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实验室的怪老头儿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5287字
  • 2020-11-15 17:15:42

这天下午没课,李鱼约上老赵早早的去篮球馆占场,天冷了,外面的篮球场已经积雪覆盖。

楚宇枭,大超他们估计还得好长时间才能来,李鱼就先和老赵一对一玩起了斗牛。老赵最近在寝室蹲马步已经不怎么抖了,下盘贼扎实。

李鱼每一次突破都被老赵贴的紧紧的,只能偶尔用假动作晃开在外线偷一个。轮到老赵的时候打法就简单粗暴,撅着屁股一直顶到篮下再打板出手。李鱼的体重现在已经比这个“饭桶”差了十来斤,真是空有一身技术使不出。

还没打十个回合李鱼就气喘吁吁告饶了:“算了老赵,你老打身体,壮的跟堵墙似的,没劲!咱们练投篮吧,罚球线附近任选五个点,连进三个球换一个地方,完了三分线外任选三个点,连进两个换地方,谁先进完算谁赢!”

这种比赛李鱼认为对老赵还是有难度的。果然,等李鱼轻松一轮投完之后,老赵还在罚球线那儿停滞不前。

进一个两个容易,连进三个球不光是个技术活还很考验心理素质。老赵哈哈一笑,输的坦坦荡荡,李鱼心里倒有些过意不去了。

“老赵,我觉得自己现在核心力量很差,要不咱两抽时间去练单双杠吧,你那个蹲坑我实在是学不来。”

“铁马桩好不好?”老赵为自己扎的马步起了个很武侠的名字。

“切,姿势太土,让人看着笑话。”李鱼也没客气。

“你呀,就是爱面子,行吧,以后晚上熄灯前咱俩抽时间去练杠。”老赵拍了拍手里的篮球,说话间又投出了一个三不沾。

对面场地上是一群省职业女篮的队员们在训练,X大篮球馆也是她们职业联赛的主场。李鱼端详着这些人高马大的姑娘们,控球后卫都比李鱼老赵他们矮不了多少。至于内线的女中锋们,啧啧啧,李鱼不由为这些将近两米高的女汉子未来的夫婿们发愁。

这些职业球员还年轻,等将来退役了,成了家。家里伙食好点,吃成个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女金刚可怎么办?一般男人那小身板,还不是被拎起来随便吊打?

李鱼正发着呆,身后被一颗篮球狠狠地砸了一下。李鱼边转过身子边开骂:“老赵你个孙子长不长眼?”,他的身后换好篮球服的楚宇枭正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李鱼活动了一下背:“哎呦,楚大帅,篮球可不是用来打人的。”

“你不是有对象了嘛,盯着人家那么一大群姑娘,眼珠子都不动一下,丢不丢人?”楚宇枭捡起了地上的篮球。

“你懂个屁,那么大个儿,我可没兴趣”李鱼摊了摊手,他可不想把自己心里那些恶趣味说出来。

人陆陆续续的来了十几个,连大三的乔哥也来了。大家想打全场来着,可是篮球馆的训练球场总共就三个,都被占满了,连女篮的姑娘们都在进行半场训练,最后众人只好转球,分成三组轮着玩。

