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武威君
  • 永生非生
  • 东心爰
  • 2262字
  • 2019-01-25 20:07:01

郡主正在公主的寝殿内百无聊赖地听着宫廷乐师奏乐。

“你不是说想听那日晚宴的音乐吗?怎么如今乐师请来了,你却听得心不在焉了?”

“大概那日是第一次听,一下子被惊艳到了,不曾想却不耐听呢。”

郡主的贴身侍女突然到郡主耳边说了悄悄话,郡主神色一惊,慌叫道:

“啊?不得了,我还没写完呢”,突然意识到仪态有失,解释道:“姑姑,我记错了学校交论文答辩申请表的日子,得赶紧回家收尾了。”

郡主读的是自治州之外的大学,也是不好乱行特权的,一切也得按着规矩走。

匆匆告退后,郡主一行人却几经转圜,走上了王宫石廊。

“你确定哦,得在这里等?”

“嗯,他从藏书阁出来是朝北走,便是回自己寝宫,这里是他的路线唯一和出宫路线交汇的地方,必须在这里等。”

不多时,果然看到武威君独自朝这个方向而来,两厢碰面,各点头示意,便擦肩而过了,并无其他。

但武威君却注意到脚下的一处异样——相片?

他拾起照片,竟是郡主的一寸证件照,他本能地回身喊了声“郡主”,但郡主和她的侍女却没听到,径直走远了……

可实际上,郡主和侍女却未出宫,而是躲在了最近的转角处,不多时,却见另一个侍女跑过来找到了她俩,郡主急切地问:

“怎么样?怎么样?他藏起来了吗?”

侍女很为难地摇摇头,回答道:

“没有,他经过最近的垃圾桶时,扔掉了!”说罢,侍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一寸照片递到郡主手中,恰就是刚武威君拾起的那张!

郡主羞愤地咬牙切齿,又极为不甘,捏起照片就朝武威君寝殿的方向跑去,两个侍女大惊失色,可惜拽也拽不回。

武威君的书房大门被猛得拍开,却见郡主气呼呼地堵在门口。她疾步上前,将那一寸照片丢在一脸莫名的武威君面前,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武威君一看那相片,便瞬间懂了。原来,郡主对武威君自是有那么点意思,可又不清楚武威君是不是对她也有那么种意思,于是便和侍女设计出个办法来试探。郡主假装掉了自己的相片,却让另一个侍女在暗处观察武威君的反应,若武威君对郡主也有意思,必小心藏好相片,可若没那么点意思,那武威君必不会将郡主的相片放在身上惹人怀疑,要知道,万一的万一相片在人前掉了出来,那武威君对公主百口也莫辩了,他必不会冒险。

“郡主,也学会耍小心眼了?”

“你,你……”郡主小脸憋得通红,虽这个结果已在预料之中,可真发生了,还是难以接受的。但没几秒,郡主便平静了下来,喝退了所有人,房间里,只剩了他俩。武威君很淡定地为两人各沏了杯茶。

“姑姑不会嫁给你的。”

“你这么肯定?还有人比我合适吗?”

郡主坐到他的身边,挽着他的手,一脸疼惜:

“白泽,你怎么就看不清呢,自治州中或许无人比你更合适,可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你怎么知道外面的世界没有呢?不错,你是很好,你是世袭百年的大贵族,又有俊美的面容和渊博的学识,可你没有实权啊。爷爷一直想打开格局,让自治州在整个名国,甚至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姑姑将来是要继承自治州王位的,所以爷爷一定会给她找一个强大的外援做夫婿。你很好,可那个人不是你!”

郡主一席话似乎触到了白泽的痛点,他身形一颤。

“这连我都看得出,你那么聪明,不会不懂,既早知没有结果,为何还要越陷越深呢?”她用手托起白泽那俊美却黯然的脸,“可我不同,你看看我,看看我,我们也算是门当户对,又都无心政治,我的样貌也不差,而且我还年轻啊。你看看我!我哪里比不上……”

然而“她”字还没说出口,郡主便自己咽了回去,“好吧,哪里也比不上……你为什么不退而求其次呢?你想想纳什发明博弈论的灵感,那场舞会!”

郡主说到动情处,眼溢满泪水,只是不知这泪水,是为武威君而流,还是为自己而流。

“你就是你,她就是她,没有谁是次!就算我退一步,这个‘次’,也是我对自己地位的让步,也不会是你。”

郡主一边抽泣着,一边努力理解着这个观点,终于反应了过来:“什么,你宁愿一辈子当男宠吗?”

武威君静静地看着郡主的双瞳,郡主顿时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却只见武威君极为无奈的一声轻叹:

“看来大家都已经这么看我了。男宠?武威君?哼!多么讽刺的封号啊。”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想你好好的,我们在一起好好的。”

“郡主,请回吧,今天我没拾起过你的相片,你也没来过我这儿,好吗?”

郡主走后,白泽沉默了许久,仿佛凝成了一尊石像,良久,他终于开口:

“公主在哪儿?”

王宫的望楼上,公主扶栏远眺,裙裾随风飘舞,犹如谪仙。武威君慢慢靠近,一众侍女向他行礼后,被他示意离开。

“你来啦?”公主虽然背对着,却依然能感受到他的靠近。“今天安安来过”,安安是郡主的小名,“以前没觉察,可今日不知为何,特别能感受到她的朝气,相比之下,见自己,却已是满身死气了。”

“胡说,我们都会长长久久。”

“有所得,才会有所失,得到得越好,失去时就越痛。人生匆匆数十载,更不消说有花开的日子,一眨眼,便过了。”

“所以人生苦短,不要留有遗憾,做自己最想做得事,爱自己最想爱的人。”

“可是想终究只能是想,我想前路布满花海,我想身后一片死寂,可事实呢?一切都是反的。”

“青春无法常驻,可相爱的人眼中,永远都是最美的对方!”

“那是因为两个人都老了,不论你有多大的权力,在命运的面前,终究只能屈膝。”

“其实除了容貌,世界还有很多的精彩,或许跳出这个牢笼,便能收获更多的意外之喜,只要你愿意,我陪你一起走,不论哪里。”

“不,离开王宫,失去青春,我就会跌落神坛,到那时,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不知为何,白泽心中突然针刺般疼痛,他很想反问,难道我于你,没有一点意义吗?却终没有说出口,他走上前去,从背后拥住爱人。

“我懂了,你放心,你的梦,我来圆。”不惜一切代价!

他知道,这是公主的梦,而公主,是他的梦,公主的梦不破,他的梦,便也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