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斗牛
  • 逆流的鱼儿
  • 昆仑崖煮
  • 4803字
  • 2019-04-12 08:42:14

五月三号那天依然是小长假,正逢周六,李鱼打算用这一天时间好好在附近转悠转悠。

他心中有一个很好,也很宏大的创业计划,人员方面估计问题不大,但是这个项目对选址和安全方面要求很高,投入也相对较大,李鱼不得不慎重对待。

早上洗漱完毕,李鱼等着燕燕和小梅子过来,安排好日常工作之后,他就打算出门了。

李鱼的一贯工作作风就是,遇到合适的人,就大胆放权去让她们干,这两个小妮子将这家饮品店打理的有声有色,好多熟客根本不知道还有他这么一号老板存在。

李鱼办了一张市政公交卡,他从不坐公交车,但是用到这张卡片的时候还是不少的,像今天这种出门考察选址的工作,骑公共自行车出门显然比开车更有利。

天气渐渐热了,李鱼觉得自己一身运动打扮,骑着自行车,还真的可以冒充一下大学生呢。

走没多远,李鱼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之前的手机卡顿的厉害,李鱼回老家取车的时候留给了奶奶,如今奶奶也变成了智能手机的忠实用户。

李鱼又买了一个三星手机,没办法,他需要的功能是双卡双待。这么高端的需求,苹果无法满足,新崛起的国产手机又太便宜,他怕用不住。

“喂,请问你哪位?”来电是个陌生号码,李鱼估计不是卖酒的就是卖楼的。

“李鱼,现在还能打球吗?”对面是一个男声。

“你谁啊?”李鱼停下车,用脚支在地上,他的腿长,双脚一落地,自行车就稳稳地停在了路边。

“我是楚宇枭,怎么,打算一辈子不跟我说话了?”对方呵呵地笑了起来。

“原来是楚大帅啊,少见,少见!”李鱼也笑了起来。

严格来说,这家伙也算自己情敌,大学那几年,李鱼见了他都要绕道走。

“上午有空吗,来B工大约场球!”楚宇枭永远是那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这也是李鱼很不爽他的原因之一。

女生们都说这个家伙比自己长的帅,个子也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点,关键他学习成绩一直排在年级前十,还曾经对自己的媳妇念念不忘。

不管比哪方面,李鱼在他面前,都建立不起自信来。

“你人在哪儿呢,就跟我约球?”李鱼皱着眉问道。

“我当然在燕京了,我知道你,要不我哪来你的电话!”楚宇枭不客气地说道。

“对呀,你那里找来的我的电话?”李鱼这才想起来,楚宇枭打的是他在燕京的电话号码。

“费什么话呀,你现在是不是吃成个大胖子了?你要是不敢来,给句痛快话!”楚宇枭拽拽地问道。

“具体地点,我尽快赶到!”李鱼没再废话。

他心里想,妈的,老子这次不把你打服就不算,让你一天到晚的这么狂傲!

李鱼还了自行车,用最快的速度打车回到店里,上楼换好篮球鞋,穿上唠嗑的24号限量版紫金球衣,还戴了一条发带,妈的,就算是输球,也不能输场面。

李鱼的体重比大学时候重了十多斤,尽管他一直坚持锻炼,控制饮食,但是岁月不饶人啊。

李鱼经常在深夜的时候还在做着交易总结,有时候完事之后,靠在床头还要看上一两个小时的书,几乎每天入睡都是后半夜一点左右。

爸爸一直劝李鱼,让他多学一些中医方面的知识,养成早睡早起的好习惯。

李鱼知道睡的太晚的话,人也容易发胖,可是他能做到早起,早睡实在是不行。

躺下的越早,心里越亮堂,越睡不着,各种各样的回忆就越是从脑子里不断冒出来,如同一口溢了水的深井,盖上盖子不行,揭掉盖子也不行。

李鱼换好装备,咚咚咚跑下了楼,上午店里顾客不多,燕燕在柜台前打着瞌睡,小梅子在店里的座椅前复习着功课。

她们两个都是猛地直起身来,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李鱼,毕竟是刚到五一,李鱼的打扮太凉快了些。

“哦,有个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想跟我单挑,你们好好看家啊,我去灭了丫的!”李鱼一手拎着篮球,一手拿着小包,快速向门外冲去。

李鱼领了临时停车卡,将车开到了B工大的三号篮球场,上午的时候,这一片操场人不多,李鱼很快找到了正在练球的楚宇枭。

他跟以前好像没什么变化,还是他妈的那么帅,李鱼心里酸酸的暗暗骂道。

他径直走到篮球架底下,将腰包放好,又从篮球包里取出篮球,也没跟楚宇枭打招呼,就那么拍着球开始热身。

“来啦?”

