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云渊(2)
  • 永生非生
  • 东心爰
  • 2596字
  • 2019-01-31 12:11:15

州立大学附近,有个很被人津津乐道的网红餐厅,这个餐厅的特殊之处,倒不在于它的菜式,而是它的布局——整个餐厅,就是一个丛林动物园。吃饭的桌子,并非两人四人的单独方桌,而是蛇形的长条玻璃箱,蜿蜒曲折到店里的每个角落,而玻璃箱的内部,则是完整的一套迷你丛林生态系统,或许当你吃饭的时候,就会有一只蜥蜴、一条蝮蛇从你餐盘下方的玻璃箱中爬过。

工作日的下午,客人并不多,女子可以坐到她最喜欢的位置上,品一杯咖啡,静静等着上课时间的到来。她的手指仿佛随意地在玻璃箱顶部无节律地敲着,好似在弹一首毫无美感可言的乐章。突然,一黄一青两条蛇从女子手下的灌木中显出身影,隔着玻璃,吐着蛇信。

她抿一了一口咖啡,打发闲暇般随意翻看着手机,可另一只手,却依然不断叩击着玻璃,上演着神秘的变奏。突然,她的手指开始三重一轻地点击着玻璃顶,重复了两次,两条蛇立刻顺着枝杈,向高处爬来,离她更近了,也离对方更近了。她的手指甲在玻璃上往左往右各划了一下,两条蛇立刻朝两侧分开,形成对峙的局面。

这一切,女子做得很不显眼,在旁人看来,她可能就是一个打发时光的闲人,可却被有心的白泽一丝不落地看在眼里。

她依然云淡风轻地看着手机,可手下的动作,却已变成了疾风骤雨般的复杂节律,而在那玻璃箱中,绿植掩映间,一场血雨腥风的厮杀已然展开。那两条蛇,犹如提线木偶般被女子操控着神经,激烈地缠斗着。

“她怎么做到的?”

应秘书震惊地小声问着白泽。

“嘘!”

白泽从衣兜中掏出了那个从解囊人体内取出的窃听器,凑近自己的唇,轻声喃呢了一句:

“云渊……”

瞬间,女子的手指僵直住了,仿佛时间在那一刹那停止。而此时,两条蛇正死缠在一起,蛇身不断收紧,几乎下一秒,就能令对方窒息而死。

回过神智的女子迅速拿起包和教案冲出了店门遁去,而随着她的离开,仿佛魔咒解除般,两条蛇立刻瘫软了下去,却再不动弹。

下课后的校园小道,一个男子站在了云渊的面前,正是应秘书,他两素未蒙面,可云渊却仿佛有预感般,心虚地想要改道。

“云教授,我家主人在凉亭中,请您过去一叙。”

她想要逃跑,却发现四面八方,似乎都有锐利的目光紧盯着自己,终究逃不过,见到了亭内仪表不凡的白泽。

“你们是谁?”

“我们是知道你所做的一切,却可在全天下面前帮你掩人耳目的人。”

“可似乎,是我知道你们的一些秘密。”

“哼!”白泽浅笑,如春风拂面,却又令人顿觉寒凉,“蚍蜉撼树吗?我们既能找到你,就有办法令你消失。不过,你本不是良民啊,两条毒蛇与其互相厮杀,两败俱伤,不如考虑合作。”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合作。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不干净,证据在哪里?”

“非要我说出来吗?前两天,你盯上了个植物人,悄悄在她身体内放了窃听器,想要找到我们。可不仅如此,你还朝她大脑中插了探针。”

云渊闻之瞬间一颤。

“有个问题困扰了我们很久,你最开始是怎么注意到这个植物人的?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可我现在知道了。”

白泽凑近云渊,轻声却充满攻击力地道:

“不好意思,我抢了你的猎物!”白泽伸出手,友好地想与云渊握手,“承让了,云老板!”

“跟我来吧。”云渊也不回应白泽的礼貌,直接将他们带到了校外,那座特殊餐厅的隐蔽房间。

“真没想到,这个餐厅,竟是你的私产。来吧,说一说,你是怎么捕猎的。”

“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

“猎人对于猎杀行为通常都有自豪感,我想让你将这自豪感释放出来,我就当你的第一个,活人听众吧。”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现在人们喜欢在手机上订餐,而且订餐习惯很少改变,吃来吃去也就那么几样,而且不同人群对于价格敏感度不一样,我只是把这几点整合在了一起而已。”

“所以你就利用顾客的订餐粘性,以不同的餐食特点锁定不同的人群,并利用手机数据进行反向跟踪,以此,来得到你放在不同套餐中的不同药物,对于不同人群的功效?”

“不错,说白了就是利用订餐系统进行活人实验。比如底层的体力工人,偏好淀粉含量高的廉价食物。针对这种人群,我只要推出稳定的大食量主食型套餐,而价格只需比其他店家稍微便宜一点,就可以锁定长期客户群,食物的品种却不必经常变换,因为他们对于价格更为敏感。所以我很喜欢这个群体,客户稳定,用药量稳定,追踪起来,通常一网打尽,但有个缺点,由于他们文化程度不高,一般让熟练操作者批量订餐,所以我追踪不到个人,往往只能进行群体侧写。而高校的学生呢,同样受价格偏好影响较大,但喜欢多样化的食物,准备起套餐来费点劲,但好处就是我可以定位到个人,像医生制定治疗方案一样,我可以制定个性化的毒药方案。”

“去年,你放弃出国的机会,千方百计调到教会医院,也是这个目的?”

“不错。那个项目,就是接收所有疑难杂症致死的病人,那些被我投过慢性毒药客户,往往是猝死,并查不出致病因,所以按照流程,最终尸体都会运到我这里来供我研究。”云教授终于放下戒心,开始露出自豪的笑容,“我偷偷种树,偷偷浇水,最后可以光明正大地,收割果实。”

“说了这么多,我就得出一个结论,不要盯着一家外卖吃。”

“那你们呢?到底在进行什么研究?为什么要把人做成植物人?”

“那我还有个问题,那天你在病房,本来都打算要走了,可看了眼脑波显像仪,就发现了问题所在。我们到底露出了什么破绽?”

“太平了!即使是植物人,也是活人,是活人,毛细血管就有血流电信号,所以即使没有大脑电波,血流信号也不至于让显像仪那么平静,那简直就是个死人。这个学生是因为车祸被送的医院,颅骨有损伤很正常,所以我猜,你们正是故意夸大了颅骨破损程度,干脆做了个开颅手术,神不知鬼不觉地往人家大脑皮层之外,铺了一层绝缘材料,才把一切电信号给隔断了。”

“聪明!”白泽一边鼓掌,一边露出赞许的神情。

“所以,你到底是谁?要植物人做什么?”

“我是个厨子,要植物人只是为了获得更新鲜的食材。我和你不同,你的猎物,是死了之后创造价值,而我的,是活着的时候。”白泽站起身来,“你如此诚意地带我们来了这里,我自然也要以礼还礼,想不想看看,你的猎物,到底被送去了哪里?”

“大人!”应秘书震惊阻止道。

白泽却下了个禁言的手势,“是我们夺云教授的猎物在先,此番自当做赔礼。”

可正当白泽旋踵,却发现云渊迟疑了。

“怎么,用窃听器千方百计想找到的地方,此时邀请你去,却不敢了?也好,我们的接触可止步于此,你我各有把柄掣肘对方,但一旦你今天选择跟我走,看到了一些其他东西,那我便处于劣势,为公平起见,若我得不到想要的结果,那你,也会和你的猎物一样,成为过去。如何?”

“我跟你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