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蚩侍之死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57字
  • 2019-03-14 08:00:23

“轩公子,你走呀!快走,不要管我……记得将来……替,替我报仇就,就可以了……”

铁背青龙忽然回光返照,意识清醒了许多,他见到轩流风与敌人死战,险象环生,随时都有可能被击杀的危险,顿时大急,便急切地叫道,这时,他的体内的血液差不多都流尽了,口中也没血可吐了,口齿清晰了很多。

“不行……蚩兄,我决不能扔下你不管……可恶!看招,七曜破天斩!”

轩流风说什么也不忍心丢下朋友不顾,他怒吼一声,手臂一撩,手中的宝刀自下而上斜斜劈向叶振风胸膛。

“来得好!”

叶振风低喝一声,他蓦然一个旋身,绕到了轩流风的背后,举起手中的凌霜刀,直直一刀就斩了下去,呜呜作响,破空斩杀。

轩流风一招落空,冷哼了一声,回身横刀格挡,叮的一声,两兵交接,擦出一连串绚烂的火花,接着两人都后退了一步,分别都冷哼了一声,一抖手中的兵刃,接着又朝对方扑了过去,继续缠斗在一块。

叶振风手中的凌霜刀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铸造而成,竟然不过电,根本就不怕轩流风剑身上附带的雷霆真气。

“轩公子,你快走呀……如果我们都死了,谁来给我们报仇?你走……快走……不要管我……我已是不行了……”铁背青龙再次嘶声大叫道,到了最后,他忽然把心一横,提起自己的左掌,决绝道,“轩公子,我去了……记得一定要替我报仇呀……”说完,一掌朝自己的天灵盖拍落,砰的一声,颅骨碎裂,脑浆飞溅,一命就此呜呼了。

“不要呀……”

轩流风很想阻止他,但大敌当前,他根本脱身不得,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死在面前,那一种悲痛,令他几近疯狂,他悲呼一声,忍住不落泪,但一颗心已黯然。

“我要杀光你们……”

轩流风状如疯魔,不顾一切地朝叶振风猛烈攻击。有道是,人若发狂,鬼神也惊,轩流风这么一猛烈爆发出来,攻势骤然凌厉了数倍不止,压得叶振风短时之间落入了下风。

“不行,我万万不能死在这里,我还要留着有用之身,将来好报仇……”

铁背青龙自戕的那一刻,轩流风入了魔,他真恨不得将在场的敌人都碎尸万段,那怕赔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不过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渐渐冷静了下来,一边杀敌,一边思索退路。

“我若是忽然掉头逃跑,只怕会惹来‘子母杀手’的截杀,到时候也被动了一些……有了,那五雷山五里范围之内充满了雷煞之气,常人根本不敢靠近,我何不引他们进去?”

轩流风心中打定了计谋之后,他便不再主动进攻,改为防守,一边拒敌,一边朝五雷山的方向退去。

“这小子想逃走!儿子,我们快跟上去,不能让他有机会溜走了。”

柳无盐洞悉了轩流风的意图,生怕他跑丢了,日后有麻烦,于是她便赶紧对自己的儿子喊道,吴应雄应了一声是,当下两人便动了起来,分头朝轩流风追过去,一人看守轩流风的右边,一人看守轩流风的左边,掣剑在手,时刻防止他跑掉。

“嘿嘿,你们跟来更好,我还怕你们不跟来呢……”

看见“子母杀手”紧紧盯梢在两旁,轩流风不但不心慌,反而心中窃喜。

为了照顾轩流风不走太远的路,铁背青龙所搭建的那一间茅草屋距离五雷山其实也刚好五里多一些而已,所以,不用多长时间,很快,他就退入了五雷山五里的范围之内。

一进入这“五里禁区”,顿时,轩流风就精神了许多,他神情一振,出招的力道就更加雄厚了一分。

“不好……这地方有古怪……子母杀手,你们快来帮我一起将他击杀了……”

叶振风忽然急切地大叫道。

“好!”

子母杀手也感到气氛不对劲,趁着身体还没有出现不良反应之时,二话不多说,赶紧出招攻向轩流风,顿时之间,杀气一盛,铺天盖地一般的剑影便朝轩流风席卷过去。

“哈哈,现在才出手,只怕迟了……”

轩流风冷笑一声,不待剑影临身,他赶紧一个懒驴打滚,向后急退开去,呼的一声,滚了十步之多后,他蓦然一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掠到了一块黑幽幽的玄武之石上面。

“追!”

叶振风哪能让他如此从容不迫地溜走,他大声喊了一声,率先追击过去,不过才奔出七八步的样子,陡然间他感到周身一麻,好像被雷电劈中了一般,动弹不得,蓦然大惊。

“吃我一刀!”

