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花衣奴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544字
  • 2019-03-07 12:00:13

这闷心针并非落霞庄所秘传,落霞庄乃名门正派,断不会使用这种阴险歹毒的暗器。半年之前,柳雪儿嫌待在家族里,无所事事,慌闷得紧,便偷着跑了出来,独自一人想在江湖上游历一番。

江湖险恶,人心叵测。可想而知,像她这么一个涉世未深的美貌小姑娘,其江湖之路必定充满波澜起伏。离家不到三天,她便被万恶之首的采花大盗——花衣奴给盯上了,一个不小心落入他之手,被掳到偏僻之地,即行非礼之事。

紧要关头,吴钱昆适时出现了,一番险象环生的恶斗之后,花衣奴终是技逊一筹,失手被击毙。本来柳雪儿的武功尚在花衣奴之上,只是她临敌经验不足,一个疏忽,着了暗算,中了闷心针,动弹不得,便被他擒住。

柳雪儿只觉这毒针厉害得紧,比之高强的武功有时还要管用,便从花衣奴的尸体上搜出一大把以及解药,占为己有。

便是这样,在此种特殊的情形之下,柳雪儿与吴钱昆邂逅了,两人一见钟情,相见恨晚,双双坠入爱河之中,从此联袂行走江湖,逍遥快活,就像一对神仙眷侣,羡煞了不知多少世俗眼光。

半年来,柳雪儿一方面要躲避家人的追寻,一方面与吴钱昆快意恩仇,小日子过得相当刺激,乐不思蜀,她打定主意要跟随吴钱昆一生一世了。

一般的毒针,中的数量越多,毒性就越大,发作的时间也就越早,死亡越快。但这闷心针与众不同,比较特别,中多少根就要过多少个时辰之后才毒发身亡,其歹毒之处还在于,死前要遭受一番痛苦,这种痛苦并非凡人所能承受,中针者往往倒是渴望速死,尽早解脱。

若非闷心针的数量有限,柳雪儿还真想多射几根给灯谜神医,好叫他多遭受一些苦头。

此刻,灯谜神医委顿于地,不住惨叫,痛苦挣扎着,手脚抽搐,肌肉痉挛,口吐白沫,七窍溢血,他不但感到万箭穿心之痛,更感到百蚁噬心之痒,那难受的感觉要多痛苦就有多痛苦,简直是非人的折磨。

他的哀号之声异常凄厉,仿佛猿鸣鹃啼,声声泣血。柳雪儿不禁收获到了一股复仇的快感,但她毕竟出身名门正派,本性还是善良的,闻此凄惨之声,多少都感到有些惨不忍睹,但若要就此放过他,那却是不可能的,她只想趁早逃离,丢下灯谜神医任由他自生自灭。

柳雪儿刚转过身,正欲举步奔逃,忽然眼前一花,一团白影有如鬼魅一般欺近身前,她尚不能反应过来,只觉胸前的膻中穴一麻,身体顿时就动弹不得了。

但她的眼睛仍可随意转动,却不发现眼前有任何人影,便几欲认为当真碰见鬼怪了。但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何方鬼魅胆敢现身作怪呢?

惊疑不定之际,忽听背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白荷,快把这解药给神医服下!”声音沙哑,略显苍老。嗖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空飞至,又听另外一个女子的声音道:“是!”这声音清脆悦耳,极具穿透之力,灯谜神医撕心裂肺的嚎叫之声竟是不能把它掩盖住。

过了片刻,灯谜神医的惨叫声渐渐平息了下来,想来解药已见效了。但柳雪儿却是弄不明白了,对方怎么会备有解药?难道是从自己身上偷去的?想想又不大可能,对方不过只砰了自己一下,怎能同时做到点穴又偷东西呢?

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出手帮助灯谜神医?她们的身法竟是如此诡异莫测,师出哪一派呢?她们轻而易举就把自己制服住了,为何不干脆杀了自己?