三组人每七个球一换,大家都没想着往专业篮球的方向发展,就图个乐。尽管对抗激烈,中间也欢声笑语不断。

打完球之后,一群男孩子结伴去澡堂子冲澡,光着屁股也还是不停打闹,惹的澡堂的大爷进来骂了好几次,说谁再不消停就全体断水。

李鱼洗完澡刚回到寝室,就接到了李艺桐的电话。“喂,老白,忙什么呢,这么长时间连个音儿都没有?”李艺桐的声音还是那么清脆。

“没忙什么呀,国庆不是刚给你打过电话,问候过您老嘛?”李鱼边用毛巾擦着湿头发边开着玩笑,他的头发有些长了。

那个年纪的男生好像都很护头发,李鱼特羡慕浩南哥那样的长发,但是又怕自己留长了之后没有神韵,变成“发哥”那样的笑话,他很是纠结。

“哼,果然是把我忘了,光棍节都过了,你还提国庆。”李艺桐的声音透出一种不满。

“什么节?没听说过啊。”李鱼对这个头一次听说的名词一头雾水。

“就是十一月十一号,我们这边都这么叫。”李艺桐得意地科普了一下。

“嗨,你还用念叨什么光棍儿节,不得有大把男生给你送花,请你吃饭,让你挑花眼啊!”李鱼笑呵呵地继续开起玩笑。他对大学这帮男生们可看透了,一见着漂亮的女生就像苍蝇似的往上扑,尤其是李艺桐这种又漂亮又有钱,还没什么心机的。

“…”话筒那边一阵沉默。

“怎么了,艺桐,不开心?”李鱼有些奇怪地问。

“老白,其实你说的那些都没有,我在学校里就是一只丑小鸭,哪有男生找我呀!”李艺桐的声音透着不同以往的孤寂。

“不能够啊,你们学校的男生不会瞎吧?”李鱼气鼓鼓地说。

“真的,不骗你,政法大学的男生本来也不少,可是我们法律系的那些男生一个一个看起来小里小气的,没劲!“

居委会李阿姨的话匣子还是打开了,李鱼当然得耐心听下去:“而且不光男生不痛快,女生也不好相处。我们寝室有两个本地户,天天明里暗里的挤兑我。”李艺桐悠长地叹了口气:“要不是有雨瑶作伴,我都想退学了。“

这个秦雨瑶李鱼多少也算认识,虽然没说过话,点头之交应该能算的上。

此女是李艺桐文科班的同学,没听说过有多学习好。家世估计比李艺桐更好,雨瑶他爸是全D市都数的上的大富豪,家里有连着好几座山的花岗岩矿。

她们两个原来连大学都考一块儿去了,李鱼心里暗自摇了摇头,富豪们的世界真是不太懂!

“老白,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光顾着搞对象,连老同学都不管了?”李艺桐八卦之心永恒:“我都听筒子说了,你最近和一个新认识的女孩儿打的火热。行啊,老白,高中时候那么多女生追你,你都装的一本正经,怎么刚上大学就守不住自己好学生的道德底线了呢?”

李艺桐又一声长叹:“大学真是一个大染缸啊,把我一尘不染的老白都教坏了!”

“得了吧,多好件事,让你们给传成我在耍流氓了!”李鱼乐呵呵地回着嘴:“女生还不好搞定?把你的身份一亮,带她们下上几回五星级馆子,唱上几次卡拉OK不就成了?”

“唉,现在的人都没咱们小时候单纯,嘴上不说你,心里还指不定怎么笑话你是个土财主呢。”听出来李艺桐确实是挺孤单的,都有点愤世嫉俗了。

“那倒也是,还有人说我是大老抠呢!”李鱼没多解释,这话其实是江潇雅在跟他开玩笑。

“我还不知道你,你平时省吃俭用的,钱都用在跟酒肉朋友装面子和追女孩上了吧?”李艺桐“切”了一声:“哎,老白,你女朋友什么样子啊,发张照片给我瞧瞧呗?”

“模样还行吧,有空给你发几张我俩的亲密照。”李鱼谦虚的话里掩饰不住的嘚瑟。

“滚,你什么样儿,姑姑我没见过呀,我就看人家女孩儿。我先把把关,我本来还打算给你介绍一个来着。”李艺桐也笑了起来。

“你看,你还是笑着好,笑着多漂亮啊,别整天愁眉不展的。大学才刚刚开始,以后你一定会找见自己的小情郎的,不过最好别整天想着退学什么的,把功课拉下啦。至于我嘛,你就别操心了,老白我还是挺有魅力滴!”对这个大大咧咧的丫头李鱼还是有点不放心。

“对了老白,我找你是有事来着。”李艺桐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说道。

“什么事儿啊?”李鱼心里暗忖,这姑娘心得多大,都唠二年了才想起来有事。

“我们这学期有一门计算机活动课,是制作一个简单的网站。要求有一个主网页,带七八个有超链接的分网页,主题自选文字图片不限。”