“嗯!”

“带什么球啊,我这有呢!”

李鱼没搭理他,他觉得自己的球摸起来手感更好,斗牛的时候,赢面要更大一些。

“这几年不常打球,技术都生疏了不少!”楚宇枭一边投着篮,一边对李鱼说。

“我也是,整天瞎忙,顾不上打球!”李鱼嘴上这么说着,他心里可不是这样认为的,自己这些年一直坚持锻炼,篮球也没耽误。

“嗯,你确实是比以前胖了!”楚宇枭停下球,仔细打量了李鱼一会儿之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甭废话了,怎么比?十一个球还是二十一个球?”李鱼扬起脸问道,时光倒转好多年,他们俩也曾经在球场上单挑过好多次,算是棋逢对手吧!

“咱们这样,三个球算一局,先进者为胜。总共十一局,谁先赢满六局,谁就算胜了。

你以前的控球技术和投篮水平都在我之上,我就赌你体力不行,怎么样,比不比?”楚宇枭大声喊出了自己的比赛方式。

李鱼想了一想,要是打满十一局的话,估计能累死。

刚才楚宇枭夸赞自己的时候,李鱼内心还小小的得意了一下,现在看起来,这小子使的是阳谋,让李鱼无法拒绝。

李鱼点了点头说道:“行,就按你说的办!”

刚好有一个卖水的老头经过,李鱼叫住他买了几瓶矿泉水,这场艰苦的斗牛正式开始。

楚宇枭说的没错,李鱼的基本功很好,现在也是如此。

李鱼先持球进攻,或是刺探步接低手挑篮,或是拜佛之后来个后转身,或者干脆一个交叉步变相突破之后的果冻上篮,又或者是低位背打到三秒区附近来一个我科的经典后仰跳投。

他现在体重上来了,防守楚宇枭的时候也不太吃亏,楚宇枭身高只比李鱼高大约两厘米,但是他的臂展要比李鱼长很多。

大学那时候,楚宇枭和大超一样,也是能轻松扣篮的人物,这一点没少让李鱼羡慕。

大比分很快来到了四比一,李鱼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只要再进六个球,拿下两局,他就能赢得这场球赛了。

但是希望是希望,实际情况却并未沿着李鱼设想的方向发展。

楚宇枭的设想没错,李鱼的体力开始出现问题了,这样的一对一斗牛,对抗强度太大了,他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喊暂停,去补充水分和恢复体力。

喝水的时候,李鱼看着场上胸有成竹的楚宇枭,不由开始对这场比赛的前景担忧起来。

楚宇枭这家伙,大学时候,就是能一连在四百米操场上速跑几十圈的体力怪,没想到现在还是那么强!

大比分先是变成了三比四,慢慢又变成了四比四,接着又变成了五比四,李鱼摇着牙,又将比分扳回到五比五。

到了决胜局的时候,两个人再也没有刚开场的时候那么潇洒,帅气的运球动作全部没有了,进攻的人就是撅着腚往篮下拱,防守的人一看守不住就赶紧抱着对方的胳膊大喊:“规!规!”

喊完之后,进攻的人就算白忙活一场,再回到中线重新开始。

这一局的小比分定格在二比二已经好久了,李鱼感觉自己的腿里面灌的不止是铅,还有各种各样比铅更重的重金属。

对面的楚宇枭也并不好过,李鱼的疯狗式防守,终于也将他拖垮了。

还有最后一个球,李鱼谦虚地说:“你先来!”

楚宇枭瘫坐在地上,摇着头说:“不,不,你先来!”

反正无论费多少力气拱到篮下,对方总会是一句:“规!”让你的努力统统白费,所以两个人都精的很,防守省力气。

“要不咱不许犯规,或者是犯规罚球?”李鱼提议道。

“那我先来!”楚宇枭喘着粗气,挣扎着要站起来。

“去你大爷的,你还真是积极!”李鱼骂着一把将他拉回到地上,随即两个人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老了,体力不行了,要放以前绝对不可能让你将比分再追回来!”楚宇枭摇着头说道。

“按正规斗牛,哪有这么长时间?早赢你了!”李鱼不服气地说道。

“是啊,其实你早就赢了我了,大学时候就是,现在也是!”楚宇枭叹了口气,低声说道。

李鱼转过头,用难以置信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楚宇枭,从这个家伙嘴里说出这种话,李鱼觉得就像铁树开了花一样稀奇。

楚宇枭转头看着李鱼,嘴角轻笑着说道:“别这么看着我,我说的不是篮球,你懂的!”

李鱼这下听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在说江潇雅,李鱼给楚宇枭递了瓶水过去,然后说道:“你这样想就对了,别老惦记别人的媳妇,你这么帅,到哪都是抢手货!”