轩流风蓦然大喝一声,只见他左手一扬,手中的“无涯刀”便化作一道银白色的闪电射了出去,嗤的一声,瞬息之间就洞穿了叶振风的左边肩头。

叶振风在剧痛之下禁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在血光飞溅之中,他的身子也如断线风筝一般向后抛去,若不是后面赶到的子母杀手伸手将他接住,只怕再被重重摔上一下子,屁股铁定要分成两半。

“这地方有古怪,我们先撤!”

子母杀手一接住叶振风之后,柳无盐急忙开口提醒,他们赶紧向后掠退。

“可惜了,没想到那小白脸在危机时刻激发了潜能,若不是他动了一下,估计此刻,他的心脏已被我洞穿,一命呜呼了……”轩流风暗叫一声可惜。他拾起脚下一块碎石,叫道:“我要砸死你们!”说罢,将石子狠狠朝叶振风扔了出去,呜呜声响,力道十分迅猛,看架势,人若是被击中,肯定不会好受。

蓬的一声,只见吴应雄一挥动手中的竖子剑,飞射而来的石子便被他击碎,化作粉末,随风飘散。

很快,子母杀手扶着叶振风退出了“五里禁区”,他们一感到不适之感消失了,便赶紧将叶振风放下。

柳无盐关切道:“叶公子,你感觉怎么样?”

叶振风强自咬着牙关,摇了摇头,出声道:“不打紧,皮肉之伤而已……”

说着,他蓦然伸出右手,一把抓上了无涯刀的刀柄,把心一横,将刀从伤口中拔了出来,汩汩声响,随后就看见鲜血从伤口不断冒了出来,将他一袭白衣染成半边红色。

柳无盐伸出玉手,并指在他的肩头疾点了几下,帮他封住几处重穴,止住了血流,随后她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金疮药替他抹上了,最后又掏出一块手巾帮他将伤口包扎好。

“谢谢!”叶振风感激地朝柳无盐笑了笑,随后站起身来。

吴应雄忽然开口道:“那小子怎么办?我们还要不要追进去?”

柳无盐沉吟道:“那座山的上空一直雷电闪耀,这现象好诡异,我们……还是不要贸然闯进去的好……嗯,我们就守在这里吧,守株待兔,老娘就不信那小子一辈子能待在上面不下来……”

吴应雄忽然道:“那小子是什么怪胎呀?为什么他进去就没事呢?而且他的内力之中好像也带着一股电流,也不知道他学的什么妖法……”

叶振风嘴角一歪斜,冷笑道:“管他学的什么妖法,只要他一离开这座山,我就要将他变成一具死尸,哼!”

吴应雄道:“若是他不肯下山来呢?”

叶振风道:“嘿嘿,这山光秃秃的,什么树叶草根都没有,到处都石头,又黑又硬,他不下山,难道他啃石头便能充饥了?”

“也是哦!”吴应道说道,“那我们便守在这里……可是,山这么大,我们三个人根本巡察不过来,他完全可以从别的地方潜走呀!”

叶振风恨恨道:“我现在也不打算要什么一千两黄金了,这小子竟然让我流了不少血,我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嘿嘿,那柳雪儿姑娘也不知道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惜重金聘请了几十名高手来击杀他……哼,我想,如今在苗疆之中,除了荒月山和这座不知名的怪山,对他是安全的,其他地方,只要他一离开这两个地方,只怕很快就会身首异处……”

轩流风并没有朝五雷山的深处走去,他就坐在那一块大石上,叶振风等人的对话,他都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朵之中。

打斗了大半夜,他实在有些体力吃不消,他坐在那儿,打算等元气恢复一些了,再想办法逃回荒月山去。现在他一听叶振风的说话,顿时意识到,这苗疆已成了危险之地。

他心忖道,只怕现在到处都布满了要取自己项上头颅的高手,自己可不能随便走动,但一辈子就待在这五雷山吗?

正如香饮君子所说的,这五雷山,除了到处都是玄武之石外,什么活物都没有,没有吃的和喝的,只怕不出三天五天,自己便饿得翘辫子了?

出路到底在哪里?

自己该如何是好?

轩流风一时陷于了迷茫之中,感到世界之大,却无自己的容身之所,不免悲凉,加上一想到铁背青龙无端惨死,他更是眼眶湿润了,忍不住差点儿就掉泪。

“是了,我怎么就把老师给忘了呢?他老人家怎么说也是活了几万年的老古董,走过的路只怕比我吃过的米饭还要多,他应该可以给我指点一条出路……”

困境之中的轩流风,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他自己还有一个可以帮忙出主意的老师,当下他收拾好心情,往五雷山的深处走。

——他要进行灵魂离体,灵魂体进到自己的识海之中才能与老师相见,灵魂离体期间,他的肉体无知无觉,是极为脆弱的时候,随便来一个阿猫阿狗都能将他放倒,所以他必须要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