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斩天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359字
  • 2019-02-03 08:01:07

江枫藏在一棵大树之后,暂时作壁上观,而那七人打斗正酣,十成注意力都用在敌人的身上,一时也没发现有人靠近。

“嗯?这锦衣公子快坚持不住了,我要不要出手相助一把呢?”旁观者清,江枫已然看出来了,那锦衣公子根本打不过玄武和朱雀两大神使的联手,不禁替他有些担心。

在神武刀和凤舞刀的联合攻击之下,那锦衣公子便似在惊涛骇浪中飘摇的一叶小舟,岌岌可危,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

“小子!一切该结束了,炎凤破虚斩——”

只见朱雀使者蓦然大吼一声,穿金裂石,他抓住了对方一个破绽,顿时就果断把凤舞斩天刀法中的大杀招使了出来,内力灌注之下,他手中的凤舞刀顿时化作了一只火焰腾空的神鸟——火凤凰,挟着无比凶悍的气势破空杀向锦衣公子。

锦衣公子的巨阙剑正被神武刀粘住,一时挣脱不得,仓促间根本无法变招回救,眼看他就要饮狠当场,这时——

生死存亡就在电光石火一刹那间,江枫不是那种见死不救之辈,他正准备出手解救一下,但突然——

“回天刀轮!”

陡然间,伴随着一声清越的叱咤声,只见一道弧光破空飞来,不偏不倚,一下子就击中了凤舞刀,叮的一下,将其荡开,同时也把朱雀使者震退了半步。

“咯咯!两个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来跟本姑娘对打吧。”

绿影一晃,香风袭来,就看见一条娇小的身影如风一般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瓜子脸,一对大眼睛乌黑明亮,水汪汪。

呜——

只见那一道弧光震开了凤舞刀之后,一个回旋就朝小姑娘飞了过来,小姑娘一抬手便接住了,是一把色如琉璃的飞刀,形状有如两根小牛角正反对接在一块。

“小朵?终于肯出现了么……”江枫一见到这倩影出现,登时喜不自禁,心中悬着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不过见她莽然出来架梁子,不由又是摇头,“哎!这、这丫头,总是那么好管闲事……”

这凭空冒出来的小姑娘,正是令江枫牵挂了几天的小朵。

“哪里跑出来的野丫头?想找死吗?大爷就成全你吧!”

朱雀使者本以为能一击震退自己的肯定是什么了不起的大高手,待看清楚原来却是一个黄毛小丫头,顿时就大感没面子,怒气一冲,恶言脱口而出,丢开锦衣公子不顾,转而挥刀朝小姑娘劈了过去,出手狠辣,半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朱雀使者一被吸引开,就只剩下一个玄武使者,锦衣公子的压力顿时就大大的减小,同时他憋着的一股怒气也开始爆发出来,展开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不要命的往玄武使者的身上发泄……

“咯咯!狗急跳墙吗?来吧,本姑娘手痒,正缺个人练手哩。”

小朵浑然不惧,反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她把刚才那一把飞刀——回天刀藏了起来,又从后背掣出一把奇形神兵来——冰火两重剑,纤纤玉手一抖,也不知道一共刺出了多少剑,虚影重重,寒星点点,汇成一朵硕大的梅花,迎风怒放,朝着朱雀使者的五官喷发过去……

小朵既然掺和了进去,江枫就无法置身事外了,于是他便从树后走了出来,一步一步慢慢朝小朵走了过去,脸上呈现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也不出声。

他之所以不说话,一来不懂小朵是否还恨自己,愿不愿意搭理自己?二来他这是故意装深沉给敌人看,给他们造成一种无形的压力。

果然,那朱雀使者看见无声无息又冒出来一个人,顿时就警惕起来,分神之下出招也就有所滞碍,不复先前那般圆滑流畅了。

“小枫子!原来你也在这里呀?还愣着干嘛,赶紧过来帮手一块解决这恶贼。”

小朵看见江枫出现,顿时喜上眉梢,一点也没有芥蒂的样子,根本不似跟江枫曾闹过别扭。

她比江枫还小上那么一岁多,但她偏就称呼江枫为小枫子,把江枫当做是她的小弟,跟班之类。

为了这称呼,江枫也跟她理论过几次,但每次都争论不赢她,动武吧,又不如她懂的武功绝学多,最后无奈之下也只好认命了。

一物降一物,江枫觉得这小朵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克星。

小朵这丫头,年纪虽小,但她小脑袋瓜里面装的剑法、刀法、棍法、鞭法等东西却是挺多,似乎十八般兵器样样都精通,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练的?

