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正邪之分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226字
  • 2019-03-10 12:01:07

严冬季节,北国飘雪,万里冰封,气候严寒,万物萧条。地处大陆西南边陲的苗疆之地,虽也是寒风萧萧,但不至于冷到北风一吹,耳朵都冻掉的地步。

深冬之夜,夜色一降,千灯熄灭,万物寂然,人们都是躲在被窝之中呼呼沉睡,即便内急拉稀,也不愿起床,尽量都忍了。

在苗疆荒月山,一间石室之中。只见灯火昏黄之下,一人盘坐在床上,一副努力修炼内功的样子。这人右边的衣袖之中空空荡荡,原来是一个只有一条左臂的半残废之人。

刚好待在荒月圣殿的石室之中,刚好是断了一条左臂,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绰号叫做“九须纹龙”的轩流风。也许他沉睡的时间太长太长了,一睡就是半个月之久,这次醒来,他的精神无比旺盛充足。

白天他跟金蛊五圣混在一起,由于外面天寒地冻,他们也没去什么地方,就待在明月大殿之中喝茶闲聊而已。话不投机半句多,话若对心千杯少,六人趣味相投,无所不能聊,那么一聊便是忘了时间,不知不觉都天黑了。

在大殿用过晚饭之后,六人又天南海北地神聊了一会,一直到了二更天,天色实在不早了,六人这才回房休息。回到石室之后,轩流风并无睡意,他心中有诸多谜团难解,于是他便盘坐在床上,意念一动,连喊三声“荒前辈”,与脑海之中的“荒月神”取得了联系,被后者使用移魂之法,将他的灵魂体吸入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难怪人们常说,眼界有多高远,思想便有多开阔,人的脑袋就只有那么大一个,但想不到人的意识之海却是如此无穷广阔……”

灵魂体一进入自己的识海之中,轩流风便仿佛置身于九天之上看广阔苍穹,四周茫茫,混沌无极,无穷辽阔,根本看不到边际,不由得生出一些感慨。

轩流风的识海之中,先天一片混沌,这是灵识未开,没有踏上修真之路的缘故了。修真之士,追求天道真理,一旦感悟了自然之道,识海之中就会变得一片澄明,菩提不惹尘埃,智慧大彻大悟。

“浑小子,三更半夜你不睡觉,叫醒老夫想干什么?”

识海之中,茫茫无极,什么景致都没有,一道血色的雷电忽然自虚空之中衍生了出来,化作一个白发老者的摸样,好像在美梦之中被吵醒了一般,这老者一幅极不爽的样子,他狠狠瞪了轩流风一眼,没有好声气道。

轩流风呐呐一笑,说道:“呃?我还以为你们修真之人跟神仙一样都是不用睡觉的哩!前辈,打扰了你的美梦,晚辈万分过意不去,请你老见谅!”

老者翻白眼道:“修真之人也还是人,又不是修真之仙,当然也要睡觉了!”

轩流风笑道:“那要不要也要吃东西呢?”原本他是想,这位荒月神待在自己的脑海之中,睡觉那容易,可是他吃什么呢?这脑海之中混沌一片,好像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供他吃喝呀?

老者道:“屁话,当然也要吃东西了,难道你以为老天爷赐给我们一张嘴便是只为了说话解闷儿?东西当然要吃,不过不吃一般的鱼肉蔬菜……”

“不食人间烟火,莫非吸食生灵的精血或脑汁?”轩流风心中那是蓦然一惊,害怕若是自己的脑汁被他吞食了,从此就变成白痴,那便糟糕之极,他脱口问道:“那吃什么?”

“你小子,一脑子胡思瞎想,就算老夫要吃脑汁,也不会选择像你这样混乱不堪的脑子……吞食脑汁,汲取精血,那是魔道和妖道的做法,老夫乃是正道修真之辈,不屑为之。”

这老者原本是一尊绝品神兵的器灵,一身道行相高深莫测,他此刻寄宿在轩流风的识海之中,轩流风转什么念头,那是都瞒不过他的了。

轩流风好奇道:“怎么你们修真之人还有正道和妖道之别?”

老者吹胡子道:“人类都有男女之别,牲畜也有公母之分,自然,修真之人也分成几个类型了。”语锋一顿,他接着又道,“也罢,迟早也要让你知道这些,现在就跟你简单讲解一下吧!尘世间,多是一些凡夫俗子,芸芸众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生庸庸碌碌,没有什么远大的追求。不过除此之外,还存在一些追求天道真理的奇人异士,在修真界,都统称为修真之士,或也叫修真者。修真者细分为修道者,修魔者和修妖者。修道者是指一批追求人间大道的人类修士,有正道和邪道之分,正道追求的是大道正理,邪道修炼的是旁门左道。修魔者是指一些追求恶魔之道的死灵生物。修妖者是一些追求妖魔之道的妖兽。”

听罢,轩流风无比向往修真之界,叫道:“哇!还有死灵生物和妖兽之说,这修真界竟是这般多姿多彩,真是令人神往不已呀。”顿了顿,他忽然又道,“前辈,我想问你一个事情,行是不行?”

老者这次可没对他翻白眼,倒是很利索地说道:“什么事?说吧!”

轩流风沉吟了片刻,说道:“前辈白天曾说过,因为晚辈是什么雷灵根,所以才没有让那一道九天神雷将我劈成飞灰……其实我知道,便是这么一道九天神雷才救了我一命……这肯定是前辈有意要救我一命是不是?这份恩情,晚辈铭感于心,永生不忘……”说着,他便跪下向老者叩了三个响头。

“起来吧,不必这般行大礼。”老者虚空一托,轩流风便被一股大力扶了起来。

轩流风又道:“晚辈若是猜的没错的话,这雷灵根在修真界之中肯定是一种罕见之物,前辈是想得到晚辈身上的雷灵根吗?直接拿去便了,反正我的命是你救的,我身上的一切东西你都可以取走!”

老者忽然大笑道:“哈哈,天级雷灵根当然是罕见之物,一万年之中也未必会出现一次……不过你小子说我老人家想夺取你身上的雷灵根,这是什么话?当我荒月神是小人之辈吗?”语气一转,叹道,“嘿嘿。若是雷灵根也可以从别人的身上夺取,老夫倒是不介意做一次小人。”

轩流风道:“嗯?雷灵根无法从别人的身上夺取?呵呵,我还以为这雷灵根是在人体的精血之中孕育的什么宝物呢,就像大地的精华孕育出人参一样,原来却不是……”

老者又对他翻白眼道:“不知道,就不要瞎说,什么像人参?你干脆认为树根好了,都带一个‘根’字不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