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阈值
  • 永生非生
  • 东心爰
  • 2723字
  • 2019-02-03 14:41:16

“教授,人到底为什么会死呢?为什么有的树木可以活五千年,可人只能活百年呢?”

云渊刚在板书上写下“人兽共患病”几个大字,就有学生开始提问。这本是一堂偏兴趣班类型的选修课,教务处按着惯例,只开了个可容纳几十号人的小教室,可自从云渊接这门课,每次小小的教室都座无虚席,很多学生搬着小板凳就过来了,甚至有学生站着听三小时……

“同学,你这个两个问题杂糅了好多层次在里面,问得很不专业啊,”云渊转过身来:“没有永恒的实物,宇宙也不是,那么存在于宇宙之中的生命更不可能是永恒的。而你问人的生命为什么不能达到五千年、一万年?是因为你不自觉地插入了一个参考系,这个参考系,就是你自己的生命长度。你是人,所以你羡慕树的长寿,但如果你是蜉蝣,那你便会羡慕人的长寿。所以这第二个问题根本不能算是一个问题,只能表明,你所站的,是人的立场。所以,我来翻译下,你真正的问题是,‘人为什么不能持续性延长自己的生命’!”

“嗯嗯。”学生一愣愣的。

“那我举个例子,如果一艘一定会沉没的船上有一封必须被送达的信,你会怎么做?”

“准备尽量多的救生艇,复制尽量多的信,每个救生艇上放一封信,总有一封送达。”

“不错!这片大海,其实就是三十亿年前的地球,对于那时的基因,他们没有能力控制环境的改变。威胁,不仅来自于暴虐的大自然,还来自于基因间的生存竞争,所以在它们看来,船一定会沉。或许当时曾有过两条路,一条,是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不断打补丁般加固整艘船,另一条,是将有限的资源全部投入到救生艇的准备,和信件的复制上去。结果一目了然,所有活下来的人当年都选择的是第二条路,否则也不会有今天的你,来作出同样的选择。不过可惜啊,那封无论如何都要保护的信,不是你,而是基因!你——生命体,其实就是那艘一定会沉的船,而救生艇的逃逸过程,叫‘遗传’。所以你只是基因延续和复制自己的临时跳板而已,既然生命体无法永存,基因便会将优先级放在性成熟后的繁衍策略上,而非本体的存续。或许你会说补船能延长准备救生艇和复制信件的时间,最终也是提高了信送达的可能性,但这其实是基因耗费亿万年画出的一条平衡曲线,物种的寿命只是其中一个变量而已,虽然曲线各不相同,但那个顶点,永远都是基因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是你。”

所有学生都沉默了。

“进化过程中,确实也存在利他行为,但利他永远只是手段,最终目的,必然都是利己。之所以你们今天能提出这个问题,不是因为人类站在了世界的顶端,而是因为基因在竞争的过程中,为寄生的躯壳培养了一个叫‘智能意识’的武器,如此躯壳才会在基因之外,单独形成了一个‘我’的概念。但是要记住,这个世界发展至今,从来不是生命体本位,更不是人本位,而是基因本位,世界的发展规则依然是基因利益最大化,是将信送达!所以,你站在人的角度问人为什么不能永生,就像你在问奴隶主,你为什么不能撬他的保险柜是一个道理。这个问题本身,就变得很可笑了。”

“我们能改变这个规则吗?刚才所有的限定条件都是船会沉,那船可以不沉吗?”

“阈值还没有被突破。”

学生们瞬间沸腾了,因为教授竟未直接否定?而是抛出了一个玄乎的概念?这仿佛是为被压迫的奴隶点燃了一盏反抗的明灯。

“教授,阈值是什么,能让人永生?”

“那我问你们,永生后,你们会做什么?”

“看看世界!”

“更多地学习知识……”

“读书、毕业、工作、生活……”

学生激动地七嘴八舌畅想着,但其实,都没有跳脱出现今世界的范畴。

“所以我总结一句,大家还是会保持着现如今的生活方式,生命的轨迹或许有更多枝杈,但主干,并不会变对吗?”

学生们不置可否地喃喃着,还沉浸在各自对永生的幻想中。

“是你们游戏打得好,还是你们爷爷奶奶游戏打得好?”

学生们呵呵笑着,这问题的答案毋庸置疑。

“我先不论游戏本身的好坏,但是年轻人必然比老年人有着更多的创新,也更能接受新事物。如果人能永生,在资源一定的条件下,繁衍将不再必要,甚至必须禁止,这就导致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世界上永远就是那一代人,他们永远按照已被固化和定格的生存方式活下去,也许你觉得你拥有更长的生命便能获得更多的知识,视野将更宽更深,错!重点在于你获取新知识、接受新思想的意愿和接受度会下降,这虽然和大脑的老化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两个字——人性!是人们对既得利益的维护,是人们永远只相信自己已经相信的,是贪婪、是惰性、是倾轧。如果人类在中世纪就获得永生,你能想象昨天屠杀女巫的神父今天开创相对论吗?生产力如果被锁死,将再也无法构筑出更高的上层建筑,一旦思想不再迭代,你们今天还在三跪九叩地拜着皇帝,届时,你们还认为,既得利益者会允许大家随心所欲地汲取、传播知识,游历世界吗?即使能够永生,也是浑浑噩噩地永生,你们或许不再是基因的奴隶,但永远也成不了自己的主人。大家应该感谢上苍没有给过去某个天才以灵感,让他在蒙昧时代发明出不死药,否则,人类将永远停留在蒙昧时代,世界也将重归混乱、混沌。所以,现在大家理解‘阈值’是什么了吗?”

“是门槛!”

“对!是门槛,是阀闸。永生的门槛之所以高,目的就在于阻止智慧生命过早获得这个能力,阻止肉体脱离灵魂抢跑,自大地毁掉几十亿年凝结出的进化成果。你们都爱看仙侠故事,那为什么珍贵的宝物都有强大的镇塔妖来镇守,就是为了确保得到珍宝的人,有能力保护它,且不会被反噬。永生的解决之道不仅来自于科研和技术,更多的在于精神和思想,人性的丑恶,是动物物竞天择留下的遗毒,这也是基因操控生物体所用的缰绳,若你无法割断它,那人类站上生物链顶端的过程,其实根本是奴隶间的底层相戮,你以为自己是世界的王者,那是因为半吊子的你根本没看到背后的执缰之人。回到那个问题,人是否可以永生,那到底什么是‘人’?今天人们习惯用基因的相似度来绘制物种谱,但或许破阈后基因将不再是唯一的标准,届时人们回望过去,他们根本不会承认和今天的你们属同一个物种,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人,永远无法永生。”

下课铃声响起,云渊整了整教案:“如果大家相信世界上有神,请感谢他,设了这么高的阈值,因为在扭转基因本位前,永生,都是一枚诱人的毒药!”

“教授——教授——”

已走出教学楼的云渊听到背后的呼唤,一群男男女女拥上前来,满耳的欢声笑语。本来面无表情的云渊霎时将一个微笑挂在脸上,她本就长得秀丽,挤出的笑容也是说不出的亲和,再加上她教的是轻松的选修课,所以一直在学生间人气很高。

“教授,我们班一个同学要出国了,晚上举办欢送会,您一起来吧,我们都很喜欢你课,您要是能来,大家一定很高兴。”

“谢谢同学,不过我晚上还有点事,抱歉不能来了,帮我送送那位要出国的同学哦。”

有的学生还想争取。

“唉……算了算了,还是不要打扰教授了,教授忙着研究破阈呢……”

男男女女离去后,云渊独自站在夕阳下,这里,正是第一次遇见白泽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