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神龙归海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22字
  • 2019-03-04 20:00:26

轩流风年富力壮,内功修为也自不弱,平时与高手对决五六个时辰,仍能做到面不改色,气不狂喘,但如今既断一臂,失血过多,且与吴须鱼这样一等一的绝世高手苦力缠斗多时,体内实没有多少气力残存了。

眼见对方气势凌厉攻来的一招歹毒无比,势在必杀,他哪能不心惊胆颤?而且对方的招式变幻玄奥,神鬼莫测,端的是天衣无缝,浑没有破解之法。

破解之法或许是有的,但他一时之间思索不出,不禁有些心灰意冷了。

危险临近,杀气迫体,遍体生寒,他本能一个旱地拔葱欲向后跃退,但丹田之中空空荡荡,哪里还有足够的真气供他使用?

身子只离得地面丈许高,所幸虽然如此,却已险险地教他避开了致命要害,吴须鱼凌厉的鬼爪抓中了他的大腿内侧,嗤的一声,抓下一大幅布片来。

幸亏他的护体神功——混元铁衣劲在真气不足的情况之下仍能自行生出反击,才不至于被敌人撕下一块皮肉,但还是被抓出了五道血痕。

砰!

只见轩流风重重跌落下来,委顿于地,肌肉痉挛,手脚一阵抽搐。他还是中毒了,中了万毒金身之毒。这万毒金身端是霸道无比。

看到倒地痛苦挣扎的轩流风,吴须鱼仰天狂声大笑。不过他心中仍不解恨,只见他的一张老脸瞬息之间变得青紫,暴喝一声,飞出一脚,对准轩流风的百会死穴狠狠踢去。

这一脚有一个悦耳动听的名目叫做——大好山河一脚碎之,是吴须鱼浸淫时间最久,最为得意的绝技之一,轻易不使用,因为太过消耗真气了,而一经使将出来,必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

招式看上去平淡无奇,实则蕴含玄机,囊括九九八十一式变化,将敌人所有可能的退路封死,令敌人无所遁逃。

全身功力集于一脚,这必将是石破天惊的一击!若是叫他这一脚踢实了,即便轩流风生有一百个脑袋也无济于事了。

大凡武林高手,时刻都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密切注视周围的一切。金蛊五圣无疑是高手中的高手。铁背青龙使一柄似剑非剑,两面锋刃布满锯齿的奇形兵器,他一剑结果了河阳分舵舵主马永坚的性命,挥动兵刃正要劈向一旁的松风道人。

松风道人正在运功逼毒的紧要关头,头顶冒出缕缕清莹之气,盘旋缭绕,朦朦胧胧的把他整个人笼罩住,这一刻,他是极度虚弱的,毫无反抗之力,任人宰割。铁背青龙这一剑若是劈实,他只能呜呼哀哉了。

在铁背青龙朝松风道人劈出这一剑的下一弹指,也是吴须鱼对轩流风踢出那鬼神皆惊的一脚的时候,时差上,铁背青龙占了优先,他本拟杀了松风道人之后,再行搭救轩流风,岂料吴须鱼那一脚端的迅猛诡异,快得令人无法想象,他的兵刃距离还有一寸之时,吴须鱼的脚却只差半寸的样子就会踢中轩流风了。

铁背青龙心头大骇,在他看来,十个松风道人之流的性命也抵不上恩公轩流风的一根脚趾头重要,他急忙间手臂向外一挥,劈向松风道人的一招便中途变招,咻的一声,兵刃脱手朝吴须鱼的腹部旋飞过去。这一记是他情急出手,兵刃去势快且急,闪电般瞬息掠至。

与此同时,心一跳的蝎尾剪也是悄无声息地射至,攻取吴须鱼的后脑勺。

这下两面夹击,若然吴须鱼执意要一脚废了轩流风的性命,到时他势必难以闪避,不免一死。

轩流风已然中了万毒金身的邪毒,即便他没有补上这一脚,也是必死无疑,不过去见阎王爷的时间稍晚一点罢了。

——权衡轻重,吴须鱼决定先行避敌再说。

只见他蓦然向后一个凌空翻,两件兵器擦体而过,没有命中目标,飞出一段距离之后忽然一个回旋,又各自回到了主人的手中。

吴须鱼真气一提,长身一纵,凭空又蹿高了丈许,身在半空中,长啸一声,演一招“神龙归海”,以不可抵挡的万钧气势对准地面上的轩流风轰击而下。

这一招亦是“龙须掌法”中的厉害杀招,声势非同小可,他整个人仿如九天之上飞坠直下的千斤巨石,确实骇人。

眼看轩流风危在旦夕,金蛊五圣再无暇理会旁人,纷纷扑身抢救。

他们的身法不可不谓不快,但相较有如流星之势的吴须鱼,仍是慢上了少许,更何况是吴须鱼原本出招在先,占了机先,只怕轩流风这一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眼见轩流风下一刻就要碎身毙命在吴须鱼的手中,但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咻的一声,铁背青龙的兵器再度离手,闪电般飞射而出,只是这一次却不是攻击吴须鱼,而是射向躺在地面上的轩流风。

啪!

剑柄无巧不巧撞在了轩流风的脊背上。

呼!

轩流风的身子受此一击,登时之间就弹飞了出去。

蓬!

就在轩流风的身子弹开的一刹那,吴须鱼的双掌堪堪印在了地面之上,顿时之间地板开裂,飞沙走石。

“可恶……”

一击不凑效,吴须鱼大叫可惜。

铁背青龙抢到轩流风的近前,拾起兵器,一把将他抱起,带他脱离险境。而金线蛇,毒箭蛙,人面蜘蛛,心一跳四人分别从四个方位朝吴须鱼扑了过去。

吴须鱼见敌人来势凶恶,不敢掉以轻心,但彼时他头朝下,脚朝上,一对手掌深深陷在地板之中,根本来不及拔出,情势危急之下,他猛地双臂运力一震,顿时之间喀嚓喀嚓之声响作一片,内力波及开去,震碎了方圆一丈之内的地板砖石,轰的一声巨响,仿佛地板之下埋着的火药突然爆炸了,漫天碎石激射开来,进行着一场大破坏,一时之间,大厅之中的桌子椅子不知被毁了多少。

碎石纷落如雨,砸在身上有些吃痛。金线蛇等人教他这么一阻挡,身形硬生生地顿住了,掩面躲避碎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