子扳转了过来,往脸上一瞧,顿时他就悲愤莫名,嘶声吼道:“可恶……我,我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原来,这木榻之上躺着的并不是香饮君子,也不是子母杀手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他轩流风的至交好友——铁背青龙的尸体。

好友死了,自己不但无法给他报仇,还被敌人设计暗算,亲手在他的身上劈上一掌,这个事实,实在叫轩流风难以接受下来,那一刻,他心头之中爆发出了滔天恨意,差点儿就将他自己的胸膛炸裂,怒火中烧,他恨呀,恨不得杀尽世间所有的人。

忽然间,从茅屋的外面传来了一阵女子的笑声:“哈哈,轩流风,想不到你还真的就自动送上门来了,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快快出来受死吧!”声音无比悦耳,十分甜美,不过充满了嘲讽之意,任何人听了之后都肯定很不爽。

轩流风皱了一下眉头,沉着脸,一声不吭地走出了茅屋。

茅屋之外,寒风萧萧之中,只见三人并排在那里,衣服猎猎,轩流风眼中充满怨毒之恨,目光冷冷地从三人的身上扫过。

这三人,两男一女,正是子母杀手和香饮君子,他们此刻正用一种嘲弄的眼神死死盯着轩流风看,脸上挂着讥讽之笑。

叶振风冷声道:“轩流风,这次看你还怎么逃跑?”

轩流风冷冷一笑,呲之以鼻:“嘿,我为何要逃跑?轩某这次回来便是专门要送你们去见阎王爷的……”

“呸!好大的口气。”吴应雄脸上不屑,轻蔑道,“小子,有什么本事就快点拿出来吧,我们等着看哩……”

轩流风忽道:“哼!有种你们就站着不动,等我回房取菜刀出来,再将你们一个个杀猪一般给宰了。”

柳无盐讥讽道:“咯咯,好重的杀气哩,奴家怕怕,人家好害怕哦……”语锋一沉,喝道,“别废话,要取刀就快进去,老娘就在这等着,谅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样。”

轩流风歪嘴冷冷一笑,并不开口说话,转身径直回茅屋去了。

进房后,轩流风直接就将挂在墙壁上的那一把菜刀取了下来。

刀到手之后,他并没有立即就出去,而是把刀往腰间一插,同时他举步走到了床前,扫了铁背青龙的尸体一眼,神色黯然,蹲下身去,一阵摸索,便在床底取出一坛陈酿来。

噗!

他一掌将酒坛的封泥拍开,提将起来,并不喝,而是全部往铁背青龙的尸体上倾洒,将他的尸体淋了个湿透。

轩流风凝视着尸体,默悼片刻,随后走到锅灶旁,找到火折子,将其点燃。

他拿着火折子,朝门口走去,跨出门框之后,他又停了一下,口中呢喃道:“蚩兄,你就安心去吧,你的仇,我一定会替你报的……”

念叨毕了,把火折子向后一扔,朝着铁背青龙的尸体飞了过去,火星儿一落在尸体上,呼的一声,顿时就猛烈烧起来,火光冲天。

火势熊熊,浓烟滚滚,不一会儿,整间茅屋就变成了一片火海。

见状,柳无盐气急败坏,叫道:“你,你……好你一个轩流风,简直就是一个狡猾的老狐狸,可恶,太可恶了……老娘的五百两黄金呀,就这么教你给葬送了,杀千刀的,老娘要你好看。”

好兄弟的尸体终于可以得到安息,轩流风略感欣慰,他朝柳无盐冷冷一笑,唰的一声,抽出了腰间的菜刀,沉声道:“臭婆娘,少在呱呱叫,我兄弟独自一人行走在黄泉路之上,难免寂寞,你们,统统都给我下去陪伴他去吧……”

说着,他运转神通,法力一放,顿时手中那一把寻常不过的菜刀顿时就蒙上一层氤氲的雷煞气流,嗤嗤作响,流转不定。

杀气!

无边的杀气忽然就从轩流风的身上升腾了起来,他猛地一扬手中的菜刀,嗖的一声,身子一晃,他整个人就化作一道残影飙了出去,如长虹经天,速度无比快捷,气势无比威猛。

见到轩流风以一往无前的杀势朝自己冲杀过来,柳无盐的心头咯噔一下,没来由的就生出一些怯意来:“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才半个夜晚不见,他的气势怎么就变得如此凶猛啦?莫非他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不成?”她见到菜刀的刀身之上附带着一层电流,更是心生恐惧,当下她不敢撄其锋芒,待轩流风快近身之时,她急忙一个横移,朝右边躲闪开去,堪堪躲开了攻击。

“哈哈,柳无盐,原来你也只是外强中干,不经吓,多谢你把路让开,老子去也,后会有期!”

原来轩流风扬言要大开杀戒,其实都只是说出来吓唬人而已,他可没那么傻,自己的斤两有多少,他自己清楚,虽然他的老师将一套“荒天九剑”演练给他看过之后,他对武学的见解又深了一分,但要他凭着一条手臂和一把破菜刀对付三名一流高手,一挑三,他多少还是有些没底气儿,所以,三十六计,他还是选择了走为上策。

轩流风一冲破了三名敌人的封锁线,头也不回,展开绝世轻功,拼命朝五雷山奔去。

“可恶,这小子真贼滑,不能就这样让他给跑了,我们快追!”柳无盐气的柳眉倒竖,她大喊一声,展开轻功紧紧追了过去。

她一动,她的儿子也跟着动了起来,两母子几乎是同时脚下发力,而他们的脚力也相当,并排着朝轩流风追赶过去。

叶振风有伤在身,倒是不宜猛烈运动,不过要他眼睁睁看着轩流风逃逸,那也是心有不甘,他冷冷一笑,右手一扬,咻的一声,他手中的那一把凌霜刀便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朝轩流风的背影奔去,快如闪电,迅如惊雷,眨眼间就追上了轩流风,可惜却没有命中目标,轩流风的后背好像长了眼睛一般,凌霜刀跟他的身体还有一寸距离的时候,忽然他身子向左一侧,便让了过去,脚下不停,继续向前狂奔。

两耳风声呼呼,身体两旁的景物飞快朝后面退去,这一次逃逸,他轩流风可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他的速度那是非常快,快如流星飞矢,即便是千里名驹也只怕追不上他了。

工夫不大,很快轩流风就闯进了五雷山的五里禁区之中,不过他仍不停歇,继续狂奔,一口气跑到了山脚下,待听到背后追赶的脚步声消失了,他这才停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