李艺桐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学期都过一半了,可我啥都不会呀。老白你最厉害了,帮我完成一下呗,过年回去请你吃大餐!”李艺桐咯咯地笑起来。

李鱼听了倒吸一口冷气,长这么大,一直都是他让别人替他写作业。小时候的寒假作业,有些都是在快开学的时候,他妈妈一边骂一边帮着写完的。

李鱼讨厌一切机械重复,形式主义的东西。从小到大,动不动就无脑抄写十遍的那种作业,是他最头疼的,他宁愿多做几本参考书。

但不管怎么说,这是第一次有人让李鱼帮着完成作业。李鱼心里很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满足感,尽管他对怎么制作网页还一窍不通,还是一口应承了下来。更何况还有一顿大餐,有钱人请的大餐,那是随随便便的么。

后半学期的大学物理课还要做实验。实验室的老师是个走路有点跛的老先生,留一撮山羊胡,穿着一件洗的看不清底色的淡灰的中山装。老头仿佛还活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从着装到说话都透着古板。

实验室很大,但是实验内容竟然还是初高中那些,验证牛顿定律啊,霍尔效应啊,法拉第电磁感应啊之类的。李鱼对此的理解就是,在更高大上的实验环境下,重复一遍小儿科。

第一次实验课的时候李鱼姗姗来迟,刚进门山羊胡子就用一种恶狠狠的目光盯着他。李鱼被盯的很不自在,略微点了个头就要进去找座位。

“站住!”山羊胡子的声音尖利而阴森。

李鱼停住了脚步,不解地回头望了望。

“你哪个班的?”山羊胡扶了扶自己的圆圆的黑框小眼镜。

“我就这个班的呀!”李鱼的声音里闪过了一丝怒气,实验室的人都朝他这边看来,不就是迟个到嘛。

“姓名,学号”山羊胡拿起了自己手边的一个花名册。

李鱼没搭理他,眼睛斜斜地望着实验室的天花板。

“问你话呢!”山羊胡子的声音加高了几分。

“李鱼”

“学号多少?”山羊胡不依不饶。

“那上面不是有名儿嘛,找着名儿后面就是学号!”山羊胡子看样子是故意找茬,李鱼心里的怒火一顿翻腾。

“那你鞋套呢?”山羊胡子在册子上寻摸了一会儿,在一个地方打了个对勾。

“嗯?”又是这个鬼东西,李鱼四处扫了扫,果然大家都乖乖穿着鞋套,而他忘的严严实实。

“我忘带了老师”他讨好似的从嘴角挤出个难看的笑脸。

“忘带回去取,没有鞋套不准进实验室!”山羊胡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笑容。

“好!”李鱼大步走出了实验室,寝室离学院的楼可远呢。李鱼想着干脆就不去了,这个怪老头儿眼不见心不烦,可是他临出来的时候看见了江潇雅的眼神,那眼神期期艾艾,还有一丝担忧。

“哎,算了…”李鱼下到一楼,在打印社重新买了一副鞋套,刚出门他又转回来多买了一副。自己平时丢三落四的,多买一副备着吧。

回到实验室们口,李鱼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当着山羊胡子的面慢条斯理的穿好鞋套,快步走了进来。

