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凌霜刀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46字
  • 2019-03-13 20:00:10

轩流风恨极了眼前的三名敌人,一出手就是全力进攻,他这一刀刺出,快,准,狠,刀未到,一股凌厉的杀气已先摧毁了敌人的意志,吓得对方肝胆欲裂,浑身颤抖。

无涯刀的刀尖之影在吴应雄的眼帘之中迅速变大,弹指之间,就完全占满了他的整个瞳孔,刀尖离他的身体就只有一寸的距离了,而他仍然无法动弹,那一刻,他以为自己在劫难逃,尽管心头一百个不甘心,但又能如何?心灰意冷之下,他只好闭上了两眼,束手待毙。

轩流风也以为自己这么一刀便能了结一名敌人的性命,忍不住心头窃喜,可是,他还是高兴太早了一些。突然——

锵!

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那,忽然之间,一道绚烂有如秋水一般的光芒破空出现了,一下子就击中了无涯刀的刀身,将其震偏。

嗤!

宝刀的刀锋贴着吴应雄的身体擦了过去,仅刺破了他的衣服而已。

轩流风冷哼一声,蓦然变招,身子陡然一个旋转,反手一刀挥出,使一招“无涯刀法”之中的凌厉杀招——太极一元斩,拦腰斩向吴应雄,只是却斩了个空,因为吴应雄在前一个弹指间已然恢复了过来,他向后腾空一跃,堪堪避了开去。

轩流风冷声道:“哼!想逃,哪有这么容易?两仪混沌斩!”蹂身追击过去,手臂一挥,一刀斜劈而下,不过,毫厘之差,他还是没有击中目标,吴应雄十分机警,向后跳开之后,就一直保持急退之势。

轩流风一招不凑效,接着又是一招挥出,将“无涯刀法”的所有杀招都抖了出来——太极一元斩,两仪混沌斩,三才清浊斩,四相无极斩,五行升龙斩,六合虚空斩,七曜破天斩,八荒圣堂斩,九宫无妄斩,十方裂空斩,这十大杀招,一旦施展出来,横斩,竖斩,斜斩,一招接一招,一气呵成,连绵不绝,招招绝杀,将敌人迫得毫无还手之力,若不是吴应雄生了两条兔子腿,他退得快,只怕早就被斩成一堆肉泥了。

轩流风一直追,吴应雄一直退,这是一场僵持战,拼的就是谁的耐力好,谁的体力强。若是在场就只有他们两人的话,估计这追逐之戏可能会一直演到天亮也说不定。

不过,很显然,在场的还有其他人。那香饮君子跟他非亲非故,对于吴应雄的生死倒也没怎么在意,除了刚才一时技痒,放出飞刀替他解除了一次危机之外,他随后就一直抱着双手,站在一旁看戏。

司母剑柳无盐作为他的母亲,对于他的安危,却是十分紧张的,她见儿子如此遭人欺压,如何还能袖手旁观?她怒叱一声,挺剑从后面朝轩流风掩杀了过去……

叮的一声,兵器相交,火星飞溅。

——原来轩流风感到这样一直追逐下去,实在没意思,干脆就转身杀向柳无盐。兵器一接,两人各自后退了半步,轩流风仅是虎口稍微麻了一下子罢了,但柳无盐可就惨了,重蹈她儿子的覆辙,被一股强劲的电流侵入体内,至少三五个呼吸的时间之内根本无法动弹。

“好机会!哼,不信这次还失手……”

轩流风心中窃喜,把握时机,当机立断,跨前一步,手中的无涯刀斜刺里一划,直接就削向柳无盐的脖子。

柳无盐无法动弹,只有愣在那里等着挨宰的份,而她的儿子仍只顾着向前逃逸,眼看就在下一刻,她的脑袋就要搬家了,但就在那千钧一发的危急一刻,咻的一声,那一抹绚烂犹如秋水一般的光芒又闪现了出来,再次将轩流风的兵器撞开。

“真他妈可恶……”

轩流风气的直骂娘,明知道时机已失,但他还是不甘心,挥刀再次劈向柳无盐。不出所料,他这一刀还是落了空,柳无盐一恢复过来,赶紧就向后跳开。

轩流风并不死心,正要上前追击她,但忽然间他感到身后气流骤紧,知道是吴应雄那小子进行偷袭,于是他赶紧身子一矮,堪堪躲开了攻击,低喝一声,反手一刀挥出,攻敌下盘。

从背后偷袭轩流风的人正是吴应雄,他一招落空之后,赶紧使一招旱地拔葱,长身一跃,便从轩流风的头顶跳了过去,与柳无盐会合到一起。

子母杀手一经会合在一块,顿时两人使出一套合击之术——子母双杀流星剑阵,两剑演化出漫天剑影,如流星火雨一般卷向轩流风。

哧啦哧啦,霎时之间,轩流风猝不及防,身上就挂了几道彩,衣服被划破,鲜血淋漓,幸好他修炼成混元铁衣劲,皮肉锻炼得无比坚韧,伤口都不是被割得很深,没有伤及筋骨。

这些都是皮外之伤,对于江湖上讨惯生活的轩流风而言,也不算什么,他完全吃得消。只见他一脸坚毅,哼都不哼一声,兀自把手中的宝刀舞成一团,将自身包裹住,严严实实,顿时敌人的招式再凌厉,一时也攻不破他的防御。

