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极品电灯泡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238字
  • 2019-04-14 07:54:36

李鱼一觉醒来,清晨的阳光已经照进了远处的阳台,江潇雅睡的正甜,白净秀美的脸上带着一丝慵懒的表情。

昨天的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峰回路转悬念迭起到让李鱼至今仍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感觉,他的爱人此刻就在身边,李鱼真想趴在阳台上放声高歌一曲。

他没有来的及准备安全措施,江潇雅这里也什么都没有,李鱼甚至想,干脆怀孕得了,自己好趁机求婚,趁机给小灿添个玩伴。

关于许西兮和李小灿的事情,李鱼还没想好怎么跟江潇雅说。

他没敢想过真的要把许西兮怎么样,但是现在撒手不管,他做不到,而且小灿也已经离不开许西兮了。

李鱼轻轻从床上起来,光着脚下了地,江潇雅的屋子布置的清新雅致,窗口前的大书桌上摆放着好几个相框,都是他们两个人大一时的合影。

李鱼拿起相框,一个一个的仔细端详着,那时候的两个人,真的好年轻啊。

他们其实都珍藏着对方所有的东西,李鱼当年送给江潇雅的手链,虽然断成了三截,但是江潇雅依然珍藏在书桌前的小盒子里。

书桌上摆着几件苹果电器,不用问,自然也都是李鱼送的啦。

书桌的旁边,是一个大大的浅红色书柜,江潇雅说,知道自己的小鱼儿爱看书,特意为他从网上订的。

李鱼认真的打量着这个不足十五平的卧室,它的落地阳台很漂亮,面积大概有两三个平米。

青绿色的纱帘,吊在阳台窗户的两个角落,李鱼记的昨夜乘电梯上来的时候,他们按的楼层号好像是七楼。

顺着窗户望去,小区里面已经绿油油一片,有一些晨练的老人,正在小区中心的花园广场里打着太极。

小区围墙外面,是一条僻静的辅路,无数的汽车斜着停在马路牙子上面,像一块儿一块儿五颜六色的豆腐,码放的整整齐齐。

李鱼的牧马人也停在其间,只不过它更像是一块儿大红色的臭豆腐。

江潇雅说这是自己和她以后的小窝,她为此狠狠的奢侈了一把。

李鱼不知道这个屋子的月租金需要多少钱,估计三千以上了吧,对于清苦惯了的江潇雅,可不就是奢侈吗?

昨晚抹黑回来,太急着办事情,李鱼都没来的及打量一下这套房子的整体构造,到底住了几户人,什么成分。

这里虽然环境宜人,离江潇雅的工作单位也近,但是如果邻居不合适的话,他不会让丫丫和自己住在这种地方的。

轻手蹑脚的穿好衣服,李鱼光脚穿着拖鞋,走出了江潇雅的房间。

客厅的面积不大,不到二十平米,摆放着老式的沙发。

客厅的对面有一块空间摆着餐桌,餐桌旁边的一个小隔间,应该是厨房。

江潇雅的房间斜对面,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门。两个门中间的位置,是一道似乎里面亮着灯的雕花玻璃门。

李鱼一边慢慢的向玻璃门走去,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应该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看起来也没有多大。

燕京的房子就是金贵,我家里那套租出去的小房子,感觉也比这套要敞亮一些。”

李鱼随手推开玻璃门,里面突然传来一身尖叫:“哇!”

李鱼吓得赶紧将门推上,要不是大白天,他还以为见鬼了呢。

一个长头发,正趴在镜子前,不知道在干着什么。

不过话又说回来,大家以后没准就是邻居,一切以和为贵。

李鱼站在卫生间门外,客气地道着歉:“不好意思啊,门没关,我还以为里面没人呢,对不起!”

里面没回音,李鱼听着房间里传出来的水声,感觉自己确实快憋不住了。

他很礼貌的敲了敲门,问道:“您还得多长时间,我急用一下,一两分钟就好!”

里面的水声突的停了,接着,一个梳理好头发,打扮精致的女人出现在李鱼面前。

呀,竟然是师雨洛这个冷空气制造者,李鱼惊的差点尿裤兜里。

师雨洛出人意料的没给他甩脸子,反而笑着说:“去吧!”

