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还乡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6134字
  • 2019-04-16 07:46:23

七月三号,老赵那边的培训学校,还在进行着大规模的开学前宣传活动,李鱼却是不得不离开燕京,出趟远门。

其实他留在学校也没有什么大用处,老赵前期带的团队,包括李鱼引荐的果果和夏雨,也包括老赵带来的三个理科老师,还有后面陆续招的几个,都是年富力强也极具创新精神,老赵的团队激励计划一出来,大家就像打上了鸡血一样。

老赵说了,只要这份事业做起来,老板那里有百分之三十的分红等着大家,而且他详细描绘了分红的细则,让大家明确努力的方向。

前台新招的几个课程顾问,也在燕燕和小梅子的带领下,干的分外起劲儿,因为她们照样有丰厚的提成可以拿。

李鱼出远门,是为了陪着江潇雅回学校取毕业证书,顺便再重温旧梦,师雨洛不知抽的哪门子风,非要跟着来厦门看看,李鱼只好定了三张机票。

出发之前的那个早上,李鱼照例准备了丰盛的早餐,等两个女孩在餐桌前坐好,李鱼就擦擦手,开玩笑地对江潇说:“丫丫,你这次回学校取完证书之后,就正式成为我们三人中学历最高的人了,请问,你作为女硕士,有没有什么压力呢?”

李鱼一边问还一边举着手里的一根胡萝卜,他们俩昨天晚上刚刚一起重温了唐伯虎点秋香。

“这个压力嘛,其实还是蛮大的,上面还有那么多的女博士,我在考虑,要不要继续读下去呢?”江潇雅听了李鱼的问话,就笑着开始回答。

“小雅,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赶紧跟厨子结婚,然后生个小宝宝出来才是正经事啊!”

一旁的师雨洛正要吃鸡蛋,听了江潇雅的话,急急忙忙拉着她的手劝道。

江潇雅红着脸看了看李鱼,不再讲话,李鱼心想,师雨洛你这个大灯泡,听不出人家两口子是在搞笑吗?

今天早餐李鱼准备的是菠菜虾仁汤,还有凉拌木耳和土豆丝鸡蛋饼,都是一些家常口味。

吃到一半的时候,江潇雅突然停下筷子,擦了擦嘴,然后在李鱼的脸上使劲亲了一下,把正在喝汤的李鱼吓了一大跳。

江潇雅微闭着双眼,用极其陶醉的表情说道:“小鱼儿,你居然每天都为我做早餐?怎么办啊,这两个月我都快幸福死了,师师,麻烦你掐我一把!”

师雨洛好似理所当然的用手轻轻掐了一下江潇雅的胳膊,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小雅,这不是梦!”

李鱼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她们两个,他捂着被江潇雅亲过的脸一动不动。

“怎么了厨子,我们小雅亲你一下,难道你还不好意思了?”师雨洛板起脸问道。

“不是,我,我是替你不好意思啊!”李鱼小声说道。

“没事厨子,你就把我当成空气,只要小雅开心,我就开心!”师雨洛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个,师师,你要是再叫我厨子,我可就要给你取外号了啊,不信你问小雅,我取的外号都可难听、可变态了!”李鱼一边吃东西,一边发出严正警告。

“是吗,小雅?”师雨洛问道。

“恩恩,小鱼儿的脑袋确实是天马行空的!”江潇雅点了点头。

“我不信,厨子,你给我取个外号听听?”师雨洛停下筷子,眼睛直视着李鱼。

李鱼的脑子里瞬间冒出了许多的名词,狮子王,红烧狮子头,狮子吼,九头狮子,狮身人面等等。

当然了,他还想耳根清净的多活几天,所以,李鱼努力在自己的脸上挤出了一些笑容,说道:

“开个玩笑,师师,我觉的你叫我厨子也未尝不可。

我这辈子,要努力的钻研厨艺,把我的媳妇喂的白白胖胖!”

“我才不要嘞,中午和晚上我都吃的很少!”江潇雅放下筷子说道。

“厨子,说来也奇怪,咱们房子的那个中介怎么又说不用搬了呢,你真有这么大的面子?”师雨洛一边擦着嘴一边问道。

“我只跟他在电话里谈了一次,难道我说话真的这么好使?”李鱼一脸坏笑地问道。

“不知道了,反正中介这次说,咱们想租多久就租多久,房租最多一年一涨!”师雨洛摇着头说道。

“那是好事啊,对不对,丫丫?”李鱼笑着问江潇雅。

李鱼心里对自己说,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呢,中介还能赚他的差价呢?

