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小朵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680字
  • 2019-02-02 20:00:00

小姑娘告诉江枫,她的名字叫小朵。

出生在武林世家,从小就开始习武,所以养成了好动的性子。

只是父母管的严,不放心她出门游历,所以她就只好偷偷的跑出来,想体验一下这鲜衣怒马的江湖生活。

至于小姑娘姓什么?

父母又是谁?

她却是不肯透露。

似乎,她有什么苦衷。

江枫也不好追问。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是?

吃罢,江枫就要与她道别。

但小朵说自己初涉江湖,也茫然不知何处去,提出要求,想要与他一块闯荡江湖。

江枫心忖,自己是一个人人争相追杀的倒霉鬼,如果小朵跟在自己身边,肯定会连累她,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自己如何向她的父母交代?

尽管他不认识她的父母是谁,但总感觉带着一个小姑娘一起亡命江湖,有诸般不妥。

不过,他转念又想,如果不让她跟着的话,她一个小姑娘独自在江湖上闯荡,缺乏阅历,容易上当受骗,似乎又不太好。

所以,当小姑娘死赖着他,像一个跟屁虫缠着他,他也狠不下心赶她走。

于是乎,两人就结伴共闯江湖。

小姑娘的性子有一些刁蛮古怪,与她共处的两个多月里,江枫不知道替她分担了多少麻烦事,弄的也头大,好几次被她气的七窍冒烟,但实在拿她也没办法。

就在六天前,又因为一点小事情,两人又争执了起来,江枫一气之下,出口骂她的语气就重了一些,小姑娘一赌气,便动手甩了江枫一巴掌,尔后自己策马跑开了。

江枫碍于面子,当时没有挽留她,心想这丫头刁蛮,武功又高,她不欺负别人就好了,别人哪里敢招惹她,所以也就任她自行离开。

本来,江枫心想,这一个小丫头也许一会气消了就会回来找自己。

但一连过去了两天,也不见她出现,他不免就开始担忧了起来,生怕她遭遇什么不测。

他又心想小姑娘可能高傲,估计拉不下面子回头找自己。

于是,他就主动四处寻找。

但是他找遍了方圆十里,也不见其身影,就更加担心了,万一她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便良心难安,一辈子都会愧疚。

此刻,江枫心中盘算:“到底是加入呢,还是不加入呢?如果自己加入杀手联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能够快速提升自己的武功修为,但是福祸相倚,有得必有失,一旦加入了,估计就没那有么自由的,而且自己很有可能变成冷血无情的杀手,到时候小朵这小丫头还愿意跟着自己一块闯荡江湖吗?”

江枫一时拿不定主意,左右取舍,越想越乱,心情低落。

“算了,先找到小朵这丫头再说吧!”

最后,他还是决定暂时先不加入,待以后看情况而定。

于是,他便开口婉转谢绝了五绝杀手的好意:“五位兄台,你们的好意,江枫心领了,只是小弟尚有一些事情未处理,心有挂碍,实在无心理会其他事情,待日后再说,可好?”

绝无天道:“既是如此,那也不强你所难,你几时考虑清楚了,再来找我们吧。”

江枫点了一下头,说道:“好的,谢谢了!”

接下来,江枫又跟他们客套了几句,随后抬头看看月色,夜已过半,便告退回房,往床上一躺,闭目养神去了。

至于林臣的生与死,江枫也不想去管太多,毕竟各人有各人的命运,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次日,公鸡一唱,江枫便爬了起来,洗漱一番后,他来到底楼,要了一碗阳春面。

由于挂念小朵的安危,他也没什么胃口,三下两下就吞进肚子里面去,是什么味道,也无所谓了。

坐在木凳上发了一会儿愣,随后便回房,收拾好行李,然后下楼结账,牵马离开。

这时,他骑在那一匹瘦马背上,望着前面弯曲不平的林间小径,一时不知何去何从?

是留在原地等她呢,还是到别的地方去打听?

这小丫头,生气生那么久不消?

