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荒月祭坛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100字
  • 2019-03-08 08:00:04

荒月山,足有万仞之高,直插云霄,山峰陡峭,犹如一轮巨大的残月横亘在天之尽头。

荒月山的山巅之上有一块平地,十分开阔,足可同时容纳上万人不是问题,整个山巅都笼罩在茫茫云雾之中,飘渺,神秘,诡异。

朦胧间,只见平地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古老的祭坛,这祭坛的布局其实很简陋,整个祭坛的台面都是用青砖堆砌而成,一丈多高,呈四方形,长宽各九丈,四面设有台阶,九级的样子。

祭坛的四个角落分别摆放着一尊上古荒兽的雕像,模样狰狞,气息凶恶,如欲择人而噬。祭坛的中央出现一把巨大无比的黑色石剑,锋刃之宽足有一丈多,它的一半剑身没入祭坛之中,剩下的一半有九丈多高,犹如擎天石柱一般直指苍穹。

剑柄以及剑锷都刻满龙蛇大鳌等上古荒兽的图案,让人感受到一股古老斑驳的历史气息。而剑身之上布满了许许多多古老的符文,一股玄奥的气息流淌出来,没人明白这些符号到底代表着什么?有些符文形如雷刀电矛,给人一种锋利无比的感觉,仿佛此剑可开天辟地,能斩断世间一切。

这座古老而神秘的祭坛,修建在荒月山的最高之处,这代表着在苗族人的信仰之中,它的地位是那么的至高无上。它,正是荒月教的无上圣地——荒月祭坛,一个流传出不朽传说的神秘之地。

此刻,祭坛的周围聚集了上千多名荒月教的教徒,这些人都匍匐在地,口中念念有词,虔诚地在祷告着。祭坛之上,十二大护法长老分别端坐在祭坛的边缘,彼此之间相隔一定的距离,围成一圈,也都是闭上眼睛,嘴里念叨着一些古老的祭文。

祭坛之央,石剑之下,只见轩流风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后背挨着石剑坐着,此时他脸上的神色无比苍白,几近透明,两眼紧闭,鼻孔没有一丝气息,仿佛已然断气多时了,全身僵硬,面无表情。

在轩流风对面一步之距的地方还端坐着一名苍发老者,这名老者的相貌十分普通寻常,平凡到置入人群之中就再也寻找不到。这是一名相貌平凡之极的老者不假,但他身上却时刻散发出一股神秘而古老的气息,仿佛他亘古长存,永远都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腐朽的样子,他若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人们多半就认为他是一尊上古神灵的化石了。

这气息神秘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荒月教之中,地位无比崇高的大祭司——红月老人,他身上披着一件流转着淡红色彩的长袍,远远观之,他便化身成为一轮红月悬于天际,光芒璀璨。

只见红月老人的面前摆放着一尊刻满上古铭文的罐子,罐中盛着满满一罐液体,作鲜红色,也不知是人血抑或是牲口的鲜血?

此刻,只见红月老人手中拿着一支符笔,先在血液之中醮上了醮,随后手臂一动,就挥舞开来,笔走龙蛇,在轩流风的身上画下一道道玄奥的符文。

他的动作非常快,非常娴熟,片刻之后,轩流风浑身上下便被他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原本赤条条白花花的身子,顷刻之间就披上了一件由古老的符文组成的“染血之衣”。

最后一笔点在轩流风的眉心之上,为他勾画出一只竖眼来,这一笔无疑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顿时,轩流风整个人的气息蓦然一变,死机沉沉之气不见了,周身激荡出一股鲜活的气息来,仿佛他的体内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挥毫完毕,红月老人便起身后退,一直退到距离轩流风十步之远的地方才盘腿坐下,双手合十,有如老僧入定一般,嘴巴开阖之间,一段长长的咒语便流淌了出来,声音古老而苍凉,仿佛远古的一位神祗在沉睡之中发出梦呓一般。

荒月山之巅,祭坛周围一共聚集了上千多人,除了轩流风不能开口之外,人人都在诚心祷告着,声音之洪亮,穿云裂石,一直冲上九天之上,激荡风云。

陡然间,天色一暗,祭坛的上空忽然之间就产生了异象,呜呜风动,无数黑云不断朝祭坛的上空聚拢过来,不消一会儿就在石剑的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不断旋转,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快得连肉眼都分辨不出来,好像继续在旋转,又好像静止了一般。漩涡之中不断有电蛇游走,弧光闪烁,明灭无间,隐约间还传来轰隆隆的沉闷之声,似乎老天要发怒了。

常理之中,漩涡会产生吸扯之力,将万物吞噬毁灭,但此时,眼前这一个漩涡却是有些不同寻常,它并没有产生任何吸扯之力,相反释放出无边的威压之势。

威压降临下来,荒月教的众多教徒顿时都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得他们直不起腰,呼吸都有些不畅,不过好像他们都司空见惯了一般,人人镇定自若,并不慌张,口中继续念叨着古老的咒语。

咔嚓!

蓦然一声大响,只见一共九道粗如水桶的白色雷电同一时间从漩涡之中直直降落了下来,瞬息之间就将庞大的石剑以及轩流风的身体完全淹没掉……

这些雷电来势凶猛,看上去沛莫能挡,似乎拥有将整座荒月山轰成平地的大威能,但事实上,白光一闪而没,并没有听到山崩地裂的声音。

所有的雷电好像都被黑色的石剑吞噬掉了,不但荒月山夷然无损,荒月祭坛也完好如初,甚至背靠着石剑坐着的轩流风也安然无恙,只是他身上的那一件“染血之衣”在雷光之中被蒸发掉罢了,不复存在,他的身子又恢复了苍白。

按理说,淹没在狂暴的雷电之中,纵是神仙,也难逃损伤,怎么也被烧焦一层皮,变成一个“黑人”,哪有像轩流风这样依然白白净净,完全没有一丁点儿伤害的样子?

这情景,实在叫人费解!

雷电消失之后,没过多久,充塞天地间的梵唱之声也停了下来,祷告之声刚一停止,跟着九天之上风消云散,异象很快也消失了。

天空,又恢复了平常,荒月山依旧又笼罩在白茫茫的云烟之中,缥缈,神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