“站住!”山羊胡子阴魂不散。

“又怎么了?”李鱼是真的不耐烦了,上大学之后这还是头一次碰上这种人。

“你实验报告呢?”山羊胡把眼镜放在了门口的办公桌上,冲李鱼伸出了手。

“哦,在呢在呢”李鱼忙把包里的实验书掏了出来。

“我说的是实验报告。”山羊胡子用手指了指桌上的一摞白色小册子。

“哦,那个我知道,不就是把书上的东西都抄在报告上吗?我都预习好了,不用抄那个了。”李鱼强装着笑脸向山羊胡子哈了哈腰。

“没有报告不许做实验!”山羊胡的脸怎么那么讨厌呢。

“老师,那我下次补上行不行,今天的实验我真的都会了,保证不影响。”李鱼的耐心快到极限了。

“不行,出去!”山羊胡子转过了身背对着李鱼,语气没有商量的余地。

“老师,其实实验报告真没什么用,您别太死脑筋,就让我留下吧.”那么多人看着,李鱼实在是很无语,虽然他从小到大,站堂无数,并没有觉得难为情。

但是被老师不客气的扫地出门还不常有,尤其是在他女朋友的眼皮子底下。这老家伙一点面子不给,李鱼的拳头握的紧紧的。

“滚出去!”山羊胡高声怒喝,把实验室里同学们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李鱼的脸一下子胀的通红:“你算什么老师,这算什么狗屁大学,这是二十一世纪,老古董!”说完之后李鱼摔门而去,鞋套被他扔在了实验室门口的垃圾桶。

回到寝室,李鱼怒气难平,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凉开水。

“咦,麻子,你怎么没去上实验课?这可是必修课啊。”李鱼有些着急的问道。

“呵,起的晚了就没去。”麻子坐在床上悠然地伸了个懒腰:“你怎么这个点就回来啦,实验做完了?”

“没有”,李鱼气哼哼地把刚才的事讲了一遍,他很想老傻叉老瘪三地骂上一顿出出气,可是十几年的传统教育让他对老师这个身份怀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敬意,更何况他的奶奶还有三叔都是老师。

虽然他们并没有大学教授,这么听起来高端,但不一样都是教书育人嘛。学问高不代表人品好,人品好也不见得就能教的好。

孔夫子说“有教无类”,可是能做到的又有几个呢,大家不都是因循守旧顽固不化嘛,山羊胡子教授只是不能免俗而已。

麻子听完李鱼的讲述呵呵一笑:“幸亏我没去,居然还有什么劳什子报告写?去了也白搭。”

听麻子这么一说,李鱼顿生知己之感。麻子平时独来独往,再加上说话时目光里有一些南方人特有的狡黠,两人以往聊天并不投缘。

李鱼知道麻子家里很困难,父母都是农民,而且双亲还都是卧床多年的老病号,靠着助学贷款读书。可是麻子说话的时候拽拽的,对什么都无所谓。

最令李鱼不解的是,麻子每次在食堂打的饭菜都是吃一半倒一半,这种行为对于李鱼来讲是很难接受的,因为小的时候,爷爷天天在他耳边念叨,“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还有一次,麻子在寝室讲述自己童年的苦难史,竟说自己六岁就会用一尺高的水桶往家里挑水了。李鱼童年是在农村生活过的,村民挑水的水桶他见过,吹牛都吹天上去了!

“麻子,说真的,你这么不务正业的哪成呢,为什么不好好读书呢?”李鱼发自肺腑地为他操心。

“读书?”麻子笑了笑:“没用的老李,我想多挣点钱,毕业了不也一样出去打工吗。我其实就不该来这上大学,整天学的尽是些以后注定要忘掉的东西。”

“那你老翘课,毕业也难啊,到时候不是白浪费时间了?”李鱼不太同意麻子的消极态度,尽管他也认为学的这些东西鸟用没有,尤其是那些还得抄实验报告的鸟实验。

“随便吧,反正文凭也不值几个钱。”麻子潇洒地朝后甩了下头发,他的头发快到肩膀了,李鱼心里升起一阵恶寒,他打定主意一会儿就去理发店。

“你牛逼!”李鱼佩服地伸出了大拇指:“那你打算怎么弄钱呢?”

“没想好,我在打工攒本钱呢,攒够了就先做点小买卖。”麻子诡异一笑,不再说话。

李鱼心里想,鬼精鬼精的家伙,估计你想好了也不会轻易告诉我。不过麻子的乐观,还有他那远和自己近况不符的超强自信,还是感染了李鱼。

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李鱼不再想实验室的山羊胡子了,爱谁谁,爷不惜搭理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