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铃木友纪
  • Fate梦幻旅程
  • 魔术抹布
  • 3349字
  • 2019-11-08 09:36:20

『一切幻梦开始的起点,亦为一切旅程结束的终点。人类的未来需由人类自己开创、扩展、守护……而非无“人类”资格之伪物可以干涉。此地名为人理存续保障机构——菲尼斯·迦勒底,是为了防止人类灭绝(Bad End),秘密建立的天文台机构。而我则是迦勒底机构魔术顾问——雷夫·化勒教授,不,现在已经是佛劳洛斯……』

-记录装置故障,无法继续工作。

-供能装置损坏23%,已经切断损坏线路。

-回收装置完成工作,确认:47名生还者自动回收完毕。

-监测装置超负荷,确认:所有生还者回收完毕,火势即将无法被控制。

-安全装置确认上述结论,放弃其余全部遇难者遗骸,允许使用应急方案阻隔火势。

……

警报声中,剩余47名生还者被一一传送至冷冻仓。随后管制室内最后几处连接外界的管道被封闭,隔热溶液喷洒向熊熊燃烧的火焰,火势终于得到控制,渐渐减弱,所有通风管道均在15分钟前关闭。300多人不久前还忙碌在各自岗位上,如今连指望留下完整尸首的希望也没剩下。

没有希望。

正因为没有希望,这场本可能避免的灾难发生在了西历2016年。没人会记得这里存在过多少位英雄,因为不存在见证者。

————

同样开始在烈火中燃烧,这座被判定为无法挽救的城市曾经名为“冬木市”。如今被迦勒底机构冠以“特异点F”代号,指代遍布绝望的废墟之城。

少数的幸存者企图寻找到活下去的出路,但这不过是给猎杀者们在真正的毁灭到来前增添一点小小的趣味。

“Lancer,救命啊!快点过来!”

面对突入据点正门的骸骨巨象,侥幸躲过象牙剑的海藻头青年朝着侧门方向大喊大叫。可据点侧门同样有数名骸骨士兵已经闯入,无助的幸存者被这些骸骨怪物肆意屠杀,人类在面对这些怪物时都成了待宰羔羊,哪怕有人扛起棍棒反击也打不赢最弱级别的骸骨士兵。

安静地等死或许能死得轻松点,至少不用再承受这座城市内愈发浓重的绝望感。在火焰蔓延全城前,所有的人都需要先死去,不可以留下一个活口。

持有黑色长柄镰刀的高挑女性迅速砍倒侧门进来的骸骨士兵,虽然更多敌人欲从侧门闯入,但她听到了青年的呼唤,为此顾不得堵门。在场所有人死了都跟她没关系,唯独那个青年要是死了,女性会很头痛,在这座即将彻底毁灭的城市,找一个替代者过于困难。

“Master,趴下!”

女性一跃跳过混乱的人群,镰刀斩中巨象的尖牙,将打磨成利剑形态的一根象牙斩断。她的双眼如蛇目,视线相对,减缓了巨象抬腿的动作。紧接着挥出第二刀,身材高挑的女性以人类无法做到的跳跃动作移动到骸骨巨象的头颈位置。失去一条腿骨的巨象未倒地,第三刀斩断了象脊椎。

她的战力远非人类所能企及,严格来说她与城中游荡的个别高级怪物性质相同,只不过还未被污染,还能维持自我。

“Master,跑起来!敌人即将包围所有出入口,我们必须抢在之前逃走。”女性向身后吓得瘫坐在地的青年喊道,她见青年可笑的躲闪模样,主动伸手拽起青年,带他往怪物较少的方向突围。

“可其他人……”青年感受到女性的保护,稍微回复了点身为魔术师(自认)的理智,回头看到不足20人的幸存者还聚在一起,骸骨士兵正逐步冲击他们自发组成的防线。

“管不了那么多了!”女性单手挥刀将堵截他们的敌人全部击退。他们比较幸运,此次突袭据点的只是一名从者的麾下小股斥候部队,如果此刻有另外的从者堵截,以女性现在的魔力状况迎战较为困难。她保护在身后的青年虽然能算是一个魔术师,但魔力量可怜到她都不忍心汲取。

要不是没有合适的御主,女性早考虑抛下身边的废物了。

两人在逃离骸骨士兵追杀后,立刻躲进一处未倒塌的楼房。青年不顾女性的提醒,踢开房屋内的冰箱,拿起瓶装饮料大口痛饮。

“哈~差点把命交代了。”青年喝光一瓶饮料,将塑料瓶随意地丢到墙角。反正整座城里没剩下几个活人,私闯民宅之类的问题根本不用顾虑。

“你刚才说什么?Lancer?”青年用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向身边的高挑女性问道。

“我建议你喝饮料前先检查一下新鲜度。”

听清Lancer的提醒,青年才发觉灾难已经过去近一个月时间,而自己刚才所喝的饮料好像是需要冷藏的类型。冰箱现在当然没电供冷,青年能闻到冰箱里一股恶心的发霉变质味道。