李鱼赶紧冲了进去,洗完手出来的时候,师雨洛正在餐桌前喝着热牛奶,她的另一只手上举着一片面包。

“哦,原来旁边那个屋子是你在住啊?”李鱼有些不安地挠着自己的头,他还真是挺头疼这个女灯泡的。

“嘘,你小声点!”师雨洛瞪了李鱼一眼,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接着又埋怨道:“别把小雅吵醒了!”

李鱼听了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你昨天晚上都把小雅折腾成什么样子了?幸亏她今天不用去上班,不然得累死!”师雨洛小声嘟囔着。

李鱼听了之后,差点要晕倒了,他的脸一下子红的像个熟透了的番茄,如果前面有个地缝的话,他真想把师雨洛塞进去扁一顿。

这个疯女人,这种话也能随便说吗?

“没,没有,啊…”李鱼呐呐地说着,他觉得自己昨天打完球很累很累,根本没怎么发挥,状态很一般。

“我昨晚十一点半下班回来,三四点才睡着!”

师雨洛白了李鱼一眼,轻轻咬了一口面包,继续说道:“不过你放心,我经常上夜班的,不碍你们的事!”

“师师,对不起啊,没想到你这么善解人意!”李鱼想了想,试探着问道:“我是不是妨碍你了?”

“妨碍什么?”

“妨碍你和江潇雅?”李鱼试探着用手指比划了一下。

“李鱼,你神经病!”师雨洛刚喝的一口牛奶又吐了回来。

她站起身要打李鱼,李鱼怕吵醒还在屋里睡觉的江潇雅,就站着没动,任她在自己的身上捶了两拳。

师雨洛消了气,又坐回到座位前,开始向李鱼慢慢讲述。

“我和小雅从小就在一块儿,我命苦,很早就没了妈,我爸靠着一点点学校里的死工资,一把一把将我拉扯大。

小雅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好,老是照顾我,我们就成了家属院里最好的伙伴。

他爸爸在外面找野女人,小雅其实很早就知道了,可是顾老师一直瞒着她,她也就假装不懂事。

我爸让我从小就要像男孩子一样坚强,小雅却是从很早的时候就不再信任男人。

我们约定一起读书,一起工作,将来一起独立的活成一个女人自己该有的样子。

直到她上大学之后遇到了你,她说自己爱上了你,也相信你,相信你们会在一起幸福的过一辈子。

我劝不住她,更阻止不了你,想着你们要是能好好的也无所谓。

小雅和我一样,也是个命苦的人,后来她家里出了事,他爸逃的跟死了没有区别,妈妈又变成了那样一个人。

小雅和你分手,真的是不愿意拖累你,大学的后三年,她家里花光了全部的积蓄,连江潇雅姥姥姥爷的养老钱,也全部填了进去。

小雅去厦门读研的时候,她家里真的快走投无路了,小雅妈妈被从医院接回了家里,是因为负担不起高额的陪护费用。

小雅在电话里向我哭诉,我除了陪着她哭,没有一点别的办法,小雅一度想放弃读研的机会,我却不知道怎么来阻止她。

后来,你就出现了。

李鱼,当今年回家过年那些天,小雅向我说明真相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是你在背后默默的为她做那些事情。

那个时候,刚好看到了你的朋友圈,我把医院的误会说给小雅听,小雅认真的给我讲述了柳飞飞和你的好友陈帅的过往。

李鱼,我知道你这个人花心,有好多女孩子缠着你,但是我依然要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为小雅所做的一切。

你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小雅这么多年没有白白等待,你值得她的真心!”

听着师雨洛说了这么一大堆话,李鱼的心里感慨万千。

江潇雅有师雨洛,他有霍东,大概都算那种不管千难万险,总会和你一起扛过漫长岁月的知心朋友吧!

李鱼双手合十,用谦卑的态度连连说道:“师师,我真是惭愧的很,要不是我大学时候死要面子假清高,我一定不会让小雅一个人吃这么多的苦!”