争斗,一时之间就陷于了僵持之中。

其实,若不是子母杀手顾忌轩流风的内功邪门,不敢与他兵器相接,出招之时诸多限制,只怕轩流风的招式舞得再精妙,防防守再严密,也免不了要被击杀的,饮恨当场,毕竟他就只有一条臂膀而已,再怎么能舞,也是斗不过人家四只手的。

“子母杀手,看来这一千两黄金对于两你们母子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弄上手的,倒不如相让给在下吧?”

一旁观战的“香饮君子”叶振风忽然高声叫道。

柳无盐回应道:“叶公子,似乎你们君子堂并不缺钱吧?这点钱也要跟我们母子俩争?”

叶振风大笑道:“哈哈,君子堂是不缺钱,但那些都不是我的呀。你也知道,我那个守财奴一般的老子,他爱银子比爱他的儿子还要多一些……”

吴应雄也是大笑道:“哈哈,叶公子也差钱?看来最近又收编了不少娘子军呀?”

敢情这位香饮君子是一个抱负远大的人物,散尽千金也要组建一支娘子军,以便将来逐鹿天下?有道是,男人靠赢得江山来赢得美人,而美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天下,也许,靠一支娘子军,说不定,还真的就让他叶振风成就一番大事业。

叶振风高声道:“哈哈,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吴兄也……”

他好像还没唱完的样子,不过却被柳无盐出声给打断了,柳无盐忽然说道:“叶公子,你也不要也来也去了,看在刚才你出手救了我们母子两命的份上,这一千两黄金就让给你也无妨,反正那铁背青龙是让我们母子俩给击杀的,可以赚到五百两赏金,那也算不小一笔数目了……嗯,为人不能太过贪,这个便让给你了,快过来接手吧!”

一千两黄金呀,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完全足够一个普通家庭吃喝一辈的了,但她说让就让,这未免也太过爽快一些了吧?若她真的视钱财如粪土,那又何必当一名杀手,拿性命去博钱呢?也许她只是喜欢上了杀人的那一种快感!

叶振风拱手朝着柳无盐说道:“呵呵,多谢柳姑娘割爱相让,我来也!”说罢,他亮出一把犹如新月一般的宝刀,刀身上流转着秋水一般的光泽,十分璀璨夺目。

柳无盐赞道:“好一把凌霜刀!”

叶振风笑道:“呵呵,刀好没用,武功也好才行。看我怎么来收拾这小子……”说着,只见他一扬手中的宝刀,身子蓦然一晃,下一刻,他便突破了“子母双杀流星剑阵”所形成的封锁,出现在了轩流风的面前,手起,刀落,一道明亮的刀芒便破空斩向轩流风的脑门,杀机十分凌厉,气势无比霸道。

他这一刀,无比凌厉,看那架势,就算一尊铁人,被他劈中了之后,只怕也要分成两半的,只是,却根本劈不中轩流风,轩流风轻轻巧巧地一个闪身,便从容地躲了过去……

叶振风轻描淡写之间就突破了“子母双杀流星剑阵”所布置出来的封锁杀阵,柳无盐看出来了,这位大句国君子堂的香饮君子比起他们“子母杀手”可厉害的多了,当下他们母子两人一见叶振风和轩流风交上了手,悄然就退下了,站到一旁,作壁上观。

吴应雄望了一眼倒在门槛边上的铁背青龙,忽然开口道:“娘,你在这等我一下,我要过去那边将铁背青龙的头颅先割下来拿好了,免得一会‘四相绝杀’他们出现了,跟我们争夺,那可是值五百两黄金呢!”说着,他就要朝茅屋走去,但还没动步子,就被柳无盐伸手按住了他的肩头。柳无盐说道:“先不急。那小子分明想逃走,但又不忍心丢下朋友不管……所以,我们还是先不要妄动。”

子母杀手和香饮君子,三人之间的所有对话,轩流风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在他们的眼中,自己竟然成了一千两黄金,而且还好像任他们随意支取一般,这叫轩流风如何能不气愤?

不过,气愤归气愤,他技不如人,也只有暗暗先忍受了,心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自己将“大雷霆术”修炼成功了,回头再一根手指头将他们统统压扁,想到这的时候,他已萌生了退意,但铁背青龙身受重伤,生死未卜,他又不能弃之于不顾,顿时之间,他陷于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想逃离又不是,他怎么也不愿背上那对朋友不义的罪名,想留下也不是,徒然搭上自己一条性命而已。

无奈之下,轩流风一边拒敌,一边等待,看会不会有转机出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