柳雪儿此刻还真由寻短见之心,情人已死,她只觉苟活于世间了无生趣,真想赴阴间再续那未了之情,只是大仇未报,轩流风还好端端活在人世,她又觉得没有颜面去黄泉见她的昆哥。

她心中惊疑参半,想诘问对方,却是作声不得,竟不知道对方何时连她的哑穴也点了。只听那悦耳清脆的声音又说道:“这位姑娘的手段如此残忍,想必不是什么好人,季月婆婆为何不杀了她呢?难道还要纵容她为祸人间么?”

沙哑的声音道:“善恶本系一念之间,世上没有永远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这位小姑娘只因悲伤过度,神智恍惚,以致行为失常,那也不能因此就断定她就是坏人,也不必取了她的性命,略作惩戒就行了。她已被我的独门手法制住了穴道,三个时辰之内,只怕会变成冰雕,这份活罪也不是好消受的。白荷,掌门人病危,咱们带了神医就快些回去复命吧,不便再理会她了。”

只见一老一少两名女子一左一右架起灯谜神医的身体飘然而去,丢下柳雪儿以及虎头的尸体不再理睬。季月婆婆的独门手法当真古怪至极,邪异霸道无比,柳雪儿试着运转玄功来冲开穴道,但内息如同被套了缰绳的马儿,牢牢被束缚住了,根本无法运行。

柳雪儿偏不信邪,她拼命加紧催动丹田之中的真气,但一切均是徒劳无效,反而加剧所受的煎熬。她愈是加快催动真气,受阻之力愈增大,到得最后,竟仿佛有一股烈火在五脏六腑之中焚烧,外冷内热,难受万分。

柳雪儿顽抗了一会,累得汗流浃背,湿透了衣衫。明显,反抗无益,明智之举,放任自然,她渐渐冷静了下来。

雪花纷纷扬扬,飘落在她的身上。三个时辰的漫长苦熬,柳雪儿仿佛经历了一生一世。其间,她对许多问题进行了反复思考,关于人生,关于生活,关于爱情,关于仇恨……

漫长的三个时辰终于熬到了尽头,柳雪儿身上被点的穴道自行解开。只是她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姿势,加上天气寒冷,她早就被冻僵了,穴道虽解,但一时之间却不能马上活动筋骨。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缓冲时间,她才得以舒展手脚。她悚身一抖,震落了身上厚厚的一层积雪。她伸手往怀中一摸,那瓶解闷心针之毒的解药已然不翼而飞,无须费疑,她也知道是那位被叫做季月婆婆的神秘妇人施展妙手空空的本领给偷了去,当下她不得不佩服对方的技艺高超,神乎其技。

她心想:“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此言果是不假!”她一向自负自己的武功了得,闯荡江湖半年以来,罕逢敌手,何曾想这两天之内却连挫于高手,先是不敌金蛊五圣,后又挫败于一名老妇人的手中,对方虽是偷袭暗算,但她连人家的面目都看不清,且一招被制,那也算栽到姥姥家了。

她不禁有些灰心丧气,但她生性好强,决不轻言服输,心中暗暗发誓,待此间事情一了,回家之后,定当加倍勤练武功,他日打遍天下无敌手,扬眉武林,笑傲江湖……

忽然,柳雪儿想起今天乃是吴钱昆之父吴须鱼的六十大寿之日,而她又料到轩流风及金蛊五圣一伙人必定前去捣乱,所以她没有多作耽搁,手脚一旦可以活动,立马就要朝黄沙帮的总坛赶去。

此时晌午已过,若不加紧赶路,只怕便来不及了,她忽然打一个呼哨,用内力把声音送了出去,响彻云霄,不多久,得得的马蹄声响起,只见她那一匹心爱的坐骑雪龙驹快速飞奔而来。

她抱着吴钱昆的尸体一道坐上了马背,双腿一夹,骏马嘶鸣一声,便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射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