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是,你吗?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咸鱼精英
  • 2306字
  • 2019-01-10 18:02:16

西河市,凌晨四点多。

已经过了午夜寻欢的高潮期,市内最大的酒吧皇家一号,客人也都开始渐渐散场了。

二楼VIP包厢的卫生间内,洗手台上的水“哗啦啦”流着。

一个剪着短碎发的男人,满身酒气的趴在洗手台前,连着掬了几把水拍在脸上。

水的凉意刺激着皮肤,表示着现在的一切都不是梦。

他真的重生了……

叶南慢慢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恩,模样长的不错,勉强够的上本尊。”

他,叶南,修仙界闻者色变的不死冥王,近万年唯一能召唤神座降临,已然入半神境界的天才。

如果不是那些自诩正派的道貌岸然之辈,在本尊登顶神座的关键时刻合力捣乱,本尊又怎么会走火入魔,让元神落在这个孱弱的小子身上来。

法力修为没有不重要,重修一遍就是了。

可相貌,就不是修炼能决定的了。

或许修炼人士会因为功法淬体而使得骨肉皮相远胜于普通人,但五官却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当然,进入神境就另外一说了。

不过要进入神境,将会经历一个非常漫长的时期,还要考虑到机缘悟性等各方面问题。

这种情况,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叶南自认作为一个内外兼修的人来说,脸蛋还是很重要的。

脸要是不好看,很影响修炼心情的好嘛?

就在叶南全心欣赏自己的新身体时,突然门从外边被打开。

一个穿着时髦的年轻男人,长的也还算高大帅气,背后跟着一群醉醺醺的狐朋狗友,怀里搂着一个女人,满脸不屑地走进卫生间,“叶大少,关在里面半个小时了,现在该清醒点了吧?苗诗语现在是我的女朋友,麻烦以后离她远点儿。”

女人穿着性感的吊带短裙,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白的耀眼,听到这宣誓主权的话,还故作娇羞的往男人怀里靠了靠,一张微微泛红的脸蛋算是有点可爱。

不过对于叶南来说,也只能说是一般。

毕竟修仙界的女人因为功法的淬炼,骨肉皮相要远胜于普通女人。

“你……”

俩个人的出现,让叶南有些莫名其妙,刚想说话,灵魂深处突然的一阵撕扯,似乎有个东西想要反夺身体的主权。

却在一瞬间,就被叶南强大的元神反噬掉,如同一滴水融入汪洋大海一般悄无声息。

叶南的脑海中也多了一段新的记忆。

这里,是地球?

难怪刚醒来的时候觉着房间的布局古怪,原来不在修仙界了啊。

说来挺巧,身体的主人也叫叶南,还算是个富家子弟吧?

西河市十大杰出企业之首,叶丰集团的太子爷。

只是前几年染上了怪病,被医生断定活不过三十岁,已经有名无实了。

现如今也就是个不重要的人,被父亲的私生子踩在头上拉屎,连女朋友都被人家安排的明明白白。

而现在站在门口的男人,毫无疑问就是那个私生子,刘建州。

至于那个女人,已经不重要了。

毕竟现在的叶南,不再是彼时的叶南。

受气?不存在的。

在修仙界,打听打听不死冥王的尊号,就知道本尊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你很得意吗?”

叶南抹了把脸上的水渍,云淡风轻地说道,“也是,能睡到我叶南睡过的女人,的确能让你骄傲好一阵子了。”

说完,古井一般的眸子扫向门口的俩个人,最后落在表情已经隐隐有些发怒的刘建州身上,“这捡破鞋,捡的倒是挺开心的,想来做人家的私生子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哈。”

他的明明嘴角上扬,但却很难让人感觉到一丝笑意。

哔!

刘建州,苗诗语都没想到,向来性格怯懦的叶南竟会出口反击?

破鞋?私生子?

这话字字直戳俩人的心口。

跟在后面的狐朋狗友也都有些发愣,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叶南的情况。

自从叶南的了怪病,被医生诊断活不过三十岁,叶丰集团算是彻底放弃他了。

集团内的权利早就被架空,反倒是董事长的私生子刘建州得了好处,经由这一出彻底走到人前,入主叶丰集团,成为集团默认的继承人。

叶南近几年更是被刘建州暗地里压的头都抬不起来,平时见了都要绕着走的程度。

谁能想到叶南竟然会回击,还回的那么漂亮?

苗诗语更是不能接受,明明在半个小时前,还喝到烂醉追来酒吧,卑微痛哭挽留自己的人,怎么会转眼间用那么肮脏的话攻击自己,当即气的一张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叶南,别太过分!你骂谁是破鞋?”

听到这话,叶南直接笑了,“看,有人对号入座了。”

依旧是笑不达眼底,泛着一丝冷意。

啧,又是一个漂亮的回击。

苗诗语一个回合都进行不下去,就被噎的简直说不出话来,唯有委屈巴巴地看向身后的刘建州,“建州,他怎么能污蔑人?”

叶丰集团董事长,在外面的私生子绝对不止刘建州一个。

但能登堂入室入主叶丰的却是只有刘建州一个!

刘建州不是傻子,也知道以他往后的身份,根本不是苗诗语这种女人能配的上的。

勾搭过来就是想在寻找床伴的同时,恶心一下叶南。

没想到,反倒被叶南恶心了一把。

现在看着这个女人,的确是觉着有点脏。

说起来他的身份到底是有些尴尬,暗地里他可以随便怎么整叶南,但在明处还是不好闹的太僵。

毕竟叶丰集团还有一部分董事,都是叶南外公一手扶持起来的。

今天就先这样,后面有机会再教训丫的。

“呵,死鸭子嘴硬罢了。”

刘建州还是知道权衡得失的,干脆撤回搂着苗诗语的手,转身朝门外走去,“没必要跟一个死人计较。”

要走!

难不成你们以为,老子堂堂修仙界不死冥王,是那种跟人吵架拌俩句嘴,得了点便宜就会沾沾自喜的人?

“等等。”

叶南简直无语,懒懒地站直身子,转身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开始悠闲地整理衣服,“刚刚是谁把我关在这里的?”

与此同时,元神之力外放,从叶南为中心,一股强大的气势快速辐射向周围。

轰!

这真的是叶南?

这股恐怖的气势到底是什么?

刚欲离开的众人,连同已经走到门口的刘建州,一个个都彻底愣在当场,而没有人敢主动动弹一下。

扣扣子,拉好衬衫,顺便压了压有些炸毛的头发。

叶南整理好仪容后,才凉凉地看向刘建州,“是,你吗?”

快点说是啊!

老子想打你,你不知道吗?

“……”

刘建州也说不上为什么,莫名的感觉自己后背发凉,那询问的声音仿佛死神的召唤一般。

“是,你吗?”

叶南再次问出口。

刘建州被问的差点尿了,浑身一个抖激灵,竟然下意识地出口否认,“不是!”

甩锅甩的那叫一个干脆利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