既然楚宇枭已经承认败给自己了,李鱼也就不吝惜夸他一句帅。

“我刚上大学时,第一眼就看上了她,她却选择了你!”楚宇枭无奈地摇着头。

“我比你早,我们报名那天来学校时就是在一个车上,这就叫缘分!”李鱼得意地说道。

“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没想跟你抢,只要你好好对她我就知足了。不过你小子那时候真的挺讨厌的,有了她还整天看别的女孩子!”楚宇枭指着李鱼,认真地说道。

“你不看吗?”李鱼问道。

楚宇枭摇摇头,接着说道:“后来你们不知道为什么分开了,我以为自己有机会,其实没有,她的心一直在你那里。

当时我很不理解,你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她怎么就忘不了你这么一个烂人?”

李鱼用发怒的眼神盯着楚宇枭,表示自己很不喜欢楚宇枭刚才对他的称呼,楚宇枭摆摆手,示意李鱼不要打断他说话。

“毕业之后,我来到燕京读研,一直也没断了和她联系,也许是心存幻想吧。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你们之间的许多故事,比起你来,我确实更像是一个局外人,李鱼,你挺男人的,我输了!”楚宇枭脸上现出严肃的表情。

“等会儿,你是不是见过她,她在哪?你告诉我!”李鱼上前一把揪住楚宇枭的球衣问道。

“今天这场比赛就到这儿吧,我没兴趣了!”楚宇枭拍拍身上的褶皱,慢慢站了起来,神情也恢复了以往的孤傲。

“我是问你最近见没见到她?”李鱼急了,也跟着楚宇枭站了起来。

“无可奉告!”楚宇枭冷冷地说道,他的脸转向李鱼问道:“快中午了,你要不要留下来吃顿B工大食堂的便饭?”

李鱼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然后,楚宇枭就这样抱着篮球,一瘸一拐的消失在李鱼的视线里。

就这样结束了吗?李鱼有些摸不着头脑,楚宇枭说自己输了,江潇雅是属于他李鱼的,可是李鱼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这个狠心的丫头到底在哪,每一次都是这样,不是说好了要和神秘人见面的吗?

现在神秘人已经不打算在继续装神秘了,可是他守护了三年的女孩又跑掉了。

他就像一个愚笨的猎人,而江潇雅则是那只,将猎人耍的团团转的狐狸。

开车回到住处,李鱼洗了个热水澡,身上的疲惫感才稍稍减轻了一些。

楼下在放着当季流行的歌曲《小苹果》,李鱼靠在床头,越听越烦,这都是唱的什么呀,李鱼将自己的脑袋紧紧地包裹在了厚厚的棉被里。

床头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李鱼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用不耐烦的口气问道:“谁呀?”

“我,师雨洛!”对面的声音和李鱼的一样不客气。

“哎呀,原来是师师啊,真是出门见贵人啊,找我有事吗?”李鱼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

“李鱼,我之前误会你了,你的确和那个柳飞飞不是一起的,我当时骂的很难听,现在向你道歉!”师雨洛在电话里说道。

这还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的,李鱼光着身子半跪在床头,客气的说道:“什么道不道歉的啊,师师,你是怎么知道我没有撒谎骗你的?”

“我看了你的朋友圈,然后又找某人核实了一下!”师雨洛说道。

李鱼听了之后回答了一句:“哦!”

他心说,您的反射弧还真不是一般的长啊,我年前发的朋友圈,现在居然才说看到了。

“李鱼,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师雨洛问道。

“好消息吧!”李鱼说道,坏消息太多,他想先听个好消息中和一下。

“小雅在我这里!”师雨洛说道。

“是吗?太好了!”李鱼听了激动起来,这个好消息绝对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那,坏消息呢?”李鱼又试探着问。

“坏消息就是,她答应了某人,自己不能再见你,她托我将一些你很多年前留在她那里的书信,转交给你!”

师雨洛说话的声音透着古怪,李鱼也说不出哪里古怪,是幸灾乐祸吗?好像也不是,但是李鱼总感觉电话那边的人在笑。

“喂,李鱼你在听吗?”师雨洛问道。

“我在听,师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潇雅难道连一面都不想见到我吗?你把电话给她好吗,我有许多秘密要告诉她!”李鱼慌乱地拿着电话说道。

“她不会见你,她说自己答应了某个人。下午五点,医院外面的那家星巴克,来不来随你!”师雨洛说完之后挂掉了电话。

李鱼真是快要疯了,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雷接着一个雷,先是楚宇枭,后是师雨洛,李鱼隐隐感觉有哪里不对。

李鱼原本打算中午好好睡一觉的,这下子他也睡不着了,索性穿上背心短裤,下楼之后问道:“姑娘们,想吃点什么?我去买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