并且相处的两个多月时间里,江枫在她身上学到了不少绝妙的武功招式,换个角度而言,虽没师徒之名,但有师徒之实,被她叫一声小枫子未曾也不可,不必太较真了。

“接剑!”

小朵一招逼开朱雀使者后,双手握上冰火两重剑,蓦然一分,就拆开成两柄小一号的长剑,顺势一抛,把左手的火天剑扔给江枫。

原来这冰火两重剑是一对阴阳神兵,一阴一阳,一冰一火,合则叫两重剑,分则分别叫冰天剑和火天剑。

江枫接过火天剑,一捏剑诀,使一招烽火连天,挺剑照着朱雀使者的胸口就刺杀过去。

论单打独斗,江枫可以跟四大使者中的任何一人战个平手,而小朵是一个武学奇才,战斗力比江枫还厉害几分,如此推断,小朵一个人完全有实力压制朱雀使者,如今江枫一旦加入了战团中,两人联手共演一套合击之术——冰火两重天剑阵,顿时朱雀使者就十分的吃紧,左支右绌,稍不留神便是脑袋搬家,身首异处。

小朵使用冰天诀,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冰冻气息,长剑挥舞之间制造出一片冰雪世界,使敌人的动作变得僵硬迟缓。

而江枫施展出火天诀,招式奔放,攻击狂野,把敌人带进一个热浪朝天的火焰世界,使敌人暴走,变的狂躁,失去耐性,从而容易露出破绽。

一冰一火,一会如置身冰峰之巅,一会又如置身火山之口,一冷一热,这使得朱雀使者倍受煎熬,几近崩溃,好在他也是见过大阵仗的人物,承受力比一般人强上那么一点点,凭着一把凤舞刀苦苦支撑着。

“啊——”

陡然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穿上云霄,震荡四野。

只见那使九环刀的汉子一时不慎,被青龙使者一刀砍中了左臂,嗤的一下,连衣带血,削下好大一块血肉来,鲜血淋漓,白骨森森。第13章斩天

江枫藏在一棵大树之后,暂时作壁上观,而那七人打斗正酣,十成注意力都用在敌人的身上,一时也没发现有人靠近。

“嗯?这锦衣公子快坚持不住了,我要不要出手相助一把呢?”旁观者清,江枫已然看出来了,那锦衣公子根本打不过玄武和朱雀两大神使的联手,不禁替他有些担心。

在神武刀和凤舞刀的联合攻击之下,那锦衣公子便似在惊涛骇浪中飘摇的一叶小舟,岌岌可危,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

“小子!一切该结束了,炎凤破虚斩——”

只见朱雀使者蓦然大吼一声,穿金裂石,他抓住了对方一个破绽,顿时就果断把凤舞斩天刀法中的大杀招使了出来,内力灌注之下,他手中的凤舞刀顿时化作了一只火焰腾空的神鸟——火凤凰,挟着无比凶悍的气势破空杀向锦衣公子。

锦衣公子的巨阙剑正被神武刀粘住,一时挣脱不得,仓促间根本无法变招回救,眼看他就要饮狠当场,这时——

生死存亡就在电光石火一刹那间,江枫不是那种见死不救之辈,他正准备出手解救一下,但突然——

“回天刀轮!”

陡然间,伴随着一声清越的叱咤声,只见一道弧光破空飞来,不偏不倚,一下子就击中了凤舞刀,叮的一下,将其荡开,同时也把朱雀使者震退了半步。

“咯咯!两个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来跟本姑娘对打吧。”

绿影一晃,香风袭来,就看见一条娇小的身影如风一般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瓜子脸,一对大眼睛乌黑明亮,水汪汪。

呜——

只见那一道弧光震开了凤舞刀之后,一个回旋就朝小姑娘飞了过来,小姑娘一抬手便接住了,是一把色如琉璃的飞刀,形状有如两根小牛角正反对接在一块。

“小朵?终于肯出现了么……”江枫一见到这倩影出现,登时喜不自禁,心中悬着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不过见她莽然出来架梁子,不由又是摇头,“哎!这、这丫头,总是那么好管闲事……”

这凭空冒出来的小姑娘,正是令江枫牵挂了几天的小朵。

“哪里跑出来的野丫头?想找死吗?大爷就成全你吧!”