不行,得抓紧时间把学校那一摊子事运作起来,然后,赶紧找个机会向江潇雅求婚,就不信师雨洛这个电灯泡,等他们俩结了婚还能赖着不走。

到厦门的两天,李鱼陪着两个女孩又逛了一遍熟悉的校园,他们还专门带着礼物去花店看望了哑巴姑娘。

如今,李鱼终于和江潇雅在一起了,哑女这位秘密联系人显得分外激动。

师雨洛之前也听江潇雅讲过他们两人之间的故事,现在重新听了一遍,她在感动的同时,问话的时候也多了一些批判性。

“厨子,你既然早早的就找到了小雅,为什么不直接亮明身份,害小雅担心了那么久?”师雨洛一边在沙滩上散步,一边问道。

“我那时的收入很不稳定,我怕自己说出来反而给小雅增添负担。”李鱼说道。

“能增添什么负担?”师雨洛有些不解。

“喜欢还是不喜欢?或者说这个人值不值得去等待?决定权一定要在小雅手中。

我对江潇雅的感情,不光是爱,更是尊重。

所以我需要通过漫长的时间来证明我自己配得上这份情义,也不想用感情以外的任何东西来绑架小雅的选择。”李鱼拉着江潇雅的手,认真地对另一边的师雨洛说道。

师雨洛低头想了想,抬起头送给李鱼一个笑脸:“听不懂你的这些道理,不过感觉你说的都对!”

“江潇雅,李鱼,你们一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师雨洛面朝着大海,高声喊道。

李鱼在后面不住的摇着头,师雨洛真是一个复杂的人,她对江潇雅的这种感情,已经到了连李鱼都很难理解的地步,怪不得大学时会引来那么多闲话。

他拉着江潇雅的手大步跑向海边,李鱼张嘴大喊:“江潇雅,我爱你!”

江潇雅用自己的双手搭成喇叭,也放声大喊:“小鱼儿,我也爱你!”

两个人甜蜜地对望了一眼,看着不远处有些孤寂的师雨洛,又同时大喊:“师师,我们都爱你!”

……

从厦门回来之后,江潇雅正式到单位上班了,她们单位是一家从事对外贸易的老牌央企,也承担着一部分对外援建的任务。

江潇雅被分在了企划部门,部门里几十号人,真正办事的,一把手就能数的过来。

老赵那边干的风风火火,李鱼尽量不去插手,上午的时候他偶尔过去溜达一圈,下午的时候他就留在家里忙自己的。

江潇雅却不一样,她下班之后会直接打车到学校那边,老赵有时候忙着代课,江潇雅最不放心的就是学生们的安全问题。

李鱼不知道燕燕和小梅子有没有惊掉下巴,总之她们现在明白了,如今这个女人才是货真价实的老板娘。

江潇雅有的时候要忙到晚上十点多,李鱼安顿好自己的事情之后就开车过去接她。

孩子们读书辛苦,等待的家长们也辛苦,李鱼就利用这个时间跟这些家长们多攀谈一些。

燕京的学生素质高,家长群体的素质也高,大家可以互相交换不少信息。

熟悉了之后,李鱼发现很多家长对投资理财、炒股期货这些东西很感兴趣,但是真有这方面专业知识的人却没几个。

李鱼干脆利用晚上这段等学生下课的时间,给家长们办起了免费的知识讲座,李鱼只做外汇交易,但是并不妨碍他对金融相关行业有独到而深入的理解。

随着讲座的持续和深入,李鱼的听众也越来越多,不少家长还拿着录像设备来听课。

李鱼也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讲座听起来更有价值,因为不久之后的一天,老赵兴奋地对李鱼说:“老李,竟然有很多人是为了专门过来听你的金融讲座,顺便给自己的孩子报了培训班!”

李鱼做讲师做的兴起,他跟江潇雅和老赵商量,想开一些公益类的辅导课,招生对象就是从初一到高三的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免费答疑辅导,他负责数学物理,江潇雅负责英语。

为了不影响学校的正常招生秩序,李鱼把免费辅导的时间定在了每天早上的六点十分到七点四十分。

招生宣传发出去之后,五十人的名额很快就爆满了。

李鱼还是低估了那些家长们望子成龙的热情,他原本以为,这么早的时间,就算是免费的,也不会有几个人过来。

可是开班的第一天,五十个不同年级的学生,却准时出现在了同一个班级里。

他们中的很多人,早上五点钟,就跟着出摊的爸爸妈妈起床了,赶了好远的路过来,有许多人的书包里,都带着头天晚上没解出的难题。

李鱼属于那种喜欢面对难题迎难而上的人,所以他神乎其技的解数学题的能力,很快让一帮子高年级学生服了气。

这些孩子大部分基础不好,但是也有一些确实是从眼睛里透着灵气,也许当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们面对价格高昂的一对一老师昏昏欲睡的时候,他们却倚靠在煎饼摊前做着复杂的运算。

