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原来是文茂王之子
  • 我的夫人是妖帝
  • 笺樊
  • 1461字
  • 2021-11-30 22:29:40

谢晟轩给苏樱雪挑了一个离她寝殿最近的一个房间,剩下的就交给侍女们打扫整理。

三人闲来无事,就一起走到了飞鸾殿里的花园里。

小池流水,花草点缀,三人围坐在亭子里,喝着茶,吃着果盘糕点,十分惬意。

“诶,邢睿,你是怎么来这玄虎寨的?”

谢晟轩磕着瓜子,斜眼看着邢睿,在座的好像只有他没有交代以前的事情了。

邢睿蹙眉,眸色渐渐沉了下去。

“罢了,反正现在说出来,也不会有什么所谓了。”

一听这话,谢晟轩和苏樱雪两人四目相对,心里都暗自想到,看来这邢睿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几年前,我本是皇都城文茂王秦生手下的一个团练副使,虽说年纪尚轻,但立下了几次战功,便也一路爬了上来才坐到这个位置。”

邢睿顿了顿。

文茂王?这谢晟轩听了倒是有些耳熟,却怎么也记不起来。

“可就在先皇帝薨后的不久,当朝国师就胡乱给文茂王安了一个叛乱分子的罪名,其实就是因为王爷忠于先皇帝,看不得国师将新皇当作傀儡,干扰政权,且也忌惮王爷手中的兵权,于是给他下了圈套,从边境将他骗回都城内,顺理成章的就安上了罪名。”

“这国师阴险狡诈,将自己年幼的女儿硬塞给新皇做了皇后,并且把朝中不服自己的臣子全部都一一除去”

“在一个雨夜,不等皇帝下旨,就急匆匆地派了许多官兵冲进王府,杀的王爷一个措手不及,谁也不知国师会派人来直接杀人灭口,这样叛乱分子的罪名就直接坐实了。”

“当时我正巧在附近与朋友吃酒,出来一看,王府燃着熊熊大火,那个烟都冒的十几丈高了,可当我赶过去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遍地都是尸体,忽然我听到有微微地呼喊声,便闻声寻去,看到了满身是血的王爷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

“我急忙跪地扶起他,他跟我说世子一个人逃了出去,在被官兵们追杀,让我赶紧去找他,说完将军就咽气了。”

谢晟轩突然一拍桌子,吓得苏樱雪差点跌坐在地上。

苏樱雪满脸黑线,压着火气,“你能不这么一惊一乍吗?”

“我想起来了!那几日全城都是官兵,挨家挨户地搜人呢,说是文茂王的叛党余孽,不过好像到最后都没抓到人。”

“对,那天晚上我就已经找到了世子,连夜顺着城内的河流逃出了都城。”

“后来呢?”苏樱雪皱着眉头,急切地想知道接下来的事情。

“后来?后来我们颠沛流离的一段时间,机缘巧合的就加入了玄虎寨。”

“那你口中的世子现在玄虎寨何处?”,谢晟轩问道。

“这还猜不出来?就是二当家啊!”

“啊?!?!”

两人异口同声,都露出惊诧莫名地表情。

谢晟轩愣住了,一时间难以接受,买一送一?这信息量太大了。

原本只想问问邢睿的过往,没想到竟牵扯出一个二当家。

“可,可是,文茂王,那不是应该叫秦子凡吗?”

谢晟轩左思右想的,还是不敢相信印子凡是文茂王的儿子。

苏樱雪也跟着猛点头。

邢睿眼角抽了抽,一脸的嫌弃。

“一个被叛乱分子在外,能用真姓吗?这不招人家过来杀你吗?印是二当家娘家人的姓氏,所以才叫印子凡。”

原来如此,谢晟轩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世人都说玄虎寨的人都是邪恶之徒,没想到却都是一群可怜人的归依之所”

谢晟轩叹息道。

“你不是王府的人,为何不继续留在军营中做你的团练副使,只不过就是换一个领头而已。”

“王爷对我恩重如山,我岂能在那种卑鄙小人手下苟活?”

邢睿没好气的瞪了谢晟轩一眼。

谢晟轩抱拳作揖,一脸敬仰地看着邢睿。

“果然是英雄好汉,在下佩服。”

邢睿有些不好意思地干咳了两声。

“好了好了,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复命了。不过这事儿你们可别在外面瞎传,二当家不太想让这里的人过多知道他的过去。”

“你就放一百个心,我们的嘴巴可严实了,你不让我们说,我们绝对一个字也不吐露出去!”

谢晟轩十字封嘴,眨巴着眼睛看着邢睿。

邢睿也无话可说,拿起佩剑就离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