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三道谜语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299字
  • 2019-03-05 20:00:33

天色向晚,周遭的事物勉强还看的见,只是大雪正下得紧,迷迷蒙蒙看的不远。柳雪儿按照店小二指示的路线,快马加鞭赶着路。

胯下白马神骏非凡,奔跑如风,不大一会儿,穿越竹林,来到两间竹屋之前。屋前积着皑皑白雪,门窗关得严严实实,偶尔有一丝灯光从缝隙间漏出。

柳雪儿下马叩门:“大夫,在不在?开一开门呀!”敲了几下,竹门吱呀一声打开一条缝,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张望一下,见一位如天仙般美貌的妙龄少女亭亭玉立,不禁喜开颜笑,说道:“神仙姐姐,你,你是来求医的吗?”他堵在门口,并没有邀请客人进屋一坐的意思,也许是年纪小,不懂礼数,或者他是被眼前的美色给惊呆了。

寒风凛冽,柳雪儿的身子都快冻僵了,两手互搓,闻言点了点螓首,道:“你就是灯谜神医?”话刚出口,旋即便让她否定,灯谜神医怎么会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童呢?

果然那小孩童摇头道:“呵呵!大姐姐看错了,灯谜神医是我的师父,我只是他的一名药童而已。看大姐姐神色匆匆,想必病人得的是急病?”

柳雪儿道:“危在旦夕,片刻拖延不得,就烦小兄弟你快叫令师出来吧!”那小孩童说道:“不忙!依规矩,大姐姐必须先回答我的两个问题才行。”

柳雪儿心中烦乱,不过喜怒不形于色,语气平静道:“什么问题?赶紧问吧!”那小孩童道:“好吧!便不耽误大姐姐的时间了。第一个问题,请问大姐姐叫什么名字?”

柳雪儿心道:“还以为什么大问题,原来人小鬼大,想探知本姑娘的姓名而已,告诉他也无妨。”开口说道:“柳雪儿!”

“好名字!”那小孩道,“第二个问题,便请猜一个谜语……”要猜什么谜语,估计他一时没准备好,半响沉吟不语。柳雪儿催促道:“是什么谜语,你倒是快说呀?”小孩又想了一会儿,开口道:“嗯?有了……霸王恶,无人抗,镜中人,反叛出。大姐姐,请问谜底是一个什么字?”

柳雪儿略加思索,笑道:“此是一个‘入’字……想叫我入屋一坐吗?多谢了!”那小孩笑道:“大姐姐当真冰雪聪明,请进来吧!外面可真冷呀!”说着哈了一口气,顿时凝结成霜,白茫茫一团。

屋中生着一盆炭火,火光通红,满屋温暖。柳雪儿走进屋里,顿时感到身子一阵舒泰,暖洋洋,好不惬意。火炉之旁坐着一名老者,白须飘胸,精神矍铄,一派仙风道骨,手中拿着一卷医书,正细细研读。柳雪儿进屋之时,他曾微微抬头看了一眼,但就只是那么惊鸿一瞥,便又把全部心思放回医书上。

柳雪儿只觉得这老头儿有些傲慢无礼,心中大是不悦,但想到有求于他,便强忍着不发作。那小孩童此时在火炉旁挨着老者坐了下去,伸出一双小手在炭火上烘烤,扭头对柳雪儿道:“大姐姐,快过来一道取暖呀!”

柳雪儿朝他微微一笑,说道:“不必了。多谢!”对着老者的背影又开口道,“小女子求见神医,恳求神医移驾出诊。”

“哦!”老者将书合上,交给小药童,回过头,细细打量了柳雪儿一眼,开口道:“姑娘是来求医的吗?”柳雪儿心中腹诽道:“废话!不来求医,难道来讨饭借宿不成?”腹诽归腹诽,但表面上万不能流露出来,她口上应道,“正是!”

老者道:“那姑娘可清楚老夫的规矩?”柳雪儿心道:“时间即是生命。你这老顽固却订下这么一条臭规矩,岂不是故意拖延时间?如若昆哥因不能及时医治而离开了我。哼!本姑娘便把你这号称医仙的一把老骨头给拆了。”她心下思绪万千,表面却无比冷静地说道,“清楚!”

老者道:“那便好!那么姑娘选择出题呢还是猜题?”

柳雪儿心中想道:“我肚里装着的谜语委实也不少,只是他既被称为‘灯谜神医’,可见于此道已成痴,恐怕要难倒并不容易,究竟哪一道谜语能难倒他呢?一道一道试来,只怕太废时间,干脆由他出题吧!四书五经之类,好歹我也读过几遍,想要难倒我也不易。”当下她说道,“神医博学多识,小女子的谜语只怕难你不倒,还是神医出题吧!”

老者笑道:“小姑娘倒是客气。那好,老夫便来出题,姑娘可要听仔细了。”捋着胡须,沉吟片刻之后始道,“占得佳名绕树芳,依依相伴向秋光,若教此物堪收贮,应被豪门尽劚将。请打一物!”

柳雪儿仔细听完,思索半会之后便知答案,开口道:“金钱花!”

老者点头赞许道:“姑娘当真冰雪聪明,如此之快便说出了谜底,老夫佩服!”顿了一下,又道,“第二道题,姑娘仔细听清了。”

柳雪儿点头道:“请赐题吧!”老者道:“老夫此间有一房,半间租与轮转王,有时射出一线光,天下邪魔不敢当。”

柳雪儿思索半会便已知答案,脱口想说:“墨斗!”但脑筋忽然再转,想到同一谜底的另外一谜题,便说道,“小女有张琴,独弦腹中藏,为君马上弹,弹尽天下曲。”

老者笑道:“妙!回答得简直太妙了。姑娘当之无愧是博学多识的才女。请猜最后一道,请猜一个短句。”略顿,接着道,“小人横刀怒冲冲,二人力大撑破天,膏腴之地水不流,日月并照光线足。”

柳雪儿心中盘算:“怒冲冲即是盛怒,小人横刀,人字横一刀,对了,这是一个‘大’字;‘天’字拆开便是‘二人’,撑破天,即‘人’字出头,这便是一个‘夫’字了;膏腴之地水不流,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水不流之地,那自然是高地了,此句意指一个‘高’字;日月并照光线,这句不难,一看便是一个‘明’字。哼!大夫高明!这简直就是黄婆卖瓜自卖自夸……”

心念及此,她开口说道:“大夫高明!小女子佩服万分。”顿了一下,又道,“自西走到东边停,娥眉月上挂三星,三人同骑无角牛,口上三划一点青。小女子这厢有礼了!”说完裣衽一礼。

老者抱拳回了一礼,笑道:“既是‘一心奉请’,岂有不遂之理?虎头,快去准备一下,我要出诊了。”原来这小药童唤作“虎头”,仔细瞧他,果真人如其名,长得虎头虎脑,憨里憨气,他应了一声,起身转入另外一间房,不多时候便提着一只药箱出来。

老者一把接过药箱,挂上肩头,伸手抚摸了一下虎头的小脑袋,向柳雪儿道:“姑娘就请带路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