江潇雅的英语水平,已经高到李鱼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的地步了,但是那一双双望向她的渴望而钦佩的眼神,告诉李鱼,自己的媳妇,不光美貌过人,而且智慧也远在他这条笨鱼之上。

江潇雅上完早课,李鱼开车送她去单位,晚上的时候两人要忙到十一点左右才能回家。

李鱼有时候心疼的替她捶捶背,轻声问:“丫丫,你这么累,要不早上就别去了?

反正是免费的,我一个人对付就行了。

你不像我,白天一直在家,你还要上班,晚上还要去学校那边,我心疼你!”

“没事的小鱼儿,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我喜欢早上和你一起带的那些学生!”江潇雅总是会这么说。

七月和八月这两个月的时间,就在这样连轴转的时光中过去了,鱼跃教育赢得了开门红,老赵的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些轻松的表情。

公司的财务是霍东的大姨夫介绍的一个老会计,李鱼让小梅子抽空跟着多学学,还偷偷告诉她,财务永远都是老板的人,等你将来考到证书,学到了真东西,那个位置就是你的。

九月份的时候,江潇雅抽空带着李鱼回了一趟扬州老家,李鱼这个女婿算是正式登门了。

江潇雅的妈妈恢复的不错,别人聊天的时候,她有时也会会心一笑,仿佛自己听懂了一般。

江潇雅妈妈基本上已经不需要那些机器来维持生命了,除了日常喝一些进口药,她只需要每两天接受一次专业医师的上门理疗。

家里早就请了高级护工,江潇雅的姥姥和姥爷也不用再操劳。

李鱼和老头子讲起自己曾经和他下过象棋的事情,老爷子完全没有记忆了,李鱼口干舌燥的比划了大半天,也没起到什么效果。

江潇雅笑着将半杯水递给他,然后说道:“我外公已经七十八岁了,哪能记得几年前的事情啊!”

李鱼听了暗自感叹,是啊,还没怎么着呢,家人们就老了。

他心里想着,等将来结了婚,一定要将丫丫的亲人们接走,就算老人们故土难离,那也要将顾老师接走,省的江潇雅一天到晚惦记。

视频通话虽然方便,但是终究不如守在身边。

回到燕京后,李鱼悄悄的看望了许西兮母女两人,小灿在许西兮这里的确比在他的手里好过太多了,小粉脸胖乎乎的,轻轻一捏,仿佛能掐出水来。

许西兮的工作不忙,一颗心都扑在了孩子身上,小灿还不到两岁,许西兮已经帮她报了两三个启智班,说是要从小培养。

饮品店转租出去的那笔钱,李鱼一直偷偷留着,他想帮许西兮兑一家合适的瑜伽工作室,自己干总好过给别人打工。

物色了一大圈,没找到合适的,李鱼转念一想,许西兮现在一个人带着小灿,已经很累很累了,再让她操持一家店,恐怕没有那么多精力。

他将那笔钱全给了许西兮,许西兮自然是不要,她说自己现在挣的钱,加上李鱼之前给的钱,养活一个小灿加一辆车绰绰有余。

李鱼知道如果好好说的话,许西兮是肯定要和他犟下去的,所以他只好开起了玩笑:“西兮,自从江潇雅回来,我的财政大权就被没收了。

以后我们养小灿,我都得偷偷存私房钱,这五十五万,是之前那家店的转让款,我根本就没敢让她知道有这家店。

这些钱你一定要拿着,以后攒着给小灿买房子!”

“这些钱,能买个卫生间就不错了!”许西兮摇着头说道。

“我们慢慢攒,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的!”李鱼硬是将包好的一大包纸币递到了许西兮的手里,他觉得这样直接送钱,比转账更能体现自己的诚意。

“哎,她对你好吗?是不是老爱管着你?”许西兮将钱接了过来,嘴里问道。

“对我挺好的,只是我很想念小灿,也放心不下你。

你如果下班晚的话,就雇个阿姨吧!”许西兮上班的时候,就将小灿带去工作地点,李鱼觉得她不如在家雇个钟点工。

“不了,我带着小灿上班也一样,我不放心将她交给别人带!”许西兮认真的说道。

“那,辛苦你了,西兮…”李鱼点了点头。

“李鱼,你信不信,其实你不是一点都不爱我。

等你和她的热乎劲过去了,你就知道我的好了,我们肯定是不一样的。”许西兮擦了一下鼻子说道。

“嗨,西兮,你看你又说哪儿去了,我去抱抱小灿再走。”李鱼赶紧转身逃命。

“李鱼,你别担心,我这二奶有二奶的觉悟,我不会影响你的幸福生活,我就守着小灿,等着你。

十年,二十年都好,你什么时候累了,就来我这里,就像这样什么都不做,说说话也好!”