“算了,反正你们人类应该不会因为喝一点过期饮料丧命。夜晚马上来临,建议以此地为今晚的临时据点。或者跟我马上去码头?那片区域经过我前几日侦查相对比市区内安全。”女性提出了建议,实则她并不觉得躲在码头会安全,否则她早就主动带着青年去码头避难了。

青年看了看窗外的夕阳,他长喘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走不动了,今晚先呆在这里吧。我还要搜集点食物和用品。刚才跑得匆忙,背包落在据点里了。”

“人类真麻烦。”留给青年一个白眼,女性走向房屋的卧室,虽然她在进屋前确认没有活物,但本着谨慎原则,她还是依次打开了房门。主卧室内一片混乱,窗户大开,这间屋子的主人似乎在逃跑前还在睡觉,而后大概随着逃难民众一起完蛋了。其余房间都没有任何异状,女性在走到最后一间储物室前察觉到了活物的气味,但又有点不同。

慢慢推开书房的房门,女性一手握持镰刀,看似这柄长武器无法在书房内自由使用,她另一只手随时能召唤来锁链,她习惯于迷惑潜在的敌人。

书房内没有魔术机关,亦没有半点魔术痕迹。唯独一个大活人躺在地板上,看起来还有呼吸。十分反常。

女性试探性靠近几步,以魔眼确认不存在潜行的敌人后,这才蹲下来检查地上的活人——跟她的御主差不多岁数的年轻人,带有魔术回路,魔力量无法立刻判断,但以魔术回路表象而言,比她的御主好了不止一个层级。

女性立刻闪过杀死现任御主,跟地上躺着的青年缔结契约的想法,但她又很快放弃了这一念头。夺得圣杯近乎无望,换一个看起来厉害点的御主,并不能让她与守护圣杯所在地的从者对战,暂时观望一下这名能避开她侦测的后备御主人选会更好。

“Master,发现一名幸存者!”

“幸存者?这里还有其他人?男的女的?”青年听到自己从者的回报,赶紧从沙发上起来,往书房方向走去。

在他看到昏迷不醒的黑发青年后,表情立刻由好奇变成失落。“他还活着吗?”

“还有呼吸,估计受到了强烈的冲撞,身体上倒没有损伤。”女性正怀疑这件事情,一个人类受到强烈的冲击,身上却连一块淤青都没有,非常不合理。

“真麻烦,我试试治疗魔术能不能唤醒他。”

在青年使用治疗魔术的时候,女性还在观察书房内部,看神秘人的着装与这个时代差别很大,身上没有明显的汗味,如果不是跟她御主一样有机会寻找到可以洗澡休息的场所,二十多天逃难下来不可能还穿着崭新的衣服,身上没有污迹。

在海藻头青年的魔术效力下,昏迷不醒的人慢慢睁开眼睛,他呆呆地看着两人站在他身边,等待了很久才开口说话。

“这里是……哪里?”

“活了。”青年得意地整了整衣领,摆出一个自认潇洒的姿势,以为靠他蹩脚的治疗魔术救醒了对方,并作自我介绍。“算你走运,小子。你遇到了充满仁慈心又有强大实力的魔术名门之后,魔术师——间桐慎二。”

“这里是哪里?”又重复了一遍,醒来的人根本没理睬海藻头,自吹自擂的魔术师间桐慎二。

“这里是冬木市。”女性开口了,她收敛魔眼效力,继续打量着对方。“你是谁?来自哪里?”

“……”

女性有些意外,按道理人类不可能抵御住她魔眼直视的催眠,而对方在听到冬木市后依旧没反应,基本可以断定不是这座城市的人。

“回答我!这是命令!”女性绕过她的御主间桐慎二,单手卡住了对方的脖子,将其轻易提起。

窒息感和临死的威胁让醒来的人终于明白再不回答提问将被眼前的美丽女性杀死。

“迦勒底(Chaldea)……”

“迦勒底?那是哪里?”间桐慎二疑惑地回想了一下历史课本上的内容,隐约想起那是一个中东古国的名称。“别开玩笑了,小子,你真的想死吗?我的搭档一旦火气上来,你就要跟你的脖子说再见了。”

“我叫……铃木友纪。”

铃木友纪,这个名字他自己并未记得,脱口而出便是这个名字,无从得知原因,但在他报出名字后,那名卡着他脖子的女性稍微收敛了一点敌意。

“铃木友纪?你先解释一下,刚才你说的迦勒底是什么地方?”女性并未完全放过可疑的铃木友纪,她从对方的反应中看出并非是这个姓名。

“那里是……”无论铃木友纪怎么回想,都只能回想起数个记忆片段,仿佛自己的过去已经被封印,仅靠自己回想想不起任何完整的信息。

“Lancer,别真的弄死这小子啊。”

间桐慎二自作主张喊停了女性,后者因拷问不出情报,也就顺势同意了御主的要求,松手将自称铃木友纪的青年放下。

“给你一个晚上时间好好回想,你最好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回答。人类。”

蛇目依旧紧紧盯着铃木友纪的脸庞,不放过任何破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