朱雀使者本以为能一击震退自己的肯定是什么了不起的大高手,待看清楚原来却是一个黄毛小丫头,顿时就大感没面子,怒气一冲,恶言脱口而出,丢开锦衣公子不顾,转而挥刀朝小姑娘劈了过去,出手狠辣,半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朱雀使者一被吸引开,就只剩下一个玄武使者,锦衣公子的压力顿时就大大的减小,同时他憋着的一股怒气也开始爆发出来,展开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不要命的往玄武使者的身上发泄……

“咯咯!狗急跳墙吗?来吧,本姑娘手痒,正缺个人练手哩。”

小朵浑然不惧,反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她把刚才那一把飞刀——回天刀藏了起来,又从后背掣出一把奇形神兵来——冰火两重剑,纤纤玉手一抖,也不知道一共刺出了多少剑,虚影重重,寒星点点,汇成一朵硕大的梅花,迎风怒放,朝着朱雀使者的五官喷发过去……

小朵既然掺和了进去,江枫就无法置身事外了,于是他便从树后走了出来,一步一步慢慢朝小朵走了过去,脸上呈现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也不出声。

他之所以不说话,一来不懂小朵是否还恨自己,愿不愿意搭理自己?二来他这是故意装深沉给敌人看,给他们造成一种无形的压力。

果然,那朱雀使者看见无声无息又冒出来一个人,顿时就警惕起来,分神之下出招也就有所滞碍,不复先前那般圆滑流畅了。

“小枫子!原来你也在这里呀?还愣着干嘛,赶紧过来帮手一块解决这恶贼。”

小朵看见江枫出现,顿时喜上眉梢,一点也没有芥蒂的样子,根本不似跟江枫曾闹过别扭。

她比江枫还小上那么一岁多,但她偏就称呼江枫为小枫子,把江枫当做是她的小弟,跟班之类。

为了这称呼,江枫也跟她理论过几次,但每次都争论不赢她,动武吧,又不如她懂的武功绝学多,最后无奈之下也只好认命了。

一物降一物,江枫觉得这小朵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克星。

小朵这丫头,年纪虽小,但她小脑袋瓜里面装的剑法、刀法、棍法、鞭法等东西却是挺多,似乎十八般兵器样样都精通,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练的?

并且相处的两个多月时间里,江枫在她身上学到了不少绝妙的武功招式,换个角度而言,虽没师徒之名,但有师徒之实,被她叫一声小枫子未曾也不可,不必太较真了。

“接剑!”

小朵一招逼开朱雀使者后,双手握上冰火两重剑,蓦然一分,就拆开成两柄小一号的长剑,顺势一抛,把左手的火天剑扔给江枫。

原来这冰火两重剑是一对阴阳神兵,一阴一阳,一冰一火,合则叫两重剑,分则分别叫冰天剑和火天剑。

江枫接过火天剑,一捏剑诀,使一招烽火连天,挺剑照着朱雀使者的胸口就刺杀过去。

论单打独斗,江枫可以跟四大使者中的任何一人战个平手,而小朵是一个武学奇才,战斗力比江枫还厉害几分,如此推断,小朵一个人完全有实力压制朱雀使者,如今江枫一旦加入了战团中,两人联手共演一套合击之术——冰火两重天剑阵,顿时朱雀使者就十分的吃紧,左支右绌,稍不留神便是脑袋搬家,身首异处。

小朵使用冰天诀,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冰冻气息,长剑挥舞之间制造出一片冰雪世界,使敌人的动作变得僵硬迟缓。

而江枫施展出火天诀,招式奔放,攻击狂野,把敌人带进一个热浪朝天的火焰世界,使敌人暴走,变的狂躁,失去耐性,从而容易露出破绽。

一冰一火,一会如置身冰峰之巅,一会又如置身火山之口,一冷一热,这使得朱雀使者倍受煎熬,几近崩溃,好在他也是见过大阵仗的人物,承受力比一般人强上那么一点点,凭着一把凤舞刀苦苦支撑着。

“啊——”

陡然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穿上云霄,震荡四野。

只见那使九环刀的汉子一时不慎,被青龙使者一刀砍中了左臂,嗤的一下,连衣带血,削下好大一块血肉来,鲜血淋漓,白骨森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