“哎,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到时候生了宝宝,我就是干娘!”师雨洛理直气壮地问道。

李鱼对她点了点头:“我还没问过小雅的打算呢,还没想好怎么求婚呢!”

“最起码也要买上房子之后子再说吧?”李鱼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哎呀,哪有那么麻烦?小雅既然愿意跟你,你就是带她睡在破毡片上,她也愿意!”师雨洛说道。

她举起杯喝完了最后一口牛奶,语气突然一变:“这个中介简直太气人了,我们刚定下房子不到三个月,他就打来电话说七月份不能续租了,说房东打算卖房子。

本来你和小雅,就在这里结婚也挺好的,小区环境不错,租金也不算太贵,离她上班的地方也近。

可惜了,我们再过一段时间又要搬家了!”

李鱼听了突然心意一动,他赶紧问:“师师,那个中介的电话在哪,你给我找找,我跟他谈谈,搬来搬去这不是折腾人吗?”

“呶,合同也在里面,你自己找电话吧。”师雨洛将一个文件夹扔给了李鱼:“不过我看不行,人家房东的意思,中介说了也不算啊!”

“我看看吧,没准是中介使坏,想高价转租给别人呢?”李鱼胸有成竹的说道。

“那倒也是,李鱼你肚子饿不饿,我给你拿点面包?”师雨洛自己吃完了才想起来,李鱼一直站在在旁边看着。

“不了,谢谢。师师,你以前那么冷漠的对我,都是装出来的了?”李鱼笑着问道,今天,师雨洛居然问他饿不饿,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之前不是装的,不过昨天肯定是了,小雅求着我要配合她的!”师雨洛点着头说道。

“我应该给你颁发一个奥斯卡小金人!”

“不用,给出场费就行了!”师雨洛笑着伸出手望着李鱼。

李鱼心里一暖,轻声劝道:“师师,你也不小了,找个靠谱的男生吧,你老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小雅心里会难过的。”

李鱼的话只是说了一方面,另一面来讲,如果家里面整天杵着这么一个两百多度的电灯泡,会照的他全身上下不自在。

“我这性格,有谁会要我啊!没人受的了我这种臭脾气,我也不喜欢那些娘们唧唧的小男人!”师雨洛伸出胳膊,撸起袖子比划着。

李鱼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要动手是吗?

他的心情稍微紧张了一下,还是继续问道:“师师,你不能这么说,你这么漂亮,又直爽大气,还是医生,好多男生想追你都不敢开口呢!

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或者,我可以帮你参谋参谋?”

师雨洛听了李鱼的问话,没有回答,只是用黑亮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李鱼。

李鱼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连连摆手道:“师师,别打,别打,我就是嘴贱问问,你不想说就不说!”

“唉,李鱼,我好像也喜欢你这样的,和小雅待久了,我发现,自己连审美都出问题了。

她说好的,我就一定觉得好吗?”师雨洛摇着头,悠悠叹道。

李鱼先是听的有些不好意思,接着又怒了起来,什么叫自己的审美出问题了,他连忙指着自己问道:“师师,小雅的审美没有问题啊,我这个人虽然低调,但是符合一般意义上的审美标准啊?”

“是啊,我以前处处看你不顺眼,你一说话我就想骂你,觉得你满脑子里都是坏主意。

现在看起来,你也没有那么坏,长的也挺稀罕人的,啧啧……”师雨洛一手托着下巴,嘴角带着邪笑。

“师师,小雅还在屋里呢,我们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情,你就算着急,也得等她上班走了再说啊!”李鱼假装花痴的逗着她。

“敢调戏我,胆子肥了你!”师雨洛伸手在李鱼的脑袋上来了一个重重的暴击:“再敢说这种话,小心我用手术剪将你咔嚓掉!”

李鱼一手捂着脑袋,看到师雨洛那个剪东西的动作,他又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下面:“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师师,我绝对不敢!”

“你是不是嫌我碍事?想把我扫地出门,把我和小雅分开?”师雨洛气呼呼地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

李鱼一边伸手做着保证,一边在心里暗道,妈的,一定要找机会将你打发出去。

明明是你先勾引别人的,反而倒打一耙,给自己来了一个身体和灵魂的双重攻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