许西兮说话的声音含水量达到了百分之九十,李鱼真是被她这一套吃的死死的。

霍东的结婚日期定在了十月二号,江潇雅从单位提前请了三天假,九月底的时候,他俩开着车回家了。

李鱼提前告诉了妈妈,他这次回家带着媳妇,一来让江潇雅和家里人互相认识一下,二来他们主要是为回来参加霍东的婚礼。

到家的时候刚刚是下午四点,爸爸今天特意没去门诊,留在家里穿着新衣服,等待李鱼带着儿媳妇上门。

李鱼妈妈特意去理发店做了个发型,连李鱼奶奶都穿上了新买的红色唐装,雪白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

江潇雅在路上的时候一直忐忑不安,握着李鱼的左手直冒冷汗,李鱼轻声安慰着她:“丫丫,别怕,我们家都是好人!”

李鱼确实是胸有成竹,在回家之前,他已经将自己和江潇雅的故事全部在电话上说了一遍,就算知道了江潇雅家里的所有状况,妈妈最后还是接受了李鱼的选择。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妈妈还在不停抱怨李鱼愚蠢,爸爸也对李鱼和江潇雅未来的生活表达担心的时候,李鱼及时介绍了自己的职业和年收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全家人一致催促他,赶紧将这个坚强又聪明,美丽又痴情的好姑娘给带回家,仿佛李鱼动作稍慢一点,江潇雅就要被别人抢走了似的。

从江潇雅进门打完招呼之后,李鱼妈妈和奶奶就一人一只手,牵着江潇雅坐在沙发上左右端详。

看了好一会儿之后,李鱼妈妈突然伸出手,轻轻摸着江潇雅的脸颊,语气哽咽着说道:“好孩子,阿姨知道,你这些年受了很多苦,好在咱们李鱼争气,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又把你这个宝贝给阿姨找回来了。

阿姨家里一直留着你们大一时候的相片,这些年没事的时候,我就爱翻一翻。

你救了我的儿子啊,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在家里说起女人的事了,我之前一直担心他成不了个家,前段时间找家里要钱的时候我才知道……”

“妈,你说哪儿去了…”李鱼怕她说漏了嘴,赶紧制止她。

“阿姨…”李鱼妈妈在哭,江潇雅也跟着哭了起来。

“宝贝别哭,来,让奶奶好好看看,哎呀,跟以前照片上的人简直一模一样,真漂亮!”李鱼奶奶一边用手帮江潇雅擦掉眼泪,一边不住声的夸着。

“奶奶,我变老了…”江潇雅小声说道。

“妈,奶,我带媳妇回来是让你们高兴的,咱就别哭天抹泪了行吗?我和我爸在旁边看的有些尴尬!”李鱼上前插话道。

“我这儿子,从小就爱和我对着干!

来,孩子你进来,叔叔阿姨和你有话说…”妈妈说着话将江潇雅带去了卧室,后面跟着拄着拐的李鱼爸爸,还有李鱼奶奶。

李鱼知道,他们这样背着自己鬼鬼祟祟,一定是偷偷给江潇雅钱去了,而且一定会安顿好多遍,两个人要相亲相爱,要好好管着李鱼!

晚上的时候,家里订了酒店,李鱼的几个叔叔都来了,外地的姑姑和舅舅们也赶了过来,席间大家最常问的一句话就是,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呀?

江潇雅红着脸不敢回答,李鱼一边敬着酒一边对亲戚们说:“快了!快了!”

晚上休息的时候,江潇雅躺在李鱼躺了十几年的床上,深情地在李鱼耳边说道:“小鱼儿,我感觉就像回到了自己家,你的那些亲人,我早就从你的信里面读了无数遍,脑海里也想象了无数遍,现在看到他们,就像久别重逢一样!”

“丫丫,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我们命中注定就是一家人!”

李鱼悄悄在江潇雅的耳垂边吹着气:“丫丫,你想不想在我们的主场,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呢?”

“啊,你坏,你坏,小鱼儿……”

“嘿嘿,你喊吧,就算你喊破了喉咙,他们也会假装听不见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