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神秘空间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10字
  • 2019-03-08 20:00:00

轩流风心中想道:“四周黑咕隆咚,此刻一定是三更半夜,人们多半都是熟睡之中,自己喊了也是白喊……”他摸了一下屁股下面坐着的褥子,又抓起旁边的被子,捏了一下,厚实,暖和。

他又想道:“这床榻是这般暖和,这被子是上好的棉料做成的,看来自己并没有落入敌人的手中,这石室应该不会有什么机关和危险,自己大可随意走动……”

想到这,他摸索着下了床。在床前没有找到鞋子,他赤着脚一直向前走去,大概行了五步的样子,让他碰到了一张桌子,便停了下来。

他伸手在桌面上摸索,叫他摸到了一只火折子。点燃火折子之后,顿时石室之中光亮了一些,他大略朝四周望了一眼,发现墙壁上挂着一盏青铜灯,于是他走上前去,将灯点亮。

油灯一亮,霎时整个石室被照得通明光亮。

也许长时间沉睡,许久不见光的缘故,灯火一亮,轩流风只觉光芒有些刺眼,不自觉地将眼睛闭上,数息之后才再度睁开。

他凝神打量四周的环境,这是一间十分幽静的石室,古雅古朴,古色古香,布置也没多大讲究,有些简单,挨着墙跟摆放着的是一张铁木大床,石室中央则摆放着一张青石八仙桌,再就是墙壁上挂着一盏青铜灯,除此之外,再无余物。

在床榻的对面有一扇门户,紧紧关闭着。

待在石室之中,感觉就像被困在鸟笼之中的鸟儿,一点都不自在。轩流风想到外面去透一透气,他走了过去,然而仔细搜索了一阵,却怎么也找不到开门的机关,无奈之下便作罢。

他心想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天亮,等别人来开门吧!

一直沉睡了半个月之久,此时此刻,轩流风的精神养得无比的旺盛。一个精神充足的人,是无法安静下来的,奈何整个石室空空荡荡,并没有什么项目可供他消遣。

忽然间他想到了要舞刀,可是搜遍了整个石室的每一个角落,都找不到他那一把佩刀——无涯刀,便改为演练拳法,掌法,身法,步法。

于是乎,只见他将平生所学的拳法和掌法都一一演练了出来,一时之间,整个石室之中都充满了他的飞舞的身影,翩然如花间之蝶,矫健如林间之猴。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当他将一身所学的拳法和掌法都演练了一遍,浑身就出了一身臭汗,衣服湿透,好像刚从水塘里被捞上来一般。

衣服湿了,穿在身上当然感觉不爽,不过,石室之中并没有多余的衣物供他替换。他也想过,反正石室之中就他自己一个人,脱个精光,赤条条,应该也没什么不良影响。

但他转念又想,这石室之门并不由自己来控制,什么时候有人进来,并不是自己说了算,万一有人忽然闯进来,见到自己全身光溜溜,那影响可就不怎么好了,万一被别人误以为自己是裸体狂,那跳到黄河之心也洗不掉了。

又想身上干爽,又不想脱衣服,这种问题,一般还难道了不少凡夫俗子,不过对于修习内功的江湖人士而言,并不是什么难题。

内功是干什么用的?修炼内功的好处可多了。一来可以强身健体;二来可以提升力气;三来可以锄强扶弱,当一名万人敬仰的大侠;四来嘛,当然也可以更好地为非作歹,有了高深的内功之后,可以轻松地逍遥法外;五来……反正内功高深了,好处多多。

远的不必多说,就像目前轩流风遇到的这种情况,一般普通人还真可能束手无策,但修炼了内功之后,就容易解决了,只要内功一运转,热量一散发出来,身上的衣物很快便会被烘干了。

轩流风盘腿坐回床上,闭上两眼,体内真气蓦然一运转,他的头顶就冒出了缕缕白色烟气。内力运转了一个大周天之后,他身上的衣服也冒起了阵阵白雾。

白雾缭绕,团团包裹着轩流风,把他衬托成一个云中之仙,气派非凡,气势壮观。

旋不多久,白雾渐渐消散,轩流风的身影慢慢显露了出来,他身上的衣物也不再贴肉。看样子,衣服烘干得差不多了。

“只运转了三个半大周天,身上就干爽了,看来,自己的内力有所精进呀?”

察觉到自己的内力好像有所精进,轩流风心中当然高兴,迫不及待地想去验证一下,当下他打算把这剩下的半个大周天运转完毕了就暂停下来,然后下床,拿地板试一下掌力,看是不是内力真的增长了?

真气经过了肓俞穴,下一步就会回到丹田之后,然后一个大周天就告结束了。所有的真气都回到了丹田之中,轩流风睁开眼睛,正要收功起身,但忽然之间,他感到头部一阵晕眩,三魂七魄好像遭到了一股神秘之力的吸扯。

他根本来不及抵抗,两眼一黑,感到整个人好像被吸进了一个神秘的混洞之中,天旋地转。晕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差点儿他就承受不住,要昏迷过去。

良久,晕眩的感觉的终于消失了,轩流风一睁开两眼,顿时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周围一片混沌,除了他自己,什么景物都没有。

“这里是到底什么地方?为何连鬼影都看不见一个?”

轩流风心中刚冒出来这么一个念头的时候,忽然他的耳边就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年青人,这里并非地府,也不是什么鬼蜮之地,你大可不必心中惶急!”

新到一个陌生之地,任何人心中多少都有一些恐惧,轩流风也不列外,但他将心中的念头藏的极深,根本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来,这个苍老的声音的主人竟然洞悉了他的心里,叫他不要恐慌,但适得其反,这让他更加恐慌了。

一个人在另外一个不知是什么存在的面前,如果他心中的任何一个念头都瞒不过对方,这叫他能不恐惧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