这似乎不像她的性格呀?

难道真的遭遇了什么危险?或者是被她的父母抓了回去?

江枫信马由缰,沿着小路一直西去。

这一天!

天气不错,晴空万里,但江枫的心情实在明朗不起来,替小朵担心,患得患失。

时光一晃,就到了中午。

肚子咕噜响,又到了该吃午饭的时间。

不过,江枫眼下所处的地方是野外,放眼看去,除了树林,便是杂草,荒凉一片。

对于一名浪子而言,野外谋生,那是小事情罢了,江枫策马进入树林深处一趟,很快就逮住一只肥大的野鸡,就地生火,弄了一道香飘飘的烤鸡出来。

肥鸡吃罢,江枫找到一处凉快的树荫,和衣躺下,小憩一会。

睡意朦胧间,江枫好像听到一阵打斗声,登时就醒了过来。

立即起身,循声找去。

江枫走出树林,远远看见小路上有几个人在混战,刀光飞舞,剑气纵横,场面十分激烈。

江枫悄悄接近,发现厮杀的一共有七人,分成三团,其中一团是两人围杀一人,剩下的两团都是一对一搏斗。

战斗中的人影飘忽不定,江枫一时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但其中三人身上穿的衣服,他相当的眼熟。

都是身穿黑色长袍,但胸前各绣着不同的图案,分别是白虎、青龙、玄武。

这三人,正是前一天,刚跟江枫交过手的真空教三大使者。

此外,还有一人也是穿着黑袍,胸前的图案是一只神鸟——朱雀。

江枫心中猜想道:“想必这一位也是真空教的使者——朱雀神使了吧?”

他猜想的不错,这一位昨天缺席的使者,正是真空教四大神使之一的朱雀使者。

江枫集中目力,又凝神细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勉强看清几人的面目。

只见,跟青龙使者单打独斗的那一人是一名胡须壮汉,约摸三十岁出头的光景,国字脸,卧胆鼻,剑眉,虎目,身高八尺,牛高马大,手中使一把九环刀,挥舞之间,呼呼风动,十分刚猛。

而与白虎使者对打的是一名蓝衣公子,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手中使一把窄长的软剑,出招又快又急,灵动飘逸,神出鬼没,浑然天成,几乎没有任何破绽,白虎使者的虎啸震天刀法虽然厉害,但一时也奈何他不得,战成平手。

另一边,玄武使者和朱雀联手围攻一名锦衣公子。

这锦衣公子也是二十四五岁的光景,长的眉清目秀,皮肤白净,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使一把巨阙剑,攻击犀利,大开大阖,气势磅礴,可以说,单对单,哪怕武功最高的白虎使者也未必及的上他,但是两大神使一经联合在一块,攻势顿时变的无比凌厉,把他压制的有点透不过气,苦苦支撑。

除了七人在哪里争斗不休,一旁的血泊里还横躺着一人,面部朝下,看不见真容,但他身上所穿的那一件破烂的血衣,江枫实在太眼熟了,因为他昨天夜里刚刚见过,印象深刻——这一具尸体正是林臣。

“哎!林兄,你的运气实在也背,最终还是逃不过死神的魔爪……”

虽然,他与林臣才一面之缘,甚至彼此都算不上真正意义的朋友,但江枫不知为何还是禁不住替他悲伤,昨晚还活生生的一条生命,转眼就枯萎了,这生命是何其的脆弱啊?

江枫就在一旁暗中观战,他并没有贸然挺身而出,因为谁是谁非,真正的敌人是谁,他尚未弄清楚。

真空教的使者跟他有过节,肯定是他的敌人无疑,但是其他三人呢?是敌还是友?这就不好定论了。

有人认为,敌人的敌人便是盟友,但这能百分百确定吗?未必见得!

林臣到底是被谁杀害的?

可能死于四大使者之手,也可能死于另外三人之中的某一位之手。

所以,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他并没有急的现身出去帮助那三人对付四大使者,且先观察一下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